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508章 打得就是你

    曾海和欧阳晋都吓了一跳。

    纳流苏可是赤金庄的副总啊,负责赤金庄的日常事务。地位崇高……

    杨风居然要人家作陪,这不是……找死嘛?

    不过曾海和欧阳晋也不否认,纳流苏的确是难得一见的绝世美女,那种风情万种的味道,那种容纳百川的知性和刚烈,超过了不知道多少美女。

    是个男人,就没有不想泡纳流苏的。

    但是也要认清形势啊。

    纳流苏是想泡就能泡的吗?

    曾海本来想提醒一下杨风的,但是想了想又放弃了这个想法。人家杨风不但是自己的大哥,既然大哥都要这个纳流苏坐陪,他曾海又有什么好说的呢。

    面对纳流苏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杨风都能够闻到她身上传来淡淡的清香味儿。

    杨风很绅士的笑道:“我把纳经理当成是朋友,所以想和朋友多聊几句,多喝几杯而已。如果纳经理业务繁忙,那我也只好另外随便叫个美女好了。”

    杨风这话说的振振有词,满含魅力。

    曾海和欧阳晋暗暗佩服,虽然杨风表面上看上去不动声色的,但是对付女人还是很有一套的。

    纳流苏微微含笑,眉目朦胧:“不过我可要把话说清楚了,我事情比较多,可能没有太多时间陪着你。但是只要一有时间,我就会来这里。”

    杨风点点头:“好。”

    纳流苏给杯中倒满红酒,然后起身离开:“先失陪一会儿。”

    纳流苏很快离开了十二号卡座,带着一个美女手下去其他的卡座敬酒打招呼。

    纳流苏的地位很高,每到一个卡座,大家都很热情,甚至很多贵客都有点受宠若惊的起身敬礼。

    杨风靠在沙发上,轻轻的晃动着杯中的红酒,眼神跟随着纳流苏的脚步,看着她那美丽的身影。同时也跟随着纳流苏的路线,一个个的观察其他卡座上的客人。

    很快,曾海的老相好小慧和另外一个美女就过来了。

    小慧穿着一身金色的紧身长礼服,衬托出凹凸有致的身材,精致的脸蛋上透露出一股妩媚的味道。

    刚来到沙发上就一把坐在了曾海的腿上,和曾海来了一个很大的拥抱,声音更是带着让人骨头都酥麻的味道:“海哥,你可是好久没来看我了呢。人家都想死你了。”

    曾海拥抱着小慧的身体,双手不停的卡油,大笑道:“急什么,我今天这不是来看你了嘛。”

    欧阳晋的美女也很热情的坐在曾海身边,又是敬酒又是拥抱。

    欧阳晋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了,但是不得不说这个叫做优优的美女的确身材完美,气质出众。难怪能够选入赤金庄这种地方。

    不过由于杨风在边上,欧阳晋还是有点放不开手脚。

    曾海道:“小慧,优优,坐在右边的是我大哥杨风。”

    小慧和优优很懂事,马上给自己满上一杯,主动敬杨风。

    “大哥好,小慧敬你。”

    “大哥好,优优敬你。”

    杨风也不好推辞,轻轻的抿了一口。

    小慧含笑道:“大哥,你怎么没有选美女陪你喝酒呢?”

    曾海道:“小慧,你有所不知。我大哥相中的美女可不一般。她可是你们的副总纳流苏呢。”

    小慧和优优马上大吃一惊。

    小慧凝问道:“那,纳总同意了吗?”

    曾海大气道:“当然同意了啊。也不看看我大哥是谁啊。”

    小慧目光里充满了震惊,她是这里的老人了,自然知道纳流苏是什么身份。纳流苏很少会陪一个客人,哪怕是黑卡的会员,纳流苏也很少放下身段作陪。这个杨风年纪轻轻居然能够让纳流苏亲自作陪,看来来头特别大。

    小慧和优优都知道今天这一桌客人能量很大,接下来要更加小心翼翼的伺候才行了。

    她们都很清楚,能够进入赤金庄的客人,都是颇有能量的。而能够进入白金卡会员私密竞价会的客人,那更是手眼通天,绝对不能够得罪的。

    像他们这种,如果得罪了某个客人,下场是非常凄凉的!

    虽然她们有赤金庄罩着,一般情况下客人不会对她们作出太无礼的行为。但是如果她们因为说错了话做错了事得罪了客人,很多客人动辄拳打脚踢,甚至要取人性命!

    如果她们有错在先,赤金庄一般都不管。

    因此来这里兼职上班的美女,都如履薄冰!伴随着很大的风险。

    当然,她们的回馈报酬也是很惊人的。

    配一个客人喝喝酒,一个晚上下来的报酬都是以万来计算。厉害的还有十万计算。

    风险和收益都是成正比的,因此仍旧很多美女愿意选择来这里淘金。

    曾海看着小慧和优优震惊的眼神,很是得意:“刚刚你们都听说了吧,赌场里有一个六十亿的赌局。”

    小慧道:“听说了!据说是两个男人对赌,每个人下注了三十亿的筹码。”

    优优道:“真是顶级富豪啊,出手就是三十亿。”

    曾海道:“你们知道最后赢下赌局的人是谁吗?”

    小慧优优同时问:“谁啊?”

    曾海指着杨风,傲气道:“就是我大哥杨风!”

    “嘶~”

    小慧和优优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赢下六十亿赌局的顶级富翁,原来就是眼前这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青年。

    两人对杨风更加的敬畏了。

    优优道:“接下来有将近一个小时的表演节目,然后才开始竞价会。我们不如来玩个游戏吧。”

    欧阳晋也闲着无聊:“好啊。”

    优优含笑道:“杨风大哥,你也来玩呗。”

    杨风点点头:“好。”

    大家一边玩游戏一边喝酒,输得最多的人自然就是小慧和优优了。

    伴随着大厅响起的优雅的音乐,大家又喝了不少酒,气氛自然也就融洽了许多。

    曾海显得很兴奋:“杨哥,我给你重点介绍一下我的小慧。”

    曾海有些酒精上头,继续道:“我来赤金庄的次数也算很多了,我以前每次来都会点不同的美女。但是我发现她们都是逢场作戏,都是蹦着我的钱来的,嘴里面一句真话也听不到,满嘴胡话。我讨厌这种虚伪的感觉。但是小慧不同!”

    杨风一边玩游戏,一边静静的听着曾海说话。

    这种场所,有点类似娱乐场子,不过是升级版罢了。

    以前杨风跟着老不死的走南闯北的时候,这种场所去的太多了。杨风见过的女人也是五花八门,各式各样,也算是过来人了。

    曾海道:“小慧是个很仗义的人,爱憎分明,不愿意套路任何一个客人。我多次提出想要包养她,都被她拒绝了。我还像她的经理打听过,小慧的业绩很差。就因为不会取悦人,经常得罪客人,动辄被人拳打脚踢。但是这并未改变小慧的坚持。”

    杨风只是安静的听着。

    曾海道:“有一次,有个客人出价十万,要小慧陪他出去睡觉。结果被小慧拒绝,然后小慧就遭到了暴打。那个时候,我就在不远处看着。小慧也看到我了,却始终没有向我求助。最后五脏六腑都被那个畜生给打伤了,是我送小慧去医院的。”

    杨风点点头:“恩,在这种场子里,像小慧这样的女人已经很少见了。”

    欧阳晋道:“是啊,在这种地方混的美女,有几个能够坚守节操呢?”

    曾海道:“所以每次来我都自愿多给小慧一些小费,但是小慧都只要自己那一份本来应得的小费,多余的钱,她一份都不要。”

    杨风转头看着小慧,凝问道:“小慧,这里赢得的出场费是多少?”

    小慧道:“我们这里的出场费分为三个档次,八千,一万五,两万,还有更高的我就不知道了。我的台费是一万五。”

    杨风点点头:“基础台费就一万多,很多会趣悦顾客的美女,弄个三四万问题不大。如果还会陪顾客出去的话,一个晚上十几万的收入也是没有问题的。”

    小慧道:“恩,情况差不多这个样子。”

    杨风微微道:“但是你只要你自己的台费,为什么?”

    小慧道:“因为我不想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也不愿意取悦任何不愿取悦的人,更不想不想索取超越我付出的任何一分钱。”

    顿了顿,小慧抬头看着杨风:“我知道,你们或许会觉得我所做的这一切毫无意义。既然来了这个地方,就要放得开,不要装。对吧?”

    杨风没有说话,显然是大体同意了这个说法。

    小慧继续道:“很多事情本来就没有意义,就是因为有人一直去坚持,让坚持本身变得有意义。”

    杨风忽然似有所思:“你是说,事情本身没有意义,有意义的是对事情的坚持。”

    小慧道:“对。事情本就没有意义,有意义的是坚持。”

    杨风点点头:“说的好,来,小慧我敬你一杯。”

    小慧端起酒杯一口喝完,有点受宠若惊。

    这一次杨风并非轻轻的抿一小口,而是直接喝了一满杯。

    小慧举起杯子,杯口朝下,表示自己喝完了。杨风微微含笑,做了同样的动作。

    小慧笑道:“杨哥海量。”

    杨风道:“彼此彼此。”

    说完,杨风重新靠在沙发上:“你们继续玩游戏吧。”

    正时候,绝世风姿的纳流苏缓缓走来,然后在杨风身边坐下来:“杨公子,今天客人多,我去打了一个圈招呼。没让你久等吧?”

    因为喝了不少酒,纳流苏的面色有些发红,眼神也有些迷离,坐都不太坐得稳了。

    身体半靠在杨风身上,杨风感觉到一股异样的酥酥麻麻的感觉。

    杨风咳嗽一声,缓过神来:“怎么会呢,纳经理能来陪我,我已经很高兴了,不管等多久我都愿意。”

    纳流苏抬起头,眼神迷离的看着杨风:“你的嘴还真甜,以前肯定骗过不少美女吧?”

    杨风看到,纳流苏的眼神迷离,娇艳红唇,几乎都能够滴出水来了。此时此刻,杨风有种狠狠的亲上去的冲动。

    杨风玩味笑道:“很少,我说的都是实话。因为说假话太累了。”

    纳流苏道:“那你能叫我一声流速吗?”

    见杨风没有马上回答,纳流苏端起酒杯就到满一杯酒,然后一口灌了下去:“我喝一杯酒,你喊我一声流苏好吗?”

    见杨风没说话,纳流苏马上准备倒第二杯。杨风赶紧压住酒杯,然后道:“流苏。”

    “嘻嘻~”纳流苏像个小女人一样笑了,然后虚软的靠在杨风身上。

    杨风看得出来,纳流苏应该是有段很不顺利的感情,刚刚的举动,恰恰显露出纳流苏还沉浸在那段感情之中不能自拔。或许,刚才那一刻,纳流苏把自己当成了她之前的恋人了吧。

    诶,真是个苦命的人啊。

    杨风靠在沙发上,任凭纳流苏靠在自己怀里,杨风伸手抚摸着她的背部。

    小慧和优优几个人看到杨风纳流苏聊得这么火热,都没有来打扰。

    这时候,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起:“呦,这不是小慧吗?你刚刚不是在楼下的澡堂里陪我吗,陪到一半居然推脱身体不适离开了,我还以为你真的身体不适呢,没想到居然跑到这里来陪别的男人!你还要不要脸啊?你知道你在耍我贾烈虎吗?!”

    冷冽的声音带着一股淳厚的真气,横扫周围。

    杨风抬头看去,但见说话的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虎背熊腰,十分雄壮,身上散发出一股让人不敢逼视的强大真气!

    在贾烈虎身后,还站着三个修为强大的手下,个个都怒目圆瞪,死死的盯着小慧。

    小慧顿时大惊失色,连忙起身弯腰行礼:“对不起,烈虎哥。我刚刚不应该中途离开你!对不起!”

    贾烈虎冷冷道:“我贾烈虎出来玩,最讨厌欺骗我玩弄我的人。你不过就是一个混场子的biao子,居然就敢耍我贾烈虎!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啪!”

    贾烈虎二话不说,一巴掌掴在小慧脸上。

    这一巴掌带着真气,把小慧打得直接砸在茶几上。

    茶几上的酒杯等器物全部碎裂!

    “玛德,居然敢耍我贾烈虎,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来啊,打断她的腿!”贾烈虎行事如风,话落瞬间,一个手下顿时上前,举起拳头就要砸向小慧的膝盖。

    虽然是肉拳,但是没有人怀疑这一拳下去,足够把小慧的腿都给砸成两半!

    眼看小慧就要遭殃了,这时候曾海猛的站起身:“住手!”

    曾海站起身的时候,出手挡住了那砸出的拳头。

    贾烈虎冷冷的盯着曾海:“小慧耍弄我,就是为了来陪你这个小白脸啊!怎么地,你是要为小慧出头吗?”

    曾海冷冷道:“当然。小慧既然过来陪我了,那么你就不可以动他,否则就是不给我面子。”

    贾烈虎哈哈大笑:“面子?你一个小白脸居然还敢在我面前说面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曾海道:“不知道。”

    贾烈虎冷冷道:“竖起你的耳朵,给我一个字一个字的听清楚了。我是北拳会的执事长老!”

    北拳会!

    和南拳门齐名的门派。严格来说应该比南拳门要强大不少。

    南拳门毕竟坐落在水南市。但是北拳会却是坐落在江宁。

    吴子凡便是出自北拳会,是北拳会的几大副会长之一。

    曾海沉默了,他经常来往江宁,从小又是在江宁长大的,自然知道北拳会的强大。

    贾烈虎了冷冷道:“你还要为这个biao子出头吗?”

    曾海沉默了。他不敢得罪北拳会。

    权衡再三,曾海道:“既然你是北拳会的人,那么这件事情我给你道歉。小慧不懂事,做出了让你感到不开心的行为,我愿意出一笔钱,还请贾长老不要放在心上。”

    贾烈虎冷冷道:“出一笔钱?你是谁啊?”

    曾海道:“会昌市曾海。”

    贾烈虎冷冷道:“我听都听过什么会昌市。你不是想出钱消灾吗?可以,给我十个亿,我就不计较了。否则,你就他玛德给老子闭嘴,不要瞎比比。”

    十个亿!

    曾海倒吸一口凉气!

    惊呆了,说不出话来。

    就算曾海能够拿出十个亿,这也太多了啊!

    贾烈虎戏虐道:“十个亿都拿不出来,也敢在我贾烈虎面前说和?你特么是哪颗葱啊?如果不是看在你人模狗样的坐在十二号卡座上,我给赤金庄一个面子,否则我早就直接废了你这个小白脸!”

    曾海气急,咬牙切齿。

    欧阳瑾这时候在曾海边上轻声道:“曾海,算了吧,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不值得你花十个亿。”

    曾海看着茶几上痛苦不已的小慧,很难受。

    贾烈虎戏虐的看着曾海:“没本事就给我闭嘴吧。再敢阻拦我,我直接废了你。来啊,打断小慧这个biao子的腿。”

    手下又准备动手。

    这时候一个冷淡的声音响起:“大家都是出来混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声音不大,但是给人很有分量的感觉。

    贾烈虎的目光落在说话的杨风身上:“你特么的又是哪颗葱啊?居然敢在我贾烈虎面前说教?”

    杨风端起一杯红酒,轻轻地摇晃着,看都没看贾烈虎一眼:“曾海是我的兄弟,你刚刚的话伤害到我兄弟了。跪下磕八个头我原谅你。小慧是我兄弟曾海的朋友,你打了我兄弟的朋友,跪下磕十个头,然后自断右手,我原谅你。”

    杨风的声音不大,但是传遍了周围好大一片空间。周围临近的几个卡座上的贵客都清清楚楚的听见了。

    大家纷纷转头看着杨风所在的卡座,目光落在杨风身上。

    贾烈虎作势挖了挖耳朵:“哈哈哈,我没听错吧?你这个年轻人是在和我说话吗?”

    “哈哈哈,兄弟们,你们听见了吗?”贾烈虎好像听见了一个很大的笑话似的:“这简直就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大的笑话啊。居然有人敢让我磕头断臂?”

    三个手下纷纷跟着大笑起来。

    “这就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叉。”

    “他不知道已经在找死了呢。”

    “敢这么得罪烈虎哥的,都是要死的。只是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死呢。哈哈哈……”

    贾烈虎也是嘲弄的看着杨风。

    杨风面不改色,缓缓抬起头,一字一句的道:“你耳朵聋了吗?”

    贾烈虎冷冷道:“年轻人,你想我给你磕头?做梦吧你!我就欺负你的兄弟怎么了?我就打你兄弟的女人怎么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啊?哈哈哈……”

    杨风凝望着贾烈虎,轻轻的喝了一口酒:“吴子凡是你们北拳会的副会长,结果在中海市被一个叫做杨风的人给活生生打死了。这件事情,你知道吧?”

    贾烈虎浑身一震,吴子凡是大拳师,副会长。地位比他这个执事长老要高很多。

    吴子凡被杨风打死的事情,在北拳会早就传遍了。成为了北拳会的耻辱!

    而杨风,则成了整个北拳会又恨又惧的存在!

    杨风继续道:“我就是中海市的杨风!“

    声音不大,振振有词。

    贾烈虎愣了一下,如果对方真的是杨风的话,贾烈虎还是比较畏惧的。

    但是想了想,贾烈虎又复冷笑道:“开什么玩笑,你这个小白脸要是杨风,我特么还是张朝北呢。”

    “杨公子!”

    这时候一直靠在杨风怀里的纳流苏忽然坐了起来,然后端起酒杯玩味的看着贾烈虎。

    “纳经理!”贾烈虎大吃一惊。

    他是这里的常客,很清楚纳流苏是赤金庄日常事务的负责人,地位很高,一般人都不敢得罪这个纳流苏。平时贾烈虎来这里,见纳流苏一眼都不容易。就算见到了,纳流苏也只是简单的和他打个招呼。

    但是现在纳流苏居然躺在杨风的怀抱里!

    这太震惊了!

    纳流苏都称呼这个青年为杨公子,看来这个青年真的就是中海市杨风了。

    连纳流苏都和杨风这么亲近,居然靠在杨风的怀抱里!

    这在贾烈虎看来都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纳流苏啊!

    居然靠在杨风的怀里。

    这还了得。

    纳流苏微微含笑:“贾烈虎,我身边的这位,的确是中海市杨风。是我纳流苏的朋友。”

    贾烈虎脸上冷汗涔涔,连忙道:“原来是杨公子啊,刚才真是失敬了。既然杨公子是纳经理的朋友,纳经理的面子我还是要给的。今天的事情我看在纳经理的面子上,就不和小慧计较了。”

    说完,贾烈虎冲小慧道:“小慧,这一次我就放过你。下一次你再落到我手上,别怪我贾烈虎不讲人情了。”

    说完,贾烈虎招呼三个手下,喝道:“我们走!”

    曾海和欧阳晋都松了口气。

    眼看贾烈虎带着人就要离开。

    “我让你走了吗?”杨风冷冷的开口。

    贾烈虎浑身一震,转头盯着杨风:“杨公子,我都主动放下身段不计较小慧的过错了。你难道还不满意吗?”

    杨风站了起来,冷冷道:“你伤害了我兄弟,打了我兄的朋友。简单一句不计较就可以了事?你以为你是谁呢?”

    贾烈虎目光也凶了起来:“那你想怎么样?”

    杨风道:“刚刚我已经说过了,十八个响头,自断右臂。我就原谅你!”

    贾烈虎很不悦。

    自己好歹也是北拳会的执事长老,修为实力未必在吴子凡之下,只不过吴子凡德高望重年纪大,才占据副会长的位置。论实力,贾烈虎有把握胜过吴子凡。

    现在被杨风一个年轻人骑在头上,贾烈虎很不爽:“杨风,你不要得寸进尺。我刚才选择后退一步不过是看在纳经理的面子上,你不要太自以为是了。”

    杨风表情冷淡:“看来你是不打算按照我说的去做了!”

    贾烈虎怒吼道:“让我当着这么多江湖豪杰的面给你磕头?你觉得可能吗?如果你非要这么强硬一步步退的话,那么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说完,贾烈虎大手一挥,三个手下同时朝杨风出手。

    三股强大的真气呼啸而来,直奔杨风!

    贾烈虎似乎知道这三个手下不是杨风的对手,紧接着也出手了。

    “我北拳会可不是随便就是能欺负的。杨风,你今天会因为你的狂妄而付出代价的!”贾烈虎嘶吼一声。

    一道可怕的拳印呼啸着冲向杨风,席卷四野。

    杨风站着一动不动,也不见有什么特别的动作,忽然一道青色剑气激射而起,快如闪电,一抹就结束了!

    剑气一闪,天地宁静!

    仿佛这个瞬间,一切都结束了。

    周围的人都没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见那三个前冲的手下忽然就停滞了,最猛烈的贾烈虎也停止了动作。

    只剩下杨风双手负背的站着不动。

    片刻后,三个手下忽然倒飞出去,砸在地上,一动不动,直接昏死过去了。

    贾烈虎的右手臂上忽然出现了一个切口,然后切口越来越大,最后整只右手都掉在地上。

    膝盖处更是出现了两个窟窿。

    贾烈虎不由自主的膝盖一软,跪在地上,再也没办法站起来。

    冷汗,从额头不断的往下掉,贾烈虎的神经都被深深的震慑了:“好,好强!这是剑意啊!杨风这个家伙年纪轻轻就淬炼出剑意了,真是太可怕了。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虽然丢失了右手,但是贾烈虎没办法愤怒起来,此刻被恐惧满满的占据着。

    面对杨风那居高临下的眼神,贾烈虎惊恐的低下头,然后磕头。

    磕完十八个头,贾烈虎这才跄踉着起身,拿起自己的断臂,扶着座位,一点点的离开。

    那三个手下也缓缓醒来,纷纷上前搀扶着贾烈虎,一点点的离开。

    离开的身影都是那么的萧索落寞。

    周围的人都惊呆了。

    “好强的青年啊,居然一剑就击溃了贾烈虎这种异能六级的高手!”

    “的确可怕,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刚刚这青年的剑气里面蕴含着剑意!这么年轻就淬炼出剑意,了不起啊。”

    “很强,一言不合就动手!”

    “很霸气……”

    “……”

    服务生很快清理残局,卡座周围很快恢复了整洁。

    曾海欧阳晋,优优和小慧坐下后都有点惊魂未定。

    特别是小慧,原本以为自己今天死定了,没想到杨风的手段居然如此强硬,让小慧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纳流苏倒是一直凝望着杨风,仿佛第一次认识杨风似的。

    杨风座落下来,察觉到纳流苏的目光,微微笑道:“流苏,你这样盯着我看,我会不好意思的。”

    纳流苏抿嘴笑道:“看不出来啊,你平时不动声色一副很低调的样子,关键的事情居然如此凶悍。”

    杨风端起酒杯,抿了口小酒:“如果我连自己的兄弟都保护不了,我还怎么做大哥?兄弟们又如何会真心实意的认可我这个大哥?”

    纳流苏笑了,笑的很妩媚,端起酒杯道:“说的真好,来,我敬你一杯。”

    杨风喝了口酒:“刚刚的只是插曲,不必放在心上。”

    纳流苏喝完半杯酒,脸色更红了,忽然主动挽住杨风的胳膊,靠在杨风的肩膀上。

    曾海则是小心翼翼的给小慧整理着装,小慧虽然被打了一个巴掌,但是逐渐消退下来,倒也没有什么异样。

    “小慧,你没事吗?”曾海很关心。

    小慧依偎在曾海的怀里:“海哥,我没事。刚刚谢谢你了,也谢谢你的大哥杨风。如果没有你们,今天那我怕是要遭殃了。”

    曾海也感到一阵后怕,刚刚他都没想到杨风会这么强悍的为自己和小慧出头。

    此时此刻,曾海觉得自己能够作为杨风的手下,是那么的荣幸!

    试问,世间能有几个大哥会这样在乎自己的手下呢?

    音乐声响起,舞台上开始表演节目。

    极尽奢华的舞台,各种高端节目的演出,博得了场上很多白金卡会员的一致掌声。

    在精彩纷呈的节目面前,一个小时的时间过的很快。

    节目暂停,一个穿着制服短裙的干练美女走上台,在舞台中央对大家深深鞠躬,然后开口道:“大家好,我是本次竞价会的拍卖师。本次竞价会一共竞价三件宝贝!现在,让我们亮出第一件要竞价的宝贝!”

    很快,两个服务生搬上来一个桌子,桌子上盖着红布,不知道里面的是什么东西。

    美女拍卖师来到桌子旁边,右手拉着红布一端,一边用富有激情的声音道:“这是一副千年前的古画卷——骨龙图。经过专业鉴定,这份画卷乃是产自一千四百多年前,由不知名的画家雕画而成。不过这份画并非有水墨画成,而是由真气画成。一千四百年前的真气画卷,真气留存了一千四百年而未散尽。起拍价,5个亿!”

    美女拍卖师的声音极具感染力:“每次最少加价一千万,价高者得。现在开始竞价!让我们看看这份珍贵的古画最后会落在哪位英雄豪杰手里呢……”

    美女拍卖师话音刚落,就有人喊价:“五亿一千万。”

    “五亿两千万!”

    “五亿三千万!”

    “……”

    “六亿!”

    “……”

    竞价不断进行。

    杨风则是坐在位置上慢悠悠的品尝着红酒。对于这个拍卖的古画,杨风一点兴趣都没有,他来这里是为了见赤金庄的庄主萧步天。

    纳流苏则是依偎在杨风的肩膀上,时不时的和杨风碰杯喝酒。

    “杨风。”纳流苏叫了一声。

    杨风道:“恩?”

    纳流苏声色迷离:“我知道你对这古画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是第二件拍卖的东西,你肯定有兴趣。”

    杨风好奇道:“是什么?”

    纳流苏道:“龟甲衣。”

    杨风顿时来了兴趣:“龟甲衣?”

    纳流苏道:“是用异能六级的龟兽的龟甲制作而成的衣服,防御力很强。可以防御住绝大部分异能六级高手的全力攻击。多少修者梦寐以求的宝贝。”

    杨风果然兴趣浓厚:“异能六级的龟兽龟甲做成的,那衣服岂不是很硬?”

    纳流苏道:“不,有一位炼器师提取了龟甲里面的核心精华,制作成和棉布丝绸一样柔软的面料,床在身上非常合身,和没穿一样。”

    杨风都吃了一惊:“还有这么厉害的炼器师?”

    杨风对这个东西的确心动了。

    如果自己有这样的龟甲衣,以后在战斗中可以处于极大的优势。即便是面对云江南这样的高手,也可以硬抗了。

    纳流苏道:“这件衣服出自我们赤金庄的二老板萧如烟的师父之手。”

    杨风吃惊道:“扎纸匠萧如烟的师父?”

    纳流苏道:“是啊,萧如烟的师父是个大匠工,炼器师!人称白匠工!”

    杨风问:“这么说来,萧如烟也是个炼器师了?”

    纳流苏道:“恩,是的。不过萧如烟最擅长的是扎纸。在炼器师一途上的造诣还不如她的师父白匠工。”

    杨风喃喃道:“原来萧如烟是个炼器师,真是看不出来。这年头,炼器师比炼药师还要珍贵稀少。”

    毕竟炼制丹药虽然很难,但是相比制作法宝来说,还是较为简单的。

    纳流苏道:“你知道龟甲衣的起拍价是多少嘛?”

    杨风摇头。

    纳流苏依偎着杨风肩膀,微微道:“三十亿!但是在场的很多都是江湖人士,谁都想要得到龟甲衣,因此最后竞价的价格会超过百亿以上,甚至好几百亿。”

    说到这里,纳流苏忽然抬起头看着杨风。

    此时此刻,两个人四目相对,距离是如此之近。

    杨风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纳流苏呼出的气,那娇艳红唇,让人欲罢不能。

    纳流苏道:“你想买吗?”

    杨风点点头:“想,但是这么多钱,我可拿不出来。”

    纳流苏道:“你能拿出多少?”

    杨风估算了一下,自己身上有六十亿的筹码,欧阳晋身上估计带了几个亿出来,多余的钱,则没有了。

    杨风苦笑道:“最多六十几亿吧。”

    纳流苏道:“我可以帮你拿下来!”

    杨风很吃惊,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

    纳流苏帮自己那么大的忙,肯定不会白忙活……

    杨风很担心纳流苏提出更大的难题。

    而这个时候,第一件古画最终八个亿成交。

    美女拍卖师果然亮出了第二件竞价的法宝——龟甲衣。

    拍卖师介绍的功效和纳流苏说的一模一样,最后美女拍卖师饱含激情的道:“起拍价三十亿,每次加价至少一个亿,价高者得。出自白匠工的杰作,最后会落入谁的手中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竞价开始!”

    杨风心跳陡然加快了,杨风很清楚,一旦开始竞价,自己的六十亿根本拿不下来。

    但是这件宝物,杨风太想得到了。外形就如同一件很纤薄的保暖秋衣,穿起来肯定很方便。

    杨风直接问:“你要我做什么?”

    纳流苏道:“去我家住。”

    杨风都惊呆了:“去你家住?”

    纳流苏道:“没错,以后你来江宁,就住在我家。”

    杨风很纳闷,这也太简单了吧。

    纳流苏道:“别想歪了,我不是那种人。你来我家住,也只是分房住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王牌神医(百度最新章节)  王牌神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