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33.第 33 章

    这是晋江的随机章节, 因为订阅比例而看不到新章的姑娘需要等等哈

    箱子打开, 里头共放了三样东西。当中一个很大的包袱,占了箱子大半的空间。左边塞了个半尺见方的小匣子,右侧是个一尺宽半尺高的沉香木盒。

    锦绣把包袱拎出来搁到桌子上, 解开系带, 里头满满的全是衣裳。顾妈妈打开沉香木盒,里头搁着各样首饰。冬菱取了小匣子,里面是各种小东西, 有香膏有香囊还有其他的一些。

    顾妈妈拿了香脂来,净过手后搓匀了给玲珑抹脸, “一看就是宫里要来的。这种香脂啊, 用料很好, 公主们年纪小的时候就用这个。比胭脂水粉还要贵。”

    冬菱小心地翻了翻,奇道:“咦?有香膏香包香脂头油。怎么没有胭脂水粉的?”

    “姑娘这么漂亮,而且年纪小, 不用使那些。”锦绣说着, 拿了几样首饰仔细看看,轻声道:“内造物品, 考究得很。七爷是真疼小姐。”

    顾妈妈和她说:“别光发愣。先试试衣裳。万一不合适的话, 赶紧去国公府和七爷说声。”

    几人伺候着玲珑进卧房。

    包袱里共有四整套衣裳,外加四双鞋子,两件斗篷。择了一身从上到下穿了后, 居然刚好合身。

    玲珑开心地对着镜子照来照去, 回头问她们, “好看么?”

    她五官本就十分出众,因为年龄小,艳色隐现。身穿素色掐银丝折枝花百褶裙,裙摆层层叠叠铺展开,翩然若蝶。鲜亮的颜色映衬下,小姑娘如春日里的鲜花般明媚娇艳。

    “太漂亮了!”冬菱发自内心地赞叹。

    锦绣抿着嘴笑,“七爷眼光就是好,挑的东西很适合小姐。”

    “一瞧就是让霓裳坊做的。”顾妈妈上前顺手给玲珑绾了丫髻,“太后娘娘都赞霓裳坊的东西最好,时常选了样子让她们送进宫几件。”

    冬菱笑嘻嘻地说:“那小姐往后有福了。霓裳坊是七爷的铺子,还不是想给姑娘多少都行啊。”

    锦绣睇了她一眼,“七爷那边还没发话呢,你倒是提前打算上了。”

    顾妈妈给玲珑理着衣裳,讶然道:“倒是真合适。鞋子也正好。七爷没来问过小姐尺寸啊。难不成是夫人把小姐尺寸给他的。”

    “没吧。”冬菱说:“如果七爷那边问起什么,应该先让咱们几个知道,不是么。”

    玲珑听后,随口说道:“从川中往京城来的路上,七叔叔常带了我一起骑马,偶尔他不在房里的时候还会让我在他屋里歇息。许是因为这个,所以知道我的尺寸吧。”

    因为说的是事实,所以她并没在意,脱口而出。

    可是屋里其他三人听了后却大为震惊。

    郜七爷喜静,从不和人太过亲近。小姐这般算是极其难得的第一人了。不过这话放在心里就罢了,没人敢说出来。

    ·

    第二天一大早,傅氏就亲自来了晩香院来叫玲珑。

    昨天晚上收到七叔叔的礼物后玲珑太兴奋了些,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很久才睡着。今天起来后耷拉着脑袋没精神,稀里糊涂洗漱完吃过早餐,爬到马车上倒头就睡。

    正睡得迷迷糊糊呢,玲珑被人晃醒。耳边是锦绣焦急的声音。

    “小姐。小姐。”锦绣不住地说:“七爷来了,在街边等您呢。快醒醒。”

    刚开始玲珑还茫茫然没有反应过来,过了片刻后,她猛然坐直了身子,麻溜儿地就往马车边去。

    顾妈妈赶紧说:“头发乱了,理一理!”话没说完,玲珑已经自己跳下了车。

    顾妈妈忙让冬菱跟下去给她整理下。

    街角处,一人端坐马上,目光沉静地望着这边。

    玲珑开心地朝他挥手,“七叔叔!”顾不上让冬菱整理好了,拎着裙摆就往那边跑。

    郜世修的眸中染上暖意,说道:“慢着点。”翻身下马,紧走几步迎了过来。

    冬菱瞥了眼街角旁高头大马的八名侍卫,没敢跟过去,犹豫着回了车子上等着。

    玲珑跑到郜世修身边,高兴地仰头问他:“您怎么在这儿?”

    她欢快的笑颜粲若朝阳。

    郜世修看着玲珑,语气不自觉地柔和了下来,说道:“正要进宫,顺路经过这儿,看看衣裳合不合身。”

    从川中到京城,一路玲珑都是跟着他,小姑娘的身形如何他十分了解,就和霓裳坊的管事说了声,让绣娘们比照着当下最流行的款式给做了几身。

    如今看来,倒是不错。

    “非常合身,穿着正好。”玲珑说着,又略有迟疑,“可是,也太过合适了些。”

    郜世修牵了她的手往街角去,停在了无人的清净处,“此话怎讲?合身不好吗。”

    虽然旁边没有别人,可玲珑还是凑到他跟前,很小声地说:“我现在还在长个子。这样可体的衣裳,要不了几天就得紧了穿不下。七叔叔下次如果送衣裳给我,不妨宽松一点。还能多穿些日子。”

    这话是昨儿晚上红玉红霜小声议论时候她听到的。后来想想,真有道理,今天就特意和郜世修说声。

    看着玲珑认真仔细的模样,郜世修忍俊不禁,抬手在她发顶揉了一把。

    “这是在给我省银子呢?”他含笑道:“无需如此。平素我花销也不太多,正愁银子没地方用,给你使着正合适。若是小了,我让人重新做了给你。”

    玲珑低着头嘀嘀咕咕:“可是,那多浪费啊!”

    “没什么。”郜世修不甚在意说着,抬指在她紧皱的眉心处抚过,“只要你能合用,再多也不浪费。”

    ·

    到了傅府门前,玲珑车子停下的时候,傅氏已经在她车前等着了。

    走之前傅氏看玲珑困倦,就让她在车上多睡会儿,没有和她同乘一辆车,又让顾妈妈她们随身伺候着。

    至于穆少媛她们,傅氏离开之前遣了人去叫她们。不料去青兰院喊了几次,对方都说是在用早膳,马上就好。

    眼看着太阳高照了,想想玲珑困得那么厉害都一大早起来,而二房那几个年纪大的拖拖拉拉没个准时间,傅氏也火了。让人去木樨院说了声,不管二房的人是真懒到没有准备好,还是拿乔故意这样,她直接带了玲珑先行往傅家去。

    出门的时候,穆霖遣了门房的人和她说,稍晚一些袁老姨娘会带着侯府的几个管事妈妈送了二房的姑娘们过来,让她只管先走,不必担忧。

    待到玲珑下了马车,傅氏问道:“刚才七爷来看你了?”

    “是。”玲珑说:“七爷今日要进宫,刚好顺路,就等着见上一见。”

    傅氏神色复杂。

    顾妈妈几人面面相觑。

    但凡在京中久一点,就都知道从定国公府进宫的话,走那个街角是绕道的。

    只是这话没人在玲珑跟前挑明。

    傅氏和玲珑说话的空档,另有三辆马车在不远处停了下来。那车子十分特别,并非用的寻常黑漆,而是略带红色。马车上雕有繁复纹饰,华贵大方。

    玲珑只瞥了一眼就打算收回视线。谁知这个时候马车帘子晃动,从上面走下来一位姑娘。十一二岁的年纪,容貌清丽,自带三分傲气。

    “沈家二小姐?”傅氏毕竟两年没有和京中其他人家来往了,从对方的五官里依稀看出以前的影子,约莫猜出了对方的身份,疑惑着轻声说:“沈家人怎么也来了。没听嫂嫂说请过沈家人啊。她们来做什么。”

    听说这位是沈家的小姐,玲珑立刻心里警铃大作。

    刚才七叔叔离开之前,快速地在她耳边说过一句,防着沈家人,不要多接触。

    七叔叔没有说太多。玲珑不太清楚其中利害关系,但听傅氏这样说,又看顾妈妈面露警惕好似不太喜欢沈家人,便小声问顾妈妈:“沈家是做什么的?”

    她觉得,七叔叔为她寻了顾妈妈她们来,肯定是有他的用意。七叔叔衷心可靠的手下那么多,为什么偏偏要寻了这三位从宫里来的?

    所以,现在她有了不明白的事情,索性来问顾妈妈。

    顾妈妈寻了个借口把玲珑带到旁边无人的僻静处,做出给玲珑整理衣裳下摆的样子,压低声量道:“兵部尚书姓沈。”

    这事儿没人和玲珑提过。她家在晋中,原先无忧无虑长大,父母亲并不会和她说太多京中官员的事情。到了京中后也没听人提过,因此不知道。

    现下听了这话后,玲珑稍一细想就明白过来。

    她知道现在皇后的兄长是兵部尚书。原来,沈家是现在皇后的娘家,也是大皇子的外家。

    先慧淑皇后嫁给皇上后多年无子,太后无奈,为了皇家血脉,允了其他妃嫔先行生育。嫔妃陆续诞下两位皇子后,皇后娘娘方才有了身孕,生下一子,立为太子。

    因此,太子虽是嫡出,实则行三。

    先慧淑皇后故去后,大皇子的生母被立为皇后。就是如今的皇后娘娘。

    顾妈妈不时地抬眼望着玲珑,见她目光澄明,知道小姐这是清楚了沈家的地位和宫里的关系,笑道:“虽说沈家要防着点,姑娘却也不用怕了他们。”

    玲珑点点头。

    这倒是。

    皇上明显更喜欢太子和七叔叔。

    玲珑道:“我不搭理他们就是了。”七叔叔说的应该就是这个意思。

    顾妈妈笑着颔首,陪了玲珑往前行去。

    玲珑打算绕过沈家女眷,和傅氏一起直接往旁边道上去。

    谁曾想,还是没能完全避开。

    走了没几步,有人在旁边柔声唤道:“请问前面是傅家的四小姐吗?”

    傅茂山有一女,其弟傅茂泉有两女,都比玲珑大。因此,玲珑在傅家小姐中行四。

    这声音十分耳生。

    玲珑回头去看,就见那位沈家二小姐正笑盈盈地朝她走来。

    即将分别,郜世修却让众人稍等一会儿。

    不多时,有人骑马匆匆而来,到了郜世修跟前,下马行礼。

    “七爷。您要的东西,小的已经准备好了。”

    听了这话玲珑方才知道,原来眼前这位是在国公府伺候的人。看他三十多岁的年纪,身穿靛青色团花束腰裰衣,唇边略有蓄须,乍一看像是寻常人家的老爷,说是乡绅也不为过。却只是在国公府里做事的仆从。

    郜世修从他手中接过一个一尺见方的黄花梨雕花木盒,与玲珑道:“你随我来。”当先去了最近的街角处。

    等到玲珑跟过去,郜世修又喊了她转过弯,同去了另一边无人的僻静处。

    木盒打开,芬芳四溢。

    玲珑好奇地睁大了眼看着里面的两个荷包。做工精细,分别绣了荷与兰的纹样。

    “你把它们戴上。”郜世修说着,俯身,亲手把荷包挂在了小姑娘的衣裳边上,“往后不要离身。”

    玲珑愣了愣后反应过来,“您这是——”

    “我知道你在戴茶叶包遮掩。”郜世修道:“那东西气味略轻,且香味不够持久。这个效果会更好。待我下次去寻你,会再给你拿新的。你放心就是。”

    听了这话,玲珑的关注点从七爷怎么知道了香气的事情,瞬间转移到了另一件事上,惊喜地问:“您会去看我?”

    她的喜悦外露地显而易见,郜世修被她的情绪感染,唇边也扬起了清浅笑意,“嗯。”

    玲珑笑得合不拢嘴。

    郜世修还有事要进宫一趟,不能亲送玲珑到门口,便让她先走,他在原处看着。

    玲珑依依不舍地上了马车,很快挪到车窗边上。

    明知道大家闺秀不应该东张西望的,她也只作不知道,掀开车窗帘子,探头往外看。

    瞧见了那挺拔身影后,她才有点后悔。这样会不会显得太不端庄稳重了?也不知道七爷会不会恼了她。

    正这样想着,不远处传来了沉稳男声,隐隐带笑,“当心凉着。”

    玲珑乐呵呵地看着郜世修。

    原来他并不生气。

    她开心地大声说:“我没事!”

    随即想到不知会有多久的分别,心里难过,那笑容就渐渐淡了下去。

    郜世修策马过来,温声说:“快进去,我得了空闲便去看你。”思量了下,又道:“我若是知道你不听话吹风着了凉,便不再去侯府找你了。”

    呲溜一下,那小身影瞬间消失在车窗边。留下车窗帘子在不住晃动。

    郜世修不禁摇头失笑。

    正打算驱使着马儿去一旁,他忽地想到了什么,抬指轻叩车壁,轻唤:“丫头。”

    玲珑的小脸立刻出现在窗边,“什么事儿?”

    话刚说完,她的手里就被塞进了个冷冰冰的东西。尚还带着初冬寒风的凉气,冻得她小手一抖。

    还没来得及看清是什么,东西就被郜世修又拿回去了。

    他用掌心温度把它暖热后又重新放到小姑娘手中。

    玲珑搭眼一看就知道是七爷腰间佩着的那块玉,忍不住“咦”了声,惊喜地拿着,翻来覆去地看,半晌后小心翼翼确认:“给我的?”

    “嗯。”郜世修还记得那一晚。小姑娘握着它才慢慢睡着。

    “谢谢七爷!”

    郜世修忍俊不禁,“不叫叔叔了?”

    玲珑想到之前的恶作剧,脸微红,低着头没吱声。

    郜世修揉了下她头顶的发,悄声说:“无妨。往后你就那么叫着。旁人自然不敢小瞧了你去。”

    这是在护着她呢。玲珑心里明白。想那样喊他一声,可是离别在即,心里难受,嗓子哽着有些说不出话来。

    郜世修了然,轻拍了下她的肩,“回去吧。”

    玲珑不舍地往车里钻。小脑袋刚刚消失了一瞬就又再次出现。

    “七叔叔!”她眼圈红红地挥着手。

    郜世修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这般依赖他,心里泛着说不出的滋味,轻颔首道:“往后你若想找我,拿着玉佩去定国公府,自有人带你见我。”

    玲珑瞬间高兴起来。

    看她一时悲一时喜的,郜世修不由莞尔。

    车子驶动。

    穆少宁在外头哼哼唧唧地不乐意,“平时我们一点点不守规矩都要被七爷训斥半天。你倒好。没点儿姑娘家的样子还要被他护着。啧。”

    见车里半天没反应,他绷着脸又说:“你知道那玉佩哪儿来的么?七爷接管北镇抚司后,头次办案旗开得胜,陛下赏的!”

    “这样啊。”车里的小姑娘总算有了点反应,软软糯糯的声音传出来,“原来七叔叔那么疼我呢。”

    一听那称呼穆少宁就头大,气得频频回头,故作恶狠狠的样子瞪着车子。

    玲珑在车子里吃吃地笑。

    穆少宁听着她的笑声,神色不由得和缓了下来,做不出那凶恶样子了,轻嗤了句“小鬼一个”,驱使着坐骑到马车旁,安心地守在她的车边。

    ·

    怀宁侯府和定国公府是世交。

    两家老太爷当年是随先太.祖皇帝一起征战沙场的同僚,后因战功而同授国公。

    不同的是,定国公府的老太爷救过太.祖性命,因此定国公府的爵位世袭罔替。怀宁公府便没这份殊荣。后因郜家老太爷的亲妹进宫做了皇后,郜家愈发兴盛。

    几十年过去。如今老定国公尚在,而老怀宁公已经过世,现下穆家当家的是其子怀宁侯。

    北镇抚使郜世修便是老定国公的幺子。

    而穆少宁,则是怀宁侯嫡孙。

    得知少爷回来了,怀宁侯府阖府上下尽皆欢喜。仆从们忙个不停,为了今日的宴席做准备。

    一名身穿素面杭绸褙子的妇人匆匆进了雪兰院,唤了个小丫鬟问:“大太太在不在?”

    小丫鬟捧着铜盆回头笑答:“孙妈妈,大太太在屋里呢。刚饮完一杯普洱,现下在吃果子。”

    “怎么刚吃完茶就吃果子。”孙妈妈急急地往正房里去,“平日里不是爱绿茶么,怎的换了普洱。莫不是肠胃不适。”

    念念叨叨进了屋,孙妈妈看房里没人伺候,只蒋氏一个人在,却没提茶水这一茬,而是说道:“大太太,听说宁少爷带了个人来?您怎么看这事儿。要不要婢子过去迎一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动天下(百度最新章节)  名动天下(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