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15.第 15 章

    既是打算把玲珑认作自家孩子,傅家人就把这事儿正儿八经地提上了日程。仔细挑了个好日子,把玲珑带到冀州祖宅,请了亲朋好友来作见证。

    小姑娘可爱伶俐,很讨长辈们喜欢。

    她到傅家才半天的功夫,傅家的老人们就开始亲亲热热地叫了她去家中玩,拿出果子点心让她和家里孩子们玩耍。

    一位族叔祖家的老太太还说,这姑娘合眼缘,那么乖巧,跟傅家子孙们真是一个样儿。

    翌日便是正日子。一大早傅氏就遣人去叫玲珑。冬菱和顾妈妈给玲珑换好衣裳,她打着哈欠出了屋。

    如今已经是冬月下旬,天气寒冷刺骨。

    怕玲珑冻着,傅氏让人给她做了厚厚的棉衣。又在外头罩了个灰鼠皮白绒毛领斗篷。整个人笼在毛绒绒的衣裳里,跟个糯米团子一样可爱。

    傅氏和邓氏看到后,都喜欢得不行,一左一右拉着她的手去傅家祠堂。祭祖过后,把她的名字正儿八经地记在了傅茂山和邓氏的名下。

    ·

    玲珑初来乍到,京中高门的女孩儿们都还不认得她。

    为此傅老太爷特意吩咐了傅茂山夫妻俩,在年后设品茶宴,请京中相熟人家的太太姑娘们来做客,顺便领了玲珑认认人。

    傅氏听闻后,特意去冀州寻了老太爷,说想在侯府设宴。

    后傅老太爷驳了她的意思:“你们设宴是你们的事儿,往后再说。这孙女儿头一次露面,总得在我傅家吧?”

    傅氏争不过父亲,只能由着他的意思,先在傅家设宴,而后侯府再另行准备。

    要请的客人们都是来自于京中高门,地点自然不能是在冀州,就定在了傅茂山家。

    傅茂山兄弟二人。弟弟傅茂泉外派做官,京中府里只他们一家在。

    过了年后,邓氏开始做着各种准备,忙碌着张罗起宴席来。

    这天是正月二十五。

    虽然已经入了春,可天还是冷得紧。

    侯府里,雪兰院的西厢房,火盆烧得旺,屋子里暖融融的,窗台上养着的一丛水仙开得正好。

    玲珑刚进屋子就感觉到了一股热气扑面而来。看丫鬟梅叶正轻手轻脚地收拾桌子,就问她:“少宜醒了吗?”

    梅叶还没回答,里头卧房传来了有气无力的声音:“醒了醒了。正等着你呢。赶紧过来吧。”

    屋里头的温度更高。火盆就是在卧房里燃着的。

    一进里间的门,玲珑就看到了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穆少宜。平素活蹦乱跳的她,此刻脸颊泛着微微的酡红,裹紧被子缩成一团。

    “你可好些了?”玲珑担忧地问她:“要不要喝水?我让人给你倒一些来。”

    前些天姑娘们在花园里。起了大风,大家都披上了斗篷和披风。唯有穆少宜,觉得披风碍事,不肯穿。

    回屋里不久她就开始流鼻涕咳嗽,当天晚上就有些热。到了昨儿晚上,直接高烧起来。

    幸好大夫开的药方效果不错,高热褪去,现在只有些微地发烧了。

    玲珑往穆少宜的床边去,梅枝和梅叶张罗着要从中间立一个屏风,挡在她和床边。

    玲珑道:“不用了。我和少宜说说话就行,哪就这么麻烦。”

    “还是扯上屏风吧。”穆少宜嗓子疼,瓮声瓮气地说:“别传染了你风寒。”不由分说让丫鬟们把屏风摆了过去。

    玲珑和她说了会儿话,看穆少宜乏了,告辞离去。刚走到外间,恰逢穆少宁过来探望妹妹。俩人就在屋门口碰了个正着。

    穆少宁奇道:“咦?真巧了。玲珑怎么在这儿?”

    门外小厮小心翼翼提醒,“少爷,您得叫表姑。”

    玲珑现下是穆承辂的表妹,而穆承辂是穆少宁的三叔。小厮这般提醒倒也没错。

    偏穆少宁不听,眉端一扬,哼道:“小丫头还是我救回来的。凭甚就非得这么着了?我就叫玲珑。玲珑。”

    这时穆少宜从屋里嚷道:“小姑姑就是小姑姑!还你救回来的……明明是七爷救的人!”

    穆少宁轻嗤,“我想怎么着你管得着么。有本事你跑出来训我啊。”

    刚才喊了两句已经用尽了力气,穆少宜气呼呼地说不出话。

    玲珑回到屋里劝穆少宜:“你别和他置气了。他不懂事,咱们不和他计较啊。”

    穆少宜被她逗得乐个不停。

    穆少宁在外头嚷:“小黄毛丫头,你说谁不懂事呢!”

    玲珑叮嘱穆少宜好好休息,回到外间。穆少宁拦住她不让她走。

    她朝着门外望了眼,愕然问:“三表哥,你怎么来了?”

    这“三表哥”,指的自然是傅氏之子穆承辂。

    穆少宁下意识回头去看。

    玲珑瞅准机会,拎着裙摆跑出屋去。

    穆少宁愣了下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小丫头摆了一道。气得跳脚,却看她逃得那么卖力,就没有再去拦她。

    玲珑回到秋棠院找傅氏,没寻到人,问了丫鬟才知道夫人去了木樨院找侯爷。

    木樨院的厅堂中,傅氏和穆霖相对而坐。旁边立着一人,正是低眉顺目的袁老姨娘。

    两人正在议论明日傅家设宴的事情。

    等到商议好带过去的表礼,穆霖道:“原本是说让少宜跟着玲珑一起去。如今少宜病了,玲珑自己过去也没甚意思。倒不如让少媛和少如少娟跟着过去,彼此间也好有个照应。”

    这话来得有些突然。之前一次也没有提起过。

    傅氏瞥了眼立在旁边的袁老姨娘,微笑道:“好啊。”

    穆霖回头朝袁老姨娘点了点头。他正要宽慰袁老姨娘几句,就听傅氏再次开了口。

    “说实话,如果侯爷不和我说,我是一定不会带她们去的。”

    穆霖沉默着看了过来。

    傅氏眉心轻蹙,为难地说:“您也知道,二太太这些天一直都不见好,过年的时候都没能出来帮忙张罗酒席和招待客人。我还想着留了孩子们在她身边尽孝道的。二太太病了的事情,京城里好多人家都知道了。到时候见到二小姐、四小姐和五小姐,少不得要问一声她们母亲的身体状况,万一听说二太太还病着,倒显得她们宁愿出去玩也不肯守在母亲身边……女儿家最重名声,这又对名声极为不利,也不知是谁给侯爷出了这么个坏主意?”

    侯府的二太太陆氏,自打侯夫人病好了后就卧床不起。请了大夫来看,都说没什么事儿。偏陆氏觉得头疼心口痛,卧在床上起不来。

    过年的时候,宾客往来众多,陆氏依然称病不肯出屋。

    京城里有几户和陆家相熟的人家,都在说是不是侯夫人苛待二房子女,所以自打傅氏痊愈后,陆氏就身子一直不见好。

    傅氏听见后,只当是个笑话听听,并不在意。

    现下二房的人把主意打到了她这边,袁老姨娘还说动了侯爷来帮腔,傅氏自然不会继续坐视不理。

    穆霖思量着道:“你这话说得对。她们母亲病着,这样出行确实不太好。”

    袁老姨娘赶忙在旁边说:“二太太那边有婢子照应着,不会有事的。几位小姐好久没有出去走走了,趁着春光好,和别家女眷多往来些也好。特别是二小姐,在家里也待不了几年了。”

    她特意提起穆少媛,就是想提醒穆霖,之前两个人商议过的事儿。

    穆少媛已经十三岁了,到了说亲的年纪。可是一直没定好是哪一家。袁老姨娘就是用这个为借口,说动了穆霖让二房的孩子们跟着出去走走。

    女孩儿家,若是在别家太太们跟前露了脸,得了太太们的喜欢,那么说亲的人家自然就上门来了。选择越多,嫁的就可能越好。

    当时袁老姨娘还说,只让穆少媛一个人跟去傅家宴席的话未免有些显眼,让双胞胎也去的话,就不至于显得那么意图明显。

    穆霖当时答应下来,现在听闻傅氏的话后,开始犹豫。母亲都还病着,孩子们却出去玩,还是有些不合适。

    这时候傅氏说道:“既然袁老姨娘坚持让孩子们去,我就带她们走这一趟。只是我有些话要事先和侯爷说一声。”

    穆霖点头,“什么事?”

    “要我说,她们不去为好。只是袁老姨娘坚持,我就松口答应下来。可是,既然二太太病着,二房的孩子们去了,也不能乱跑,最好在屋子里待着,免得被别家太太看到了,要说咱们府上的孩子没规矩。您放心,我会让嫂嫂特意备一间整齐干净的屋子来招待她们,放上瓜果笔墨,怎么着都能有玩的,不会让她们觉得无趣。”

    傅氏顿了顿,又道:“现下少宜也病了,大太太为了女儿都能够放弃宴席,二小姐她们却不肯为了母亲留在家里。说出去,怕是不太好听。”

    听了最后这几句,穆霖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袁老姨娘急了,怕穆霖一口答应下来,顾不得傅氏在场,劝道:“侯爷,这样的话,那之前说的事儿不就办不成了?”

    她说的是穆少媛在太太们跟前露脸的事儿。

    其实,袁老姨娘最主要是想顺带着让双胞胎露个脸。她们再过一两年也到了说亲的年纪,提前搏个好名声的话,以后的事情就顺利得多。

    以傅家在士林中的名望之高,肯定能连带着让孩子们也跟了沾些光。

    原本穆霖见袁老姨娘一心为了孩子们着想,所以特意为她在傅氏面前开了口。

    如今傅氏已经把利害关系明明白白摊开来说,袁老姨娘还咄咄相逼,穆霖便有些厌烦袁老姨娘的做派。

    恰逢袁老姨娘笑着说道:“侯爷,您可是答应了婢子的,可不能说话不算话。”

    这种话,自穆霖年少时就听着了。以往的时候,他觉得男人应该重诺,基本上都是笑着说是。现在听到这话,却觉出了逼迫的味道。

    “我知道了。”他略有不耐地说:“既然如此,就让她们去吧。不过,都得听夫人的话。谁要是违背了夫人的意思,即刻送回来关禁闭。”

    ·

    明日要出门去傅家。用过晚膳后,傅氏早早地就让玲珑回了屋子歇息。

    洗漱完毕,玲珑解了发辫准备睡下,就见顾妈妈脚步匆匆地进了屋。手里还拿着一封信。

    “姑娘。”顾妈妈走得太急,说话带着喘,“刚刚七爷让二少爷送来的。吩咐婢子一定要亲自交给您。”

    二少爷便是穆少宁。

    玲珑听说是七爷送来的信件,立刻没了困意,拿过信件抽出信笺。展开之后,纸上龙飞凤舞地写了一行遒劲有力的大字:

    当时不在京中,未能同去冀州。现送上薄礼,聊表歉意。

    ——说的是玲珑去冀州记在傅家名下那时候。

    玲珑正想着七叔叔送来的薄礼是什么呢,就见冬菱和锦绣两人挪着步子走了进来。

    手里还费力地抬着个三尺宽两尺高的紫檀木大箱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动天下(百度最新章节)  名动天下(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