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41.第 41 章

    这是晋江的随机章节, 因为订阅比例而看不到新章的姑娘需要等等哈  穆少媛在后面疾步追着。她是庶女, 以她的身份,轻易不能独自在身份尊贵的人跟前请安。所以紧跟这两位嫡妹,打算随着她们一同过去。

    双胞胎姐妹俩笑闹着嘻嘻哈哈往前跑。没留神旁边有人走过去,一下子撞到了对方身上。

    姐妹俩吓了一跳, 赶紧停住。

    被撞到的那位小姐当即恼怒地指了她们气道:“你们哪里来的野丫头,这么不懂规矩!”

    她年纪比姐妹俩略大一点, 容颜清丽, 身穿樱草色百蝶穿花遍地金褙子,戴赤金镶红宝石璎珞, 下巴微扬,傲气顿显,一看便是出自高门大户。

    双胞胎不认识她。但看她身份尊贵, 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俩人对视一眼,赶忙齐齐道歉:“对不起。我们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沈芝雪气狠狠地说:“随口就说的一句话而已,值几钱几两啊!你看我衣袖都给你们弄皱了。我不管, 你们赔我!”

    “雪儿,你怎能跟市井妇人似的这样凶悍。”旁边出来幽幽的一声叹息, 声音如空谷而出, 甚是美妙, “要我说, 合该把她们擒住, 质问她们的家中长辈。也不知是什么样粗俗的人家, 才能教出这样不成体统的孩子。”

    说话的女子身材高挑,约莫十八.九岁,穿青莲色绣银纹对襟衫。相貌十分好看,因不苟言笑神色冷淡,整个人像是脱离于凡世一般不带有烟火气。

    沈芝雪猛地反应过来,喊人来捉住姐妹俩。

    刚才在外头的时候,六个婆子上来,双胞胎差点就被抓了去。现在经历过一次有了经验,一看情形不对,俩人忽然一起点头,默契地拔腿就跑。

    沈芝雪没料到有人在冲撞她后敢逃走,愣了愣后,指了身后的丫鬟说:“把她们给我追回来!”

    “不必了。”那神色冷淡的女子说道:“等会儿午宴时自然能够看到。到时候再计较也不迟。现在瑞王妃在里头,你这样大呼小叫地拿人,反而落了下乘。”

    沈芝雪恨恨地跺了跺脚。

    这时她看到旁人一人缩手缩脚地站着,看着这边欲言又止,就点了对方,问:“你是谁。在这儿做什么。”

    穆少媛迈着小碎步过来,福身说道:“我姓穆,那两个是我家妹妹。若有失礼的地方,还请小姐不要怪罪。”

    介绍自己的时候,穆少媛特意把姓氏加重了下。试问和傅家相熟的姓穆的人家能有几个?唯独怀宁侯府了。

    果不其然。

    听闻她是出自怀宁侯府后,沈芝雪的脸色和缓了点。

    “你是侯府的女儿。行几?”沈芝雪问。

    穆少媛脸上有点发烫,“二。”

    沈芝雪没多想,又问:“那你和傅家的……”

    她正想问和傅家四小姐熟悉不熟悉,旁边那神色冷淡的女子却开口打断了她的话。

    “雪儿,你理她作甚。”那女子说道:“怀宁侯府行二的小姐是老国公爷庶子的庶女。如此低微的一个人,还好意思借了侯府的势来我们面前显摆,当真是可笑至极。就这种卑微的人,和她说一个字都是多费唇舌。无需理会。”

    这话字字如刀刃,戳得穆少媛心口疼。她见她们两人明显出自高门,确实是打算借了侯府的势来结交。谁知对方两三句就把她贬低到了尘埃。

    穆少媛指尖掐着掌心告诉自己不要哭,硬憋着没说话。

    沈芝雪气恼地横了穆少媛一眼,好声好气地挽了女子的手臂,“好吧,我听六姑的。”

    等到这姑侄两个走远,穆少媛揉了揉眼,咬着嘴唇落着泪,一脚高一脚低颇为狼狈地离开。

    周围静寂下来后,傅清言方才带了玲珑从竹林中走出。

    玲珑望着沈家小姐离开的方向,问:“那个高一些的是谁啊?”

    她原以为沈芝雪就已经够目中无人了。没想到那个“六姑”更甚。

    傅清言道:“沈家六姑娘。”

    “六姑娘?”

    既是叫做姑娘,那就是还没有出嫁。可她显然年纪不小了,玲珑疑惑这一点,问:“这是怎么回事?”

    以沈家的门第,不该如此才对。

    傅清言与她走在无人的僻静处,轻声道:“沈家六姑娘是沈二小姐的六姑姑,皇后娘娘的幺妹。如今已经十九岁了,是京中有名的才女。可能因为很有才气的缘故,平常人她不太看得上眼。”

    说到这儿,傅清言神色复杂地看着玲珑,觉得这些话不该和一个小孩子讲。

    可玲珑求知若渴的眼神让他不好意思不说,好半晌,傅清言才支支吾吾地道:“她年少时就心里有了人,多年来一直坚定着非那人不嫁,谁劝都不行,连她长姐皇后娘娘劝了也不肯听。偏对方根本不搭理她。结果磋磨到了现在亲事都还没定下。气质倒是磨得和那人有些相似,愈发清冷起来,不太合群。”

    玲珑想到刚才沈家六姑娘对待穆少媛时候鄙夷又刻薄的话语,小大人似的感叹了句:“想不到她居然还是个痴情的。等了那么多年,也不容易。”

    一抬眼,却见傅清言神色古怪,忙问:“怎么了?”

    傅清言无奈地叹了口气,“你可知她相中的那人是谁?”

    “呃,谁。”

    “北镇抚使,郜七爷。”

    “……”

    好吧,玲珑现在忽然觉得,那沈家六姑娘苦等爱情的故事没那么动人了。

    这么个刻薄又嘴毒的人,居然妄想嫁给七叔叔?

    凭什么哦。

    ·

    傅清言把玲珑送回屋里时,厅中已经没有那么挤了。太太们有的在别的屋子摸牌,有的在园中散步,有的则和姑娘们说着话。只还有七八位和瑞王府相熟人家的当家太太在和瑞王妃说话。

    玲珑进去后,朝瑞王妃端正行礼。

    老王妃笑着亲自虚扶了她一把,上下打量,赞道:“是个好孩子。”

    玲珑不愿和那沈家姑侄两个碰到,做什么都跟在傅氏或者邓氏身后,绝不离开半步。

    远远地看着那个漂亮乖巧的小女孩儿,沈静玉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沈芝雪明白,六姑特意过来傅家,就是打算问问那小姑娘为什么可以得了七爷的青睐。偏偏对方不懂事,跟屁虫一样总是在长辈们身后,让人连说句话的机会都没。

    侯府二房的几位姑娘虽然没捅出大篓子,可惹出的事儿也不少。到底是被“请”去了那个专门准备的院子。

    午宴过后,女眷们重新聚在厅里,准备歇息会儿游园。

    瑞王妃拉着玲珑的手,指了她和众人说:“我刚才瞧了这孩子很久。非常懂事乖巧,半点都不让人操心。”又与玲珑道:“前些天郜家老七去王府的时候,和王爷提起过你。老七说你最听话不过,是他见过最好的孩子。果然,他看人很准,就是有眼光。”

    瑞王妃一席话,比寻常人百般的赞扬都来得有用。

    更何况她话里还提起了郜七爷的意思。

    太太们纷纷赞扬玲珑。

    玲珑有些受不住这样热情洋溢的场面。可是,她隐约猜出是七叔叔特意为她请来了瑞王妃,所以即便笑得脸颊发酸,也开心得硬撑着。

    穆少宜拉着玲珑跑:“快走快走。别让他逮着。上次我不过弄坏他一个不起眼的砚台,他就罚我喝了十几杯茶水,可撑死我了!这人啊,怀着呢!”

    “你们给我站住。”穆少宁指着穆少宜,“那砚台不起眼?本少爷花了俸禄亲自买的!你跟我说不起眼?”

    几人正在院子里绕着大树转圈,郑妈妈从外头脚步匆匆而来。

    红霜大老远问她:“妈妈有事儿?看把您急得。”

    “有事。大事。”郑妈妈语气严肃郑重,脸上却带着笑,“老太爷、大舅老爷、大舅太太和表少爷来了!”

    红霜迟了一瞬才反应过来,这是傅老太爷来着长子来了侯府。

    红霜赶忙到屋门口大声朝里通禀。

    不一会儿,傅氏推开房门,“父亲来了?在哪里?”随后穆霖跟着也出了屋。

    郑妈妈福身笑,“刚才转过荷花巷转角的时候遣了小厮来说声,现下应该快到大门口了。”

    “快快请了傅阁老去书房,不能让傅阁老久等。”穆霖说着就要亲自去迎。

    不远处,有人在屋角探头探脑地往这边看。依稀是袁老姨娘。

    原本穆霖都走出去两步了,傅氏又探手轻轻拉住了他,给他整理玉冠和衣襟。

    “看你急的。”傅氏柔声道:“父亲他们没那么快。你慢点儿走就是,不用慌。”

    穆霖目光温和地看着她,任由她给他整理着。等到妥当后她收了手,方才说:“岳父大人来了,我怎能不紧着些去?若他老人家动了怒,我可担当不起。”

    这就是玩笑话了。

    傅氏笑着拍了他的手臂一下,轻推他一把。

    穆霖对她笑语了几句方才离开。

    等到他的身影消失后,傅氏朝着刚才那个屋角望过去,已经没了袁老姨娘的身影。

    傅氏唤了穆少宜和玲珑来,看穆少宁在,连同他一起叫上了。

    一行人在垂花门内等着。

    原以为只会见到傅大太太和傅清言,谁知傅老太爷和傅茂山也一并进了内宅。

    傅老太爷未致仕前官拜大学士,桃李满天下,朝中无不尊称一声“傅阁老”。如今老人家年过花甲依然精神矍铄。

    看到那熟悉的清瘦身影后,傅氏什么也顾不上了,小跑着到了他的身边。

    “父亲!”傅氏望着傅老太爷泣不成声,“您的白头发可是多了不少!”深深躬身福礼。

    自打唯一的女儿病了后,傅老太爷就操碎了心。大夫找了,名医找了。就是不见好。日夜担忧之下,怎能不老得快?

    只是这些话,傅老太爷断然不会说出口,只含泪把女儿扶了起来。

    “年纪大了,怎么会没白发?茂英啊,你可是好了?好了就好。好了就好。”此时此刻,一代鸿儒傅阁老的口中,却是找不出比“好”字更恰当更能形容此刻心情的词句。

    傅氏握着父亲干瘦的手,父女俩相对着哽咽无声。

    她知道,父亲是特意为了她而专程跑了一趟。

    昨天她才好,才刚让人给傅家送了信儿。今天父亲就到了这儿。可见是片刻都没耽搁直接赶过来的。

    傅氏哭得无法自已。

    傅大太太邓氏赶忙上前去扶傅氏,“你看你,身子骨才好没多久,可能不在外头吹冷风。就算你能吹冷风,我们跑了那么远的路,你就舍得我们这么站着?”说着话的功夫,拿帕子掩口轻咳几声。

    邓氏虽然没明指,但是在场人都已经知道,傅茂山不过是下了衙后带着妻儿从京城傅宅而来。可是傅老太爷,却是从冀州赶过来的。恰逢傅茂山下衙,就一同到了侯府。

    邓氏这话里担忧的其实是傅老太爷。

    傅氏赶忙止了泪。

    穆霖让人备了温水帕子给傅老太爷净脸。

    一切妥当后,双方准备分开。女眷往内宅去,男人们去侯爷的书房。

    傅老太爷却是叫了那个眼生的漂亮小姑娘到跟前,问:“你就是玲珑?”

    “是。”玲珑应声行礼,“见过老太爷。老太爷福寿安康。”

    她声音软软糯糯的,带着女孩子特有的甜和柔,尤其动听。

    “好孩子。”傅老太爷含笑点头,“我这次来得急,什么都没准备。刚好车子上有个小玩意儿,送你当做玩具吧。”说着就拿出了一方砚台来给她。

    那砚台石质细腻润滑,通身翠绿无瑕,晶莹油润。

    竟是方上好的绿端。极其名贵,可遇不可求。

    玲珑一时间不知该不该接。

    傅老太爷发现这孩子居然知晓端砚,看来是个自小识字的,望着她时的目光愈发慈爱。

    傅清言走上前来,笑着温声和玲珑说:“怎么不接?莫不是嫌累?”

    玲珑恍然惊觉,走上前接过端砚捧在手中,恭恭敬敬行了个礼,“谢谢老太爷。”又把砚台交给顾妈妈收着。

    顾妈妈是太后娘娘身边伺候过的,自然知道这东西的名贵。且,这是傅阁老给小姐的,她就亲自拿着,半点也不假手旁人。

    穆少宜撞了撞穆少宁的胳膊,悄悄和他说:“瞧见没?这才叫好砚台。你那个?嘁。”

    穆少宁朝她瞪眼。

    目送傅老太爷一行离开去了外院,傅氏和邓氏并行着往里走。

    傅氏出嫁前,姑嫂两个就感情很好。待到傅氏嫁了人,同在京中,也时常往来。

    傅氏下意识就想和以往一样挽了嫂嫂的手臂走,被邓氏笑着制止。

    “这可不行。”邓氏说:“我最近身子有点不适。咳着还没好呢。”

    “吃药了吗?”傅氏关切问。

    “吃了。可大夫说了,这咳症是因天气骤然变冷引起的,有点伤了根本,需得慢慢养着,急不来。”

    姑嫂两个在前面慢慢走着。

    随后是穆少宁和穆少宜。兄妹俩就刚才砚台好不好的问题引申开来,已经吵到了是鱼肉好吃还是排骨好吃上面了。

    在后面是玲珑和傅清言。

    玲珑距离傅氏她们已经有一丈远了,听不到傅氏二人在说什么。不过,她能看到两人说话的时候,邓氏时不时拿出帕子轻咳。

    “……玲珑?玲珑?”

    阵阵轻唤在耳边响起。玲珑骤然回神,问:“怎么?”

    “刚刚你一直盯着前面看,和你说话你也听不见。我只能要多叫几声好昭示下自己的存在了。”傅清言含笑道。

    玲珑歉然。

    “不用道歉。是我想找你说话的,你原本不知道,何错之有?”傅清言微笑着话题一转,不再提这个,而是说起了青石板路边的一丛青竹。

    和傅清言闲聊是件很舒服的事。他说话声音不高不低,如溪流轻缓淌过,又博学多闻,随便什么都能拿来说出些有关的典故。

    两人并排走着,不知不觉就也来到了秋棠院。

    傅家人是傅氏娘家亲戚,来了后可以请到秋棠院来,无需避讳。

    姑嫂两人在屋里落了座,孩子们给长辈见过礼后,傅氏就让孩子们去院子里玩。

    “他们都是坐不住的。”傅氏指着穆少宁兄妹俩,“在屋里待不片刻就要往外跑。玲珑倒是坐得住,不过还是不拘着她了。难得今天天气好,让孩子们出去走走。”

    邓氏自然是同意的。

    出了门后,兄妹俩吵吵嚷嚷地去了雪兰院寻蒋氏。

    玲珑和傅清言在院中闲聊。

    看丫鬟红月往茶水间走,玲珑叫住了她,问:“你这是去做什么?”

    红月道:“婢子去备茶。大舅太太来了,夫人遣了婢子奉茶。”

    “这样。”玲珑和傅清言说了一声,起身朝红月那边去,“我和你一起过去看看。”说着就随红月同去了茶水间。

    傅清言下意识就站起来跟在了她身后,到了茶水间门口又有些犹豫,不知这样合不合礼数。

    他正踟蹰着打算问玲珑一声,就见门帘晃动了下,玲珑探出头来四顾寻觅。

    “咦?正找你呢,可是巧了,刚好在这里。”望见近在咫尺的傅清言后,玲珑粲然而笑,问他:“不知傅公子有兴趣进来坐一会儿么?”

    ·

    屋内,邓氏一阵咳声刚刚止住之后,却是忘记了把帕子收回去。

    捏着帕子的手悬在半空,她愣了很久,问道:“你刚刚说的可是真的?”

    姑嫂俩感情甚好,即便是出嫁后,傅氏有事情也常常和邓氏商量。

    可是,对邓氏来说,以前所有商量过的事情加起来,也不及眼下这个来得让人意外。

    “是真的。玲珑唤七爷一声七叔叔。算算辈分,这样正合适。”

    傅氏回答得毫不犹豫。她语气坚定,神色郑重地说:“嫂嫂,我想把玲珑养在我名下。”

    大家都望向说话的沈芝雪。

    傅清盈的笑容淡了些,垂眸烫着茶具,说:“您是客。这茶原本也该我斟了来。何至于让客人动手。”

    “说的也是。”沈芝雪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过几日我们在家中设宴,招待大家,两位傅小姐都来。在我家的话,我是不介意这茶是不是主人来沏。到时候你我再比试一番,如何?”

    傅清盈今日忙着帮忙准备物品,并不知道沈家和侯府二房小姐们起了些冲突。也没把沈家到来的目的和玲珑扯上关系。

    傅清盈出身名门,自小学习茶艺,也是很自信的,听到对方一再挑衅,她一来不愿继续僵持下去,二不愿显得怯懦,索性顺势答应下来。

    邓氏不赞同地瞪了她一眼。比试就算了,怎么都没留意到对方说的是“两位傅小姐”?这样一来,把玲珑也牵扯进去要赴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动天下(百度最新章节)  名动天下(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