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695章 大厦将倾

    虽然这个成员还没说什么,但是场上的每个人都感觉到,这个成员要来汇报的事情,肯定是非常不好的事情!

    可能都让整个普渡门面临灭顶之灾的大事。

    全场死静!

    落针可闻,彼此的呼吸声都听的一清二楚。

    冯东深深呼吸,努力的让自己的情绪保持平静:“什么事情?”

    那手下上气不接下气的开口:“刚刚七宗商会总部发来解约函!”

    冯东整个人猛的站了起来:“解约函?什么意思?”

    手下急切道:“七宗商会总部亲自发来的解约函,解除七宗商会和我们普渡门之间的盟约。”

    这话一出,全场的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大家纷纷瘫软的坐在椅子上,大气都无法喘。

    冯东整个人如遭重锤砸击,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喃喃道:“这怎么可能呢?这是武嫣红会长和我们亲自定下的盟约。武嫣红会长都没开口,七宗商会总部怎么可以直接发送解约函呢?“

    手下道:“这一次的事情是七宗常务会的统一决定。据说武嫣红会长为了这件事情和整个七宗常务会起了冲突,但是最终还是没能够阻止这个决定!”

    冯东倒吸一口冷气。转头看着邵青,邵青也是一脸的呆滞。

    叶剑雄倒是稍微冷静一下,挥手示意手下退出大殿。然后沉声开口:“七宗商会是我们唯一的靠山了。现在七宗常务会居然主动要和我们解除盟约。如此一来的话,我们普渡门岂不是变成孤家寡人了。”

    慕北道:“是啊。这一次我们普渡门和化武门的交易——用七个月的丹药数量换取千水墨的笼罩。这件事情也是通过武嫣红来周旋的,现在江宁分会和我们普渡门的盟约解除了。我们普渡门和化武门的交易只怕也会受到影响!”

    冯东缓过神来:“是啊,这也是我最担心的事情!杨哥不在的情况下,武嫣红会长就是我们唯一的主心骨。现在连这个主心骨也没有了,我们普渡门接下来只怕真的是难逃厄运了!”

    在场的都是普渡门的高层,老人。冯东说话自然也就没有太多的顾及。

    周围的人都感到一股说不出的哀伤。

    李元昊问:“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江宁分会解除盟约,我们的丹药在中海省的渠道一下就崩溃了。我们的丹药,根本没办法销售出去!”

    邵天虎这时候道:“别说没有渠道了,就算有渠道,我们也供给也为零。最多销售两个月就要崩溃。与其这样,有没有渠道,都无法挽回我们在丹药市场上的颓势!”

    张武这时候道:“完了完了,我们普度门要完蛋了!没有了武嫣红的支持,靠我们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我看我们现在还是赶紧把财产瓜分一下,然后大家根本东西……”

    张武的话还没说完,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的盯着张武。

    张武马上打了一个哈欠,接下来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要是再说的话,他毫不怀疑自己会被他们活生生的给吃了……

    冯东这时候站了起来:“现在杨哥生死不明,大概率是遭遇不测了。武嫣红解除盟约,我们普渡门现在能靠的就只有我们自己了!我们要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

    顿了顿,冯东继续道:“现在我们的对手是张氏府,没有了杨哥和武嫣红。我们肯定无法和张氏府正面抗争的。现在唯一的道路就是退守!”

    “退守?”叶剑雄微微道:“退守是什么意思?”

    冯东凝声道:“我们原本就是中海市的一个小门派。是因为杨哥才进击到江宁这个鱼龙混扎之地的。现在杨哥遭遇不测了,我们要重新退回中海市。做一个偏安一隅的小门派。凭借我们现在普渡门的实力,守住偏安一隅还是足够的!”

    这话一出,大家虽然很难受,但是未尝不是一个办法。

    冯东继续道:“如果我们不退守到偏安一隅的中海市。我们就只能够归顺化武门或者张氏府才有可能苟延残喘的活着。我想这条路,大家都不会答应。如此就只剩下退守一条路可以走了。”

    冯东继续道:“如果大家都认为这是唯一的求生之道,那么我们就来仔细的商议一下退守的过程。哪怕是退守中海市,张氏府也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最终恐怕都要脱一层皮才能够退回中海市!”

    邵青道:“看来这的确是目前能够想到的唯一办法了。我担心的并不是退守过程中受到张氏府的阻拦。而是一旦我们公布这个决定的话,普度门上下的人心就散了。但凡稍微有点追求的高手,都不会继续留在这样的普度门旗下。人心一散,我们普渡门也就彻底玩完了。退守不退守的意义都不大了。”

    冯东紧紧皱起眉头,沉声道:“邵青你说的是啊。现在大家跟着我们普渡门,就是图一个锦绣前程。如果我们决定退守中海市,等于是我们普渡门再也没有未来了。如此情况,又有几人愿意继续跟着我们呢?”

    邵青道:“没错,这才是目前的难题。这个决定,非同小可!千万要慎重下决定!”

    冯东的态度也没有刚刚那么坚决了,一双沉凝的眼神不时的看着场下的人。冯东看的出来,就算是这一批普渡门最核心的老人。此刻都对普渡门的未来感到绝望。看得出来,每个人都开始有自己的小算盘了。

    诶!

    冯东在心中深深的叹息一声。

    冯东感到很痛心,现实终究是残酷的!

    如果连这一批最早的老人都有小算盘,那么一旦下决定退守中海市。只怕愿意跟着回去的,只有寥寥几个人。

    与其这样,退守的意义又在何处?

    冯东转头看着邵青,邵青的眼睛里也露出同样的神色。两个人相视一笑,说不出的悲伤。

    冯东起身道:“好了,退守的事情就先不说了吧。还请大家对外保密,不要让普渡门的其他人知道我们今天讨论过这个问题。我们另外想办法了,大家都各自回去吧!”

    冯东很疲惫的挥了挥手,这些老人也都兴致索然的离开了会场。

    会场上,只剩下中书阁的四个人,以及罗一刀。

    邵青,冯东,慕北和叶剑雄。

    这五个人,可以说是普渡门最核心的人物了,决定着普渡门的一切。

    五个人坐在一起,每个人脸上都露出愁容。

    叶剑雄道:“现在的情况很不妙啊。事情传开之后,最怕散了我们普渡门下面的人的人心。要想挺过难关,凝聚他们的人心最重要!”

    慕北沉声道:“没错。现在我们处境本来就不好,要是人心再一散,那我们普渡门可就彻底的散掉了。”

    邵青道:“就这两天,已经先后有二十几个普通成员离开普渡门了。铁血营也走了两个人!这还是在不知道七宗商会解除了盟约的情况下发生的事。现在盟约一除,只怕会有大批量的人会选择离开。”

    邵青的话才刚刚说完。就传来好几个不好的消息。

    ——又有四十多个普渡门普通成员离开了。

    ——五个铁血营的战士离开了。

    十个铁血营的战士离开了。

    ……

    一个个的消息传入五个人的耳朵。

    每一个消息都宛如一记重锤,狠狠的锤在每个人的胸前。

    邵青凝声道:“这样下去不行的,我们还没等到想出办法,就自己先崩溃了!必须想个办法遏制这种情况。”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个个都说不出话来。巨大的压力压得场上每个人都喘不过气来。

    他们都猛然意识到,这个时候,普渡门失去了杨风这个顶梁柱,就很难应对真正的敌人了。

    叶剑雄道:“副门主,我以为这个时候人心已经散了。我们还是退守中海市吧。凭借我们叶家的强大经济实力和社会人脉,我们退守到中海市问题不大。“

    慕北这个时候也道:“是啊。这个时候人心已经散了,凭借我们的能力根本没办法再凝聚人心了。退守中海市,是唯一的回路。我们慕家和普渡门早已经是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自然全力支持普渡门退守中海市”!

    两个大佬,这时候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两个人,极力的坚持退守中海市。

    然而,邵青和冯东则是紧皱眉头,一言不发。他们都是普度门最早的老人了,从中海市开始就跟着杨风,他们很清楚,当初杨风和普度门为了走出中海市进入江宁,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和鲜血。

    所有普度门的老人,费尽心血,这才走出中海市,来到江宁这个藏龙卧虎的省会江宁。

    来到江宁之后,杨风更是倾注了一切,付出了不知道多少。最终才扳倒省南云家,成为一方巨头。

    省三巨头!

    这是普度门无数人付出了鲜血和生命才铸就的荣耀。

    要说现在就放弃这一切,退守中海市。

    冯东和邵青只觉比死亡还要难受。

    叶剑雄道:“副门主,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现在七宗商会解除盟约的消息很快就要传出去了。一旦传出去,必定会引起张氏府的疯狂反扑。到时候我们就算想走,只怕也有心无力了。”

    慕北道:“叶兄说的没错,一旦到了那个时候,我们普度门只怕会有倾覆的危险。还请副门主早做决定啊。”

    虽然大家都是中书阁的中书令,但是杨风可是还挂着副门主的头衔,在门派中的地位尤其高。

    当杨风不在的时候,大家都隐隐以冯东为主。

    冯东看着邵青,邵青无奈的看着冯东。

    冯东叹息一声,转头看着罗一刀:“罗一刀,你有什么意见?”

    罗一刀双手抱着一把很大的开山刀,一副冷眼旁观的表情:“我就一句话,既然我们普度门已经在江宁立足。那么就算死,也要死在江宁。你问我多少遍,我都是这么一句话。”

    叶剑雄和慕北都对罗一刀摇头。大概觉得罗一刀的行为太过个人性了,完全不考虑整个普度门的整体伤亡。

    冯东又转头看着邵青:“邵青,你的意见呢?”

    邵青咬牙道:“从心理上我是认同罗一刀的意见。既然这普度门是因杨哥而诞生的,现在杨哥不在了,我们退守江宁也意义不大。不如就放手一搏,要死,就死在江宁!”

    邵青说这话的时候态度十分坚决,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罗一刀这时候目光一亮:“邵青说的很对。普度门的灵魂是门主,如果现在连门主都不在了。我们带着普度门躲在中海市苟延残喘又有什么意思?我觉得吧,就算我们真的退守中海市,张氏府也不会放过我们。这都是我门一厢情愿的想法。”

    邵青道:“不错,我们和张氏府的仇恨已经无法化解了。就算我们退守中海市,张氏府也一定会对我们赶尽杀绝。与其这样,还不如放手一搏。”

    叶剑雄这时候道:“只要我们退守中海市,放弃所有能够威胁到张氏府的东西。让张氏府认定我们普度门对他们再也没有威胁。如此我们再割让重利,相信张氏府不会不领情的。毕竟张氏府的主要对手是化武门。如果我们对他们没有威胁,还能够给他们巨大的利益。张氏府必然会做权衡。如此,以后我们在偏安一隅的中海市,自然就可以安然度日,徐徐图之。”

    慕北道:“我在江宁多年,深知江宁的情况。叶兄的建议,我认为是可行的!”

    邵青道:“可是,普度门离开了杨哥,我们苟延残喘还有什么意义呢?没有了杨哥,以后我们如何徐徐图之?”

    叶剑雄道:“有杨哥在,我们普度门可以屹立巨头之位,名动八方。现在没有了杨哥,我们普度门仍旧不是一般的势力门派可以比拟的。未来我们可以做一个二流势力,十年二十年后,未必就没有新的机会。”

    慕北道:“叶兄说的是。杨哥带领着的普度门是何等的妖孽,杨哥的光芒掩盖了我们的一切优点。其实撇开杨哥不说,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已近足够优秀了。邵青姑娘已经是二分归元的高手,罗一刀已经晋升到三分归元。副门主也已经快突破二分归元了。我和慕北也都是一分归元气的高手。这样的实力,放眼整个中海省,除了张氏府和化武门外,再也没有第三个势力能够和我们媲美。如此情况,我认为我们可以先退避三舍,养精蓄锐,等待五年,十年的发展契机。未来,我们终究还会是中海省内不可或缺一个势力。”

    叶剑雄和慕北的意见很坚决。

    而且也很实用。

    邵青和冯东很清楚,叶剑雄和慕北的意见才是最理智的。这是当下普度门唯一可以走的路了。

    但是他们两个人对普度门的感情太深厚了,远远超过了叶剑雄和慕北对普度门的感情。

    冯东和邵青都迟疑不定。

    就这个时候,外面再度传来噩耗。

    “江宁分会已经下架了所有普度门的丹药!然后重新换上了张氏府的丹药在销售!”

    “普度门的丹药,彻底消失在中海省所有的江湖市场上。”

    丹药之争,在顷刻间就失败了。

    更可怕的噩耗还在不断蔓延——

    “普度门旗下的所有药园,全部遭到张氏府的人的攻击和霸占。”

    “十字门旗下的乌山药园也被张氏府的人给抢过去了。”

    “十字门现在遭受到张氏府的攻击,处于生死一线之间!”

    “十字门向普度门求救,请求联手对付张氏府……”

    邵青五个人再度沉凝。

    叶剑雄道:“张氏府对十字门动手了。十字门也向我们求救了,但是这个时候我们根本没有能力去救援啊,否则我们的死伤不知道会多严重。”

    慕北也道:“没错,这个时候,我们管不了十字门了。拒绝掉吧。”

    冯东眉头紧皱:“十字门和我们普度门的盟友关系虽然一开始经历了一些坎坷,但是后面多次同生共死,盟友感情很深刻。现在十字门有难,按道理说我们应该仗义出手的。只不过……我们自身难保啊。”

    邵青道:“冯东,心有余而力不足,我们还是拒绝掉吧。既然是张氏府出手,无论我们派出多少人去十字门,都不过是送死而已。”

    冯东心如刀绞,双手捂着心口,仿佛心脏随时都会停跳似得。

    无边的痛苦,从四面八方涌进冯东的心中:“曾经,我们普度门多少次面临生死危机,十字门和魏海清都鼎力相助,生死与共。我们两家早已经成为了患难生死的盟友。但是现在,十字门有灭门之危,我们却不能伸出援手,而要袖手旁观……这不是我们所认识的那个普度门啊。”

    叶剑雄这时候道:“世事无常,副门主,我们别无选择。”

    冯东深深叹息:“诶,看来只能权衡取舍,拒绝十字门了。”

    冯东马上发布命令,让手下传达出拒绝十字门求救的决定。

    随后冯东忽然大声道:“我们普度门的策略,就按照叶剑雄和慕北的方案去运作吧。割让重利给张氏府,去处我们普度门所有可能威胁到张氏府的东西,谋求我们退守中海市的机会!”

    完成这一切,冯东忽然仰天嘶吼一声:“杨哥,我对不起你!你到底在哪里啊,没有你,我们撑不下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王牌神医(百度最新章节)  王牌神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