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42.第 42 章

    这是随机防盗章节, 因为订阅比例不够,新章延迟显示  锦绣和冬菱都是二十多岁的年纪,刚够放出宫。锦绣比冬菱略大两岁。锦绣身材高挑容颜秀丽, 话不多。冬菱圆脸,见人就露出三分笑, 乐呵呵的看着很喜庆。

    三人一同来给傅氏行了礼。

    都是宫里出来的, 就算是伺候人,那也是太后娘娘和太子殿下身边的, 身份不同寻常。

    傅氏让人给她们搬了绣墩。顾嬷嬷为首,锦绣冬菱依次往后落座,都正襟危坐稍挨着边。

    “你们这是……”傅氏斟酌着字句, “是依着七爷的吩咐过来的?”

    顾嬷嬷眉目低垂, 姿态恭敬声音沉稳地说道:“是。七爷叮嘱婢子们要照顾好小姐, 半点都不能出差错。以往在宫里做事, 是遵循宫里的规矩。到了这儿自然要守着侯府的规矩。往后婢子们就只认准了玲珑小姐一个人。太后娘娘和太子殿下也是如此吩咐的。”

    话语简短,不多说什么, 却明明白白说把话讲明白了——七爷很护着玲珑, 甚至于说动了太后和太子来帮腔, 即便她们以前在宫里贵人们身边做事,往后也只能认玲珑一个主人。

    傅氏知道玲珑是七爷救下的, 也知道七爷为玲珑安排了花用银子,却没料到七爷会替小姑娘想到了方方面面。

    甚至于, 为了她而去劳烦太后娘娘与太子殿下。

    太后是七爷的亲姑姑。太子生母先慧淑皇后乃太后嫡亲的侄女, 是七爷是同父异母的长姐。

    说起来, 七爷有事儿找他们情有可原。

    可郜七爷素来是独来独往的脾气,自己有事都基本上是独自解决从不靠着别人,如今却为了个毫不相关的小姑娘去劳烦这两位贵人……

    只能说,他是真疼这个孩子。

    傅氏思量着要不要让红玉和红霞回来。虽说这两个丫鬟在秋棠院做事一向不错,可万一入不得七爷的眼,该怎么办?

    这时锦绣开了口:“七爷吩咐过,婢子们只负责姑娘近身伺候的事情,负责把姑娘照顾妥当。旁的事情一概不用管。”

    傅氏大为讶异,“旁的不用管?”

    “是。”冬菱抬眼看过来,笑呵呵地说:“姑娘银子啊首饰啊,婢子们都不用去管。唯独衣裳和针线的活儿,需得负责起来。只近身伺候,旁的事情,需要婢子们做的,夫人只管吩咐。不需要的话,婢子们就偷闲只理会那些轻省活儿了。”

    傅氏心里像是吃了定心丸,不由暗赞七爷做事细心。

    这般安排,既全了他照顾玲珑的心思,也全了傅氏身为侯夫人在侯府后宅的威势。

    “既然如此,就依着七爷的意思。”傅氏道:“银子首饰还有厨里的事儿就先让红玉红霞去管。”

    傅氏知晓,郜家七爷不愁银子。五千两对旁人来说可能是需要仔细小心看管着的,对他来说却也不算什么,无需那样拼命守着半点也不敢大意。

    傅氏自然不会去贪七爷给玲珑的那些财物。

    左右七爷给玲珑的花用都走账目,红玉红霞就算管,锦绣她们也能心里有数。更何况还有顾嬷嬷来做玲珑的管事妈妈,更是屋里的事情倍儿清。

    傅氏考虑的是另外一层。她自己有银子有首饰,必然也要随时给玲珑添置着。如果是红玉红霞管着这些的话,她给玲珑的东西就不用这么费事了,不需要走账,只管交给红玉红霞她们安排下去就行。所以玲珑院子里的这些银钱事儿,还是交给她的人来办更放心。

    安排妥当,皆大欢喜。

    顾嬷嬷如今成了顾妈妈,带了锦绣冬菱两个去见玲珑。

    玲珑正在院子外头跟穆少宜玩呢,看到她们后,俩人手牵着手跑过来。

    三人依次福礼做了自我介绍,遂跟着玲珑回了西跨院。

    随着玲珑的到来,这个跨院也跟着改了名字,唤作“晩香院”。名字是傅氏取的,希望玲珑在经历过巨大悲痛后,以后的日子能够越过越开心,越过越顺遂。

    一切安排妥当后,傅氏带着玲珑去了木樨院寻侯爷。

    穆霖正在看书,听闻傅氏来了,欣喜地把书卷放在桌上,大步出了屋。

    袁老姨娘亲自沏了一杯茶端到书房门口,远远看到穆霖大步而去的背影,赶忙高声问:“侯爷这是去哪儿?”

    穆霖没有听到。

    身后的小厮小心翼翼地和袁老姨娘说:“夫人过来了,侯爷去前头见夫人去了。”

    袁老姨娘原本都打算转身把茶水放回茶水间了,听闻这话后改了主意,捧着茶直接去了前厅。

    她到门口的时候,见到的便是守在了屋门前的红霜。

    袁老姨娘打算直接进屋。

    红霜高声喊道:“侯爷,夫人,袁老姨娘来了。”

    傅氏紧接着说了句:“进来吧。”

    袁老姨娘原本打算不通禀直接推门。以往侯爷看书的时候,她也时常这么做。

    可有了红霜和傅氏这一唱一和的两声,倒像是她是得了夫人的允许才进去的。

    袁老姨娘的脚步顿了顿,看红霜没有来掀帘子,就一手端着茶盏,一手亲自去挑起锦帘。

    迈步而入的刹那,袁老姨娘端茶盏的右手晃了晃,洒出一些茶水。她拿出帕子赶忙擦了擦,语气歉然地说:“对不住,侯爷。因为要挑帘子,结果把水洒出来了。”又回头看了眼,意有所指地望着帘子方向。

    她本想让侯爷知道,夫人身边的丫鬟怠慢了她。

    谁知穆霖一心放在了傅氏身上,压根没太在意她的话,“是么?那擦一擦吧。你年纪不小了,端茶递水的活儿让丫鬟们做去就是。”

    袁老姨娘这次手是真的晃了晃,笑得勉强,“没事。没事。给侯爷捧茶婢子都做了几十年了,比那些小毛丫头更知道侯爷口味。”

    把茶水搁到了桌子上,袁老姨娘垂眉敛目地立在了穆霖身后。

    自她进屋开始,傅氏就停了讲话,静静看她。

    穆霖等了好半晌没听见傅氏继续说,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登时反应过来现在屋里有第三个人在,就与袁老姨娘说:“这里没什么事儿了。你下去吧。”

    袁老姨娘不甘不愿地说了声“是”,一步一回头地出了屋。

    等了半晌,直到外头红霜说了句:“夫人,袁老姨娘走远了。”傅氏方才继续道:“听承轩媳妇儿说,现在厨房的采买和针线上用的东西都是袁老姨娘在管?”

    “是啊。”穆霖喟叹着道:“之前你病了,她怕老大家的一个人忙不过来,年纪又轻,所以帮了一把手。昨天她还和我提起这事儿,看你好多了,要不要把这些再交给你来管着。我想你身子还没好全,不如多养些时候,就说让她再代管几天。”

    虽然穆霖这么说,傅氏却是心里明白,一定是袁老姨娘说什么她身子刚好,需要多养些时候。所以穆霖才把那些事儿继续让袁老姨娘多管几天。

    不过,袁老姨娘想这样,又说通了侯爷帮忙,傅氏也不打算立刻揭穿,顺着穆霖的意思笑了笑没说话。

    她倒要看看,那姓袁的想要凭着情分来撑多久。

    须知再深的情分也经不起消磨。说不定耗着耗着,就一点都不剩了。

    ·

    傅氏进屋说话去了,玲珑就和穆少宜在木樨院外头的大树边玩。

    冬天到了,一夜过去,地上结了白霜。

    虽然现在是下午,可背阴地方看不到阳光,白霜依然在路面上,冰晶一样晶莹剔透。

    穆少宜和玲珑两个你追我赶的,踏着白霜一脚脚踩下去玩。穆少宜带来的丫鬟连同冬菱、红玉一起,站在不远处静静守着她们。

    穆少宁刚从卫所回来,本打算去给祖父请安,结果还没到木樨院就听到她们开心的笑声。他跟着往这边来,见到的就是这样欢快的一幕。看着看着,他也不由自主跟着笑了。

    玲珑和穆少宜跑到了霜最厚的一块地方。两人正你抢我夺地看谁能够抢先踩上去,就听不远处传来了清扬的鸟鸣声。

    这声音穆少宜不熟悉,玲珑却是听过。

    “穆少宁?”玲珑停下脚步,“他来了?”

    穆少宜奇道:“你怎么知道是哥哥。”

    “在王大夫家的时候,他没事装鸟叫糊弄我,把我唬住了好几次呢。”玲珑说着,拉着穆少宜左看右看。最后还是穆少宜当先发现了树下的少年郎。

    两人手牵着手走过去。

    冬菱和穆少宜身边的一个丫鬟赶过来给两人顺势擦了擦汗,而后又退到了路边候着。

    看着俩人笑闹过后同样红扑扑的脸颊和亮晶晶的眼睛,穆少宁不由得柔和了眉眼,静等着她们的靠近。

    “哥哥!”穆少宜问:“你今天怎么回来那么早。”

    “你看你们两个,疯成什么样子了。”穆少宁没有回答,只双手抱胸斜倚在树边,挑着眉斜睨着玲珑,“啧,真是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

    穆少宜顶他一句:“难道你这歪扭七八的样子就有大家公子的风范了?”

    穆少宁轻哼着,下巴抬起,露出个得意微笑,“本少爷是飞翎卫的。哪还需要‘大家公子’这样累赘的名头。”

    少年眉眼飞扬,意气风发。

    玲珑笑着仰头看他,“你怎么在这儿?听说七爷出京了。你怎的没去?”

    从川中往京城这一路同行,玲珑早已知晓,穆少宁是七爷身边的亲信。一般七爷有重要事情去办,都会带上穆少宁同行。

    听到玲珑的话后,穆少宁得意的表情垮了一瞬。紧接着,他就故意换上了副恶狠狠的凶模样。

    “你当我不想跟着去?在外头办差多有意思。谁愿意拘在这儿。还不都怪你。”

    一想到自己受到的“不平等对待”,穆少宁就心里头的小火苗噌噌噌地往上窜。

    他磨着牙,气呼呼地哼着说,“七爷不放心你,怕你刚到这儿不习惯,非要我留下守着你。还跟我说了,等他回来,但凡看到你有一丝半点儿的不好,也不问责了,直接把我丢给孟大将军,依军法处置,半点都没得商量!”

    幸好今日无雨。这才有了半天的行进。

    停下马车,王成找了一块稍干的地,跺跺脚,甩去鞋上挂着的泥,轻声抱怨:“天气这样差,耽搁了不少时候。天气冷下来了,再往西走的话,也不知道小姐受不受得住。”

    此处是蜀中的一个小镇。

    出了这里再往西去,地势越来越高。往上走的话,很多成年人都受不住。何况是个八岁多的孩子。

    刘桂拿了布巾给他擦脸,“不能走也得走。也不知道那些人有没有寻过来。过了川西也就安全了。”又怕当家的声音太大吵到了车内的小姑娘,她压低声音道:“刚睡下没多久。你轻点儿声。”

    王成手顿了顿,把布巾攥在掌心,抬手掀开一点点车帘。

    车内,穿着布衣的小姑娘已然阖目酣眠。

    她小脸上蹭了好些脏兮兮的泥土,灰扑扑看不清本色。即便在睡梦中,眉心依然紧拧。长长的睫上挂着水珠,显然之前刚刚哭过。不过眼睛周围的泥色遮掩还在,虽颜色淡了点,却没被泪水冲去多少,可见她即便是哭,也十分的小心谨慎。

    看着她乖巧的样子,再看那花布衣,王成心里一阵揪痛,低骂了句:“那些杀千刀的!”狠狠地把布巾摔到地上。

    布巾落地便脏。刘桂没有如往常那样唠叨他,而是默默地把它拾了起来,放到马车边角处。又扭过身子,低头不住地擦眼睛。

    王成拍了拍她的肩,叹口气,继续赶着马车前行。刘桂没有进车厢,和他并排坐在了前面。

    车子驶动以后,睡着的女孩儿慢慢地睁开了眼。一双眸子仿若被连日的细雨润湿,水汪汪的透亮清澈。

    行了没多久,马车忽地停下。她挪到前面掀开帘子,轻声问:“到了么?”声音糯糯的很是娇软。

    王成抬手用力抹了一把脸,回头笑答:“玲珑醒了啊。还没到,你且等等。”

    玲珑轻轻点头,缩回车子里,抱住膝盖,缩成一团坐好。

    她现在的名字是玲珑。

    可她本不叫玲珑。

    成叔桂婶为了救她,把自己的女儿送进府里顶了她。玲珑留下了,她跟着成叔桂婶一路往西南而来。

    也不知那个和她一般大的女孩儿、还有爹爹娘亲哥哥他们,究竟怎么样了。

    玲珑眼睛里起了雾气,拼命眨眼把雾气压下,一声不吭地看着马车里铺着的旧棉被。

    到了街角,车子突然停住。没有了车轮的吱嘎声,不远处马蹄踏地的声音变得明显清晰起来。

    王成做了个“嘘”的噤声手势,独自下车,蹑手蹑脚地转过弯去,探头望着镇中唯一一间酒楼。

    一行人次第进入其中。

    殿后的是名少年。约莫十六七岁的年纪,相貌清秀身材瘦削。行至酒楼门口时,他脚步停下,眸光锐利地打量四周,片刻后方才迈步而入。

    刚才搭眼瞧见他后王成就心中一紧,在他看过来之前急忙缩回身子,堪堪躲过了对方的视线。

    倚靠在墙边,粗粗喘气,不一会儿平息了些,王成折转回来。脸色苍白,手指尖都在发抖。

    “飞翎卫。”王成声音在颤,“他们怎么会在这儿。”

    刘桂闻言神色骤变,稍微定了下心神,“在就在,怕甚?府里的事情不见得和他们有关系。当家的,要不拼一把,直接过去,就当没事儿人似的,住一晚上,明天一早就离开。”

    临近黄昏,天色已经开始发暗。得快些找到落脚的地方才行。不然这么冷的天,在车里过夜,玲珑会被冻坏的。

    王成缓缓摇头。“不行。”继而很坚定地再次说,“不行。”

    刚才他看到的那个少年,若是没有认错的话,是北镇抚使身边的亲信总旗。王成惧怕的不是少年总旗,而是那镇抚使。

    飞翎卫是皇帝亲设卫队,直接受皇帝差遣,地位特殊。

    镇抚使虽是从四品,在飞翎卫中并非官职最高者。可此人年纪甚轻文武全才,前途不可限量。今年初刚夺得武举第一便直接被钦封统领北镇抚司,专理诏狱。明年春闱,少不得还能考中个功名。想当初,他可是案首、解元、会元一路过来的。更何况身为太后嫡亲侄儿,身份至为尊贵。

    整个飞翎卫中,此人最让人胆寒。明明瞧着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行事却极其狠辣。

    若非王成做着茶生意,走南闯北去过京城好几趟,看到过那少年总旗,怕是也不能即刻认出他。

    如果是别人来,王成或许还敢试一试在老虎眼皮子底下寻个生路。倘若是北镇抚使到了这儿,便不能这样侥幸行事了。那位非虎非豹,简直是夺命的阎王。

    “镇子上怕是不能再待。”王成说着,喊了刘桂上马车,驱车往郊外去,“在外头暂且歇息吧。”

    “可是一会儿玲珑怎么办。”刘桂担忧地看了看灰蒙蒙的天。她们夫妻俩就罢了,风餐露宿都能成。可小姐呢?冻病的话,她怎么对得起老爷和夫人!

    王成半晌没说话。车子行了有小半个时辰,他才对着不远处扬了扬下巴。

    “去那里找个地方借住一宿吧。”他说。

    目光所及处有四五个支起的结实帐篷,足够抵挡风雨和严寒。

    刘桂见后不但高兴不起来,相反的,语气十分犹豫,“恐怕有些难。”

    那些帐篷周围还有放牧的牲畜,一看就是运茶的藏帮所有。

    运茶路上,藏民自成一派,他们把茶带回藏区,用马匹之类的东西来抵换就可以。

    藏汉之间井水不犯河水,谁也不靠着谁。因着语言不甚相通,生活习惯和行事方式又相差甚远,除了做些茶生意外,其他时候甚少有接触。

    “就那里了。”王成很小声地说:“官爷一般不会去查他们那里。而且,他们运茶的时候都带着家伙什,寻常流寇也不敢去招惹他们。”

    这便是运茶时藏帮与汉人之间的不同了。前者准备齐全,所带之物甚多且有兵刃傍身,行进速度较慢。后者轻装简行,速度快,与之相对的是安全性较低。

    王成这般考虑,说到底还是为了小姐的安全。刘桂遂不再争辩。

    藏民们三两成群地聚在帐篷前,喝着酒大口吃肉。不时发出爽朗大笑。

    王成和刘桂带着玲珑上前,礼貌地提出借宿请求。无奈他问的那些人并不理会,只略扫了三人一眼,就自顾自地继续喝酒吃肉,时不时还放声高歌两句。

    不过,距离约莫一丈远的一个中年戴帽藏族男人走了过来。

    男人看了看玲珑,咧嘴笑,露出一口白牙,目光慈爱地指着她叽叽呱呱说个不停。

    王成略懂点藏语,和他笑说:“这是我们娃儿。镇上没地方住了,想借宿一晚。”

    男人抬手摸了摸玲珑的小脑袋。

    对藏民来说,这举动没什么,是表达对孩子们的喜爱。可在刘桂眼中,便觉自家小姐被冒犯了。刘桂下意识就想过去阻止,被王成暗地里拉了一把,只能作罢。

    男人的手很宽大,带着粗粗的老茧,温暖而又厚实。

    玲珑想到了自家爹爹,鼻子发酸。等他动作停下后,工整地对他福了福身,“伯伯,求您帮帮忙,麻烦您了。”

    像是听懂了般,男人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拍拍玲珑的肩膀,牵起她的小手,对王成和刘桂又是一通说。

    王成喊了刘桂一起走,小声道:“他是好人。”

    刘桂点点头。

    路还有些泥泞,踏在上面,脚底黏糊糊的迈不开腿。遇到坑坑洼洼的地方,那戴帽大汉就会拉玲珑一把,免得她陷进去。

    刘桂一直谨慎地盯着玲珑的腰间,生怕那挂着的两袋茶叶掉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动天下(百度最新章节)  名动天下(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