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35.第 35 章

    这是晋江的随机章节, 因为订阅比例而看不到新章的姑娘需要等等哈

    “已经交给侯爷身边的长随了, 说是让侯爷来帮忙安排。看那侍卫的意思。”

    蒋氏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银票交给侯爷, 分明是把孩子直接托付给了侯爷。旁人没有半分处置这孩子的权利。

    七爷这是信不过其他人,还是说,太看重这孩子,所以将她托付给侯爷?很有可能是后者。

    “怎么办啊太太。”春芽紧张地心都揪起来了, 瞅瞅近处没有旁人, 丫鬟婆子都在退在后头站着,她凑上前去问:“如果玲珑小姐在七爷跟前说上侯府的半点不是,那可就麻烦了。”

    蒋氏叹了口气, 心里是赞同这几句话的,口中却道:“那小姐一看就是个知礼懂事的, 怎可能会在外说侯府的是非?你也太小瞧她了。”春芽是二等丫鬟, 并非近身心腹, 有些话,还是不要明说的好。

    春芽讷讷地应了几声, 退在了后面跟着。

    蒋氏往前行了一段路后忽地想起了什么,让人叫了孙妈妈来,吩咐道:“你和少宁说声,也不用费心力找那劳什子的院落了。就把白荷院腾出来给玲珑吧。”

    孙妈妈之前一直紧盯着穆少宁,刚被唤回这儿来, 一时间还没搞清楚状况, 奇道:“那白荷院您不是打算过了年后给三小姐单独住的吗?都已经修葺差不多了, 新家具都打好了, 晚些添进去就能住进去。怎么现在……”

    “让你去你就去。赶紧的。原先定好了要搬进去的家具,也都尽数搬过去。”蒋氏心烦意乱,口气愈发焦躁,“少宜的晚些再说。总能给她找到合适地方的。红荷院我看就不错。”

    其实刚开始蒋氏相中的是红荷院。那个院子地方大,敞阔。不过后来世子爷给改成了白荷院。

    白荷院虽然地方小了些,比红荷院少三间屋子,里头却有个小小的荷花池。到了夏天,莲花盛开院中飘香,十分雅致。

    孙妈妈瞧出了些苗头来,知道这个时候不好触了蒋氏霉头,半点不辩驳,顺势笑道:“红荷院好。当初三小姐不是还说,她最喜欢红荷院那敞阔劲儿吗?跑跑跳跳的半点都不碍事。旁边还有亭子和假山,比起白荷院的莲池来,那里更合三小姐的意。”

    蒋氏这样一思量,还真是这么个理儿。当初挑选的时候,少宜确实说过这样的话。要不是世子爷非说白荷院更好,依着少宜的脾气,一定会选红荷院。如今这样,倒是两全其美。

    心里瞬间舒坦起来,蒋氏面上便带了笑,与孙妈妈道:“就你记性好,什么都搁着记着。赶紧去吧。”

    见蒋氏语气好转,孙妈妈笑着应了一声,叫上后头的春芽,一起去安排这些事儿去了。

    ·

    木樨院前头热热闹闹的,转过月门往后头去,瞬间清净下来。顺着青石板路往里走,没多久,便是一排房屋。左厢房的门口有个小丫鬟守着。

    见玲珑来了,小丫鬟上前来迎,笑容恬静,“玲珑姑娘是么?侯爷正等着您呢。”引了玲珑往左厢房去,顺手打起了帘子。

    屋内内生了火盆,暖融融的,刚进去就驱散了身上的寒意。

    书桌前坐了一位老者。玲珑垂眸行到书桌前,行礼问安,“见过侯爷。”

    怀宁侯穆霖五十多岁的年纪,鬓发花白,身材高大。不若年轻时那般壮实,身体却也硬朗得很。

    “玲珑是吧?”他声音威严而又不失慈爱,拉过旁边一张椅子,示意玲珑坐,“七爷昨晚特意派人去傅家找我,把你的事情说了下。”

    玲珑刚刚落座,闻言诧异地抬头看过来。她怎么也没想到,七爷会专程让人去傅家寻侯爷。只为了她的事情。

    而且,算算时间,当时她都还不知道自己要来穆家的事情。七爷却已经提前在做安排了。

    穆家和郜家是世交,关系很近,两家来往十分频繁。穆霖和郜世修是同辈。虽然这位北镇抚使从小就性子清冷,平日里很少参加宴席或者茶会,与穆霖却关系不错。平素见了,郜世修也是称呼他的字唤一声“敬泽兄”。

    对于这位弟弟的相托,穆霖自然不敢大意。

    他拿出一叠银票,与玲珑道:“这是七爷刚让人拿到府上的。我想和你说说看,这些银子怎么用。”

    虽然是个小姑娘,但银子既是她的,他便不打算把这事儿遮掩住。直接坦然地与玲珑道:“我知你不擅长安排这些,就把我的打算讲与你听。你不要有太大压力。一来,这七爷与你的银两,自然归你所有,你应该知道它们的去处。二来,也好让你心里有个底,平时需要什么,不用束手束脚的。七爷想让你过的随意些,你就莫要拘着自己。”

    说完后,穆霖静看玲珑神色。

    小姑娘初时面露愕然,而后眼中泛起了泪花。最后,她揉了揉眼睛,硬生生把泪意压了回去,抿了抿唇,说:“您请说。我都听着,也都记着。”

    穆霖暗暗颔首。不卑不亢,知道感恩,不会在嘴上说好话听,却认真仔细。

    是个好孩子。

    穆霖道:“一共五千两。依我的意思,一部分用在厨里当做你的饭食费用。你年纪小,算上平日添菜加菜过年过节的,整年下来三百两也足够。另外,放五百两给针线上,裁剪衣裳和添置首饰用。再账房搁五百两,算到你平日和小姐们一起出行的花费去,平日里小姐们有的,你也有份,直接从账房走账。其余的我都给你存着。先给你一百两换成碎银子放屋里,每个月再给你十两月例。若七爷往后再有送来的,我都给你单独存起来。哪一部分需要添银子了,我就给你加上。你看如何?有问题没有?”

    玲珑低头看着脚尖,好半晌挤出来一句:“问题倒是没有。就是,就是好像……有点太多了。”

    “不多不多。”穆霖目光慈爱,哈哈大笑,“对咱们侯府来说,是多了点。”平时府里的小姐们月例才一两银子,夫人们是五两,“不过对于七爷来说。这还真不算多。他既是有心要娇养着你,你就使着。再说了,他过段时间还要给你再送一些。用不完,你放心就是。”

    玲珑也不知说什么好了,起来福了福身。

    她正打算离开,门帘晃动,两名少年次第而入。

    头先那人眉目飞扬,正是穆少宁。后面一人温文尔雅,身高与穆少宁差不多,年岁比穆少宁略小一些。

    见到玲珑,穆少宁喜出望外,“咦?你也在这儿?听说七爷让人来看你了。见着了么?”

    玲珑想了想,说:“银子送来了。七爷那边比较忙,人没见着。”

    两人去给怀宁侯行了礼。

    穆少宁嘿笑着拿了一把椅子搁到她旁边坐着,仰头看那温文少年,指了远处另外一把椅子让他坐。

    少年十三四岁左右的年纪,笑容和煦气度温润如玉,青竹般挺拔清秀。

    穆少宁与玲珑道:“这是傅家的小舅舅。”

    傅家老太爷乃是当朝大学士,致仕后回了冀州祖宅,每日里养花逗鸟,十分惬意。其长子傅茂山如今任国子监祭酒。侯夫人傅氏是傅茂山嫡亲的妹妹,傅大学士的幺女。

    而傅清言,则是傅茂山嫡子,才学甚好,虽年少,却已有“公子如玉”的美称。

    他比穆少宁年岁小一些,算起辈分来比穆少宁还长一辈。

    穆少宁是按照自己的叫法和玲珑说了声。穆霖闻言,轻叱道:“胡闹!没事儿别胡言乱语。”

    玲珑是七爷的人。他和七爷没有见面详谈过她的问题,辈分怎么的还不知晓。不能随意乱说。

    穆少宁嘀咕了句,摸摸鼻子不说话了。

    玲珑上前福身,“见过傅公子。”

    傅清言微笑着扶她起来,“无需这样客气。都是自家人。”见侯爷好似有事要与穆少宁讲,他顺势说道:“玲珑刚来府里,怕是还不认路。不若我带她去外面走走吧。”

    玲珑笑着应声。

    穆少宁不放心,起身说道:“我和你们一起去。”

    “胡闹。”穆霖还要问他有关玲珑的事情,免得到时候见了七爷后什么都不知晓,就道:“清言来家里多次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就让清言带玲珑到处走走,认认地方。你给我坐下,安稳着些。”

    到底是飞翎卫总旗。穆少宁先前一心想着玲珑的事情,没有察觉。现下从祖父的话里咂摸出了点味道,就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坐了下去。只是在玲珑出门的时候,他不忘回头叮嘱:“你小心着些。别乱跑。”

    他这话一出口,玲珑看到傅清言的神色明显僵硬了一瞬。

    关上门走到院子里的时候,傅清言轻声说:“玲珑,等会儿我把你送到前面会客处。你去找穆家小姐玩,我另去一个地方,好不好?”

    玲珑自然是答应下来。

    可是真到了前面,她又改了主意。

    那对双胞胎姐妹花正站在厅堂的门口,兴高采烈地说着话。如果要进厅里的话,少不得要从她们身边经过。而且,看她们说笑的那么开心,一时半会儿的恐怕不会离开那个地方。

    玲珑深吸了口气,仰头问傅清言:“傅公子要去哪里?我跟你一起过去可以么?”

    她不想麻烦傅清言。可在这儿人生地不熟的,她连个丫鬟婆子都不认识。穆少宜又在屋里,没法直接见到。只能看看能不能暂时跟着傅清言离开一会儿了。

    “不是我不想带你去。”傅清言想到之前穆少宁的叮嘱,低叹了口气,“只是那个地方……”现在许多人避如蛇蝎,“……不太适合小孩子过去。”

    自打侯夫人生病后,秋棠院就成了府里避讳的一处地方。甚至于傅家有些人也不肯到秋棠院来见侯夫人了。他和父亲母亲一直记得姑母的好,每每有空得闲,父亲就会遣了他过来探望姑母。

    即便姑母现在已经不认识他了。

    玲珑有些犹豫地看了眼那对双胞胎,细想还有什么办法能够避开她们。

    顺着玲珑的目光望过去,傅清言这才发现了她的顾虑。

    虽然不知玲珑和双胞胎有什么过节,不过,那两姐妹,他是没什么好印象的。笑容太虚,做事太功利。这么个刚来府里的小姑娘怕是应付不来。若是特意避开她们,一个不小心被她们发现了,怕是更要咄咄相逼。

    可是玲珑如果不跟着他的话,就得去厅里和穆家女眷在一起。必然要经过那边。

    傅清言斟酌了下,说道:“不若这样吧。你随我一起去秋棠院。我进去给姑母请安,你在外面等我,如何?”

    玲珑拼命点头,答应得很干脆,“好!”这位傅公子可比那两姐妹好相处多了。她不怕在院门口等着。

    她答应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些,傅清言忍不住笑了,觉得这小姑娘不只十分漂亮,还很可爱,就朝她点了点头,“那你跟我来。”

    一听这称呼,穆少宁气得直哼哼,挽着袖子作势要发凶。

    穆少宜拉着玲珑跑:“快走快走。别让他逮着。上次我不过弄坏他一个不起眼的砚台,他就罚我喝了十几杯茶水,可撑死我了!这人啊,怀着呢!”

    “你们给我站住。”穆少宁指着穆少宜,“那砚台不起眼?本少爷花了俸禄亲自买的!你跟我说不起眼?”

    几人正在院子里绕着大树转圈,郑妈妈从外头脚步匆匆而来。

    红霜大老远问她:“妈妈有事儿?看把您急得。”

    “有事。大事。”郑妈妈语气严肃郑重,脸上却带着笑,“老太爷、大舅老爷、大舅太太和表少爷来了!”

    红霜迟了一瞬才反应过来,这是傅老太爷来着长子来了侯府。

    红霜赶忙到屋门口大声朝里通禀。

    不一会儿,傅氏推开房门,“父亲来了?在哪里?”随后穆霖跟着也出了屋。

    郑妈妈福身笑,“刚才转过荷花巷转角的时候遣了小厮来说声,现下应该快到大门口了。”

    “快快请了傅阁老去书房,不能让傅阁老久等。”穆霖说着就要亲自去迎。

    不远处,有人在屋角探头探脑地往这边看。依稀是袁老姨娘。

    原本穆霖都走出去两步了,傅氏又探手轻轻拉住了他,给他整理玉冠和衣襟。

    “看你急的。”傅氏柔声道:“父亲他们没那么快。你慢点儿走就是,不用慌。”

    穆霖目光温和地看着她,任由她给他整理着。等到妥当后她收了手,方才说:“岳父大人来了,我怎能不紧着些去?若他老人家动了怒,我可担当不起。”

    这就是玩笑话了。

    傅氏笑着拍了他的手臂一下,轻推他一把。

    穆霖对她笑语了几句方才离开。

    等到他的身影消失后,傅氏朝着刚才那个屋角望过去,已经没了袁老姨娘的身影。

    傅氏唤了穆少宜和玲珑来,看穆少宁在,连同他一起叫上了。

    一行人在垂花门内等着。

    原以为只会见到傅大太太和傅清言,谁知傅老太爷和傅茂山也一并进了内宅。

    傅老太爷未致仕前官拜大学士,桃李满天下,朝中无不尊称一声“傅阁老”。如今老人家年过花甲依然精神矍铄。

    看到那熟悉的清瘦身影后,傅氏什么也顾不上了,小跑着到了他的身边。

    “父亲!”傅氏望着傅老太爷泣不成声,“您的白头发可是多了不少!”深深躬身福礼。

    自打唯一的女儿病了后,傅老太爷就操碎了心。大夫找了,名医找了。就是不见好。日夜担忧之下,怎能不老得快?

    只是这些话,傅老太爷断然不会说出口,只含泪把女儿扶了起来。

    “年纪大了,怎么会没白发?茂英啊,你可是好了?好了就好。好了就好。”此时此刻,一代鸿儒傅阁老的口中,却是找不出比“好”字更恰当更能形容此刻心情的词句。

    傅氏握着父亲干瘦的手,父女俩相对着哽咽无声。

    她知道,父亲是特意为了她而专程跑了一趟。

    昨天她才好,才刚让人给傅家送了信儿。今天父亲就到了这儿。可见是片刻都没耽搁直接赶过来的。

    傅氏哭得无法自已。

    傅大太太邓氏赶忙上前去扶傅氏,“你看你,身子骨才好没多久,可能不在外头吹冷风。就算你能吹冷风,我们跑了那么远的路,你就舍得我们这么站着?”说着话的功夫,拿帕子掩口轻咳几声。

    邓氏虽然没明指,但是在场人都已经知道,傅茂山不过是下了衙后带着妻儿从京城傅宅而来。可是傅老太爷,却是从冀州赶过来的。恰逢傅茂山下衙,就一同到了侯府。

    邓氏这话里担忧的其实是傅老太爷。

    傅氏赶忙止了泪。

    穆霖让人备了温水帕子给傅老太爷净脸。

    一切妥当后,双方准备分开。女眷往内宅去,男人们去侯爷的书房。

    傅老太爷却是叫了那个眼生的漂亮小姑娘到跟前,问:“你就是玲珑?”

    “是。”玲珑应声行礼,“见过老太爷。老太爷福寿安康。”

    她声音软软糯糯的,带着女孩子特有的甜和柔,尤其动听。

    “好孩子。”傅老太爷含笑点头,“我这次来得急,什么都没准备。刚好车子上有个小玩意儿,送你当做玩具吧。”说着就拿出了一方砚台来给她。

    那砚台石质细腻润滑,通身翠绿无瑕,晶莹油润。

    竟是方上好的绿端。极其名贵,可遇不可求。

    玲珑一时间不知该不该接。

    傅老太爷发现这孩子居然知晓端砚,看来是个自小识字的,望着她时的目光愈发慈爱。

    傅清言走上前来,笑着温声和玲珑说:“怎么不接?莫不是嫌累?”

    玲珑恍然惊觉,走上前接过端砚捧在手中,恭恭敬敬行了个礼,“谢谢老太爷。”又把砚台交给顾妈妈收着。

    顾妈妈是太后娘娘身边伺候过的,自然知道这东西的名贵。且,这是傅阁老给小姐的,她就亲自拿着,半点也不假手旁人。

    穆少宜撞了撞穆少宁的胳膊,悄悄和他说:“瞧见没?这才叫好砚台。你那个?嘁。”

    穆少宁朝她瞪眼。

    目送傅老太爷一行离开去了外院,傅氏和邓氏并行着往里走。

    傅氏出嫁前,姑嫂两个就感情很好。待到傅氏嫁了人,同在京中,也时常往来。

    傅氏下意识就想和以往一样挽了嫂嫂的手臂走,被邓氏笑着制止。

    “这可不行。”邓氏说:“我最近身子有点不适。咳着还没好呢。”

    “吃药了吗?”傅氏关切问。

    “吃了。可大夫说了,这咳症是因天气骤然变冷引起的,有点伤了根本,需得慢慢养着,急不来。”

    姑嫂两个在前面慢慢走着。

    随后是穆少宁和穆少宜。兄妹俩就刚才砚台好不好的问题引申开来,已经吵到了是鱼肉好吃还是排骨好吃上面了。

    在后面是玲珑和傅清言。

    玲珑距离傅氏她们已经有一丈远了,听不到傅氏二人在说什么。不过,她能看到两人说话的时候,邓氏时不时拿出帕子轻咳。

    “……玲珑?玲珑?”

    阵阵轻唤在耳边响起。玲珑骤然回神,问:“怎么?”

    “刚刚你一直盯着前面看,和你说话你也听不见。我只能要多叫几声好昭示下自己的存在了。”傅清言含笑道。

    玲珑歉然。

    “不用道歉。是我想找你说话的,你原本不知道,何错之有?”傅清言微笑着话题一转,不再提这个,而是说起了青石板路边的一丛青竹。

    和傅清言闲聊是件很舒服的事。他说话声音不高不低,如溪流轻缓淌过,又博学多闻,随便什么都能拿来说出些有关的典故。

    两人并排走着,不知不觉就也来到了秋棠院。

    傅家人是傅氏娘家亲戚,来了后可以请到秋棠院来,无需避讳。

    姑嫂两人在屋里落了座,孩子们给长辈见过礼后,傅氏就让孩子们去院子里玩。

    “他们都是坐不住的。”傅氏指着穆少宁兄妹俩,“在屋里待不片刻就要往外跑。玲珑倒是坐得住,不过还是不拘着她了。难得今天天气好,让孩子们出去走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动天下(百度最新章节)  名动天下(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