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50.第 50 章

    这是随机防盗章节, 因订阅比例不足而出现

    “没有。”傅氏起身走到花架旁, 拨弄着绿萝垂下来的叶子,“我也有些拿不准要不要先把这主意告诉侯爷。”回头一笑, 对邓氏道:“所以还想着要不要去找嫂嫂商量呢。可巧你就来了, 正好先和你说说看。”

    很显然,傅氏有自己的顾忌。不然的话, 直接把话和侯爷挑明便罢。邓氏知道傅氏顾忌什么,犹豫着说:“侯府那么多……”

    话没说完,外头响起了红霜的声音:“夫人, 茶沏好了。”

    姑嫂两个默契地静了下来没再提及这个话题。

    帘子掀开, 进来的并非去泡茶的红月,而是傅清言。红月随后而入, 捧着红漆梅花纹托盘进到屋里,将茶盏依次放在了邓氏和傅氏跟前。

    傅氏问傅清言:“玲珑呢?”

    “她啊。”傅清言的眸中现出暖意, “被三小姐叫去了。好像是三小姐和三少爷有什么冲突, 到了大太太跟前争执不下,喊了玲珑去作证。”

    傅氏忍俊不禁,侧对着邓氏说:“家里那两个活宝, 一刻也不得闲。平时少宁不在家就罢了。一在家待久,俩人准得闹起来。”

    “现在不怕了。”邓氏笑道:“有玲珑呢。”

    “这倒是。”傅氏说:“兄妹俩都喜欢玲珑, 她一说和,两人就不闹了。”

    说着话的功夫, 邓氏和傅氏端起茶盏来饮。

    掀开茶盖, 茶香四溢。

    傅氏“咦”了声, 试着抿一口。

    邓氏面带疑惑着慢慢饮着。

    半晌后傅氏先开了口问:“这茶是怎么回事?”

    红月还没开口,傅清言已经反问:“姑母看是怎么回事?”

    傅氏笑道:“若是可以看得出我就不必问了。”

    邓氏尝着手里这个茶有点苦有点甜,好喝,是绿茶的味道却又不完全是绿茶的味道,就唤了红月,也问:“这是什么茶?”

    红月嗫喏着答不上来。

    傅清言含笑道:“母亲问她,她是说不出来的。因为玲珑泡这茶的时候,让丫鬟去准备东西了,只我在旁边一直看着。”

    “玲珑泡的?”傅氏和邓氏都大为惊讶。

    “是。”提到刚才的情形,傅清言的语气不禁柔和了下来,道:“母亲的那一杯,她加了甜杏仁和蜂蜜到绿茶中。说是看到母亲刚才咳声不止,这样泡茶止咳润肺,对身体好。还特意告诉我做法,让我回去后给您也这样泡着喝。至于姑母的,她是用白术和甘草煮了水,再用这水泡绿茶。姑母最近脸色不太好,这茶能够益气生血。”

    邓氏赞道:“这孩子真懂事。”

    “是懂事。”傅氏把声音放轻,“她家人是做茶生意的,想来知道这些比较多。”

    推己及人。想到自己失去女儿的痛苦,再提到玲珑的遭遇,傅氏的心里也不好过。

    半晌后,傅氏叹道:“这孩子也是有心了。”

    邓氏有心想要打趣她让她心情好些,刚才看她是头回喝这茶,就道,“你可是沾了我的光了。我不来,玲珑也没这么折腾着给你弄。”

    “话可不是这么说。”傅氏袒护玲珑,“平日里我不让她去厨房和茶水间。如今你来了我少看了几眼,她才跟着钻了过去。”

    她这话是实话。

    高门大户的女儿们,有哪一个会往那些地方去?

    不过,邓氏也有此看出傅氏是真喜欢那小姑娘,就笑着没多说什么。

    傅清言知道母亲和姑母有话要说。他本也是想把玲珑花费的心思告诉给长辈们听,既然说完了,他也不再停留,出屋去习武场寻穆承辂去。

    傅氏之子穆承辂走武路,打算考武举上战场,功夫很不错,每日都在习武场苦练。这个时候去那里,一准能寻得到人。

    等到傅清言的身影消失后,邓氏方才重新提起刚才的话题,“其实,我是不太赞同你把她养在你名下的。侯爷已经有好几个孩子了,再多一个姑娘,怕是不太好。”

    她这话说得含蓄,不过傅氏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

    侯府不光她自己的孩子。还有先侯夫人的几个孩子。

    其实这也是傅氏自己担忧的。

    “可我是真想养着这个孩子。”傅氏平素性子温和,倔劲儿上来后也是十头牛也拉不回的,“他们若是容不得她,大不了我买个宅子,带着她另过。总之不会让她受委屈。”

    邓氏被小姑子这赌气的话逗笑了。

    即便是已经出嫁为人母了,可在邓氏的眼里,眼前这个还是那脾气倔强,说不肯嫁就不肯嫁的少女一般。

    “我就是说在记在你名下不合适而已。”邓氏握了傅氏的手道:“又没说没办法养着她。”

    傅氏一听急了,“不养在我名下,难不成就让她做个无依无靠的孤女?我既是要养着她,总得保她往后的日子顺顺和和的。断然不能让人随意欺负了她!”

    “看你这急的。”邓氏拿起傅氏跟前的茶盏,塞到她手里,“你可多喝喝茶吧。改天让玲珑给你泡个凝神静气的。”

    傅氏听后,忍俊不禁,笑着抿了口茶。

    自从嫂嫂入了门后,多年来一直和她关系非常好。

    如今母亲过世多年。也就在这个嫂嫂跟前,她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做。

    把茶盏搁下后,傅氏道:“你若是不同意,总得帮我想个章程出来。如果说一点辙都没有,我可不依。”

    “办法有是有。不过,总得看看父亲和茂山的意思,再问问侯爷,最后还等请示七爷。”

    傅氏没料到邓氏居然有法子解决,忍不住问:“什么办法?”又道:“只要这法子好,我自然去劝父亲和兄长。也……尽力说服七爷。”

    邓氏说道:“这法子倒也不难。”

    她略顿了顿,才慢慢开口:“我想着,不如把玲珑的名字记在傅家。”

    “傅家!”傅氏讶然。

    “对。记在我和茂山名下,由你养着。这孩子乖巧懂事,我喜欢得紧。”邓氏说道:“家里的情况你是知道的,最简单不过。往后就说玲珑是傅家远亲的孩子,来投靠我们,把玲珑记在我名下。你既是她的姑母,再由你来养着她,旁人半点都不能多说什么。”

    生怕傅氏多想,邓氏又道:“这事儿和父亲说一声,一准能成。你又不是不知道,父亲最疼你。老爷子大老远赶过来,一直和我们说,玲珑是傅家的大恩人,千万要善待这个小姑娘。还说往后玲珑一切的花用都由他来出,以后她出嫁,老爷子也要给她准备一份体面嫁妆。这些可都是刚才来的路上,一遍遍唠叨给我们听的。”

    傅氏听后,泪盈于睫。

    这些日子她在病中神志不清,害得老父亲为她担忧,短短两年就苍老了许多。

    傅氏握着邓氏的手,说不出话。

    邓氏笑道:“就这么说好了。走,咱们去找他们去。跟你说,我刚才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也吓了一跳。现在想想,却是怎么都比养在你名下合适。”

    侯府里,侯爷子女好几人,且不都是傅氏所生,还有先侯夫人留下的子嗣。

    如果傅氏做主收下玲珑,侯府嫡出的孩子多了一个。万一先侯夫人留下的孩子们闹起来,岂不是伤了和气。

    毕竟玲珑对于傅家人来说是大恩人,对他们那些人来说却不是。

    而傅家就不同了。

    傅家满门清贵,家风甚好,除非四十无子,不然绝不纳妾。

    傅茂山无通房无妾室,和邓氏只有嫡出的二子一女,家庭简单。只要决定下来,基本上没什么阻力。

    其实邓氏愿意把玲珑记在自己名下,也有自己的考量。

    天底下想和郜七爷攀上关系的人多了去了。可有哪一个能成功的?即便定国公府和怀宁侯府关系好,对于穆家的人,七爷也不是各个都搭理。

    可是有玲珑在,傅家就和七爷有了关系。

    傅家书香传家,桃李满天下,曾有二十余人入翰林,出过三位阁老。在士林中极有名望。

    只是这等名望在七爷面前怕是不够看的。七爷肯不肯给傅家这个机会还难说。

    ·

    她们遣了人去寻穆家老太爷和大老爷的时候,傅老太爷和穆霖也正谈论玲珑的事情。

    傅老太爷原本想着,女儿那般病症原本是治不好了,一天天的失望堆积下来,让人渐渐地没了希望。

    谁知玲珑一来却有了转机。

    这样的情形说是救命之恩也不为过。

    为此,老人家考虑着,往后玲珑的一切开支都由傅家提供。直到她出嫁,再给她一份体体面面的嫁妆。

    谁知侯爷却说,七爷已经把这事儿给揽下来了。

    这可愁坏了傅老太爷。原本随身带来的银票都没了用处。

    可巧这个时候有小厮来禀,说是夫人和傅大太太有事寻傅家老太爷和大老爷商量。

    傅老太爷和傅茂山就去了秋棠院寻傅氏和邓氏。

    邓氏的提议刚刚说出来,傅老太爷一改郁色当即拍板。

    “就记在老大家的名下!”老人家高兴得哈哈大笑,“往后我可就多了个小孙女!以后她出嫁,你们不用管,嫁妆全都我来处!”

    傅茂山从邓氏的话语里多少猜出了点她的私心,忍不住瞪了她一眼,却也觉得这个法子好,“这样处理最为妥当。”又怕妻子的私心被北镇抚使大人看出来,犹豫着道:“这事儿得七爷准了才可以。不若我遣了人去寻七爷,问问他的意见。”

    傅老太爷颔首道:“是得和他说声。”

    不过,老人家怕那个冷面阎王一样的男人不肯答应,遂道:“茂山和茂英都别让人去问。我亲自去问。”

    只希望对方看在他的面子上,能松一松口答应下来。

    ·

    北镇抚使带一队飞翎卫出了京。除了皇上外,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办事。根本寻不到人。

    傅老太爷只能先回了冀州静等。

    等到十月末,眼看着就要进冬月了,傅老太爷方才收到消息,郜七爷刚刚入了京。

    傅老太爷赶忙动身去了京城,拜见定国公和郜七爷。

    郜世修刚从卫所回到府里就听说傅阁老已经等了他四个时辰,顿感意外至极。

    “傅大学士?”他把手中马鞭随意一抛,等侍卫接过去了,又问:“他来做什么。”

    “小的不知。”

    “不见。有父亲在招待他就够了。”

    “……好像是和玲珑小姐有关系。”

    郜世修脚步微顿,回头看过来,清冷的视线落在了侍卫身上。

    侍卫脊背冒出一层冷汗,急忙解释:“小的并非不想告诉您。而是不太确定到底是不是和她有关系,所以刚开始没有说。”

    郜世修负手而立,静静望着墙角边的一树绿梅。许久后,略一颔首,“我去看看。”

    国公府待客的茶厅,傅老太爷并不是第一次来。可他是头回在这儿和郜七爷相见。

    在傅老太爷的印象里,定国公的孩子中,唯有这个孩子最出众。天资聪颖,文武双全。但凡先生们问话,就没他答不出的问题。

    可这个孩子也有个缺点,不近人情,待人凉薄。与谁都有些合不来。非常孤傲。

    偏偏他又有孤傲的资本。无论家世才貌都是一顶一的好。让人想讥讽他几句都做不到。

    如今看着已然高大挺拔的男子,傅老太爷不由叹了句:“唉,真是老了。看看你,都长那么大了。”小时候虽然冷冰冰的,可是又漂亮又聪明,瞧着也很玉雪可爱。谁曾想日后竟是行事如此狠辣的一个。

    年初刚接任北镇抚使,头次办案,便是两广贪墨。大理寺有了确切证据,却有三名官员叛逃在外没能即刻捉住。

    皇上把此事交给七爷去办。七爷亲带飞翎卫去两广寻人,把犯了案的两广总督连一名知府一名同知直接捉拿。谁知对方居然设了陷阱,公然抵抗。七爷直接手起刀落,亲斩三人。后割下三人头颅回京复命。

    皇上大加赞赏,赐予玉佩一枚以示嘉奖。

    自此以后,天下人无不知晓七爷是皇上的亲信重臣。在他跟前,谁也不敢放肆。

    傅老太爷知道七爷不喜欢绕圈子,就直接了当地道:“有件事老夫想要和七爷商议。只是不知可不可行。”

    对待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郜世修心存敬意,简短说道:“请讲。”

    “您救过一个孩子,叫玲珑的,应当还记得吧?我打算把她记在犬子名下。”

    听到这个消息,郜世修倒是真的有些意外,“傅家?”

    他刚回京,还没来得及让人查探玲珑身边的事情。只听说傅家人曾去探望她,细节还不知晓。

    傅老太爷斟酌着说道:“我家女儿想抚养她。只是侯府里关系较为复杂,孩子记在她的名下不太合适,所以打算记在犬子名下,由他妹妹来抚养。往后,这孩子既是傅家的,也是穆家的,两边都看顾着她。您看如何?”

    郜世修沉吟不语。

    那么,小丫头往后就是唤作傅玲珑了吧。

    这名字倒也算得上勉强顺耳。

    至于和傅家有牵连,郜世修不喜欢别人借他的势,所以从不和文武官员深交。但是,如果能让小丫头往后过得更顺遂,偶尔为之他也并不在意。

    再一考虑,如果小丫头成了傅阁老的孙女,依着辈分依然是叫他一声“七叔叔”……

    北镇抚使大人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对这提议略作点评。

    “尚可。”

    这里环境清幽,石子铺就的小路两侧种有灌木。虽然到了冬季,依然葱郁,为这清冷的寒天增添了几许生机。

    玲珑朝两侧多看了几眼,“金叶女贞?”

    “你识得它们?”傅清言微笑望着她。

    “是。”玲珑前后多瞄了几眼,“就是种的稀疏了些。倘若多栽种几棵,中间缝隙少点,能够更加好看。”

    傅清言半晌没说话。许久后,才慢慢说道:“其实这些灌木中间原本还载有栀子花。还是姑母命人栽种的。姑母心善,喜好花草,喜好琴棋,待人十分和善。只是自打琳表姐过世后,姑母这两年有些认不出人了,栀子花被尽数拔去,这里也不怎么有人过来了。”

    玲珑轻声说:“抱歉。我不该提起这个。”

    “道歉做什么?”傅清言眉目柔和地看着她,“本就不是你的错。我只是想到了,所以提几句。”抬眼望向不远处的粉墙青瓦,“马上要到了。你在外头稍微等我片刻,我去去就来。”

    玲珑笑着说好。

    傅清言见她喜欢这石子小径,就道:“这里离秋棠院不远了。不如你在这儿等我。若有事的话,在这里叫我一声就是。”

    这提议正合了玲珑的意。两人就在石子路口道别。一人朝旁边的秋棠院去,一人折回去往小路走。

    不同于木樨院的热闹和欢乐,这儿太过幽静,以至于进到院门后,还感受不到一丝的人气儿。

    走到院中央了,方才有人看到傅清言,惊喜地唤道:“傅少爷!您来了!”

    说话的是名身穿绿色偏襟长褙子的妇人。

    傅清言问她:“郑妈妈,姑母可在屋里?”

    郑妈妈把手里捧着的梅瓶放到一旁院中的石桌上,“没在屋里。刚刚夫人想要到附近走走,红霜陪着去了。少爷进屋等等吧,很快就会回来。”

    傅清言回头朝着石子小路的方向望了眼,有些犹豫。郑妈妈一再说很快就回,他这才迟疑地进了屋。

    ·

    石子小路的尽头有个小石凳,不大,仅容一人坐下。到底是赶了许久的路有些疲乏,玲珑在灌木丛旁走了半晌后,回到这石凳上坐下。

    这时有脚步声从旁边传来。并非是来自她们之前走的那条小路,而是旁边的一条青石板路。那青石板路从石子路的半途开始,横着通往远处的一个小院子。之前玲珑走石子路的时候发现了这青石板路,还顺着远远看了眼,见那小院子里长了些杂草毫无生气,就没再多看。

    没曾想,竟是有人从那小院子出来,顺着青石板路往这边走。而且她们转了个弯儿后,居然正巧往这边走。

    当先的女子身穿紫檀色折枝辛夷花刺绣交领长袄,插赤金填碧玉寿字簪,戴牡丹纹翡翠耳坠,容颜清丽,气度雍容华贵,有种看不出年龄的美。身边丫鬟约莫十五六岁年纪,着靓蓝色湖杭素面综裙,小心地扶着前面女子,脚步沉稳。

    离得那么近,玲珑不好避开。等人靠近了后,想着华衣之人是盘了发的,便起身福礼,“见过太太。”

    那位太太没开口,倒是丫鬟说:“不用多礼。起身吧。”

    玲珑站直之后,打算等两人走远就重新坐回去。谁知那位太太却停住了脚步,站在她的左侧边,回头看过来。

    被人这样盯着看,玲珑有些不自在。正打算离开,却听对方讷讷地了句:“琳姐儿……”

    玲珑莫名地开始紧张,加快步子想要走,不料手腕一紧被人拉住。回头一看,正是那位身着华衣的太太。

    对方紧紧地从左侧方盯着她,目光有些茫然,有些凄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动天下(百度最新章节)  名动天下(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