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542章 再见纳流苏

    魏海清身穿一身青色的衣服,全身上下都散发出一阵阵的青光,耀眼夺目,让人不寒而栗。

    “老七,别着急,我看看。”魏海清蹲下身,伸手捏住了黑衣人的双手,仔细的查看过后沉声道:“好密集的裂缝,如果不是用高能气及时制止这股裂缝的扩张,只怕你的双手此刻已经废掉了!”

    老七连声道:“门主,我的双手还有得救吗?”

    魏海清道:“当然,杨风的真气还只是散气,刚刚的攻击也只是用散气发动的。虽然可以击伤你,但是对你的伤害程度是有限的。我用虚谷气为你治愈。”

    老七十分激动,连忙道:“那快请门主为我治疗。”

    魏海清点点头:“好,你坐下来,双手不要动。接下来无论我对你做什么,你都不要抗拒我的真气。否则你的双手可就废掉了!”

    老七凝重的点头:“门主放心,你做什么我都不反抗。”

    魏海清不再说话,而是运转虚谷气进入老七体内,进而弥漫在老七的双手上。

    只见极为玄妙的真气弥漫在双手的无数裂缝中,这些裂缝开始不断地融合,修复。短短几十秒的时间,大部分的细小裂缝都已经修复了。只剩下几十条较大的裂缝还在流血。

    “恩?这些裂缝居然首尾相连,息息相关。杨风的这个绝技还真是玄妙啊!”魏海清似乎遇到了一点问题。

    老七担心的问:“门主,难道遇到什么问题了吗?”

    老七很担心自己的双手无法修复。

    魏海清一脸淡定:“无妨,这些小问题还难不倒我。虽然我无法完全勘破杨风这门绝技的奥妙,但是我只要加大虚谷气的量,就可以把这些裂缝完全的抹去!”

    说完,魏海清微微用力,身上的虚谷气再一次爆发,很快就压制了周围的裂缝。无数的裂缝开始愈合,几个呼吸的时间,老七的双手就恢复如初。

    上面的无数裂缝,都被抹去了。

    魏海清收手,深吸了口气:“老七,你试试看,双手是否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老七尝试着活动双手,还施展了五指天本刺,发现一切完好如此,没有任何不适应。

    老七这才松了口气,惊喜交加:“门主,我没事。一切恢复了原来的状态。多谢门主出手为我化解伤势!”

    魏海清微笑道:“你能够恢复,我也放心了。再说了,你这一次出手也是受我的指派,我若是不为你治愈伤势,哪有这样的道理!”

    老七道:“门主的猜测是对的,杨风这个人的确十分的强悍!明明只有散气的修为,居然能够三两下就击败我李丰。我李丰可是刚刚踏入了高能气啊!居然输了,实在是给十字门丢人现眼!”

    魏海清道:“这不怪你,看来艳子的眼光没看错。杨风这个人的确不得了。散气的修为就能够击败你这个刚刚踏入高能气的强者。足够惊天动地了!”

    李丰羞愧的低下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魏海清道:“而且我还看的出来,杨风对付你,根本就没有用尽全力。如果他用尽全力的话,只怕你会败得更快。”

    听魏海清这么说,魏海清只觉自己更加的羞愧了:“门主,我……我……我真是太没用了。”

    魏海清双手负背,凝望着天空的黑色苍穹:“不是你太没用,而是杨风太强了!”

    李丰道:“门主,我有一件事情想不通。既然杨风连老十都杀了,分明就是不把我们十字门这个盟友放在眼里。我们十字门在中海市好歹也是比肩三巨头的存在,岂能容纳一个杨风小儿这么藐视?为何不直接杀了他?”

    魏海清陷入了沉思之中。

    显然,这个问题魏海清也沉思了很久,纠结了很久。

    半晌后,魏海清道:“罢了,就按照艳子说的去做吧。艳子说的没错,现在的江宁,除了我们十字门之外,也就只剩下普渡门有直面省三巨头的胆略,其他的门派皆是贪生怕死之徒,不足为盟。今日一战,足见杨风的天才实力了。在给杨风一些时间,只怕他会很快成长起来。如此盟友,值得结交。”

    李丰道:“那老十的死,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吗?”

    魏海清沉声道:“我给过你们机会了。今天不就是你嚷嚷着要去给老十报仇的么?如果你今晚杀了杨风,那么我也不多说什么。但是现在结果你也看到了,你根本杀不死杨风。那么,老十的死就这样作罢吧。”

    李丰很不甘心,双手紧紧捏着拳头。他很憎恨自己为什么不能杀了杨风:“我知道是我技不如人,怨不得别人。可是我心里就是不甘心啊。”

    魏海清沉声道:“既然知道自己技不如人,那就不要再纠结这个事情了。”

    李丰还是不甘心的道:“门主,这个馊主意肯定是童百艳出的吧?”

    言语之间,李丰还带着对童百艳深深的不满。

    魏海清没有否认,直接道:“没错,当初我听闻黄竹被杨风杀死后,也愤怒的要去灭了杨风。倒是艳子及时提醒我,让你去为黄竹报仇,也是艳子出的主意。”

    李丰道:“门主,黄竹可是我们结拜过的兄弟啊。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杨风手上啊。”

    魏海清冷冷道:“我说过,老十的死是由于他低估了李东卡的实力,这个联合行动是老十自己的个人行动,当然也是老十过分的相信雄兵营的情报和实力了。其二也是因为老十自己狂妄自大了。居然三番五次的藐视实力远在他之上的杨风。甚至当杨风主动出手相救的时候,这厮居然说出了丢弃杨风让杨风成为牺牲品,自己独自逃跑的话。这些话,的确不该说。”

    李丰心有不甘,低头道:“门主,之前你前往中海市和杨风结盟的时候,我们大家都是反对的,门主力排众议拍板。那时候杨风远在中海市,和江宁相隔甚远,没有什么往来,大家也没什么好说的。现在杨风来到江宁了,在江宁到处惹是生非。对我们十字门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要知道既然我们和杨风是盟友,那么杨风得罪的那么多死敌,也就变成了我们十字门的死敌。我们不能放任杨风在外面这般乱来啊。要么,解除盟友。”

    魏海清沉声道:“你们都短视了,在这件事情上,你们的眼光都不如艳子看的长远。我结盟杨风自然有这么做的道理,再过几个月,一切就明朗了。”

    说完,魏海清转身离开:“老七,你早点回去吧,这一趟幸苦你了。我还要去一趟乌山药园,就先走了。”

    说完,魏海清就消失不见了。

    剩下李丰,凝望着魏海清消失的方向:“门主,你未免太高看杨风了吧?杨风纵然是天资聪慧,资质惊人。但是他在我们十字门面前终究渺小得如同蝼蚁一般,我们十字门现在自身的处境都不太好。我们需要更强大的盟友才是啊。比如虎狼会,结盟虎狼会,才是我们众兄弟的一致意见啊。”

    虎狼会,在江宁,那是仅次于十字门的存在。

    十字门当中很多高层都是赞同和虎狼会结盟,但是遭到艳子和魏海清的强烈反对,这件事情一直搁置下来。导致十字门内的争论一直很大。

    李丰,自然是坚持和虎狼会结盟的一方,甚至还主动去虎狼会进行过好几次的游说戳和,但是一直被童百艳以及魏海清反对,这才一直没成功。

    “诶,门主,你那么雄才伟略的一个人,为何在这件事情上犯糊涂了啊。区区一个杨风怎么能够和强大的虎狼会相媲美?”李丰带着满脸的失望,一步步的离开了这片废弃的工厂。

    ……

    九阳山庄。

    曾海让人当场修缮房屋,搭建临时的木制房间,另外搭建露天的灶台,就地生火做饭。

    饭菜上桌,只是几个简单的小菜。

    但是萧如烟吃的很开心,期间还和杨风有说有笑,一直畅谈到深夜凌晨时分,萧如烟才起身离开。

    萧如烟走的时候很干脆,只留下一句:“杨风,虽然今天的你比我更强。但是他日,我还是希望能够和你堂堂正正的打一场。不亲手击败我,我是不会甘心的。”

    凝望着那个渐渐远去的背影,杨风微微笑道:“好,如果有机会,我也想亲眼见识一下扎纸匠的神通手段。”

    萧如烟面色含笑:“一言为定。”

    杨风道:“一言为定。”

    很快,萧如烟消失在视野的尽头。

    杨风站在院子里,凝望着天空的苍穹。

    邵青这时候来到杨风身旁,连声道:“江宁这个地方,真是天才辈出,强者遍地啊。一个扎纸匠居然如此天分。还有后面出现的那个黑影,更是惊天动地之威。想想都让人感到害怕。”

    冯东也上前来:“是啊,江宁的水,实在是太深了。这里,才是蛟龙的腾挪之地。”

    杨风喃喃道:“那个黑影,就是魏海清了。至于那个黑衣人,应该是类似黄竹这样的存在。魏海清这是来试探我了。”

    曾海道:“杨哥,魏海清这番试探,到底是何用意?”

    杨风道:“东来山发生的一切,最终还是泄露出去了。魏海清得知我亲手杀了黄竹,自然雷霆大怒。按道理他应该直接上门兴师问罪才是。但是却派一个黑衣人来试探我的实力。看来魏海清是想知道我杨风到底有多大的价值吧。”

    冯东顿时明了:“原来如此,如果魏海清发现杨哥的实力平平,那么就直接借黑衣人的手杀了杨哥。如此一了百了,不动声色就为黄竹报仇了。但现在黑衣人被杨哥击败了,魏海清觉得杨哥这个盟友还有很大的价值,打算就此结果掉黄竹之死这件事情,继续维持和杨哥的盟友关系。”

    杨风点点头:“不错,魏海清还真是个老狐狸啊。居然用一个高能气的高手来为黄竹报仇,同时还来试探我。”

    曾海道:“魏海清真是太阴险了,杨哥接下来我们和魏海清的相处,要更加谨慎了。我总感觉魏海清和我们普渡门结盟,是一件祸事。”

    冯东和邵青也骤起眉头,显然也觉得魏海清太过可怕了。

    杨风却微微含笑:“无妨,我倒觉得这样的魏海清有点可爱呢。正因为魏海清是个老狐狸,才会想尽办法来试探我,如此我才有机会活下来。要是魏海清是个冲动的莽夫,只怕黄竹死后,魏海清直接就和我拼命了。”

    冯东和邵青对望一眼,仔细想想,发现杨风考虑问题的角度总是很特别,如此一想,的确有那么几分道理。

    杨风挥挥手:“我们现在初入江宁,还未打开局面,可以说现在是我们最艰难的时刻。等我们熬过这段最艰难的时间,未来必定是光明的。”

    说完,杨风转身朝那个临时搭建的木房子里走去:“好了,我闭关去了。你们各自找事情做。”

    进入木屋,房门紧闭,房间里的一切都恢复了安静。

    冯东道:“好了,我们也赶紧抓紧时间修行吧。我们和杨哥的实力差距真是越来越大了,接下来,一定要更加努力修行才行!”

    邵青很认同的点点头。

    ……

    中海市,仁湖普渡门。

    这里的大小事情基本上交给了邵天虎和李元昊负责日常事务。

    而仁湖的所有财政问题,仍旧由白姐把持着。

    如今慕紫嫣已经康复离开了仁湖,整个仁湖也萧条了很多,比杨风在的时候宁静了很多。

    这日,白姐在办公室内批改日常的财务条文,李元昊带着江若离推门而入。

    “白姐。”

    “白姐。”

    李元昊两个人对白姐都十分敬重。除了白姐主管普渡门的所有财务事情外,也是因为白姐对工作尽职尽责,对手下的人也都十分照顾,批改财务条文的时候从不亏待手下。

    白姐放下手里的文件,微微道:“你们来了啊,这么晚有什么事情吗?”

    李元昊道:“我刚刚和冯东副门主通话了,杨哥在江宁一切安好。”

    白姐松了口气,脸上的愁容明显的缓解了很多。

    李元昊道:“而且,副门主还说杨哥准备在江宁开辟新局面。未来的不久,或许我们普渡门会成为江宁的一股巨头……或许我们的总部会迁移到江宁也不一定呢。到时候,我们就再也不需要和杨哥分离了。”

    白姐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但同时又微微皱起眉头:“风哥有志在江宁开辟新局面固然是好,但是江宁不比中海市。江宁是中海省的省会,鱼龙混扎,人才辈出,江湖之水不知道多深。开辟局面的过程,肯定充满了危险和死亡。”

    白姐喜忧参半,一方面很希望能够入驻江宁,但是另一方面,白姐又不想看到太多流血的事件。普渡门能够走到现在,一路上不知道流了多少鲜血,不知道做出了多少牺牲。

    接下来,杨风立志转战江宁,整个普渡门需要面对的危机和生死,不知道有多么的恐怖。

    江若离这时候道:“白姐,我知道你的担忧,我们也有同样的担忧。但是既然杨哥有志向,我们就应该坚定的和杨哥站在一起,不管前面是险滩还是火海,我们都将一往无前!”

    白姐深深点头,她也赞同江若离的说法。

    江若离继续道:“再说了,入驻江宁,这应该是每一个修者,甚至是每一个江湖人士的梦想。只不过我们被残酷的现实所磨平了梦想。是杨哥,让我们把埋藏在内心最深处的那份梦想,重新调动起来。这是我们的幸运。”

    白姐点点头:“你们的意思我明白,你说的很对。直接说吧,冯东还有什么意思?”

    李元昊道:“冯东的意思是,一方面我们要更多的增收,囤积足够的资金,以备不时之需。另外要我们把环中海十市所有的异能境高手集中起来培训,尽可能的提升修为。将来,我们要入驻江宁,这些,将有大用。”

    白姐沉声道:“我明白了,就是近期要多增加收入,兑换成可挪用的资金。另外就是需要额外支出大量的资金用于提升异能境高手的实力。”

    李元昊尴尬笑了:“白姐果然很聪明。我就是这个意思。”

    白姐瞪了李元昊一眼:“你就直接说是来要钱的嘛。”

    白姐掌控着普渡门的所有财政情况,但凡大小的营收和财务指出,都需要白姐点头。特别是一些大额的资金出入,更是需要白姐亲自签字才行。

    李元昊微笑道:“没办法,普渡门的钱都在你的手上嘛。”

    白姐道:“也不能这么说,风哥把普渡门的所有财政权交给我,那是对我的信任。一直以来我都谨小慎微,生怕事情做不好。这一次既然冯东都开口了,回头你罗列一份环中海十市所有的异能境界高手名单和所需要的费用预算给我。我签字就是了。”

    李元昊大为兴奋:“好,我现在就去联系邵天虎,拟定一份详细名单和预算出来。”

    说完,李元昊便满脸兴奋的离开了。

    江若离也冲白姐微微一笑,然后慢慢的走出了房间。门外,苍穹如墨,江若离抬头凝望着天穹,眼珠子在不断的闪烁,不知道心中在思索着什么。

    房间里,白姐拿起手机,拉出杨风的手机号码,好几次想要拨打这个电话,但是最后都忍住了。

    凝望着手机屏幕上,凝望着杨风的电话号码,白姐喃喃自语:“你,在那边,还好吗?”

    ……

    话说慕紫嫣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别墅里。

    坐在梳妆台前,凝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自从上次中蛊之后,至今已经过去有一段时间了,这期间,慕紫嫣一直待在别墅里,没出过门。

    现在的慕紫嫣,已经不是龙药集团的总裁了,也不是龙药集团的员工了。

    而且,在她恢复,离开仁湖的时候,还听到邵青等人转告了杨风对自己的意思——大概就是杨风觉得对不起慕紫嫣,以前让慕紫嫣受苦了。希望以后慕紫嫣可以好好的生活,过平静的日子,安安稳稳的过完这一生。

    慕紫嫣也不是那种要生要死的人,一个身居高位多年的女总裁,眼界和心智都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慕紫嫣穿上整齐的OL套装,画上精致的妆容,又恢复了从前的那个意气风发的女王。

    走到大别墅门口,仆人们已经把别墅里的东西全部都收拾妥当了,别墅的大院子里停着好几辆豪车,家居用品也都全部搬上车了。

    苏茹,则是满脸担忧的站在门口,看到慕紫嫣走出来,连忙上前道:“慕姐姐,你想好了?真的要去那个地方吗?”

    慕紫嫣目光冷漠,看着院子里一辆豪车旁边站着的一个青年男子。

    只见这个青年男子身穿一身讲名贵的黑色西装,腰杆儿笔挺,浑身上下显得格外有气质。

    远远的,那青年男子冲慕紫嫣露出一丝很礼貌的微笑。

    慕紫嫣凝望着苏茹:“杨风说的是对的!我决定了。”

    苏茹满脸诧异的盯着慕紫嫣:“慕姐姐,杨风说的话你也相信啊?他那些话听起来好像是在为你考虑,实际上他就是在抛弃你啊。都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在为杨风说话?”

    慕紫嫣神色淡然:“苏茹,你不懂。每一次我都成为了杨风的敌人的靶子在牺牲,受伤。每一次我受伤被俘之后,杨风都在竭尽全力的救我,甚至不惜他的生命。但是究其根源,还是杨风太弱了,或者说是我太弱了。接下来,我不能过这样的日子了。也不想过的那么窝囊。我慕紫嫣,不想成为任何人的累赘,也不想成为任人欺凌的存在!”

    苏茹道:“所以你就要加入他们吗?你可知道他们有多么的可怕?你加入他们完全就是与虎谋皮,稍有不慎你可能就会死的。”

    慕紫嫣道:“这是我的选择,你不必再说了。我走了之后,你好好在龙药集团工作。我已经向董事会建议,让你接任我的位置,成为龙药集团新一任的总裁,不出意外的话,董事会应该会采纳我的意见。再见了,苏茹,保重!”

    说完,慕紫嫣迈开脚步,走向那名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恭敬的迎接慕紫嫣上车,然后车队徐徐离开了别墅的大门。

    苏茹站在别墅的院子里,目视着车队渐渐远去。

    当车队彻底消失在苏茹的视野里的时候,苏茹忽然忍不住眼睛湿润了,然后扑在栏杆上哭了:“慕姐姐,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朋友,也是我最好的姐姐。我真的不想和你分开啊。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世界会这么的残忍……为什么……”

    ……

    九日后。

    赤金庄。

    整个赤金庄张灯结彩,喜庆洋洋。

    整个赤金庄内外都打出了庆祝萧如烟二十岁生辰的大条幅,各个户外的显示器上都在播放着庆祝萧如烟生辰的视频。

    江宁各个上流社会的人士,江湖大佬纷纷发祝福语,送礼物,登门祝贺。

    声势浩大!

    傍晚时分,天色还未黑,已经有无数的大佬都前来恭贺,整个赤金庄已经热闹非凡了。

    萧步天和赤金庄的另外几位副总亲自来到大门口,迎接来往的大佬们。

    一位位熟悉的大佬纷纷入场。

    顶楼的大会场,摆下了足足三百个大餐桌,整个会场都装饰的金碧辉煌,红灯酒绿,气质恢弘。显示出赤金庄的财大气粗!

    杨风带着冯东,也来到了赤金庄的大门口。

    此时的赤金庄大门口人来人往,人挤人,简直比大都市的什么步行街还要热闹。

    冯东都被眼前的阵仗给吓了一跳:“我曹,这里怎么聚集了这么多人啊?尼玛,林林总总加在一起,少说也有上万人了吧。一个小小的停车场门口居然汇聚了上万人。这也太恐怖了!”

    杨风也是被这阵仗惊吓了不小:“我也感到很意外,萧如烟二十岁生辰,居然引来这么多人的围观,看来赤金庄和萧如烟在江宁的名气很大啊。”

    人群太拥挤,杨风两人一时间也没办法直接穿过人群,只好一点点的挤进人群,缓慢朝赤金庄的大门口靠近。

    这时候,只听周围的人纷纷争论不休。

    “今天是萧如烟二十岁生辰的大好日子,赤金庄会举办一场拍卖捐赠活动,现在开始公开售票!但凡买到票的人都可以进入拍卖会场,观看黑卡级别的拍卖会!这可是黑卡级别的拍卖会啊!”

    “玛德,黑卡的拍卖会都是私密进行的,只有黑卡会员才能够参加啊!黑卡会员,那可都是江宁最顶级的大佬们才能拥有的身份象征啊!”

    “是啊,饶是如此,黑卡级别的拍卖会也不常举行,大概半年才会开一次。毕竟要黑卡拍卖会上拍卖的都是顶级的法宝,就算赤金庄这样强大的存在,收集这些法宝也需要时间。半年开一次,已经很频繁了!”

    “这一次,如果不是因为萧如烟的生辰,赤金庄也不会公开售票,邀请大家去观看黑卡级别的拍卖会!这太荣幸了!”

    “是啊,能够去观看黑卡级的拍卖会,真是我们的荣幸啊。在里面就可以见到无数江宁最顶级的大佬,增长自己的人脉。只可惜这票价也炒得太高了吧?一万个对外出售的座位号,后面的普通座位票都抄到了十几万一张,这也太夸张了!”

    “这门外聚集了那么多人,很大部分都是售票的黄牛。大家想要花重金买票,一半是为了增加见识,另外也是想要攀附一些人脉吧。毕竟今晚来参加萧如烟宴会的人,都是江宁最顶级的大佬啊。”

    “……”

    听着大家的议论,杨风和冯东都是一阵惊讶。

    最差的座位票都卖十几万。那么一些好的的座位,岂不是要大几十万甚至超过百万?折中一下,就算平均票价为五十万。全场一万个座位……光是卖这些座位票,就有五十亿的收入!

    赤金庄真是个赚钱机器!

    冯东都十分佩服:“杨哥,赤金庄的萧步天还真会赚钱啊。明明只不过是给萧如烟办一场生日宴会。他非要搞什么开放式的黑卡级拍卖会,吸金五十亿!太会玩了。”

    杨风道:“这些只是票价,这一万多个买票的人进入赤金庄后肯定要吃饭,消费。这些消费只怕都有好几个亿。我估计这一场拍卖会下来,光是从这万个人买票的人身上,赤金庄就能够赚将近六十个亿!”

    冯东惊呆了:“渍渍渍,不过是兜售一下座位票,就赚了白花花的六十个亿。赤金庄的吸金能力还真是可怕啊!”

    杨风道:“这是赤金庄在江宁深耕多年的威望名声的积累。黑卡级拍卖会的影响力,加上萧如烟的生日宴会,的确能够吸引到无数的江湖大佬前来参加!每个人都有趋炎附势的心理。赤金庄只不过是懂得洞察人心罢了!”

    一路上,不断有黄牛上来兜售票。对此杨风和冯东都摇头表示不需要,黄牛也都失望离开,不过离开的时候眼眸子里却是带着对杨风的鄙视。大概他们认为杨风和冯东是连票都买不起的吊丝吧。

    最终,两个人终于穿过了密密麻麻的人群,来到了赤金庄那宏伟霸气的大门口。

    门口,站着两排笔挺的异能境高手,开始对每一个入场的人检票。

    其中一人冲杨风微笑道:“两位,请出示请柬。”

    虽然这个青年嘴角带着笑容,但是眼神却对杨风颇有几分瞧不起的味道,大概是因为杨风两个人的穿着太过普通的缘故吧。以他们的眼光,来这里参加萧如烟生辰的,哪一个不是穿着华贵?

    冯东察觉到这青年眼神里的不屑,微微皱眉。正要开口说话,杨风倒是不紧不慢的伸手制止冯东,随后拿出请柬,递了过去。

    那青年结果请柬,翻来覆去的仔细检查,嘴里喃喃道:“我怎么总感觉这份请柬是假的呢?”

    杨风微微道:“如果你觉得这份请柬是假的,那么就请你把萧如烟叫来验证一下吧。”

    青年喃喃道:“萧如烟乃是我们赤金庄的主人,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见的。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去请示一下,看看这份请柬的真伪。”

    青年冷哼一声,随后拿着请柬准备去请示上级。

    正时候,不远处传来一声洪亮的声音:“不必请示了!”

    大家纷纷转头看去,但见说话的是萧步天。

    远远的,杨风就看到了萧步天。

    萧步天热情的上前打招呼,微笑道:“杨公子,欢迎你的到来。”

    杨风客气道:“萧庄主,能来参加萧如烟的生日宴会,是我的荣幸。”

    萧步天微笑道:“哪里话,快请进。”

    杨风看了那青年一眼,那青年吓得浑身一个激灵双手恭敬的奉上请柬:“对不起杨公子,小的有眼无珠,还请杨公子见谅!”

    虽然不知道杨风的真实身份,但是看到萧步天都这么敬重眼前这个少年,他哪里不知道杨风是自己惹不起的大人物。

    杨风前脚刚刚买进赤金庄的大门,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

    “江宁楚家楚百胜到!”

    “江宁纳家纳流苏到!”

    杨风转头,看到两个人先后从豪车里面走下来。其中就有纳流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王牌神医(百度最新章节)  王牌神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