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513章 云家力量!

    苗夫人其实也打算用最后的真气反抗,哪怕死,也要拼死反抗!

    但是杨风的动作比她快一步!

    震裂术出手——

    “轰隆~”

    一声大响,苗夫人的身体直接崩裂,化成了无数的碎片。

    血雨纷飞!

    苗夫人死了。

    大量的尸体碎片上还残留着青色真火,没有了真气的抵抗,这些真火几乎在一瞬间就把苗夫人的尸体碎片直接焚烧得干干净净,最后连一滴灰渣都没有剩下。

    完成这一切,杨风松了口气。

    解药,终于拿到了!

    紫嫣,你可以平安无事了!

    杨风抬头凝望着苍穹,心中澎湃不已:“这一次来江宁,带给我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我原本还以为这一次得到解药会很难,没想到苍天不负,我来这里的第一个晚上就得到了蛊毒的解药!”

    杨风没有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反而觉得很庆幸。

    庆幸自己的运气好,这么快就遇到了苗夫人,而且苗夫人恰逢重伤,给了自己机会。更巧合的是,苗夫人恰好是骨先生的朋友,而慕紫嫣所中的蛊毒,也恰好来自苗夫人手上……

    这一切的一切,连成了一个巧合。

    杨风庆幸这些巧合的出现,让自己这么快得到了解药。

    纳流苏拉了拉杨风的胳膊:“杨风,千宫雨跑了,肯定会带人来。我们现在要赶快离开这里,否则被他们遇上那可就后患无穷了!”

    杨风这才缓过神来:“没错,你说的是,我们现在最要紧的就是离开这里。”

    杨风猛的拉着纳流苏离开:“走!”

    ……

    这一夜,对于整个江宁来说,都是不平凡的一夜。

    云中鹤和苗夫人的死讯先后传开。

    江湖震动!

    云府。

    一处比仁湖还要浩瀚霸气的府邸,威武雄壮,霸气无比。

    天色刚刚发亮,整个云府内外人潮涌动。

    “沙沙沙~”

    大量的脚步声此起彼伏,似乎发生了很大的事情似的。

    云府的议事厅。

    巨大的大殿之中,此刻好几队人马纷纷从外面涌入。

    大殿的核心位置,左右两派各坐着四个人,一共八个人。

    这八个人,形态各异,个个气宇轩昂,气势浑厚!

    每个人的眼神都可以杀人了。

    眼光仿佛都实体化了。

    首席位置上,还坐着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中年人。

    待人员到齐之后,大殿内的人,除了那八个位置上坐着的中年人,其他人纷纷弯腰作揖:“大长老!”

    首席白衣男子挥挥手,示意大家不必拘礼。

    “哗啦~”

    场上一百多个人的动作整齐划一,宛若一支铁军。

    白衣中年人端正的坐在首席位置上,目光扫过全场,冷冷道:“云中鹤,死了。想必你们都知道这个消息了。”

    场下一片哀愁。

    白衣中年人道:“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但是我岳恒身为云家的大长老,在我的眼皮底下发生这样的事情,对我岳恒来说,就是天大的耻辱。这,是对我们云家明目张胆的挑衅!”

    岳恒,省南云家的大长老。

    地位和名声,都远远超过云中鹤,乃是和家主云飞扬齐名的存在。

    岳恒冷冷道:“在座的八位,都是我们云家的脊梁,个个都是威震一方的存在。原本不想召你们回来,但是现在有人公开挑衅我们云家,公开践踏我们云家的威严。我们岂能坐视不理。”

    大家都等待着岳恒接下来的话。

    只听岳恒道:“我岳恒建议,请八位长老,同时出手,以雷霆之势,剿灭十字门!让魏海清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彻底在江宁消失。我要让所有人都看到,但凡胆敢践踏我云家尊严的人,我们云家能让他们挫骨扬灰!”

    眼神犀利,字字如铁,令人不寒而栗!

    这时候,八个长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一位大胖子道:“岳恒大长老,你的观点我方大同不敢苟同。”

    岳恒乃是省南云家的大长老,说话一诺千金。

    每说的一句话,几乎都是命令了!

    但是方大同居然胆敢当众质疑岳恒,而且还是质疑暴怒之下的岳恒!

    可见方大同的地位很高。亦可折射出在座的八位长老地位超然。

    岳恒强忍着怒气,冷冷道:“方长老,难道我刚刚说的话,不对吗?”

    胖子方大同道:“大长老说的话,固然是有道理的。此前有个叫杨风的灭了云少和云江南,现在又有魏海清为了争夺乌山药园连云中鹤都敢猎杀。这的确在挑衅我们省南云家,在玷污我们省南云家的威名。但是——我认为,现在还不到对十字门出手的时候。”

    顿了顿,方大同继续道:“张氏府和化武门的实力都在我们之上,大长老是否想过,造成我们省南云家如今局面的原因是什么?就是我们不够强大!”

    “就是我们不够强大!”

    这一句话宛若一把刀,深深的刺入了大长老岳恒的心中。

    方大同继续道:“我们省南云家原本可是能够和张氏府竞争的强大存在。自从二十年前燕云一败后,我们省南云家的表面实力虽然还在,但是内在实力却受到了很大的重创。因此家主云飞扬二十年前提出休养生息,韬光养晦的策略是正确的。这二十年来,我们在逐步的恢复元气,如今已经到了恢复元气的最佳时期。不能大兴刀兵。”

    这时候,另外一名四十岁的美女长老也开口道:“大长老,我方瑜也赞同方大同的意见。眼下我们还不到动手的时候。我们八个人一旦出动前往剿灭十字门,且不说最终我们会付出多大的代价,都会再一次削弱我们省南云家的实力。”

    方大同道:“没错,这和云飞扬家主提出的策略不符。我不赞成现在去剿灭十字门!”

    岳恒冷冷道:“怎么?你们害怕了?你们这是害怕了吗?”

    方大同道:“大长老,我们八位都是从小在云家长大,一路上东征西讨,从枪林弹雨中滚过来的。什么时候还怕过?就是因为我们见过云家受过不可承受之重的伤害,我们现在不能够重蹈覆辙啊!你信不信,如果我们倾力绞杀十字门的话,张氏府和化武门肯定会出手把我们撕个粉碎!二十年前的燕云之败,难道大长老你忘记了吗?”

    方瑜道:“二十年前,就是因为家主太过血气方刚,讲究一时之面子,做出了差点让我们云家万劫不复的决定。如今,我们不能再让云家承受这样的伤害了。”

    想到二十年前的燕云之败,大长老岳恒脸色也是一阵发青,顿时怒气有所收敛:“那我们怎么办?难道就这样忍气吞声?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吗?”

    方大同道:“大长老,云中鹤是你手把手调教出来的亲传弟子,也是你众多弟子当中最为出色的一个。云中鹤的死,你很难受,你很愤怒,因此丧失了部分理智,我们都可以理解!但是我们燕云八子乃是整个省南云家真正的云家力量,不可轻易出动!”

    方瑜道:“没错,二十年前,我们省南云家有燕云十八子。自燕云一败之后,只剩下我们燕云八子了。我们作为云家的力量,乃是重器,不可轻用啊。”

    岳恒深深呼吸,整个人都有点在发抖,强大的真气四处弥漫,令人生畏。

    这时候另外一个在座的中年人道:“大长老,就算这一次我们燕云八子同时出手剿灭十字门。但是十字门又其实等闲?最终我们就算能够剿灭十字门,也要折损过半。如果此战过后我们云家只剩下燕云四子,我们还如何应付张氏府和化武门?又如何应对后面穷追猛打的虎狼会?逞一时之快,带来的是更大的后患啊。”

    方大同道:“不错。只有等到云飞扬门主的大计完成之后,我们云家才可以满血复活,到时候别说剿灭一个十字门了。就算是硬抗张氏府,也不在话下啊。”

    “呼~”

    岳恒深深呼吸,然后失落的靠在座位上,冲众人挥手道:“方大同,方瑜你们留下,其他人都退下吧。”

    “哗啦~”

    人群潮水般的退却。

    大殿之中,只剩下岳恒,方大同和方瑜三个人。

    方大同道:“大长老,我知道你对云中鹤就如同对自己的儿子一样。云中鹤忽然暴毙,我们也很难受。大长老你可要千万保重身体啊。我们云家此刻到了最危急的时刻,你再不可怒气伤身啊。”

    方瑜也是点头:“大长老要保重身体。”

    他们都很清楚,岳恒是个非常聪明的人,能屈能伸,雄才伟略。这一次之所以如此冲动,主要是因为岳恒视为儿子的云中鹤被魏海清公然杀了,怒气攻心之下才如此冲动。

    平时的岳恒,根本不是这个样子。

    岳恒深深道:“你们说的对,阻止的好。刚才我的确怒气攻心了。现在的云家,经不起折腾了。”

    方大同道:“大长老能够想开就好。二十年前,我们云家经历惨痛的燕云之败。而魏海清恰恰就是在那个时候顺手成立了十字门。时间都是那么的巧合。这二十年来,我们云家一直休养生息,但是十字门却如猛虎一般疯狂生长。现在十字门已成气候,开始疯狂的绞杀我们云家的利益。十字门,简直就是我们云家的祸患啊。”

    方瑜道:“我甚至都怀疑,魏海清是否和我们云家二十年经历的燕云之败有关?否则时间点不会如此巧合吧?”

    方大同道:“我也有这个感觉。十字门的一切举动,都像是奔着我们云家来的。”

    岳恒这时候开口道:“好了,你们都不要胡思乱想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平息怒气,想办法减少江湖上对我们省南云家的不好猜忌。”

    顿了顿,岳恒继续道:“这一次云中鹤被魏海清公然击杀,我们云家却没有做出强力的反扑,江湖上猜忌我们云家的人可肯定会很多。他们会说我们云家就此衰落了等等。你们去想个办法,尽量减少这种言论对我们云家的影响。”

    方大同道:“大长老放心,这件事情我会吩咐下去。”

    岳恒道:“另外,魏海清公开击杀了云中鹤,这件事情我们不能够完全忍气吞声,总要做点什么事情才是,否则对我们云家的名声不利。”

    方大同道:“好,我马上着人开会研究一下应对的办法。”

    岳恒点点头,吃力的挥挥手:“你们下去安排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

    十字门。

    同样一栋巨大的府邸宅院,虽然不如云家,但也有云家三分之一的规模,十分浩瀚。

    此刻,魏海清的住处。

    魏海清正在和两名美女玩乐。

    魏海清的心情非常好,完事后坐在沙发上,慢悠悠的喝着美女端过来的红酒,一手叼着烟,十分的惬意。

    一个美女道:“门主,你今天好潇洒好有魅力哦。看上去比平时开心多了。”

    另外一个美女也道:“是啊,是不是遇到什么好事儿了?不妨说出来跟我们姐妹俩分享分享呗。”

    魏海清哈哈大笑道:“你们俩姐妹啊,就是会伺候人。我魏海清今天完成了一件很大的事情。这件事情我以前想做而不敢做,今天终于做成了。哈哈哈……这种感觉,就是痛快啊。”

    魏海清很开心。

    云中鹤的死,基本上就意味着乌山药园落入了十字门的手上。

    这是自己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竞争而未果的东西,如今终于完成了。

    正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急切的敲门声。

    “谁啊?不知道我在睡觉么。”魏海清烦躁的叫了一声。

    这时候门外传来艳子的声音:“门主,不好了,出事了。”

    一听是艳子,魏海清马上知道事情的严重,当下也不顾及形象,直接屈指一弹,房间大门便打开了。

    艳子穿着一身紧身长裙,快速走来。看到那两名美女后,冷冷道:“滚!”

    那俩美女很委屈的看着魏海清,仿佛想要魏海清为他们说话似的。

    奈何魏海清看都没看她们一眼,她们便知道自己是时候离开了,当下纷纷拿起衣服先后离开。

    “门主,你今晚好厉害,我们明天再来哦。”

    “嗯啊,我们明天再来。”

    两个人快随离开。

    房间里只剩下魏海清和艳子两个人。

    魏海清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慢慢的道:“出什么事情了?这么慌慌张张的。”

    艳子道:“刚刚接到消息,苗夫人死了!”

    魏海清大吃一惊:“什么?苗夫人死了?怎么回事?她走的时候不是好好的吗?”

    艳子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死亡现场就在乌山药园附近。现场显示是出车祸被人撞死了。”

    魏海清道:“出车祸撞死?怎么可能?苗夫人是被千宫雨带走的,这种级别的高手,怎么可能被车撞死。千宫雨呢?”

    艳子道:“下落不明。应该是逃走了。现场有真火的痕迹。估计苗夫人是被真火烧死的。”

    魏海清深深皱眉:“真火顶个屁用,江宁会用真火的人太多了,基本上的炼药师都会使用真火。这个线索根本没用。”

    艳子道:“我担心化武门会把这笔帐算到我们头上,到时候就麻烦了。以千水墨的手段,他会不会直接对我们十字门下手啊?”

    魏海清道:“千水墨应该不会借此对我们下手!我担心的是化武门以此为借口,借机霸占乌山药园。一直以来化武门都觊觎这片乌山药园,只是苦于没有名头。现在好了,苗夫人死在乌山药园附近,还是受我的邀请……正好给了他们名头。”

    艳子深深皱眉:“看来不管是哪个结果,我们这一次都要付出代价了。到底是哪个天杀的,杀苗夫人就杀呗,干嘛在我们乌山药园附近杀人啊。这不是害我们吗。”

    魏海清沉默,心情很不好。

    艳子道:“门主,我们现在怎么办?”

    魏海清:“没办法了,尽力去调查是谁干的,然后把这个凶手揪出来,交给化武门处置。”

    艳子道:“如果化武门非要借此机会霸占乌山药园那怎么办?”

    魏海清一双眸子炯炯有神:“如果真到了这一步,我们也只有把乌山药园拱手相让了。现在我们最大的敌人是云家。绝对不能够交恶化武门和张氏府。去吧,调查凶手。”

    艳子道:“是。让我把这个凶手揪出来,我非要扒了他的皮不可!!可恶啊!”

    魏海清不忘嘱咐道:“另外密切注意省南云家的动向,我倒要看看他们是否会对我们十字门动用云家力量!”

    艳子道:“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王牌神医(百度最新章节)  王牌神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