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32.第 32 章

    这是晋江的随机章节, 因为订阅比例而看不到新章的姑娘需要等等哈

    为首的是两个九岁的女孩子, 比玲珑稍大, 比穆少宜又略小。最奇特的是, 她们俩的相貌一样, 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

    玲珑奇道:“双生子?”她原先只听说过, 还是头回见到。

    “别理她们。”穆少宜的手紧了紧,“这俩人是我二叔家的, 可烦人得很。”顿了顿, “比丫鬟婆子们还烦。”

    玲珑喜欢穆少宜,决定听穆少宜的警告,不去搭理。

    谁知她们不理睬对方, 对方反而要凑到她们的跟前来。

    两人悄悄地打量着玲珑。小姑娘漂亮白净,却只扎了两个麻花辫子, 朴素得浑身上下找不到一点点的装饰。一点都不像高门大户的小姐们那样,绾着漂亮的丫髻, 戴着精美的首饰,有的还会轻点胭脂略施薄粉。

    看来,美则美矣,可惜是个身份低下的。

    两人毫无忌惮地议论起来。

    “哎呀, 四姐姐, 这就是那个没人要的小姑娘吗?啧啧, 真是可怜。”

    “可不是。看那模样儿, 家里应当也是吃不上饭的灾民。算她运气好, 能踏进侯府的大门。别的遭灾人家的孩子, 连顿饱饭都吃不上,怕是要卖去做奴做婢呢。”

    “呀。你说,咱们给她一口饭吃,把她要来伺候咱们,你看怎么样?”

    俩人一唱一和地说着,脸上的笑容却看着十分的甜美可人。

    穆少宜是真不喜欢这俩双胞胎。

    明面上看,俩人漂亮体面的很。可私底下没人的时候,说起难听的话来一套套的,那叫一个尖酸刻薄,根本不像是大家女儿的做派。

    只是孩子们间的拌嘴,大人们是不太理睬的。觉得都是小孩子,哪有什么真生气真矛盾的。而且,穆少宜毕竟是世子嫡女,这俩姐妹也不太敢明目张胆欺负她。

    不过,穆少宜很喜欢这个新来的小姑娘。她们如今欺负了玲珑,穆少宜也是忍不得的。

    俩人越说越起劲,穆少宜气得小脸通红,正要发怒爆喝了,旁边跟着的梅枝走上前来,挡在穆少宜和玲珑跟前,拦住了前行的穆少如和穆少娟。

    梅枝原本是蒋氏身边的人。后来蒋氏看穆少宜大了,行事又没个章法,就让梅枝跟在了女儿身边。

    就算穆少如和穆少娟是府中小姐,对待世子夫人身边的人,也不能不收敛些。俩人只能停住脚步,不再近前。

    “四姑娘,五姑娘。”梅枝福了福身道:“侯爷刚才特意遣了人和婢子们说,玲珑小姐是七爷托付给侯府照顾的。您二位若是对玲珑小姐不敬,七爷怕是要怪罪下来。”

    穆少如眼神闪烁,“哪个七爷。”

    梅枝笑问:“您说是哪个。”

    “姐姐,不用理会她。”穆少娟推了推穆少如手臂,“这恐怕是糊弄咱们呢。七爷眼高于顶的,连父亲等闲都见不到他一面。怎么可能为了个有人生没人养的臭丫头说项。”

    玲珑性子温顺,却不是没脾气。这话激怒了她,气道:“不准你这么说我爹爹娘亲!”他们不是不管她,只是顾不得而已。

    玲珑声音软软糯糯的,发起火来,也带了几分娇滴滴的意味。

    穆少娟嬉笑道:“怎么了?我就非要说你爹娘不要你。他们人真好的话,怎么不继续养着你,反倒是丢到我们府里来了。”

    玲珑气得眼圈发红,冲上前就要和她们争执。被穆少宜从旁拦住,这才止住脚步。

    “你和她们置气做什么。非要拿了旁人的痛苦来说项,算什么本事。”穆少宜挽了袖口说:“你别动,我来!”

    丫鬟拦不住穆少宜。她正要往前跑,忽地旁边传出一声怒喝:“你们在做什么!”

    这呵斥声中气十足,带了隐怒在其中,让人不敢小觑。

    穆少宜停住脚步。

    双生子也低下了头。

    一名身穿苍青色宝相花刻丝锦袍的青年朝着这边醒来,五官英挺,身材魁梧。虽是仅仅十八岁的年纪,却沉稳如松。

    穆家的三位小姐一起上前,行礼,“见过三叔父。”

    玲珑有些茫然。穆少宁并未和她提过家中的琐事,所以她还搞不清这是个什么状况。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位是世子爷的三弟。于是福身,“见过穆三爷。”

    穆承辂朝三位小姐略点了下头,望向玲珑:“你就是郜家七爷带来的人?”

    他话语中带上“郜家”二字,显然是听见了刚才小姐们的争执,特意点明给她们听。

    双生姐妹俩悄悄对视一眼,又齐齐垂下了眼眸。

    玲珑道:“是。”

    穆承辂沉默地看着她。半晌后,方道:“父亲听说你到家了,特意遣了我来寻你。若是有什么紧缺的,可以和我说。”上打量着玲珑瘦弱的小身板,他叮嘱穆少宜,“照顾好她。”

    穆少宜没了之前的大大咧咧,十分规矩地应下:“是。”

    等穆少宜走远,穆少宜得意洋洋地用眼角余光去瞥双生姐妹,“怎么着?还想欺负我们玲珑?告诉你们,没那个门儿!”

    知道玲珑真是七爷的人,那俩姐妹不敢造次,冷哼一声转身走了。

    看着她们气呼呼的背影,穆少宜开心极了,趴在玲珑耳朵边说:“我三叔厉害着呢,揍人一顶一的狠。我们都怕他。而且,祖父也最疼他。”

    家中三位爷里,世子爷和二老爷身材相貌都偏像已故的生母。只有三爷穆承辂,肖似父亲怀宁侯。

    侯爷也最宠爱这个小儿子。

    穆少宜一看玲珑这茫然懵懂的样子,就知道自家哥哥没和玲珑说清楚府里状况,遂道:“继祖母一共两个孩子。原本我还有个三姑母,她和三叔父是龙凤胎。后来三姑母去世,只剩下了三叔父。继祖母和三叔父都很想念这位姑母。平时他很好说话的,就是注意点,别在他跟前提三姑母就行了。”

    听到这话,玲珑不知怎的,就想到了那凄婉的歌声。不过这念头只冒出来一瞬,还没能多问几句,她就被穆少宜拖着跑远,来不及细想。

    木樨院的厅堂中已经坐了许多人。

    还没进屋,玲珑就被旁边的芳杏给叫住了。“玲珑小姐。”芳杏站在廊檐下朝她招手,“请您过来一趟。”

    穆少宜和她一同过去,“有什么事儿吗?”

    芳杏道:“侯爷回来了,正在书房,让婢子请了玲珑小姐过去一叙。”

    木樨院是会客之处,同时,侯爷在内院的小书房也设在这儿。绕过会客的第一进院子,去到里面第二进,行到最深处便是了。

    其实侯爷的小书房原本在侯夫人的秋棠院。只是侯夫人自打女儿过世后就一直身体不好,因此把书房搬到了这里。

    听了芳杏的话后,玲珑颔首应下。

    穆少宜放心不下她,拉着她的手不松开,“我陪你一起过去。”

    “怕是不行。”芳杏轻轻拦了一下,“侯爷只说让玲珑小姐过去。”

    话到这个份上,穆少宜也不敢违抗,用力捏捏玲珑的手,悄声说:“你别怕。有什么事儿让人过来找我,我跑去帮你。再不行,我就叫了哥哥或者请了三叔叔去帮忙。除了三叔叔外,祖父最疼的就是我和哥哥。”

    玲珑心里涌起暖意,回握了穆少宜的手,恳切道谢。

    穆少宜忧心忡忡地看着她进了木樨院的书房。

    ·

    蒋氏没料到侯爷那么快就从傅家回来了。她倒不惧别的,忧心的是那傅家公子一起跟着来了侯府。

    傅公子到了这儿,定然要给姑母侯夫人请安。偏偏今天那么凑巧,又是玲珑进府的日子。这孩子不可能藏起来不见人。

    侯夫人病了那么久不见好,万一看到了玲珑,还指不定会怎么样。

    蒋氏心烦意乱地往木樨院赶着。

    走到半途,春芽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神色焦急脚步凌乱。

    “慌慌张张像什么样子。”蒋氏心里本就窝着火,见状叱道:“有话好好说。今天有客来,一个两个的都这么没规矩,损了侯府颜面。”

    “大、大太太。”春芽磕磕巴巴地说:“刚刚定国公府来了人,是七爷身边的侍卫。他说、说……”

    一听和七爷有关系,蒋氏瞬间忘记了之前担忧的事情,立刻问道:“他说了什么你倒是快讲啊。”

    春芽跑得气喘吁吁,略停了片刻才接上话。

    “他说,那位新来的玲珑小姐,是七爷的人。”想到对玲珑的诸多怠慢,春芽紧张得手都发颤,“现下他奉了七爷的命令,特意送了玲珑小姐的花用过来。足足五千两银子,还只是现在暂用的。往后会再陆续添置。”

    “前些日子得了些不错的茶,我献丑给王妃和伯母们斟一杯。”傅清盈说着,朝玲珑使了个眼色,“只是茶艺不精,还望长辈们见谅。”

    玲珑知道,姐姐这是怕她被“围攻”所以帮忙拉她出重围呢。玲珑感激地笑了笑,凑到傅清盈的身边跟着。

    有位侍郎太太闻言笑道:“谁不知道傅家大小姐茶艺甚好?你若还算‘不精’的话,那我家那几个丫头就是差到地底下去了。”

    傅清盈抿着嘴笑,让丫鬟把紫砂茶具一一摆好。又唤了丫鬟捧上各种普洱,让太太们挑选。待到每人都择好茶后,傅清盈正要烫茶具,却有一人忽然走上前来,说:“今日天气不错,我也颇有兴致。不若我和傅小姐各给长辈们倒一杯茶,看看谁的更好,如何?”

    大家都望向说话的沈芝雪。

    傅清盈的笑容淡了些,垂眸烫着茶具,说:“您是客。这茶原本也该我斟了来。何至于让客人动手。”

    “说的也是。”沈芝雪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过几日我们在家中设宴,招待大家,两位傅小姐都来。在我家的话,我是不介意这茶是不是主人来沏。到时候你我再比试一番,如何?”

    傅清盈今日忙着帮忙准备物品,并不知道沈家和侯府二房小姐们起了些冲突。也没把沈家到来的目的和玲珑扯上关系。

    傅清盈出身名门,自小学习茶艺,也是很自信的,听到对方一再挑衅,她一来不愿继续僵持下去,二不愿显得怯懦,索性顺势答应下来。

    邓氏不赞同地瞪了她一眼。比试就算了,怎么都没留意到对方说的是“两位傅小姐”?这样一来,把玲珑也牵扯进去要赴宴。

    可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么多人看着,邓氏也不可能让她把话收回来了。

    玲珑见双方几句话就把事情定了下来,连带着她也得跟着去,忙问:“不知日子定在什么时候?”

    沈芝雪正琢磨着,一旁沈静玉当先说道:“二月二十二。”

    玲珑听后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时间足够晚。

    现在已经是正月底了。再过几日,二月初九开始是春闱。七叔叔要下场的。在那期间,她可一心扑在那上面,别的什么都顾不得。

    ·

    一行人回到侯府后,怀宁侯穆霖把二房的几位小姐全部关了禁闭。为期一个月,谁都不准提前出来。

    陆氏这次是真的急得病倒了。

    袁老姨娘哀哀地求着穆霖,“侯爷,她们又不是故意的。婢子问过了,沈家的那些人各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小姐们没做错什么,沈家还要故意为难。侯爷,您就绕过小姐们一次吧。”

    说起这个,穆霖就满肚子火气。

    这些孩子无法无天,不只违抗侯夫人的意思不肯去院子里待着,还和沈家人起了冲突。沈家甚至派了人来质问他,为什么侯府的孩子要去冲撞六姑娘和二小姐。

    幸好后来傅氏当机立断把她们送到那个院子里守好。

    午宴过后,沈家六姑娘和二小姐为了这几个不懂事的去寻过傅氏,傅氏说孩子太过冒失,送去院子是特意罚她们。沈家的六姑娘当时没有寻到人,也不好在别人家院子里硬闯,这才作罢。不然的话,以沈家人的脾气,这事儿还指不定怎么样。

    袁老姨娘还想再求,穆霖直接指着她的鼻子怒吼。

    “还不是你!夫人忙着没空,所以让你陪着她们看好她们。你倒好,自己提前离开了,还到街市转了一圈想要蒙混过去。不然的话,哪里能捅出那么大的篓子!”

    穆霖气极拂袖而去。

    袁老姨娘呆呆地站着,没敢再吭声。

    虽然二房的事情闹得厉害,不过,玲珑半点都没有去关注。

    她现在全副心思都在春闱上面。确切的说,是在将要参加春闱的七叔叔身上。

    进入二月后,玲珑的心就开始提起来。时不时的寻了穆少宁,细问七叔叔最近在忙什么。

    穆少宁刚开始还没察觉,后来次数多了,他便发现了她的目的所在,哼笑道:“你怕七爷考不中?告诉你,七爷厉害着呢。你瞎操心什么。”

    玲珑知道七叔叔厉害。

    她也不想担忧来着。可是一想到他既得办案,又要读书,还兼顾着习武,就止不住地一阵阵担心。

    穆少宁被玲珑问来问去了许多回。见到郜世修的时候,就会时常提起来几句。看七爷没制止他说下去,后来玲珑每次找他,他都会在卫所和郜世修唠叨起来。

    “……今天居然还问了问七爷做完事的时辰。我和她说了正常下衙的时辰,又和她讲,飞翎卫的事儿那么多,怎么可能准时归家?也不知道这丫头听进去了没。”

    这话不过是随口几句,说完穆少宁就抛在脑后扯起了其他。

    郜世修翻着卷宗的手指微顿,望着窗外次第开起的迎春花,若有所思。

    玲珑没敢去国公府寻七叔叔。生怕扰了他读书。于是瞅准了下衙的时间,由顾妈妈陪着,到荷花巷的街角去等着。

    她想着,看看七叔叔什么时候能够归来。若是早一些就好了。早一点的话,知道他可以睡得好休息得好,精神也能养足。她也能放心一些。

    车子停在街角转弯过去的地方,玲珑坐在车上,每每听到有马蹄声,就下车朝国公府门口看过去。

    说来也是真巧。第一次下车,刚探头探脑了没多久,她就听到马蹄声、看见那熟悉的挺拔身影。

    玲珑觉得自己藏得可好了,只朝那边露出半个脑袋,悄悄看着七叔叔进府。

    可是飞翎卫各个都是功夫好手,目力过人,怎会发现不了她的存在?只不过碍于七爷没有下达任何指令,所以没人敢妄自行动罢了。

    “七爷。”进到国公府后,几人绷不住了问道:“您刚才怎么不去见玲珑小姐?”

    大家伙儿一看就知道小姐是来找七爷的。七爷那么疼小姐,怎么现在反倒是视而不见了?

    “不必过去。”郜世修道。

    小丫头明显是打算偷偷瞧他一眼就作罢。如果真想寻他,大大方方来国公府见就可以。或许是不想耽搁他读书吧。她既是有这个心,他便不想去戳穿她的好意。

    七爷发了话,飞翎卫们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叹着气把这事儿搁下。

    出乎他们意料的是,不止是这一天,后面一天、再后面一天,甚至于是在春闱之前的每一天,他们都在街角看到了玲珑小小的身影。

    而且,飞翎卫们惊异地发现,原本北镇抚使大人每日归家的时辰不定,有时候太晚了,甚至都可能歇在宫里。可是自从第一次在街角见到玲珑小姐起,七爷开始每天都压着下衙的时辰,准时归家。

    说实话,北镇抚司的事情多得满天飞,按时下衙可真的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如今七爷白天忙得脚不沾地,经常连午饭都顾不上吃,只为了准时归家……

    他们都替他累得慌。

    一次两次也就罢了。轮番每天都这样,飞翎卫都在为北镇抚使大人着急。

    “七爷。”这天再一次是这种状况,他们等不及进到府里,策马在荷花巷行着的时候就憋不住小声苦劝,“您看,要不您和玲珑小姐说声,咱们已经知道她在那儿等了,往后别来了?这风大着呢。别吹病了。”

    “不必。”郜世修道,“每日早点回,让她看一眼就好。等不了多少时候。”而且还不能回来得太早,早了怕是她没过去。

    飞翎卫急道:“可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动天下(百度最新章节)  名动天下(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