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493章 五品春雨丹

    张冬青的神色还是很惊慌,显然还没缓过神来。

    黎万兴传音给张冬青道:“冬青,长点志气!给我们省北张氏涨点志气!有人来了,别给家族丢人现眼!你要知道,你虽然是家主张朝北的儿子,但是张朝北的儿子可不止你一个。如果你就此变成了没办法成长的废物,那么你在家族中的地位必定会一落千丈!以后想要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就难了!”

    黎万兴的后半句话说的张冬青胆战心惊,感到一股说不出的后怕。

    “黎叔你放心,我明白!我知道分寸!”张冬青捏紧拳头,深深呼吸。然后脸上的惊恐开始逐渐的消退。

    原本冯东还一脸狐疑的盯着张冬青。

    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冯东却是清楚的。张冬青就是上次被杨风一招打爆,直接吓破了胆,意志力都出现了动荡。

    但是冯东很快惊讶的发现,张冬青脸上的表情居然逐渐的恢复了正常。

    “恩?这个张冬青居然脸色慢慢恢复正常了,看来很有勇气。”冯东感到吃惊。

    这时候黎万兴开口道:“冯东副门主,请!”

    “黎老前辈,请!”

    冯东在前方带路,三人快速的前往杨风的住处。

    一路上,张冬青都多次询问冯东这一次请他们来有何目的。

    对此,冯东都只是一笑了之,说见了杨风之后一切就知道了。

    张冬青也不好多问。

    很快三人就来到了杨风的住处。

    只见邵青此刻就守在大门外,站在邵青身边的,还有一个体格健壮的男子——雷利!

    黎万兴的目光敏锐的落在雷利身上,上下打量着这个男子:“恩?这个男子怎么有点眼熟,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黎万兴搜遍了脑海中所有的记忆信息,最后也想不起来这个人在哪里见过,最后只好微微摇头,打消了这个念头:“也可能是我多想了吧!”

    冯东上前道:“黎老前辈,杨哥就在这房间里,请跟我来!”

    “恩。”黎万兴深吸了口气,跟着冯东的脚步走进了大门。

    张冬青刚要进入的时候,却被邵青阻拦在外:“张冬青公子,你不能进去!”

    张冬青顿时不爽了:“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是省北张氏的少主,为何我就不能够进去?”

    邵青道:“这是门主吩咐的。门主只想见黎老前辈一人。还请张冬青公子在这里稍稍等待片刻。”

    “你,你们这是欺人太甚!”张冬青很生气,转而冲黎万兴道:“黎叔,这些人欺人太甚了,完全没把我们省北张氏放在心里。一点诚意都没有,既然如此,我们不如现在就走。”

    黎万兴也犹豫了,终究还是开口道:“冬青是我信得过的人,不是外人。跟着我进去,只怕也没什么关系吧?”

    黎万兴的态度足够好了,如果不是因为资料在杨风手上,只怕黎万兴第一个就发飙了。

    邵青道:“黎老前辈,你此刻或许心中有很多疑问。只要你进入这道门,就一切都知道了。我们门主绝对没有为难你们的意思。”

    黎万兴迟疑了一下,随后道:“冬青,你在这里等着,我进去看看。”

    说完,冯东带着黎万兴便进入了房间大门。

    房间里,光线有些昏暗。

    客厅中间的茶座上席位置,杨风安静的坐在那里。

    黎万兴看着眼前的这个“老者”,上下打量了好半晌才开口道:“你是谁?”

    “老者”张了张嘴,微微道:“我就是杨风,黎万兴,好久不见了。”

    “你是杨风?”黎万兴吓了一大跳,又盯着杨风看了好半晌,这才确认:“还真是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杨风沙哑道:“我在和云江南对战的过程中受到了云江南的秘术攻击,所以导致我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哈哈哈……活该!真是活该啊!”黎万兴很高兴的大笑起来:“这就是你活该和我们省北张氏做对的下场。杨风,你这是自作孽不可活!”

    黎万兴显得很兴奋。

    如果在平时,这老匹夫这么说话,杨风肯定就要发飙了。

    但是现在杨风有求于这老匹夫,只好先忍着,微微笑道:“黎万兴,现在你也看到我的笑话了。如果你觉得很开心,你就多笑几声吧。等你什么时候笑不动了,我们再来谈正事。”

    说话的时候,杨风从凳子上拿出一个木制的锦盒,放在茶几上,用手在木盒子上轻轻的抚摸着。

    看到这个木盒子,黎万兴顿时吃惊不小。

    他看出来了,杨风手上的这个木盒子,就是当初装载着资料的那个锦盒。

    黎万兴的眼光很毒辣,他相信自己没有看错。

    看到这里,黎万兴顿时停止了笑容:“杨风,你怎么会有这个盒子?当初不是被神龙门内能够驾驭雷电的高手给抢走了吗?怎么又会回到你手上?”

    杨风抬头看着黎万兴:“黎万兴,至于我怎么弄回来的,你就别管了。你自己打开看看,其中的文件是否就是当初的原稿文件吧。”

    杨风伸手一推,木盒子滑到黎万兴身边的桌面上。

    黎万兴迫不急待的伸出手,打开木盒子,果然看到里面放着一堆的文件。

    “还真的是文件!”黎万兴很激动,拿起文件一份一份的看。

    当黎万兴看完最后一份文件的时候,终于确信:“没错,这里一共有三百零一份文件,都是之前我看过的原稿!”

    杨风微微道:“这一次,我们来做个交易吧。我把这些原稿交还给你黎万兴,让你省北张氏免除一场巨大的灾难。但是我有三个条件,如果你能够满足我的话,这笔买卖就算成交了。”

    黎万兴眯着双眼,若有深意的盯着杨风,眼珠子溜溜直转。

    杨风道:“我知道你想直接抢走文件。如果你对自己的实力这么有自信的话,那么你现在就可以拿着这些文件离开这个房间了。但是能不能走出这房间,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黎万兴凝望着杨风:“杨风,你不会是在炸我吧见?故作高深吓唬我啊?”

    黎万兴话音刚刚落下,门外就走进来一个人。

    正是雷利。

    只见雷利刚进门就把房门给反锁了,然后露出一抹笑容:“黎万兴,你还记得我吗?”

    黎万兴好奇的看着雷利:“你的气息的确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我想不起来……”

    “既然如此,我就帮你回忆回忆吧!”雷利冷哼一声,然后右手忽然举起。

    “轰隆!”

    原本平静的大厅,顿时就传来一阵震动咆哮之声。

    紧接着,雷利的手上居然多了一股雷电!

    蓝色的雷电!

    平地惊雷起!

    黎万兴倒吸一口凉气:“驾驭雷电,是你,原来是你!”

    雷利冷冷的凝望着黎万兴:“看来你的记性很不错,终于想起我来了。我实话告诉你吧。我是扎纸匠萧如烟的师哥缚雷子,雷利。是杨风的八拜之交。上次出手对付你,只是杨风用的缓兵之计。”

    黎万兴感觉心灵都被深深的震慑到了,整个人也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看缚雷子和杨风的眼神明显的就多了一分畏惧。

    杨风沙哑的说道:“黎万兴,现在我们能能好好坐下来聊聊我们之间的交易吗?”

    黎万兴心绪浮动,坐落后深深呼吸:“好,说说你的条件吧!”

    起初,黎万兴的确起了抢走这个锦盒的主意,但是看到雷利亮出身份后,直接泯灭了黎万兴的这个念头。

    对付雷利这种能够驾驭雷电的变态,黎万兴可没有半点把握。

    杨风道:“第一,治好我的伤。”

    黎万兴道:“没问题。”

    他说的很笃定,看都没看杨风的伤势,更没有检查,就直接答应下来。可见黎万兴对自己的医术有绝对的把握。这也让杨风吃了一颗定心丸!

    看来妯百阅说的一点都没错,这个女人还真是厉害啊。让人不服都不行!

    杨风道:“我有一个朋友被人下了蛊,毒性很强,此刻昏迷不醒。我也要你帮我治好她。”

    黎万兴道:“这个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未必能够确定治好他的蛊毒。毕竟蛊这个东西在这个世界上太稀少了。我对蛊的了解也十分有限,要看过病情后才可确定是否可以治疗。如果能治疗的话,我绝对不推辞,这样总可以了吧?”

    杨风点点头:“恩,可以。”

    毕竟,黎万兴说的合情合理。

    黎万兴道:“第三个条件呢?”

    杨风道:“以后我杨风以及普渡门不管做什么,只要没伤害到你们省北张氏的利益,你们省北张氏便不能对我下手。我可不想和你们这样一个巨头成为死敌!”

    黎万兴直接拍板道:“如果你把这些资料交还给我省北张氏,这一个条件肯定没问题!毕竟,我们省北张氏本就和你们普渡门没有冲突。”

    杨风道:“把我刚刚说的写下来,你画押签字,然后交给我保管。如此就可以了!”

    杨风知道,这虽然只是一纸书文,看起来好像没什么用。但是杨风知道黎万兴是中海省的的第一医者,名满天下。一直以来,黎万兴都非常珍惜自己的名声!

    对于一个非常重视自己的名声的人来说,一纸书文就是最大的约束。

    因为他害怕被江湖上的人知道自己是个出尔反尔的小人。

    黎万兴权衡再三,最后道:“好,我答应你!”

    冯东递上早就准备好的纸笔,黎万兴写下刚才的话,然后画押签字,拿手机拍照留念后,把纸张交给杨风。

    杨风看过后收起纸张:“好,黎万兴你不愧是个爽快人!和爽快人做交易就是痛快。那么,现在请你给我治疗吧!”

    黎万兴指着桌上的锦盒。

    杨风给雷利使了个眼色,雷利把锦盒重新交还给杨风。杨风拿起锦盒内的所有文件,然后一手按下打火机,一把火把所有的文件焚烧得干干净净。

    所有的灰烬都落在一个金属的脸盆里。

    冯东都大吃一惊:“杨哥,你烧掉了这些文件,可就没有了约束黎万兴的筹码啊!”

    杨风道:“无妨,我信得过黎万兴。一个注重名声的人,不会做出愚蠢的事情!”

    黎万兴都被杨风的胆魄给吓了一跳:“原本我以为你会拿这个锦盒威胁我,等我完成了所有的条件后才会还给我。没想到你一开始就烧掉了,你果然很有胆量!”

    杨风微微道:“信任,是彼此的。恩怨也是彼此的,不是吗?”

    黎万兴微微点头:“年轻人不简单啊,好,很好。你放心,我会好好的完成这三件事情!现在我就给你治疗!”

    说完,黎万兴从贴身的地方拿出一个很小的锦盒,然后交给杨风:“你的病症我见过太多了,无非就是气海枯竭,精血干瘪,血肉枯萎。这样的病我见过很多,也治疗过很多。鉴于你的修为不浅,不是一般的气海境界高手可以比拟。因此我给你一颗五品的春雨丹,你服用之后,情况就会好转。一旦好转,凭借你的修为,自然可以自己恢复了。”

    不过服用春雨丹的这段时间里,你大概需要一到两个小时的安静时间,这期间不能够受任何人打扰,否则会给你带来很大的副作用。

    杨风打开盒子简单的看了一眼,便知道黎万兴说的不是假话,当下道:“多谢了!”

    黎万兴道:“你那个中蛊的朋友呢?带我去看看,我要看看能不能治疗!”

    杨风点点头,冲门外轻轻的叫了一声:“邵青!”

    邵青进得门来,来到杨风身边,贴近杨风耳边:“杨哥,有什么吩咐?”

    杨风低声道:“黎万兴要去给紫嫣治疗,你先去房间里面断开紫嫣和灵陀罗树的联系,然后按照我之前交给你的方法把灵陀罗树变成一个果子收起来。然后再带黎万兴去房间里治疗紫嫣。绝对不能让黎万兴知道我们有灵陀罗树的事情!”

    邵青道:“杨哥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了。”

    杨风点点头:“恩,我现在要去地下室服用这颗五品的丹药春雨丹。我要尽快让自己恢复状态,这对整个普渡门都是至关重要的事情。只有我恢复了,我才有信心面对接下来的任何危机。因此黎万兴给紫嫣治疗的时候,你务必在场。另外我会让雷利陪着你,防止黎万兴这老匹夫耍赖!”

    邵青道:“明白!”

    杨风站起身,冲黎万兴道:“黎万兴,我现在去服药了。我中蛊的那位朋友就拜托你了。治疗的时候,我会让雷利全程陪着你,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雷利就是了。”

    说完,杨风便一点点的迈开脚步,跄踉着朝客厅的后门走去。

    大家看着杨风的背影,都有一股说不出的萧索和期待。

    邵青先去房间,断开了慕紫嫣和灵陀罗树之间的联系,然后按照杨风的方法让灵陀罗树变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果实,收起放在贴身的地方。

    完成这一切,邵青才重新回到客厅,冲黎万兴道:“黎老前辈,我已经收拾好房间了,请跟我来吧!”

    “恩,带路吧!”黎万兴倒是很干脆,起身就跟着邵青走向慕紫嫣居住的房间。

    雷利紧跟着两个人进入房间。

    房间里,只见绝美的慕紫嫣此刻安静的躺在床榻上,婚摄脸色肤色都变成了湛青色,看上去十分可怖。

    黎万兴在床头坐下来,仔细的检查过后,深深呼吸了一口气。

    邵青问道:“黎老前辈,她的蛊毒怎么样?”

    黎万兴道:“很不乐观,中蛊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蛊毒已经弥漫到全身了,大量的菌蛊都渗透进入了她的每一寸血肉之中。要想治疗,很难很难。我黎万兴也没有办法!”

    邵青大吃一惊:“你说什么?连你都没办法治疗吗?你可不要吓我啊,这个女人是门主最重要的女人之一。如果有个三长两短,你让门主怎么办?到时候门主会发疯的……”

    黎万兴道:“我知道她很重要,好歹我也是个医生,面对患者的时候,我自然是会尽全力的。但是她眼下的蛊毒成分我都没听说过,也分辨不出来。就算我能够分辨出来,也很难治疗啊。毕竟蛊毒都扩散到全身的每一寸血肉之中了。”

    邵青道:“那怎么办?”

    黎万兴沉声道:“虽然我没办法治好她的蛊毒,但是我还是可以做一些事情的。”

    邵青这才松了口气:“什么事情?”

    黎万兴道:“我可以压制住蛊毒的继续扩散。为她延缓死亡的时间。说的准确一点,我可以让她体内的蛊虫封住不在活动。可绕是如此,她中毒太深了,就算我封住蛊虫,她也活不了多久了。”

    听到这话,邵青已经足够吃惊了。

    要知道之前杨风给慕紫嫣诊断的时候,可是连封住蛊虫都做不到的。但是黎万兴居然能够很轻松的就说可以封住蛊虫!

    由此可见,这个黎万兴的医术远在杨风之上!

    饶是如此,邵青还是感到很失望:“黎老前辈,你是中海省医术最高的人,如果连你都没有办法治好慕紫嫣的蛊毒,那么慕紫嫣岂不是只有死路一条了?”

    黎万兴沉默了片刻,随后道:“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封住她体内的蛊虫不再扩散,其他的我就无能为力了。不过我回去张氏府后可以让江湖上的朋友打听一下这种蛊虫的治疗方法,一旦我获知方法,肯定会再次出手。”

    黎万兴说的很诚恳,也不好让人挑剔什么。

    邵青和雷利都无话可说。

    黎万兴惊悸的看了雷利一眼:“你看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黎万兴感觉被这个鬼神莫测雷利盯着,总是如芒在背,很不舒服。黎万兴想早点离开这里,回到张氏府。

    邵青道:“黎老前辈,看得出来你也是个讲信誉的人。因此我们门主特别邀请黎老前辈参加明晚的晚宴,到时候杨哥想要和黎老前辈探讨一些医术上的事情。毕竟我们门主也是医家出生,之前因为矛盾,门主始终没能和黎老前辈坐下来好好商谈。希望黎老前辈给我们门主一个面子!”

    黎万兴不悦的看着邵青,他很清楚,别看邵青话说的好听,态度也十分恭敬……但是这都特么是套路。雷利此刻就站在黎万兴旁边,黎万兴能不给杨风面子吗?

    见黎万兴有所迟疑,雷利开口道:“黎老前辈,你不会真的要不给我兄弟面子吧?”

    黎万兴心中闪过一丝冷意,随后道:“好,我也听闻杨风在医学上造诣颇深,这一次正好和杨风聊一聊。”

    邵青这才松了口气,恭敬的伸手一引:“我们已经为黎老前辈准备了独门独院的院子休息,现在我就带老前辈去住处休息!请!”

    黎万兴心中都骂娘了,我请你妹啊……

    不过黎万兴终究不敢爆发出来,点了点头,跟着邵青缓缓离开了房间。

    邵青给黎万兴安排的独门独院在比较偏僻的地方,途中正好要经过仁湖大酒店。

    张冬青和黎万兴的的兴致都不高,当两人经过仁湖大酒店的时候,顿时就感觉到不对劲了。

    盖因仁湖大酒店内外都有很多江湖豪客在活动,其中还不乏很多修为很强的高手。

    黎万兴好奇道:“邵青姑娘,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些人应该不是你们普渡门的人吧”?

    问这话的时候,黎万兴心中还是很担心的。盖因这些人的修为都很强,如果都是普渡门的人,那么普渡门的发展速度也未免太可怕了。

    邵青倒是没有隐瞒,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讲了一遍,最后道:“明天晚上,他们也参加宴席。”

    黎万兴目光闪动,好像想到了什么。

    张冬青更是毫不客气的开口道:“我知道了,杨风这一次身受重伤,无法应对这些江湖豪杰,所以才迫不得已用资料和黎叔做交易。还真是阴险啊。”

    雷利这时候往前走了两步,咳嗽一声。

    黎万兴道:“杨风有雷利这样的八拜之交,倒也不能说是因为应付不来情况才和我交易。人生病了,各取所需,很正常。”

    邵青道:“还是黎叔说的有道理。如果不是因为我杨哥被云江南重伤,你们省北张氏又怎么会有机会得到那些资料。说到底,你们还是好好感谢我杨哥受伤才是。”

    张冬青仔细想想好像也是这么个道理,当下轻哼一声,没有再说话。

    正时候,前方传来一个朗爽的声音:“黎先生,好久不见啊。”

    众人抬头看去,只见魏海清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前方,带着艳子正朝这边缓缓走来。

    邵青马上压低声音冲张冬青黎万兴两个人道:“我不希望任何人知道黎老前辈你是来给杨哥治伤的消息,还请黎老前辈不要说说露了嘴,邵青在这里感谢你了!”

    邵青很清楚,这时候杨风还在服用丹药恢复修为的过程当中,这过程里不能出现任何意外,否则后果只怕会很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王牌神医(百度最新章节)  王牌神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