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502章 妯百阅的告别

    白姐都愣了一下,没想到杨风的决定来这么快!

    虽然他们早就知道杨风有意和十字门结盟。

    但是结盟的过程好歹也是个谈判的过程,既然是谈判,那就难免会在结盟的很多细节上要掰扯掰扯,就好像两家大型企业之间的战略合作,如果没有中间繁琐的细节谈判,合作也很难在短时间内促成。

    包括冯东在内,都以为今天的谈判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

    但是现在才开始不到十分钟,杨风就要拿笔签字,实在是让他们感到惊讶。

    白姐愣住了,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杨风转过头看着白姐,一字一句的道:“白姐,拿笔来,签字结盟!”

    白姐这才反应过来,奉上一支钢笔,然后交给杨风。

    杨风拿起一份文件,开始签字。

    这时候,魏海清也微微笑道:“哈哈哈,杨门主真是快人快语。艳子,拿笔来,签字结盟!”

    接过艳子的笔,魏海清也翻开另外一份文件,提笔签字。

    完成后,两个人交换文件。

    相视一笑。

    交换文件后继续签字,然后同时站起身,伸手相握。

    四目相对。

    两个人同时笑了起来。

    魏海清朗声笑道:“杨门主,从此以后我们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风雨同舟,患难与共!”

    杨风当然知道这句话也就只能听一听,其中还是蕴含着很多的套路和水分。世界上多少盟友都是互相背叛的。

    但是在真正的危难到来之前,谁也不知道这个盟友是否靠谱。

    杨风也含笑道:“魏门主说的好,从此以后我们便风雨同舟,患难与共!”

    魏海清大笑道:“哈哈哈。”

    杨风站着,笑而不语。

    不管魏海清这个盟友到底如何,只要和十字门结盟,杨风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结盟十字门,那些巨头们再要对付自己,总归是要先掂量掂量普渡门的分量了。

    除了和普渡门有深仇大恨的省南云家之外,其他的门派势力,只怕都不会贸然来对付普渡门了。

    普渡门现在最需要一个稳定的发展时间和空间。

    结盟十字门,对普渡门来说有百害而无一利。

    杨风道:“冯东,让酒店上菜,我要好好宴请魏门主!”

    “是,东哥。酒店厨房早就准备妥当了,就等杨哥发话了!”冯东很激动,立马通知厨房。

    ……

    酒店里的其他三十二个掌门人看到这样的情况都惊呆了。

    “厉害,真是厉害啊。杨风不愧是我们的盟主啊。居然三言两语就说动了十字门的魏海清,和十字门公开结盟了!”

    “是啊,昨天我还以为冯东在吹牛呢,没想到冯东说的都是真的。”

    “是啊,我拍下了他们握手合作,签字结盟的照片……”

    “这一切很快就会在江湖上传开……到时候,普渡门会一夜成名。我们也会跟着沾光啊。”

    “恩啊……杨风正是太厉害了,之前我被迫和普渡门签订秘密盟书,我还感觉不高兴。但是现在我很开心,能够和普渡门搭上关系,是我们的福分。”

    “……”

    ……

    一夜之间,普渡门的名字便响彻了中海省江湖的大街小巷。

    江湖上疯狂的出现了普渡门的新闻。

    二三个地级市的江湖,都在热议普渡门和十字门结盟的消息。

    甚至连江宁的江湖上都在议论着十字门和普渡门结盟的消息。

    整个中海省的江湖都沸腾了。

    “什么?十字门居然和普渡门结盟了!”

    “天啊,身为中海省第四极的十字门居然和普渡门结盟了?!”

    “普渡门最近很火啊,前段时间连续得罪了省三巨头,我还以为普渡门这是在找死呢,没想到一转眼普渡门居然傍上了十字门这个大腿。普渡门傍大腿的本事还真是一流啊。”

    “的确是一流,我之前还琢磨着普渡门怎么胆敢连续得罪省三巨头呢,原来普渡门背后是十字门啊!”

    “有十字门在背后撑腰,普渡门之前作出的那些大胆的事情也就可以理解了。”

    “的确,我以前还挺敬佩普渡门的,毕竟一个刚刚出道的市级势力就胆敢工硬抗省巨头,可见他们创始人杨风还是有点魄力的。但是现在我发现杨风早就有后台撑腰,那之前的所作所为就没什么了!”

    “不过普渡门能够和十字门结盟,还是很牛叉了。以后中海省的江湖上,普渡门将会是一个无法磨灭的印记。”

    “……”

    这一天,整个中海省的江湖都在刷普渡门的新闻。

    普渡门也做到了真正的响彻中海省江湖。

    杨风的名字,也成为了中海省江湖上议论的一个热词。

    ……

    而这个时候的普渡门却显得格外冷清。

    魏海清吃过早餐就匆匆离去了,杨风想送到大门口,相拥告别。

    另外,三十二个掌门人在用过晚宴后也都各自带着手下先后离开了仁湖。

    至于黎万兴和张冬青,吃过晚宴后也都离开了。他们都是门派的核心人物,自然有一大堆的事务等着黎万兴回去处理。

    原本热闹的普渡门,很快就变得宁静下来。

    除了曾海,其他的掌门人都离开了。

    曾海带着两个手下,一大早就来到杨风的住处,在门外敲了敲门:“杨门主,我是曾海!”

    房间里没有回音。

    曾海又敲了敲门:“杨门主,我是会昌市的曾海。昨天你让我留下,还让我一大早就来找你的。”

    这时候,房间的大门自动打开。

    里面传来一个平静的声音:“进来吧!”

    曾海跨步而入。

    只见大厅很大,中间摆放着一个巨大的茶座,茶座是条形,两边各放着十把椅子,非常气派。

    这里的气氛很宁静,宁静得让曾海都感到几分不安。

    曾海站在大厅中间,没有在说话,而是静静的等待着杨风的到来。

    面对杨风,曾海还是感到很大压力的。

    片刻后,屏风后传来一阵高跟鞋踏地的声音。

    紧接着,杨风和小梅从里面走了出来。

    只见今天的小梅打扮的十分美丽,一身淡蓝色的裙子,显示出窈窕的身材。脸上也画上了精致的妆容,看起来非常精神。

    杨风在小梅身旁。

    曾海见到杨风,恭敬的抱拳道:“杨门主!”

    杨风点点头:“曾海,请坐!”

    招呼曾海坐下,杨风还主动给曾海倒了一杯茶。

    杨风知道,在三十二名秘密结盟的掌门人当中,就数曾海最为强大——异能五级巅峰!距离异能六级只差一步之遥!

    曾海还是会昌市曾家的掌门人。

    曾家是会昌市的两股势力之一,另外一股是廖海兵的廖家。这两股势力处于长期的敌对关系。一直以来互相不断出手,谁也压制不住谁。

    会昌市和其他四个地级市不同。

    杨风知道,会昌市地西边连着中海市,东边则连着水南市。现在水南市的南拳门和杨风的普渡门成为了死敌,这种仇怨已经无法化解了。而作为中海市和水南市中间的会昌市,地理位置就显得十分重要了。

    根据冯东之前的说法,曾海为人还是不错的,这让杨风产生了亲自见一见他的想法。

    曾海坐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杨风说话,不由得感到压力很大,主动开口道:“杨门主,还请你有话直说。”

    杨风点点头,指着旁边的小梅,小声道:“曾海,我身边的这个美女,你还记得吧?”

    曾海道:“记得,她叫做小梅。前天晚上我们和冯东副门主谈判的时候,小梅还站出来说了很多真相。如果不是小梅的证词,大家不会对廖海兵如此的恨之入骨。“

    杨风点点头:“小梅的母亲被廖海兵给掳掠了,成为了廖海兵的玩物,后来被廖海兵玩弄出重伤了。廖海兵就把小梅的母亲送给他的手下玩弄。现在小梅母亲的身体每况愈下。这一次廖海兵故意威胁小梅,要小梅陪他来中海市,伺候好了就放了她母亲……“

    杨风还没说完,曾海就开口道:“廖海兵这个人满口谎言,这句话肯定也是蒙骗小姑娘的。就算把他伺候好了,他也不会放人的。”

    杨风微微点头:“没错,廖海兵欺骗了小梅。上次要不是我及时出面,小梅已经在房间被廖海兵折腾致死了。“

    杨风并没有感到很吃惊,毕竟曾海和廖海兵是长期的对手,自然了解彼此。

    曾海道:“杨门主是想让我救出小梅的母亲?”

    杨风看了小梅一眼,然后点点头:“恩。救出小梅的母亲,让这对母女能够在会昌市过上平静的日子。”

    曾海双目决绝:“杨门主放心,你交代我的事情,我一定办妥当。虽然廖家在会昌市实力强大,但是我若要捞一个人,他们也不敢怎么样!”

    杨风拍了拍小梅的肩膀:“小梅,这一次你就跟着曾海离开,回到会昌市去解救你母亲。”

    “多谢曾海大哥!多谢!”小梅战战兢兢的起身,连声道谢。

    大概是因为听到这个好消息,小梅显得很激动,身体都有点哆嗦。

    杨风道:“曾海,等你办好这件事情,我会送一件大礼给你。”

    曾海抱拳道:“还请杨门主示下。”

    杨风道:“如果你愿意归顺我,那么会昌市就是你的了。”

    曾海大吃一惊。

    曾海也是个老江湖,他很清楚杨风这话是什么意思。

    杨风一双锋利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曾海,一字一句的道:“会昌廖家,为虎作伥,十恶不赦,强抢民女,人神共愤。此等罪恶之辈,不配存在世界上!我杨风,以普渡门的名义,要他彻底消失!”

    曾海惊呆了,然后马上缓过神来,恭敬的起身抱拳:“多谢大哥,从此以后我曾海愿意追随大哥,放弃盟书,甘愿成为大哥手下的马前卒,为大哥效犬马之劳!”

    说完,曾海就从贴身的地方拿出盟书,直接撕个粉碎。

    曾海领导的曾家,和会昌廖家竞争了很长时间,一直被廖家压过一头。

    为此曾海早就不服气了,奈何一直没有办法。

    如今杨风直接送一个这么大的礼物给他,要是曾海还不知道好歹,那在江湖上就白混了。

    说完,曾海单膝跪地:“请大哥收下我!”

    杨风上前,搀扶起曾海:“曾海,起来吧。在我说出这番话之前,我找人详细的了解过你的成长历程和为人处世。虽然你身上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但是我杨风用人,最看中的是忠诚和人品。这两方面你都做的很好。”

    曾海躬身道:“多谢大哥认可。”

    杨风道:“我希望你好好的去了解我杨风,了解我普渡门的宗旨,并且贯彻好我们普渡门的宗旨。如果你做的好,未来我会给你更大的舞台,给你更高的平台!”

    曾海很兴奋:“大哥放心,我曾海一定兢兢业业,做好我的本分工作!”

    杨风扶起曾海,两人重新座落下来。杨风问道:“曾海,我问你,如果我助你灭了廖家,你能够掌控整个会昌市的江湖?”

    曾海很有把握,笃定的道:“有!整个会昌市的领土面积虽然比中海市要大,但是能够压制我曾家的,也就只有廖家了。如果廖家不存在了,我很快就可以肃清逆反势力,掌控全局。”

    杨风点点头,这些情况杨风之前也了解过,只不过有些东西仍旧需要和曾海当面确认:“需要多久?”

    曾海道:“如果廖家不存在了,一周之内我就彻底肃清会昌市的秩序。等待大哥前来视察!“

    杨风道:“好,今天我就让雷利陪你去一趟会昌市,灭了廖家。我给你五天时间,你要肃清会昌市的秩序,各方面都要井井有条。到时候我会去看的!”

    曾海兴奋道:“多谢大哥成全,有雷利出手帮忙。会昌廖家弹指可破。”

    杨风道:“好,我等你们好消息!”

    起身送客。

    小梅跟着曾海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小梅居然站在大门外的院子里,转过身对着杨风深深鞠躬:“杨风大哥,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也祈祷你喜欢的那个女人会早日平安无事。”

    鞠躬完毕,小梅这才转身跟着曾海离开。

    她的声音很小,动作也很不明显。

    但是仍旧被杨风看在眼里,杨风只觉心中暖洋洋的:“小梅,你真是个善良的好女孩。希望以后你可以好好的过日子!”

    ……

    妯百阅住处。

    雷利听闻杨风要自己去会昌市帮曾海灭廖家,顿时就不高兴了:“我擦,杨风兄弟,你这样就不厚道了啊。我雷利三番五次的帮助你,你不感谢我也就罢了,居然还私自做主派遣我去帮别人!你还有没有我这个朋友!”

    妯百阅则是坐在院子里的一张大躺椅上,手里捧着一本很厚的书,很认真的看着。对于杨风和雷利的交谈,她仿佛没有听见似的。

    杨风道:“雷利兄弟,你有什么要求但请说出口,只要我杨风能做的,一定不含糊。”

    雷利狐疑的打量着杨风:“算了吧,我怕我说出来你也不会答应,我还是不强人所难好了。”

    杨风道:“雷利兄弟你这就见外了啊。一直以来我当你是兄弟,坦诚相见。你如果有话瞒着不说,我心里也不好受啊。”

    雷利又复打量着杨风,好像在审视着什么,片刻后收回目光:“算了,现在时机不到。我还是不说了。去灭廖家不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么。再说了廖海兵都被你砍死了,现在的廖家已经成不了气候了,你为何那么着急要灭掉廖家?”

    杨风凝望着苍穹,沉声道:“会昌市紧连着水南市,我有点担心水南市的南拳门最近有所动作。如果我能够把会昌市收入囊中,那么曾海就能够成为我监视南拳门的眼睛。如此南拳门有任何动静我都会在第一时间知道!”

    雷利道:“南拳门?”

    杨风点点头:“上一次司徒清水带着一众高手倾巢而出,我们没有得到任何消息的就遭遇到司徒清水的突袭了。导致我们仓促应对,最后损失很大。结果司徒清水被我灭了,南拳门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下一次对付我普渡门的行动会更加的疯狂。我不想我们再一次面临突袭!”

    雷利道:“你都和十字门结盟了。十字门比南拳门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南拳门不敢贸然动你吧?”

    杨风道:“如果是一般的矛盾,南拳门自然不会冒险动我。但是我和南拳门的大仇已经无法化解了。南拳门肯定会有所行动的,再说了,南拳门背后可是省北张氏。南拳门未必就会忌惮十字门了。“

    雷利点点头:“所以你想先下手掌控会昌市,以掌握先机。”

    杨风点头道:“没错。门派内还有诸多事情没有安排妥当,我现在不方便动身离开。还请雷利兄弟帮忙!”

    雷利无奈的苦笑,然后转头看着妯百阅,仿佛在征询妯百阅的意见。

    可是妯百阅仍旧低头看书,对于他们的谈话直接视若无睹。

    杨风道:“百阅上师不说话,就是同意了。雷利兄弟,你可不要推辞啊。”

    雷利一咬牙,截手道:“好,这一次我帮你,但是你可就欠我一个人情了,人情,可是要还的。”

    杨风微微一笑:“好,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你随时来拿。”

    “爽快!”雷利大笑道:“好,我现在就去了。如果速度够快的话,我或许还能够赶回来吃完饭!”

    说完,雷利就直接闪身离开了。

    诺大的院子里,只剩下杨风和妯百阅两个人。

    妯百阅还是在低头认真看书,时不时的端起旁边石桌上的一杯清茶,轻轻的抿一口。

    茶杯的水只剩下一半。

    杨风从内室端来一个热水壶,主动给妯百阅加满开水。

    “哗啦哗啦~”

    流水声,成了院子里唯一的声音。

    倒完水,杨风仍旧没有出声,而是安静的坐在旁边,一手撑着下巴,凝望着妯百阅看书的样子。

    杨风发现妯百阅看书的速度很快,用一目十行来说都不足以形容妯百阅的速度。一本厚厚的书,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被妯百阅看完了。

    翻完最后一页,妯百阅合上书本,把书本小心翼翼的放在石桌上,然后抬起头看着杨风:“谢谢你给我加水。”

    杨风道:“我只是为百阅上师加个水而已,百阅上师却两次为我解决了生死危机。该说谢谢的人是我!”

    妯百阅微微一笑:“杨风你言重了,我只不过是给你提供一些消息和策略而已,真正面对危机的人,还是你自己。真正化解危机的人,也是你自己。”

    杨风感觉到妯百阅话里有话,也不好反驳,继而道:“百阅上师在这里住的可还习惯?需要我为你置办点什么吗?”

    妯百阅微微道:“杨风有心了,我在这里住的很习惯。仁湖普渡门的氛围很好,人情暖洋洋的,这里没有勾心斗角,没有争名夺利,有的只是万众一心,兄弟姐妹。这是我在这里居住几天下来最大的感受。”

    杨风发现,妯百阅的视角很特别。

    杨风道:“如果百阅上师喜欢,不妨就把这里当成你的家,一直住着。”

    聪明如妯百阅这样的大咖,又怎么会听不出来杨风这话语里的深意呢。

    妯百阅道:“再说吧,我这个人习惯了四海漂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走了。”

    杨风并不失望,杨风早就预感到,要想留住妯百阅这样的世外天才,几乎是不可能的。

    杨风道:“相识就是朋友,我想把这个院子冠上百阅上师的名字,将来,不管上师在什么地方,这个院子,这片仁湖,都永远为上师打开。上师在外面若是流浪得累了,想要休息了,我恳请上师能够想起这片仁湖,这个院子,并且回到这里休息。”

    妯百阅沉默了,眼神闪烁,似有所思,片刻后抬起头来,凝望着杨风:“多谢了,我会记得的!”

    杨风松了口气:“看来百阅上师打算离开了这里了。”

    妯百阅微笑道:“杨风你是个绝顶聪明的人。没错,我过几天就打算离开这里,继续云游。下一次见面,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了。”

    虽然杨风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当亲口听到妯百阅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杨风心里还是感到满满的失望。

    杨风凝望着妯百阅:“说实话,撇开一切的利益不谈,就单从情感上来说,我还真舍不得上师就这么离开了。”

    妯百阅微笑道:“你身边美女环绕,还会舍不得我?”

    杨风苦笑道:“上师你又在打趣我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上师心知肚明。”

    妯百阅含笑不语,随后道:“我们这一别,又不是永别。将来有一天,我会准时出现在你面前!”

    杨风沉默了片刻,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杨风很清楚,自己身边的确有很多美女。慕紫嫣,白姐,江若离,邵青,一个个都是倾城倾国的大美女。换成是别人的话,只怕早就迫不及待的一个个扑上去吃掉这些美女了。

    但是杨风内心却是寂寞的。她们或许懂自己的某一个方面或者两三个方面。但是没有一个女人懂得自己的全部。

    眼前这个妯百阅,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她懂得自己的全部。

    心意相通!

    在妯百阅面前,自己有时候像个小弟弟,她就像个姐姐。但是有时候自己又像个大丈夫,她像个小女子……

    妯百阅忽然笑了:“怎么?你难道还真的舍不得我啊?”

    杨风缓过神来,微微点头:“是啊。真的舍不得!”

    妯百阅道:“你的路还很长,要经历的痛苦还很多。或许将来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杨风一阵苦笑:“好了,不说这些伤感的话。我想知道两个问题,如果百阅上师觉得不麻烦就请解答我,如果觉得麻烦也可以不说。”

    妯百阅道:“你说。”

    杨风道:“我想知道,上师有没有把我当成朋友。”

    杨风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也觉得自己很没面子,自己好歹也是一方大佬,居然对一个女人问出这样的问题,其实很没面子……但是杨风实在没办法啊,妯百阅这个女人实在是深不可测,任何男人想要看明白这个女人,都太难太难了。

    妯百阅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凝望着杨风:“你觉得呢?”

    杨风摇头:“我不知道。”

    妯百阅道:“你把我当成朋友吗?”

    杨风道:“情感上是的。”

    妯百阅微笑道:“也就是说理智上还不确定对吗?”

    杨风沉默,暗想这个妯百阅真是太可怕了,太深奥了,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

    妯百阅道:“因为你在理智上还看不透我,琢磨不透我的人格和脾性。所以你不确定在理智上是否能够和我交朋友。你担心我和你并非志同道合的朋友。”

    杨风点点头,也不隐瞒:“是。”

    妯百阅的眼神忽然变得温柔,一字一句的道:“如果你愿意把我当成朋友,那么我也愿意当你是朋友。你知道的,像我这样的人,几乎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杨风很高兴。

    虽然妯百阅说的很含蓄,但是杨风能够听出来,她的回答是肯定的。

    杨风忍不住笑了。

    妯百阅也笑了:“不过做我的朋友可没什么好处,我在外面的仇敌太多,想要抢我的人也很多。我就像是你手里握着的七星剑,谁都想得到七星剑,自然而然的,谁也都想得到我。做我的朋友,不是闹着玩的。”

    杨风微笑道:“无妨,我连七星剑都敢抢,更别说做你的朋友了。”

    妯百阅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好啊。”

    两个人相视而笑,杨风道:“我还有一个问题呢。”

    妯百阅道:“你说。”

    杨风道:“为何,你总是带着面纱?是不想被人认出来吗?”

    妯百阅笑了:“为何你拥有七星剑,却始终不愿让人知道?”

    杨风笑了,笑得很开心:“是,你说的是。我居然在这个问题上犯傻。”

    妯百阅抿嘴笑道:“至今还没有人见过我的真容。很多人都以为我这么做,背后肯定有什么伤心的故事,而且还是情感类的。其实没有。我不过是不想让人看见我的真容而已。”

    杨风问:“雷利都没看过?”

    妯百阅摇头:“没有。”

    杨风略感吃惊,随后微笑道:“难道你就打算一辈子带着面纱吗?”

    妯百阅道:“等机会吧,等到有人可以保护我,并且愿意视我为珍宝的时候,或许我会摘下面纱也不一定。”

    杨风点点头:“也是,在找到最终的归宿之前,保护自己是必须的。”

    妯百阅忽然凝望着杨风:“你的问题还没问呢?”

    杨风一阵尴尬:“我没问题了。”

    妯百阅抿嘴笑道:“你是不是想问我,能不能看一眼我摘下面纱的真容?”

    杨风满脸尴尬,脸色都微微泛红。

    妯百阅这人也太可怕了,这个都被看出来了。

    的确,杨风刚才的确想问这个问题,但是听到妯百阅说了面纱的原由后,杨风忽然觉得这个问题好蠢啊,问的好没有营养。

    面对妯百阅看过来的眼神,杨风硬着头皮道:“没错,刚才我的确是想看一眼的。”

    妯百阅道:“那为什么现在不想看了?”

    杨风沉默。

    妯百阅道:“你是害怕了吗?”

    杨风摇头,道:“不,不是害怕。而是不想让你感到为难。连雷利都没看看过的面容,我若是开口,岂不是让你变得尴尬。”

    妯百阅的眼神如水,温柔清澈:“那你还想看吗?”

    杨风道:“想。“

    妯百阅忽然伸出手,在杨风的鼻子上轻轻的一刮:“等下一次见面,如果大家还能够站立不倒。我就给你看了。”

    杨风这一刻,忽然怦然心动。

    当她的纤纤细手刮过自己的鼻梁的瞬间,杨风浑身上下都有一种触电般的激动。

    “下一次见面,站立不倒?”杨风感到疑惑。

    还想再询问,这时候妯百阅已经站起身走向房间大门,然后关上了大门,只听里面传来一个平静如水的声音:“杨风,我累了,要休息,请回吧!”

    杨风无奈,只觉这个女人十分特别。

    “好,百阅上师你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了!”杨风躬身,然后转身离开。

    嘴里面还念叨着妯百阅最后说的那句话:“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

    夜晚。

    杨风接到冯东传来的消息——会昌廖家,不存在了。

    杨风深深呼吸。

    对于这个结果杨风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毕竟雷利都出面了,区区廖家根本不是对手。

    凌晨,天色刚刚蒙蒙发亮,杨风接到冯东传来的第二个消息——妯百阅和雷利走了,不辞而别。只留了一封信。

    听到这个消息,杨风直接从床榻上跳了起来,简单的穿上衣服,也顾不上洗漱,直接冲出房间大门,快速的朝妯百阅的住处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王牌神医(百度最新章节)  王牌神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