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46.第 46 章

    这是随机防盗章节,因订阅比例不足而出现

    穆少宁踮着脚尖小心翼翼地钻进屋里, 轻手轻脚地把门合上。而后转回身, 声音发飘地唤了声“七爷”。

    屋里开着窗。

    秋风透窗而过,吹得桌上纸张沙沙作响。晃动的烛影中, 一人正坐在桌案前凝神翻阅信笺,头也不抬, 随意地“嗯”了声。

    他身材高大挺拔, 气度矜贵。五官生得十分好看, 隽秀而又清雅。暖色的烛光柔和了他的眉眼。没了平日的冷厉,这时的他方才显现出与年纪相符的模样, 让人恍然意识到, 这位让朝中上下敬畏的重臣,明年方才弱冠而已。

    穆少宁一不留神多看了几眼。

    郜世修抬眸望过来,目光清冷凛冽如深秋的寒潭。

    穆少宁浑身一个机灵赶紧低下头,快速地把玲珑的事情告诉了他。

    “玲珑?”郜世修略想了想才反应过来是谁的名字, 不甚在意地说:“无需担忧。或许是她太顽皮了些,所以堂中人对她略作惩戒。”

    穆少宁忙道:“可是她很乖, 不会……”

    郜世修抬指轻叩桌案, “你待如何?”

    “我想, ”在他的凝视下,穆少宁慢慢低下了头, “我想带她回京。”

    郜世修没有理会这个提议, 继续看信。

    那女孩儿不过是刚好路过顺手救下, 没必要花费太多心思在她身上。更何况抚育堂是先帝命人设立, 专门收留无依无靠的孩子们。在那里,那个小女孩应该可以得到妥善安置。

    郜世修的沉默无声地表明了态度。

    穆少宁不敢多言,只能把所有的话都咽回去,恹恹地出了屋。

    等到屋子里重新安静下来再无旁人之后,郜世修放下手中密信,眉目间是浓得化不开的忧虑。

    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循着各种线索去找,依然没能寻到方家后人。方博林的手下把人藏得太好,以至于一路追踪而来,竟是没有找着。

    线索中断。

    只希望方家下人行事得力,护好孩子让其安然成长。莫要让大皇子的人发现有人移花接木了才好。

    ·

    第二天一早,按理来说收拾完行装就该启程离开。可是飞翎卫们发现,穆总旗不见了。

    看看天色,郜世修道:“时间已到,不必再等他。即刻启程。”

    飞翎卫们面面相觑,谁都不敢反驳。

    不料一行人正打算离开,穆少宁却回来了。而且,还带回了一个小小的新打的络子。寻常样子,寓意平安顺和,随处可见。

    络子的纹理不算平整,略有凌乱。放在看惯了贡品的北镇抚使眼中,着实不算什么。

    不过郜世修这次反倒没有等闲对待,修长的指勾住络子,问:“从何而来。”

    “玲珑送您的。”临近分别,穆少宁心里发堵,即便对着七爷语气依然不太好,瓮声瓮气地说,“说是感谢您的救命之恩。”

    轻抚着上面不规整的边缘,郜世修眉心轻蹙,“怎么做的。”

    他虽不懂女子这些手工活计,却因见得多而能知晓一二。看这打络子的手法颇为熟练,应当不是新近学会的。按理说,这样简单的纹样,熟了之后不该处理不好边缘才是。

    “抚育堂的妈妈管得严,除了干活儿,什么都不准他们做。她用我送她玩的线团半夜摸黑偷偷弄的,所以不够工整。她还想和您道歉,说是太难看了。只不过咱们马上要离开,她也来不及慢慢地做好点。”

    说到这儿,穆少宁再也忍不住了,声音略微拔高道:“七爷,那些人真不是东西。玲珑那么小,又那么乖,能做错什么?至于把她手打成那样儿?跟您实话实说吧。这东西做得那么难看,不仅仅是因为摸黑做的。还因为小丫头的手肿得快不行了!”

    郜世修不欲多说。

    他虽对那孩子有点印象,却也仅限于此。最近在忙着方家后人的事情,根本顾不上其他。更何况,不过是顺手救下的孩童罢了,不值得他多费心思。

    正打算把东西丢给手下拿着,郜世修最后一次捏了下那络子,发觉有些怪异。指尖微动,把繁复的结扣从外面一点点扯开,才发现里面居然还有一层。

    这一层更是歪扭。很薄,单线编织。隐隐约约的可以辨别出是个“白”字。

    编织之人显然心灵手巧。用绳线做出了字样后,又小心仔细地用花纹繁复厚重的络子包裹住它。一看便知是真心实意地想要将祝福送出。甚至于,不在意对方不知道她用了那么多的心思。

    沉吟片刻,郜世修问穆少宁:“她可曾与你提过我?或者,你可曾和她提过我?”

    “她?没有啊。一句都没有说过您。”穆少宁怔了下,斟酌着说,忽地一拍脑壳,“啊!有这么回事,不知是不是七爷问的那样。”

    穆少宁就把在抚育堂门口,两人有关白翎和蓝翎的对话讲了。

    郜世修闻言,难得地露出愉悦微笑,唇角微勾,“真是个别扭孩子。”

    果然如他所料,那“白”字是在暗指他。只不过小姑娘不知他姓名,不知他官职,就用这个来代替。

    其实,如果她想知道他的情况,大可以正大光明地问。甚至于,可以趁他在的时候直截了当问他。谁不知她是他救的?偏要这样转弯抹角的来。

    转念一想,才发觉不对。她没醒来时,他就已经离开。依着命令,手下要在他回来之前将人尽快送走,她是没机会再次见到他的。

    任谁看到这样的状况都能知道他是打算撂下她不管了。也难怪她不敢问,只能小心谨慎地用这种方式来表达祝福的心意。

    北镇抚使经手了许多案子,诛杀过许多逆臣宵小。

    救人,倒是头一遭。

    偏这被救之人也不安生,在极度悲痛之下,还能想起来把美好的祝愿送给他。

    ……

    将络子紧紧握在掌心,郜世修凤眸微眯,遥遥地看着天边浮动的云。

    穆少宁还欲再言,被身边的同僚给制止。

    同僚朝他摇头,示意他不要惹怒七爷。

    穆少宁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双手紧握成拳,骨节都泛了白。

    正当他考虑着要不要写信给家中,让怀宁侯府派人来接小姑娘时,却听一阵马蹄声响,北镇抚使已然策马而去。

    穆少宁愣了愣。

    所有人都愣了愣。

    有反应快的,当先喊道:“七爷!您干什么去啊?”

    一人一马疾驰而走,远远抛来的只有简短两字。

    “抢人。”

    ·

    马蹄声终止于抚育堂门口。

    郜世修骑在马上,扬鞭而出。黑色长鞭宛若游龙,气势万钧袭向大门。咚的重重一声挟着雷霆之势扩散到四周,震得门内人心慌。

    门房里走出个人来,打着哈欠嚷嚷:“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睡了。”

    他打开一条门缝,先看见的是追上来刚刚勒马的穆少宁,忍不住大喊:“走了就别回来。把人送到这儿就行,三番两次过来算什……”

    话没说完,骏马嘶鸣声起。马蹄扬起瞬间用力,直接把微敞的大门踹开。

    郜世修策马驰骋而入。气势如虹。

    跨过那道槛后,长鞭甩出直击那至为无礼之人。

    门房连退两步没能避开,裤带被长鞭带出的罡风撩到,应声而断。他吓得跌坐在地,抖了半天,拽着裤子屁滚尿流地爬回屋中。

    骏马长驱直入,进到院内。

    为了给孩子们好的生活环境,这里粉墙黑瓦修葺得干净整洁。

    此刻,里面并没有孩子们欢快的笑声传出。取而代之的,是妇人恶狠狠的叫嚣声。

    “小小年纪不学好,学人偷东西!”杨妈妈挥着手里两尺长的铁戒尺,耀武扬威地大声呵斥:“我抚育堂里没有人敢偷东西。偏偏你,刚到就把这坏风气带进来。成何体统!”

    小姑娘软糯的声音响起,带着不服软的硬气:“我没有!我没偷!那玉坠是穆少爷临分别前给我的,不是偷的!”

    院子里,仅有八岁多的玲珑和气急败坏的杨妈妈。其他孩子都在屋内,趴在窗户边,静静地往外看。

    “还嘴硬。不是偷的?你一个克爹克娘的短命鬼,能有什么好东西!那分明就是我的玉坠。是你从我屋子里偷去的!”

    “我没偷!”玲珑咬着牙不让自己哭,“我就是没偷!穆少爷可以作证!”

    左右那姓穆的少爷即刻就走,不可能再回来了,杨妈妈的底气又足了些,嘿笑着说:“你有本事就让他回来啊。”说罢就是一阵笑。

    笑声未止,马蹄声近。

    杨妈妈侧头看过去。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就见面前有黑色游龙飞驰而来。

    长鞭在空中打了个响,横扫杨妈妈面庞。

    撕裂声起,血花飞溅。

    杨妈妈捂着烂了的半边脸,惊恐地尖着嗓子大叫。

    穆少宁驱马而至。

    “把她拿下。”郜世修道:“送去官府。细查她这些年在抚育堂的一切行动。若是查不出,押入京中,交由大理寺查处。责令官府另择良善之人接管这里。”

    寻常案件大理寺哪肯接?一旦送过去,便成了重案要案。不死也要刮层皮下来。

    杨妈妈尖着嗓子嘶喊:“你敢!我可是县太爷的亲侄女!”

    “是么。”郜世修慢条斯理地整着手中长鞭,“那,就把杨县令一起捉了吧。如有反抗——”

    他勾唇淡笑,“格杀勿论。”

    杨妈妈这才忘记了疼痛面露惊恐。

    能够这般出口张狂随意处置朝廷命官的,天底下能有几个?!

    她突然记起来,叔父说过,知府大人前些天告诫他,钦差曾经在蜀地出现过,让他小心着点。这些年做父母官,叔父贪了不少银子,若是钦差大人认真查起来,莫说能不能保住头顶乌纱了,就连这命,怕是都要交待进去。

    杨妈妈浑身抖若筛糠。

    穆少宁下马,两三下把她扣住,顺手从地上捞了一块破木头塞进她口中。

    “还县太爷的侄女。”穆少宁呲着牙冷哼,“咱们在京城里办事儿的时候,都没人敢反抗质疑。小小县令又算得了什么!”

    飞翎卫由皇上任命,直接向皇上负责,地位非同一般。北镇抚司专理诏狱,以钦差之名巡审各处,各地官员无不恭敬相迎。哪里还把一个心黑的恶妇放在眼中?

    杨妈妈瘫倒在地。

    穆少宁押了杨妈妈而去。

    郜世修视线掠过二人,转向那个墙角处的孤单小身影,驱使着马儿缓缓过去。

    她的手红肿得不成样子,已经破了皮,若是得不到妥善治疗,怕是以后都不能用了。当务之急是要尽快诊治。且不能随意碰触。

    垂眸看一眼她那孱弱的小身板,郜世修俯下.身去,修长的手指勾住她衣裳的后领,稍微用力,直接把人拎了上来,放到马背上。

    昨晚来到这个院子后,穆少宁和一位姓齐的大叔带她来了屋子,把她安顿好。从两人的对话里,她知道,是他们赶夜路时听到有厮杀声,过去一趟顺手救人。

    玲珑年岁虽小,行礼时却礼仪端正毫不出错。

    她这样认真,穆少宁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挠挠头,“不用客气。举手之劳。举手之劳。哎呀,你快起来。别这么客气。”说着就上前扶她。

    玲珑慢慢站直身子,低头看着地面,轻声问:“不知他们现在哪里?我能看看他们吗。”

    “能。能。都带回来了。就在前院。”穆少宁说:“你多穿些衣服我带你过去。外头冷。”

    两人行出院子七八步远,穆少宁想了想,那位爷是个寡言少语的,一定没和小姑娘解释什么。

    他少不得又多说了几句:“昨天七爷倒也不是故意拦着你。你年纪小,那种血腥场面少看为好。所以把你一路带过来。这不早晨的时候,七爷特意和我说,收拾妥当后带你过去见见。嗯,反正,你别多想。”

    玲珑勉强挤出一个笑,“不会多想的。”

    她说的是实话,真不会多想。

    那么温柔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有什么不好的目的。

    穆少宁本还想再说些什么,看看她那漂亮小脸上满是哀戚之色,话到了唇边又咽了回去。

    前院,十几个木板做成的临时担架上,各有一具盖了白布的尸身。

    玲珑给所有人依次磕头。工工整整,毫不犹豫。眼泪一滴滴顺着她稚嫩的脸颊滑下,落到地面,润湿出点点深色。

    穆少宁沉默地看着她,双手抱胸,斜斜地倚靠着院中大树。

    齐天回来的时候刚好看到这一幕。他叹了口气,寻了穆少宁说:“活捉的那个没撑过去,死了。查了下,好像都是前面山头流窜的流寇。可能是为了劫茶干了这一票。”

    扫一眼那盖了白布的十几具尸身,继续望着闷声哭泣的小姑娘,穆少宁冷哼,年轻的面容上不复之前的吊儿郎当,透出几分阴鸷的邪气,“也是他命好,死得快。不然的话,有的是手段让他生不如死。”

    齐天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他已经年过三旬,家有儿女,看着那孩子用力磕头的样子,心疼得紧,偷偷和穆少宁说:“这孩子是个懂事的。”

    穆少宁望了玲珑好一会儿,问:“七爷怎么说?”

    “孩子骑的是牦牛。那些藏人为了咱们汉人的孩子失了性命,着实可敬。七爷给了我银票,让我即刻带人启程去藏中寻他们的亲人,把遗体送回去,认真和亲人们道谢。无论对方怎么怨咱们,都不能反驳。一定好好地道谢。”

    说着就从怀中掏出银票来。厚厚一叠,晃得人眼花。

    “那她呢?”穆少宁朝玲珑扬了扬下巴。

    “七爷连夜让人查了。这孩子爹娘是做茶生意的,今年八岁过半。跟着爹娘过来,应当是打算回川西老家。谁知——”

    谁知路上遇到凶徒。

    “川西?”穆少宁抿了抿唇,“离这儿并不远。那要不,咱们把她送回去。”

    齐天摇头,“她爹已经没有亲人在世了。不然也不会大老远跑去晋中做生意。只偶尔回川西老家看看。”

    穆少宁心中一动,低声说:“或许可以把她带回京城……”

    他话没说完就被打断。

    “不成。”齐天道:“七爷说了,孩子无依无靠,送去抚育堂。”

    这抚育堂是专门收留孤儿的地方。先帝于大荒年间在各地设立,在那儿孩子们能得到妥善的照顾,健康成长。

    巧的是,这里十年前受过灾,也设了个抚育堂。

    穆少宁遥遥地看着那个小姑娘,有点舍不得把她送去那鱼龙混杂之处。如果别人这么说,他肯定要反驳一下,争取一下。

    可发话的是七爷,那就大不相同了。

    这位是他们飞翎卫的北镇抚使。不仅如此,还是太后娘娘嫡亲的侄儿、定国公府老国公爷的幺子。

    年岁倒是不大,可辈分高得很。因在家中行七,所以京中上下俱皆恭敬地唤一声“七爷”。

    七爷的意思,穆少宁半个字儿都不敢反驳。只能颔首应下来。半晌后,抬手朝着旁边高树猛砸一拳,低吼了句:“那些狗杂种。”

    玲珑磕头磕得头发懵,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最后还是穆少宁把她硬拉起来,给她打了水擦脸擦手。又命令她不准再哭。她这才一抽一抽地没有继续落泪。

    穆少宁带她去屋里,给她上药。

    药膏是宫里贵人们专用的,只太后和皇上皇后那儿有。再就是七爷那里有个,便是眼前的这一瓶。七爷今早走之前特意把它留了下来,没多说什么,只丢下一句“晚些用得着”。

    当时穆少宁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现在才晓得,爷这简直是神机妙算啊!

    动作轻缓地给小丫头上了药,穆少宁不忘告诉她:“这东西很厉害的。再大的伤口,抹了它,都能不留疤。”

    玲珑点点头,认真说:“谢谢。”打算起身行礼。

    穆少宁一把按住她,“可别这么多礼。我不喜欢。”

    玲珑沉默了会,最终很轻地点了下头。

    穆少宁这便笑了。笑后吸吸鼻子,“咦?什么这么香?”凑到玲珑身边,“感觉是你这儿。”

    玲珑悄悄使劲捏着裙摆下挂着的刚问他要来的两个茶包。

    那阵香气突然变得有些缥缈。穆少宁不疑有他,只当自己弄错了,遂没多管,也没再提。

    齐天带来的酒楼的食物泛着油花。玲珑吃不下饭,穆少宁去给她煮了碗清汤面。

    其实他基本上不下厨做饭。怀宁侯府的少爷,哪需要进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只有几次被父亲罚得很了,他饿着肚子没办法,偷偷摸摸弄吃的,才学会的这个。

    家里人都没吃过他煮的东西。也就为了玲珑,他愿意再跑一趟厨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动天下(百度最新章节)  名动天下(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