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492章 幕后推手骨先生

    艳子在魏海清身边轻声道:“门主,此人居然能够驾驭雷电,这为免也太可怕了吧!”

    魏海清目光沉凝,炯炯有神的盯着台上的雷利。

    艳子继续说道:“我来中海市也这么长的时间了,对江湖上的各种天才,奇人异士都有所耳闻,但是能够驾驭雷电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啊!难道此人真的是扎纸匠萧如烟的师哥?传说中的缚雷子?”

    魏海清喃喃自语:“能够驾驭雷电,这在整个天下间都是极其罕见的事情,我魏海清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也还是第一次见到可以驾驭雷电的绝世高手。看来这个人多半就是那个缚雷子了!”

    艳子沉声道:“是啊,缚雷子在江湖上的名声很旺。但是很少出现,因此江湖上的人对他传得简直神乎其神。原先我都不以为然,今天亲眼见到了,我才相信!”

    魏海清目光沉凝,不知道在想什么东西。

    艳子道:“门主,要是能够招揽这样的天才,那对我们十字门来说简直如虎添翼啊!”

    魏海清摇头:“这种高手不是轻易就可以招揽的。我现在在意的并不是这个!”

    艳子感觉到魏海清的表情眼神都不太一样,当下问道:“那门主你在意的是什么?”

    魏海清道:“你想啊,连缚雷子都是杨风的八拜之交。那么杨风这个人的水很深啊。远超出了我来之前对杨风的信息调查。看来杨风这个人背后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我们对杨风的评估出现了很大的差错,接下来要对杨风重新评估才行!否则我们的策略会出现未知的危险!”

    艳子陡然严肃起来:“门主提醒的是。之前我没看出来这个杨风居然藏得这么深!”

    缚雷子冷漠的盯着场上的所有人。

    携雷霆而震慑全场,缚雷子每说的一句话,每一个眼神都让场上每个人感到不寒而栗。

    “噼里啪啦~”

    雷电不断的在雷利的手上发出爆鸣声,没有人怀疑,只要雷利握着雷电向众人攻击,众人肯定抵挡不住。

    雷利冷冷的盯着全场所有的人:“现在还有人怀疑我的身份么?”

    场上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个个都说不出话来。

    与其说大家相信他的身份,倒不如说大家是因为恐惧害怕而不敢说话。

    冯东这时候道:“诸位,请听我说。缚雷子乃是江湖上如雷贯耳的天才高手,名满江湖。或许场上有一些大佬们或许都见过缚雷子本人。”

    场下的人,还是没说话。

    就这个时候,坐在场下正中间位置的魏海清忽然站了起来:“没错,我见过缚雷子。雷利,好久不见啊。”

    雷利看到魏海清,也不吃惊,连声道:“魏海清,魏门主。好久不见啊!”

    魏海清朗声笑道:“上次在我的宴会上一别,到现在已有三年了。没想到三年时间里,你又变得更加可怕了。对雷电的掌控也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真是可喜可贺。”

    雷利微微道:“魏门主,三年时间里的你的修为实力也日进千里。如今的魏门主,修为已经强大到连我琢磨不透的地步了。想来这几年魏门主的奇遇不少啊。”

    魏海清哈哈笑道:“彼此彼此。”

    说到这里,魏海清转头看看场上的众人,朗声道:“诸位,我是十字门门主魏海清!”

    这话一出,场上无数的人都惊呆了。

    比听到雷利是缚雷子的消息还要震惊畏惧。

    十字门在中海省的地位超然,虽然还不及省三巨头,但是实际上已经差别不大了。

    因此,每个人都对十字门和魏海清感到畏惧。

    特别是对魏海清,每个人都感到深深的害怕。

    马上就有大佬道:“我见过魏海清,没错,他就是魏海清。魏门主!”

    另外也有大佬站出来拍马屁道:“魏门主,好久不见啊。能够在这里再一次见到你,我真的太荣幸了……”

    “魏门主~”

    “魏门主……”

    魏海清很满意的看着场上的众人,然后压了压双手,场上安静下来后,魏海清道:“诸位,既然杨风正在接待省北张氏的黎万兴,黎万兴乃是我们中海市的神医,想来杨风和黎万兴肯定有很要紧的事情要谈,我们确实不好去打扰。既然杨风的八辈之交缚雷子兄弟都出面了,大家还有什么好怨愤的呢?难道大家觉得缚雷子的面子不够大,不足以招呼你们吗?”

    场下的人不敢说话了。

    魏海清继续朗声道:“你们可知道,千宫雨想见缚雷子一面都很难。哪怕是扎纸匠萧如烟,见到缚雷子都要毕恭毕敬的。莫非你们觉得你们的身份地位比扎纸匠萧如烟和千宫雨都要大吗?”

    场下的人纷纷低头,有点羞愧难当了。

    魏海清道:“我知道,你们场上很多人都是市级门派的大佬或者门派的主人,而杨风也是市级门派的大哥。因此你们认为杨风最多也就是和你们同一个级别的存在,不应该如此傲慢的对待你们,至少应该敬重你们,给你们面子,和你们平起平坐!但是请你们搞清楚——杨风解了省三巨头的围攻,杨风杀了南拳门的副门主司徒清水,杨风杀了中海省的大拳师吴子凡,杨风战胜了省南云家家主云飞扬的亲弟弟云江南。杨风所做的这些事情,你们能做其中的任何一件吗?你们做得了吗?你们敢做吗?”

    魏海清的声音很大,说的场上的人都纷纷羞愧。

    他们每个人都知道——他们不敢做!也做不了!

    魏海清继续道:“杨风能够让黎万兴这样的大腕亲自前往普渡门饮酒作乐,杨风还有缚雷子这样的八拜之交。你们有吗?既然没有,那么就请你们认清事实——杨风已经是一个人物了。在面见大人物的时候,大家难道不应该保持一点点的谦卑?杨风自己有事让缚雷子来接待你们,难道还让你们丢脸了吗?”

    全场鸦雀无声。

    只听魏海清的声音在场上继续响起:“缚雷子来,正是体现了杨风对大家的重视。另外杨风还要请大家明晚共进晚餐。到时候黎万兴也会在场,如此难道还不足以体现出杨风在给你们面子吗?“

    说完,魏海清猛然挥手,然后转身朝大殿外走去:“如果我是你们,就不会瞎嚷嚷。结交大人物,没有一点点的耐心,这不是笑话么!”

    话音落下,魏海清和艳子人已经走出了大殿的大门,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场上,众人的太对平和了许多,再也没有人抱怨了。

    台上的冯东,邵天虎等人也都松了口气。

    缚雷子坐在位置上,手上的雷电也慢慢的消散了:“诸位,现在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

    大家哪里还敢有什么问题啊?

    缚雷子道:“如果没什么问题,那么就请大家暂住我仁湖一天吧。明天晚上,杨风将会宴请大家吃晚宴。如果大家有什么话不方便对我说的,可以留到明天晚上对杨风说。”

    场下开始有人在议论了。

    一些高手暗中议论道:“妈啊,本来我们是得到消息说杨风重伤致死了,因此我们才带着精锐的人马来到仁湖普渡门试探虚实,如果杨风真的挂了,我们就顷刻间灭了杨风普渡门。但是没想到杨风居然没事,还有魏海清和缚雷子这样的绝顶高手为他搭台唱戏,看来我们的计划只能取消了。”

    “是啊,原本我也是想来分一杯羹的!杨风在里面待了三天都没出来,我以为肯定出事了,但是万万没想到杨风居然还有缚雷子这样的八拜之交,另外魏海清也搅合进来,看来我们没办法得逞了!”

    “取消计划吧!打消念想吧,我们还是好好的在这里留下来吃吃喝喝好了。”

    “……”

    过不久,场上就平静下来。

    冯东道:“诸位,还请在我普渡门小住一天。我已经吩咐仁湖酒店安排了五百多间住房,照顾诸位妥帖……明天晚上,我们会在酒店的大厅举行晚宴,到时候杨哥必定会出席。”

    “好,我们愿意住下来!”

    “恩,我们也愿意住下来!”

    “我本来就在酒店住了三天,多住一天也无所谓!”

    “……“

    场上的众人纷纷离开,很快就变得空旷下来。

    只剩下邵天虎,李元昊和雷利几个人。

    大家都不认识雷利,有些莫名其妙。冯东一下子也不好解释:“邵天虎,李元昊,事情我回头给你们解释,现在我还有要紧的事情带雷利大哥去做。雷利大哥,请!”

    “恩!”雷利点点头,跟着冯东的脚步快速离开了议事大殿。

    剩下的李元昊和邵天虎都懵比了。

    李元昊两手一摊:“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不是门主说要来这里见大家么?怎么门主没来?还来了一个牛叉轰轰的缚雷子?”

    邵天虎也是摇头,满脸不解:“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啊。一切都太突然了。更让我诧异的是,十字门的魏海清都站出来帮我们说话,这真是罕见至极。”

    李元昊道:“可不是么,十字门啊,那可是几乎能够和省三巨头齐名的顶级豪强了,门主魏海清居然亲自来到了仁湖。还帮衬着我们?这玩的什么手段啊?“

    邵天虎道:“我总感觉门主在玩一个很大的局。但是到底是什么局,我也不知道。算了算了,搞不清楚就别搞了,我们好好的配合就是了!”

    李元昊道:“恩,现在冯东很忙,回头问问冯东就知道了。”

    邵天虎道:“现在当务之急是照顾好这五百多个江湖豪杰了。虽然仁湖大酒店能够容纳这些人入住,每人一个房间。但是这里面人多眼杂,我们还是要时刻保持警惕,千万不能够让这些人在酒店里生事!”

    李元昊道:“是啊,话说我来普渡门的时间也不短了。还是头一次看到我们普渡门迎接如此多的贵客呢!想想还是很兴奋的。咱们门主真是太有能力了。”

    “是啊,杨风门主的确能力通天!他当初和我说过的话,如今我都历历在目!”邵天虎忽然感慨无限:“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普渡门的实力和声望远远超过了之前的千湖药家,也超过了我们东海邵家。说句实在话,放在几个月前,我万万想不到,甚至不敢想普渡门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发展到如今这个盛况!”

    “杨风啊杨风,还真是个妖孽啊!”邵天虎心中喃喃自语,对杨风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

    仁湖大酒店!

    是一家超五星级的顶级豪华大酒店,平时用来招待前往仁湖的贵客。之前冯东等人在门外的无数江湖豪杰当中选出了五十多个很有名气的大佬,便是邀请他们入住的仁湖大酒店。

    此时此刻,仁湖大酒店清理出了五百多间住房,用来接待进入仁湖内的豪华大酒店。

    酒店所有的服务人员都在忙碌,安排好所有的江湖人士入住后,酒店的工作人员都深深的松了口气。

    为了确保酒店的秩序,李元昊,邵天虎等异能境的高手都便衣来到酒店内站岗,维持秩序。

    廖海兵入住后,简单的收拾了一番,然后穿戴整齐,来到酒店的一个总统套房门外,轻轻的敲响了房间的大门。

    廖海兵的态度十分的恭敬,仿佛去拜见极其重要的大佬似的。

    “咚咚咚~”

    清脆的敲门声在走廊内响起。

    此刻走廊空空如也,所有的江湖人士都在各自的房间里休息,或者商议事情。

    片刻后,房间里面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进来!”

    话落瞬间,房间的门自动打开。

    廖海兵深吸了口气,然后走了进去。

    房间很大,和魏海清居住的总统套房一样大。

    房间里的东西很凌乱,很多洗漱用品都凌乱的洒在卫生间的各个地方。显示出这个住房已经开了很多天。房间的主人应该是在很多天前就入住这里了。

    这个房间,并非这两三天才入住的。

    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人。

    此人非常的削瘦,瘦骨嶙峋,好像常年阴阳不良似的。但是他的眼神却格外的清明,炯炯有神,宛若鹰鹫一般。

    廖海兵来到此人身前,直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骨先生,我让你失望了。我罪该万死,还请骨先生惩罚我吧。”

    骨先生翘着二郎腿,展现出一双粗布鞋:“这事情不怪你,情况我都了解了。主要是魏海清从中作梗,否则你早就挑唆众人离开普渡门了。一旦你们这些人带着对杨风死亡的猜忌离开普渡门,这个猜忌马上就会被人坚信,到时候门外的无数江湖豪杰直接就会把普渡门给撕碎!只是可惜了啊,这么好的一个计划,居然被魏海清那个匹夫给搅黄了。”

    廖海兵浑身都在发抖:“都是我廖海兵没用!”

    骨先生道:“罢了罢了,现在就算我杀了你,也于事无补了。只能说这一次杨风命大!”

    廖海兵道:“骨先生,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骨先生道:“魏海清参与进来了,还有那个什么缚雷子居然成了杨风的八拜之交,真是奇了怪了,杨风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缚雷子这样的八拜之交。”

    廖海兵道:“我也觉得很蹊跷,之前从未听说过杨风结交过缚雷子这种级别的高手。”

    骨先生道:“不管怎样,我可以肯定的是,杨风此刻肯定重伤未愈,而且受了很重的伤势。这个消息是我们勾魂殿通过强大的消息渠道才打听到的。为了验证这个消息,我还请动了绝顶高手给慕紫嫣下蛊,就是为了试探杨风的深浅。果不其然,慕紫嫣带入杨风的住处后,就再也没有出来。显然杨风根本没有能力治好慕紫嫣的伤势,否则慕紫嫣早就出来了。”

    说到这里,骨先生笃定的一截手:“因此,我确定杨风重伤未愈!”

    廖海兵越听越吃惊:“我还听说,杨风正在迎接即将到来的黎万兴。会不会杨风和黎万兴做了什么交易,请黎万兴来给杨风疗伤?”

    骨先生沉声道:“很有这个可能……杨风之所以说明晚宴请大家吃饭,这个时间点就很让人值得琢磨。如果杨风伤势恢复了,为何不今晚就请大家吃饭呢。可见杨风是在等黎万兴给他疗伤。杨风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黎万兴身上了!”

    廖海兵道:“骨先生,你一开始就在江湖上放话,说杨风解开了省三巨头的围攻,还杀死了司徒清水以及吴子凡这样的高手,甚至击败了云江南。巨大的事实在江湖上很快引起了轰动。加上吴子凡的门派和南拳门都对这个消息保持沉默,甚至连省南云家都没有出来辟谣。这三大门派的反应,无疑坐实了你放出的消息是真的。正是因为这样,无数的江湖豪杰,各路大佬才纷纷前往普渡门拜山。随后骨先生你又放出风声,说杨风在击败云江南的时候身受重伤,随时都可能死掉。如此就吊起了江湖豪杰们心中的那份邪念,不少人都想趁机撕碎了普渡门。我只不过是完成骨先生最后一步的那根导火索,我挑唆带着严重猜忌的众人离开普渡门,一旦我们离开,群狼必定疯狂扑向普渡门把普渡门撕碎。如此,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灭了普渡门。这样的计策,实在是太聪明了,可以说是天衣无缝!”

    骨先生也是有几分得意之色:“不错。杨风一连三天,不断的让冯东找借口推脱,拖延时间。更是在佐证我们提出来的猜忌。当有无数的客观事实在佐证一个猜忌的时候,大家就会在心里认为这个猜忌就事实——杨风重伤未愈,奄奄一息。眼看我们就要实现了,可是那个魏海清居然杀出来了,关键时刻阻拦你们离开。真是可恶啊!”

    廖海兵道:“更可怕的是,杨风现在居然抛出一个缚雷子的八拜之交,事情就更麻烦了。大家都清楚,有了这个八拜之交,就算杨风真的重伤未愈,也不敢再对普渡门起歹念了。”

    骨先生揉着太阳穴:“这正是我所担忧的,我还真是担心我精心设计的一次大局,就这样会前功尽弃,功亏一篑!“

    廖海兵道:“难道我们就要这样放弃了吗?”

    骨先生道:“不,绝对不可以就此放弃。好歹我也是勾魂殿的银牌杀手,要是这一次行动失败,以后我在杀手界的名声就会下降了。绝对不可以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廖海兵道:“那就请骨先生吩咐,接下来我一定不会再失败了。”

    骨先生道:“黎万兴的到来,多半是为了给杨风疗伤的。只要我们在疗伤的时候,发动突然袭击,肯定能够杀死杨风!”

    廖海兵大吃一惊:“这是要硬攻了?”

    骨先生道:“黎万兴最强的是炼药和医术,并非攻伐杀戮之术。在他的手上杀死一个病入膏肓的杨风,应该不在话下。但前提必须是缚雷子不在场!因此接下来我要交给你一个任务!”

    廖海兵连连磕头,随后抱拳道:“请骨先生吩咐,只要骨先生交代的事情,哪怕赴汤蹈火,我也在所不惜!”

    骨先生道:“你要做的就是把缚雷子引开。”

    廖海兵大吃一惊:“缚雷子修为极其高深,又是杨风的八拜之交,我想缚雷子应该不会轻易的离开杨风吧?特别是在杨风接受治疗的时候更是会陪伴左右!”

    骨先生道:“所以,在我决定刺杀杨风的时候,你必须让仁湖内发生一件大事。一件大到足够吸引缚雷子乃至杨风的大事。只要这件事情足够大,杨风一定会让缚雷子去处理。”

    廖海兵问:“要多大的事情才能够让杨风派遣身边的缚雷子去处理啊?”

    骨先生道:“暴动!”

    “暴动?”廖海兵满脸疑惑。

    骨先生道:“现在这个酒店里面住着五百多名江湖豪杰,他们个个都不太简单,其中更是不乏江湖上的大佬级人物。如果这里发生暴动,这些江湖豪杰情绪失控了,都扬言要对付杨风和普渡门的时候。杨风一定会自顾不暇,到时候必定会让缚雷子来这里压阵。缚雷子来到这里的时候,就是杨风的死期!”

    廖海兵听了感到很兴奋:“好主意,不愧是骨先生。具体怎么做,还请骨先生吩咐。”

    骨先生点点头:“恩,你过来,我告诉你……”

    ……

    仁湖之外,两道光芒降落在仁湖的大门外。

    正是张冬青和黎万兴。

    之前几天,张冬青和黎万兴都受了重伤,特别是黎万兴,被雷利的雷电激动后浑身都在发抖。

    但是他们背后毕竟是省北张氏这样的巨头。而黎万兴本身更是一位出色的医者,因此短短几天的时间,他们的伤势就已经痊愈了。

    这一次接到冯东的电话,两个人才忙不迭的赶来。

    走在通往普渡门大门的路上,张冬青连声道:“黎叔,杨风怎么突然这么好心,主动愿意把研究基地的资料归还给我们?而且上次那些资料不是被一个能够驾驭雷电的高手给劫走了吗?资料又怎么会落到杨风的身上?”

    黎万兴沉声道:“我也不知道。”

    张冬青道:“我总感觉这其中有诈啊。杨风这个鸟人,狡诈得很。我们不得不防啊。”

    黎万兴道:“这份资料对我们省北张氏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去试一试,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我也不能够放弃!”

    张冬青沉声道:“可是杨风这家伙不是省油的灯啊。这一次他喊我们过来,不会是要和我们玩灯下黑直接做掉我们吧?”

    “哈哈哈……”黎万兴连声笑道:“你为免也太看得起杨风了吧,他的确很厉害,但是还没本事做掉我。上次如果不是那个驾驭雷电的高手出现,只怕我已经把杨风这厮给宰了。”

    张冬青没有继续说话,只是觉得事情很不正常:“反正我总感觉怪怪的,这一次我们再次来普渡门,可不得不防啊!否则,我们可就真的要载跟斗了。”‘

    看到张冬青一脸畏惧的样子,黎万兴不悦道:“冬青,我看你是被杨风给吓破了胆吧。怎么现在一听到杨风的名字就浑身哆嗦了?”

    张冬青一脸羞愧,他内心也知道,自己的确是被杨风给吓破了胆。前几天回到家中,他一直都心思不宁,心中始终流露出对杨风的畏惧。

    看着黎万兴的目光,张冬青一阵羞愧。

    黎万兴道:“放心,我黎万兴绝对不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这一次杨风这么做,肯定是有求于我们!”

    “有求于我们?”张冬青冷然道:“杨风这种不要命的疯子,居然也会有求于我们?”

    黎万兴道:“没错,上次我们离开之后。中海省的大拳师吴子凡带着吴平,南拳门的副门主司徒清水带着司徒贝和很多精锐都前往普渡门,想要灭门。更甚的是云江南带着云峰和五十多名家族中的精锐也来到普渡门了,为的是要逼迫杨风交出云少,顺便灭了普渡门。但是事情出现了意外!”

    顿了顿,黎万兴继续道:“吴子凡和吴平被杨风打死了。司徒清水和手下的几十个高手也被杨风杀了。更可怕的是,杨风居然当着云江南的面杀了云少和柔儿。够疯狂吧?”

    “什么?还有这样的事情!杨风他疯掉了吗?居然胆敢当着云江南的面杀掉云少?!这可是在明目张胆的挑衅省南云家了啊!”张冬青听到这个消息顿时都惊呆了,目瞪口呆。

    黎万兴道:“这不怪你。你上次一回家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闭门不出,想必你还没有走出杨风带给你的阴影!这些天你都吓破了胆,没有了解江湖上发生的事情,因此你不知道。”

    张冬青前行的脚步猛然停了下来,双腿都在发抖,仿佛随时都想撒腿跑掉似的:“黎叔,我,我不敢再往前走了!”

    黎万兴直接一巴掌掴在张冬青脸上:“愚蠢,窝囊!你已经被杨风吓破了胆,如果你不自己突破这层心理障碍的话,你这辈子的修为都休想再进半分了。我这一次之所以贸然把你带到普渡门来,就是为了让你再一次面对杨风,让你有勇气面对杨风,破除心中的心魔。难道你连这样的勇气都没有吗?”

    张冬青的腿脚哆嗦得更厉害了,眼睛都在闪烁不定。

    黎万兴道:“最可怕的事情我还没说呢,你就吓成这样了?”

    张冬青喃喃道:“还有更可怕的事情?”

    黎万兴道:“没错,杨风当着云江南的面杀了云少和柔儿,但是现在云江南却不见了。杨风却还好好的,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杨风他战胜了云江南啊!杨风战胜了云江南!!!你给我听着!”

    轰隆~

    张冬青只觉自己的头脑都爆炸了,嗡鸣不断。

    怎么可能?

    杨风怎么可能战胜得了云江南?

    云江南啊,那可是省南云家家主云飞扬的亲弟弟啊?!

    黎万兴嘶吼着:“杨风的年纪比你小,曾经你藐视的那个杨风,如今已经成长到了能够击败云江南的地步了!!!你看看人家杨风的心志和天赋,再看看你自己。你现在还不敢直面杨风破除心中的心魔吗?难道你要一辈子被杨风压在下面吗?”

    张冬青惊呆了。

    黎万兴继续出言刺激道:“现在江湖上已经不再盛传什么烟雨青云路了,而是在盛传烟雨风了。风,就是杨风!你的名号,已经在江湖上被人自然而然的给抹掉了。我希望你能够知难而上,不要再退缩了!”

    张冬青紧咬着下唇,颤抖着道:“黎叔!!!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输给杨风的。这一次我就要直面杨风,破除心中的心魔!!!”

    黎万兴这才露出一抹笑容:“好,很好,这才是我认识的张冬青!走,我们去见杨风!”

    两人来到大门口,只见冯东在大门口迎了上来:“黎万兴前辈,冬青公子,你们终于来了,我们门主等候多时了,快请!”

    作者朽木可雕说:新年大吉,祝贺兄弟们,美女们新年万事如意,想什么有什么。爆发了,求鲜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王牌神医(百度最新章节)  王牌神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