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49.第 49 章

    这是随机防盗章节, 因订阅比例不足而出现

    顾妈妈和她说:“别光发愣。先试试衣裳。万一不合适的话, 赶紧去国公府和七爷说声。”

    几人伺候着玲珑进卧房。

    包袱里共有四整套衣裳, 外加四双鞋子,两件斗篷。择了一身从上到下穿了后, 居然刚好合身。

    玲珑开心地对着镜子照来照去, 回头问她们, “好看么?”

    她五官本就十分出众, 因为年龄小,艳色隐现。身穿素色掐银丝折枝花百褶裙, 裙摆层层叠叠铺展开, 翩然若蝶。鲜亮的颜色映衬下,小姑娘如春日里的鲜花般明媚娇艳。

    “太漂亮了!”冬菱发自内心地赞叹。

    锦绣抿着嘴笑,“七爷眼光就是好,挑的东西很适合小姐。”

    “一瞧就是让霓裳坊做的。”顾妈妈上前顺手给玲珑绾了丫髻,“太后娘娘都赞霓裳坊的东西最好,时常选了样子让她们送进宫几件。”

    冬菱笑嘻嘻地说:“那小姐往后有福了。霓裳坊是七爷的铺子,还不是想给姑娘多少都行啊。”

    锦绣睇了她一眼, “七爷那边还没发话呢, 你倒是提前打算上了。”

    顾妈妈给玲珑理着衣裳,讶然道:“倒是真合适。鞋子也正好。七爷没来问过小姐尺寸啊。难不成是夫人把小姐尺寸给他的。”

    “没吧。”冬菱说:“如果七爷那边问起什么,应该先让咱们几个知道, 不是么。”

    玲珑听后, 随口说道:“从川中往京城来的路上, 七叔叔常带了我一起骑马, 偶尔他不在房里的时候还会让我在他屋里歇息。许是因为这个,所以知道我的尺寸吧。”

    因为说的是事实,所以她并没在意,脱口而出。

    可是屋里其他三人听了后却大为震惊。

    郜七爷喜静,从不和人太过亲近。小姐这般算是极其难得的第一人了。不过这话放在心里就罢了,没人敢说出来。

    ·

    第二天一大早,傅氏就亲自来了晩香院来叫玲珑。

    昨天晚上收到七叔叔的礼物后玲珑太兴奋了些,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很久才睡着。今天起来后耷拉着脑袋没精神,稀里糊涂洗漱完吃过早餐,爬到马车上倒头就睡。

    正睡得迷迷糊糊呢,玲珑被人晃醒。耳边是锦绣焦急的声音。

    “小姐。小姐。”锦绣不住地说:“七爷来了,在街边等您呢。快醒醒。”

    刚开始玲珑还茫茫然没有反应过来,过了片刻后,她猛然坐直了身子,麻溜儿地就往马车边去。

    顾妈妈赶紧说:“头发乱了,理一理!”话没说完,玲珑已经自己跳下了车。

    顾妈妈忙让冬菱跟下去给她整理下。

    街角处,一人端坐马上,目光沉静地望着这边。

    玲珑开心地朝他挥手,“七叔叔!”顾不上让冬菱整理好了,拎着裙摆就往那边跑。

    郜世修的眸中染上暖意,说道:“慢着点。”翻身下马,紧走几步迎了过来。

    冬菱瞥了眼街角旁高头大马的八名侍卫,没敢跟过去,犹豫着回了车子上等着。

    玲珑跑到郜世修身边,高兴地仰头问他:“您怎么在这儿?”

    她欢快的笑颜粲若朝阳。

    郜世修看着玲珑,语气不自觉地柔和了下来,说道:“正要进宫,顺路经过这儿,看看衣裳合不合身。”

    从川中到京城,一路玲珑都是跟着他,小姑娘的身形如何他十分了解,就和霓裳坊的管事说了声,让绣娘们比照着当下最流行的款式给做了几身。

    如今看来,倒是不错。

    “非常合身,穿着正好。”玲珑说着,又略有迟疑,“可是,也太过合适了些。”

    郜世修牵了她的手往街角去,停在了无人的清净处,“此话怎讲?合身不好吗。”

    虽然旁边没有别人,可玲珑还是凑到他跟前,很小声地说:“我现在还在长个子。这样可体的衣裳,要不了几天就得紧了穿不下。七叔叔下次如果送衣裳给我,不妨宽松一点。还能多穿些日子。”

    这话是昨儿晚上红玉红霜小声议论时候她听到的。后来想想,真有道理,今天就特意和郜世修说声。

    看着玲珑认真仔细的模样,郜世修忍俊不禁,抬手在她发顶揉了一把。

    “这是在给我省银子呢?”他含笑道:“无需如此。平素我花销也不太多,正愁银子没地方用,给你使着正合适。若是小了,我让人重新做了给你。”

    玲珑低着头嘀嘀咕咕:“可是,那多浪费啊!”

    “没什么。”郜世修不甚在意说着,抬指在她紧皱的眉心处抚过,“只要你能合用,再多也不浪费。”

    ·

    到了傅府门前,玲珑车子停下的时候,傅氏已经在她车前等着了。

    走之前傅氏看玲珑困倦,就让她在车上多睡会儿,没有和她同乘一辆车,又让顾妈妈她们随身伺候着。

    至于穆少媛她们,傅氏离开之前遣了人去叫她们。不料去青兰院喊了几次,对方都说是在用早膳,马上就好。

    眼看着太阳高照了,想想玲珑困得那么厉害都一大早起来,而二房那几个年纪大的拖拖拉拉没个准时间,傅氏也火了。让人去木樨院说了声,不管二房的人是真懒到没有准备好,还是拿乔故意这样,她直接带了玲珑先行往傅家去。

    出门的时候,穆霖遣了门房的人和她说,稍晚一些袁老姨娘会带着侯府的几个管事妈妈送了二房的姑娘们过来,让她只管先走,不必担忧。

    待到玲珑下了马车,傅氏问道:“刚才七爷来看你了?”

    “是。”玲珑说:“七爷今日要进宫,刚好顺路,就等着见上一见。”

    傅氏神色复杂。

    顾妈妈几人面面相觑。

    但凡在京中久一点,就都知道从定国公府进宫的话,走那个街角是绕道的。

    只是这话没人在玲珑跟前挑明。

    傅氏和玲珑说话的空档,另有三辆马车在不远处停了下来。那车子十分特别,并非用的寻常黑漆,而是略带红色。马车上雕有繁复纹饰,华贵大方。

    玲珑只瞥了一眼就打算收回视线。谁知这个时候马车帘子晃动,从上面走下来一位姑娘。十一二岁的年纪,容貌清丽,自带三分傲气。

    “沈家二小姐?”傅氏毕竟两年没有和京中其他人家来往了,从对方的五官里依稀看出以前的影子,约莫猜出了对方的身份,疑惑着轻声说:“沈家人怎么也来了。没听嫂嫂说请过沈家人啊。她们来做什么。”

    听说这位是沈家的小姐,玲珑立刻心里警铃大作。

    刚才七叔叔离开之前,快速地在她耳边说过一句,防着沈家人,不要多接触。

    七叔叔没有说太多。玲珑不太清楚其中利害关系,但听傅氏这样说,又看顾妈妈面露警惕好似不太喜欢沈家人,便小声问顾妈妈:“沈家是做什么的?”

    她觉得,七叔叔为她寻了顾妈妈她们来,肯定是有他的用意。七叔叔衷心可靠的手下那么多,为什么偏偏要寻了这三位从宫里来的?

    所以,现在她有了不明白的事情,索性来问顾妈妈。

    顾妈妈寻了个借口把玲珑带到旁边无人的僻静处,做出给玲珑整理衣裳下摆的样子,压低声量道:“兵部尚书姓沈。”

    这事儿没人和玲珑提过。她家在晋中,原先无忧无虑长大,父母亲并不会和她说太多京中官员的事情。到了京中后也没听人提过,因此不知道。

    现下听了这话后,玲珑稍一细想就明白过来。

    她知道现在皇后的兄长是兵部尚书。原来,沈家是现在皇后的娘家,也是大皇子的外家。

    先慧淑皇后嫁给皇上后多年无子,太后无奈,为了皇家血脉,允了其他妃嫔先行生育。嫔妃陆续诞下两位皇子后,皇后娘娘方才有了身孕,生下一子,立为太子。

    因此,太子虽是嫡出,实则行三。

    先慧淑皇后故去后,大皇子的生母被立为皇后。就是如今的皇后娘娘。

    顾妈妈不时地抬眼望着玲珑,见她目光澄明,知道小姐这是清楚了沈家的地位和宫里的关系,笑道:“虽说沈家要防着点,姑娘却也不用怕了他们。”

    玲珑点点头。

    这倒是。

    皇上明显更喜欢太子和七叔叔。

    玲珑道:“我不搭理他们就是了。”七叔叔说的应该就是这个意思。

    顾妈妈笑着颔首,陪了玲珑往前行去。

    玲珑打算绕过沈家女眷,和傅氏一起直接往旁边道上去。

    谁曾想,还是没能完全避开。

    走了没几步,有人在旁边柔声唤道:“请问前面是傅家的四小姐吗?”

    傅茂山有一女,其弟傅茂泉有两女,都比玲珑大。因此,玲珑在傅家小姐中行四。

    这声音十分耳生。

    玲珑回头去看,就见那位沈家二小姐正笑盈盈地朝她走来。

    她年纪比姐妹俩略大一点,容颜清丽,身穿樱草色百蝶穿花遍地金褙子,戴赤金镶红宝石璎珞,下巴微扬,傲气顿显,一看便是出自高门大户。

    双胞胎不认识她。但看她身份尊贵,还是不要招惹的好,俩人对视一眼,赶忙齐齐道歉:“对不起。我们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沈芝雪气狠狠地说:“随口就说的一句话而已,值几钱几两啊!你看我衣袖都给你们弄皱了。我不管,你们赔我!”

    “雪儿,你怎能跟市井妇人似的这样凶悍。”旁边出来幽幽的一声叹息,声音如空谷而出,甚是美妙,“要我说,合该把她们擒住,质问她们的家中长辈。也不知是什么样粗俗的人家,才能教出这样不成体统的孩子。”

    说话的女子身材高挑,约莫十八.九岁,穿青莲色绣银纹对襟衫。相貌十分好看,因不苟言笑神色冷淡,整个人像是脱离于凡世一般不带有烟火气。

    沈芝雪猛地反应过来,喊人来捉住姐妹俩。

    刚才在外头的时候,六个婆子上来,双胞胎差点就被抓了去。现在经历过一次有了经验,一看情形不对,俩人忽然一起点头,默契地拔腿就跑。

    沈芝雪没料到有人在冲撞她后敢逃走,愣了愣后,指了身后的丫鬟说:“把她们给我追回来!”

    “不必了。”那神色冷淡的女子说道:“等会儿午宴时自然能够看到。到时候再计较也不迟。现在瑞王妃在里头,你这样大呼小叫地拿人,反而落了下乘。”

    沈芝雪恨恨地跺了跺脚。

    这时她看到旁人一人缩手缩脚地站着,看着这边欲言又止,就点了对方,问:“你是谁。在这儿做什么。”

    穆少媛迈着小碎步过来,福身说道:“我姓穆,那两个是我家妹妹。若有失礼的地方,还请小姐不要怪罪。”

    介绍自己的时候,穆少媛特意把姓氏加重了下。试问和傅家相熟的姓穆的人家能有几个?唯独怀宁侯府了。

    果不其然。

    听闻她是出自怀宁侯府后,沈芝雪的脸色和缓了点。

    “你是侯府的女儿。行几?”沈芝雪问。

    穆少媛脸上有点发烫,“二。”

    沈芝雪没多想,又问:“那你和傅家的……”

    她正想问和傅家四小姐熟悉不熟悉,旁边那神色冷淡的女子却开口打断了她的话。

    “雪儿,你理她作甚。”那女子说道:“怀宁侯府行二的小姐是老国公爷庶子的庶女。如此低微的一个人,还好意思借了侯府的势来我们面前显摆,当真是可笑至极。就这种卑微的人,和她说一个字都是多费唇舌。无需理会。”

    这话字字如刀刃,戳得穆少媛心口疼。她见她们两人明显出自高门,确实是打算借了侯府的势来结交。谁知对方两三句就把她贬低到了尘埃。

    穆少媛指尖掐着掌心告诉自己不要哭,硬憋着没说话。

    沈芝雪气恼地横了穆少媛一眼,好声好气地挽了女子的手臂,“好吧,我听六姑的。”

    等到这姑侄两个走远,穆少媛揉了揉眼,咬着嘴唇落着泪,一脚高一脚低颇为狼狈地离开。

    周围静寂下来后,傅清言方才带了玲珑从竹林中走出。

    玲珑望着沈家小姐离开的方向,问:“那个高一些的是谁啊?”

    她原以为沈芝雪就已经够目中无人了。没想到那个“六姑”更甚。

    傅清言道:“沈家六姑娘。”

    “六姑娘?”

    既是叫做姑娘,那就是还没有出嫁。可她显然年纪不小了,玲珑疑惑这一点,问:“这是怎么回事?”

    以沈家的门第,不该如此才对。

    傅清言与她走在无人的僻静处,轻声道:“沈家六姑娘是沈二小姐的六姑姑,皇后娘娘的幺妹。如今已经十九岁了,是京中有名的才女。可能因为很有才气的缘故,平常人她不太看得上眼。”

    说到这儿,傅清言神色复杂地看着玲珑,觉得这些话不该和一个小孩子讲。

    可玲珑求知若渴的眼神让他不好意思不说,好半晌,傅清言才支支吾吾地道:“她年少时就心里有了人,多年来一直坚定着非那人不嫁,谁劝都不行,连她长姐皇后娘娘劝了也不肯听。偏对方根本不搭理她。结果磋磨到了现在亲事都还没定下。气质倒是磨得和那人有些相似,愈发清冷起来,不太合群。”

    玲珑想到刚才沈家六姑娘对待穆少媛时候鄙夷又刻薄的话语,小大人似的感叹了句:“想不到她居然还是个痴情的。等了那么多年,也不容易。”

    一抬眼,却见傅清言神色古怪,忙问:“怎么了?”

    傅清言无奈地叹了口气,“你可知她相中的那人是谁?”

    “呃,谁。”

    “北镇抚使,郜七爷。”

    “……”

    好吧,玲珑现在忽然觉得,那沈家六姑娘苦等爱情的故事没那么动人了。

    这么个刻薄又嘴毒的人,居然妄想嫁给七叔叔?

    凭什么哦。

    ·

    傅清言把玲珑送回屋里时,厅中已经没有那么挤了。太太们有的在别的屋子摸牌,有的在园中散步,有的则和姑娘们说着话。只还有七八位和瑞王府相熟人家的当家太太在和瑞王妃说话。

    玲珑进去后,朝瑞王妃端正行礼。

    老王妃笑着亲自虚扶了她一把,上下打量,赞道:“是个好孩子。”

    玲珑不愿和那沈家姑侄两个碰到,做什么都跟在傅氏或者邓氏身后,绝不离开半步。

    远远地看着那个漂亮乖巧的小女孩儿,沈静玉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沈芝雪明白,六姑特意过来傅家,就是打算问问那小姑娘为什么可以得了七爷的青睐。偏偏对方不懂事,跟屁虫一样总是在长辈们身后,让人连说句话的机会都没。

    侯府二房的几位姑娘虽然没捅出大篓子,可惹出的事儿也不少。到底是被“请”去了那个专门准备的院子。

    午宴过后,女眷们重新聚在厅里,准备歇息会儿游园。

    瑞王妃拉着玲珑的手,指了她和众人说:“我刚才瞧了这孩子很久。非常懂事乖巧,半点都不让人操心。”又与玲珑道:“前些天郜家老七去王府的时候,和王爷提起过你。老七说你最听话不过,是他见过最好的孩子。果然,他看人很准,就是有眼光。”

    瑞王妃一席话,比寻常人百般的赞扬都来得有用。

    更何况她话里还提起了郜七爷的意思。

    太太们纷纷赞扬玲珑。

    玲珑有些受不住这样热情洋溢的场面。可是,她隐约猜出是七叔叔特意为她请来了瑞王妃,所以即便笑得脸颊发酸,也开心得硬撑着。

    厅堂里已经聚了不少太太小姐们。一圈儿行礼下来,玲珑收到了好多长辈们的见面礼,交由锦绣和冬菱拿着。

    太太们一直赞玲珑乖巧懂事又漂亮。

    这话越听越多,玲珑羞赧,小脸通红。

    邓氏指了她和太太们说:“我这女儿啊,害羞得很。若是有不合礼数的地方,大家多多包涵。”

    太太们笑道:“玲珑这么听话,哪里有半点儿不合礼数了?你啊,就算是自家孩子,也得说话公正着些。”

    “就是。”傅氏在旁道:“玲珑多乖。我怎么看她都好着呢。”

    都是相熟人家的太太们,闻言笑着打趣。

    这时帘子撩开,有两名少年郎走了进来。两人相貌有三四分相似,只不过年长那个身材略矮些,十六七岁的年纪,笑容非常和善,正是傅家大少爷傅清行。年少那个相貌更为出众,温润如玉,便是傅家二少爷傅清言。

    两人行到跟前,给长辈们揖礼请安。

    傅清行和长辈们说着话的功夫。傅清言看到玲珑也在,过来问她:“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跟我说声。”

    玲珑笑着说:“才刚到。姐姐呢?”说的是傅茂山和邓氏的女儿傅清盈。

    “她啊,”傅清言道,“应当在帮母亲准备招待客人的东西。你且等会儿,得闲了让她过来陪你。”

    傅清言知道玲珑不认识这儿的人,怕她紧张,就在旁和她温声说着话。

    没多久,丫鬟们来禀:“太太,姑太太,瑞王妃来了。”

    屋内的太太们闻言都起了身。

    瑞王乃是今上的亲叔父。瑞王爷和瑞王妃年纪大了,等闲不会出门。如今肯来傅家宴席,当真难得。

    “老王妃来了?”邓氏惊喜且意外,“快快有请。”说着拉了傅氏一起亲自去迎接。

    其他太太们也有很多跟着出了门去迎。

    出门前,邓氏和傅氏叮嘱傅清言兄弟俩:“你们陪着玲珑一会儿。”

    傅清行、傅清言就和玲珑一起跟了过去。

    人不算少。虽然彼此间都隔了不少距离,傅清言依然怕人多会碰到玲珑,从头到尾都护在她的旁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动天下(百度最新章节)  名动天下(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