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53.第 53 章

    这是系.统随机防盗章节,当读者订阅比例不足时会显示

    穆少宜拉着玲珑跑:“快走快走。别让他逮着。上次我不过弄坏他一个不起眼的砚台, 他就罚我喝了十几杯茶水, 可撑死我了!这人啊, 怀着呢!”

    “你们给我站住。”穆少宁指着穆少宜,“那砚台不起眼?本少爷花了俸禄亲自买的!你跟我说不起眼?”

    几人正在院子里绕着大树转圈, 郑妈妈从外头脚步匆匆而来。

    红霜大老远问她:“妈妈有事儿?看把您急得。”

    “有事。大事。”郑妈妈语气严肃郑重, 脸上却带着笑,“老太爷、大舅老爷、大舅太太和表少爷来了!”

    红霜迟了一瞬才反应过来, 这是傅老太爷来着长子来了侯府。

    红霜赶忙到屋门口大声朝里通禀。

    不一会儿,傅氏推开房门,“父亲来了?在哪里?”随后穆霖跟着也出了屋。

    郑妈妈福身笑, “刚才转过荷花巷转角的时候遣了小厮来说声,现下应该快到大门口了。”

    “快快请了傅阁老去书房,不能让傅阁老久等。”穆霖说着就要亲自去迎。

    不远处, 有人在屋角探头探脑地往这边看。依稀是袁老姨娘。

    原本穆霖都走出去两步了, 傅氏又探手轻轻拉住了他,给他整理玉冠和衣襟。

    “看你急的。”傅氏柔声道:“父亲他们没那么快。你慢点儿走就是, 不用慌。”

    穆霖目光温和地看着她, 任由她给他整理着。等到妥当后她收了手,方才说:“岳父大人来了,我怎能不紧着些去?若他老人家动了怒, 我可担当不起。”

    这就是玩笑话了。

    傅氏笑着拍了他的手臂一下, 轻推他一把。

    穆霖对她笑语了几句方才离开。

    等到他的身影消失后, 傅氏朝着刚才那个屋角望过去, 已经没了袁老姨娘的身影。

    傅氏唤了穆少宜和玲珑来,看穆少宁在,连同他一起叫上了。

    一行人在垂花门内等着。

    原以为只会见到傅大太太和傅清言,谁知傅老太爷和傅茂山也一并进了内宅。

    傅老太爷未致仕前官拜大学士,桃李满天下,朝中无不尊称一声“傅阁老”。如今老人家年过花甲依然精神矍铄。

    看到那熟悉的清瘦身影后,傅氏什么也顾不上了,小跑着到了他的身边。

    “父亲!”傅氏望着傅老太爷泣不成声,“您的白头发可是多了不少!”深深躬身福礼。

    自打唯一的女儿病了后,傅老太爷就操碎了心。大夫找了,名医找了。就是不见好。日夜担忧之下,怎能不老得快?

    只是这些话,傅老太爷断然不会说出口,只含泪把女儿扶了起来。

    “年纪大了,怎么会没白发?茂英啊,你可是好了?好了就好。好了就好。”此时此刻,一代鸿儒傅阁老的口中,却是找不出比“好”字更恰当更能形容此刻心情的词句。

    傅氏握着父亲干瘦的手,父女俩相对着哽咽无声。

    她知道,父亲是特意为了她而专程跑了一趟。

    昨天她才好,才刚让人给傅家送了信儿。今天父亲就到了这儿。可见是片刻都没耽搁直接赶过来的。

    傅氏哭得无法自已。

    傅大太太邓氏赶忙上前去扶傅氏,“你看你,身子骨才好没多久,可能不在外头吹冷风。就算你能吹冷风,我们跑了那么远的路,你就舍得我们这么站着?”说着话的功夫,拿帕子掩口轻咳几声。

    邓氏虽然没明指,但是在场人都已经知道,傅茂山不过是下了衙后带着妻儿从京城傅宅而来。可是傅老太爷,却是从冀州赶过来的。恰逢傅茂山下衙,就一同到了侯府。

    邓氏这话里担忧的其实是傅老太爷。

    傅氏赶忙止了泪。

    穆霖让人备了温水帕子给傅老太爷净脸。

    一切妥当后,双方准备分开。女眷往内宅去,男人们去侯爷的书房。

    傅老太爷却是叫了那个眼生的漂亮小姑娘到跟前,问:“你就是玲珑?”

    “是。”玲珑应声行礼,“见过老太爷。老太爷福寿安康。”

    她声音软软糯糯的,带着女孩子特有的甜和柔,尤其动听。

    “好孩子。”傅老太爷含笑点头,“我这次来得急,什么都没准备。刚好车子上有个小玩意儿,送你当做玩具吧。”说着就拿出了一方砚台来给她。

    那砚台石质细腻润滑,通身翠绿无瑕,晶莹油润。

    竟是方上好的绿端。极其名贵,可遇不可求。

    玲珑一时间不知该不该接。

    傅老太爷发现这孩子居然知晓端砚,看来是个自小识字的,望着她时的目光愈发慈爱。

    傅清言走上前来,笑着温声和玲珑说:“怎么不接?莫不是嫌累?”

    玲珑恍然惊觉,走上前接过端砚捧在手中,恭恭敬敬行了个礼,“谢谢老太爷。”又把砚台交给顾妈妈收着。

    顾妈妈是太后娘娘身边伺候过的,自然知道这东西的名贵。且,这是傅阁老给小姐的,她就亲自拿着,半点也不假手旁人。

    穆少宜撞了撞穆少宁的胳膊,悄悄和他说:“瞧见没?这才叫好砚台。你那个?嘁。”

    穆少宁朝她瞪眼。

    目送傅老太爷一行离开去了外院,傅氏和邓氏并行着往里走。

    傅氏出嫁前,姑嫂两个就感情很好。待到傅氏嫁了人,同在京中,也时常往来。

    傅氏下意识就想和以往一样挽了嫂嫂的手臂走,被邓氏笑着制止。

    “这可不行。”邓氏说:“我最近身子有点不适。咳着还没好呢。”

    “吃药了吗?”傅氏关切问。

    “吃了。可大夫说了,这咳症是因天气骤然变冷引起的,有点伤了根本,需得慢慢养着,急不来。”

    姑嫂两个在前面慢慢走着。

    随后是穆少宁和穆少宜。兄妹俩就刚才砚台好不好的问题引申开来,已经吵到了是鱼肉好吃还是排骨好吃上面了。

    在后面是玲珑和傅清言。

    玲珑距离傅氏她们已经有一丈远了,听不到傅氏二人在说什么。不过,她能看到两人说话的时候,邓氏时不时拿出帕子轻咳。

    “……玲珑?玲珑?”

    阵阵轻唤在耳边响起。玲珑骤然回神,问:“怎么?”

    “刚刚你一直盯着前面看,和你说话你也听不见。我只能要多叫几声好昭示下自己的存在了。”傅清言含笑道。

    玲珑歉然。

    “不用道歉。是我想找你说话的,你原本不知道,何错之有?”傅清言微笑着话题一转,不再提这个,而是说起了青石板路边的一丛青竹。

    和傅清言闲聊是件很舒服的事。他说话声音不高不低,如溪流轻缓淌过,又博学多闻,随便什么都能拿来说出些有关的典故。

    两人并排走着,不知不觉就也来到了秋棠院。

    傅家人是傅氏娘家亲戚,来了后可以请到秋棠院来,无需避讳。

    姑嫂两人在屋里落了座,孩子们给长辈见过礼后,傅氏就让孩子们去院子里玩。

    “他们都是坐不住的。”傅氏指着穆少宁兄妹俩,“在屋里待不片刻就要往外跑。玲珑倒是坐得住,不过还是不拘着她了。难得今天天气好,让孩子们出去走走。”

    邓氏自然是同意的。

    出了门后,兄妹俩吵吵嚷嚷地去了雪兰院寻蒋氏。

    玲珑和傅清言在院中闲聊。

    看丫鬟红月往茶水间走,玲珑叫住了她,问:“你这是去做什么?”

    红月道:“婢子去备茶。大舅太太来了,夫人遣了婢子奉茶。”

    “这样。”玲珑和傅清言说了一声,起身朝红月那边去,“我和你一起过去看看。”说着就随红月同去了茶水间。

    傅清言下意识就站起来跟在了她身后,到了茶水间门口又有些犹豫,不知这样合不合礼数。

    他正踟蹰着打算问玲珑一声,就见门帘晃动了下,玲珑探出头来四顾寻觅。

    “咦?正找你呢,可是巧了,刚好在这里。”望见近在咫尺的傅清言后,玲珑粲然而笑,问他:“不知傅公子有兴趣进来坐一会儿么?”

    ·

    屋内,邓氏一阵咳声刚刚止住之后,却是忘记了把帕子收回去。

    捏着帕子的手悬在半空,她愣了很久,问道:“你刚刚说的可是真的?”

    姑嫂俩感情甚好,即便是出嫁后,傅氏有事情也常常和邓氏商量。

    可是,对邓氏来说,以前所有商量过的事情加起来,也不及眼下这个来得让人意外。

    “是真的。玲珑唤七爷一声七叔叔。算算辈分,这样正合适。”

    傅氏回答得毫不犹豫。她语气坚定,神色郑重地说:“嫂嫂,我想把玲珑养在我名下。”

    “没有。”傅氏起身走到花架旁,拨弄着绿萝垂下来的叶子,“我也有些拿不准要不要先把这主意告诉侯爷。”回头一笑,对邓氏道:“所以还想着要不要去找嫂嫂商量呢。可巧你就来了,正好先和你说说看。”

    很显然,傅氏有自己的顾忌。不然的话,直接把话和侯爷挑明便罢。邓氏知道傅氏顾忌什么,犹豫着说:“侯府那么多……”

    话没说完,外头响起了红霜的声音:“夫人,茶沏好了。”

    姑嫂两个默契地静了下来没再提及这个话题。

    帘子掀开,进来的并非去泡茶的红月,而是傅清言。红月随后而入,捧着红漆梅花纹托盘进到屋里,将茶盏依次放在了邓氏和傅氏跟前。

    傅氏问傅清言:“玲珑呢?”

    “她啊。”傅清言的眸中现出暖意,“被三小姐叫去了。好像是三小姐和三少爷有什么冲突,到了大太太跟前争执不下,喊了玲珑去作证。”

    傅氏忍俊不禁,侧对着邓氏说:“家里那两个活宝,一刻也不得闲。平时少宁不在家就罢了。一在家待久,俩人准得闹起来。”

    “现在不怕了。”邓氏笑道:“有玲珑呢。”

    “这倒是。”傅氏说:“兄妹俩都喜欢玲珑,她一说和,两人就不闹了。”

    说着话的功夫,邓氏和傅氏端起茶盏来饮。

    掀开茶盖,茶香四溢。

    傅氏“咦”了声,试着抿一口。

    邓氏面带疑惑着慢慢饮着。

    半晌后傅氏先开了口问:“这茶是怎么回事?”

    红月还没开口,傅清言已经反问:“姑母看是怎么回事?”

    傅氏笑道:“若是可以看得出我就不必问了。”

    邓氏尝着手里这个茶有点苦有点甜,好喝,是绿茶的味道却又不完全是绿茶的味道,就唤了红月,也问:“这是什么茶?”

    红月嗫喏着答不上来。

    傅清言含笑道:“母亲问她,她是说不出来的。因为玲珑泡这茶的时候,让丫鬟去准备东西了,只我在旁边一直看着。”

    “玲珑泡的?”傅氏和邓氏都大为惊讶。

    “是。”提到刚才的情形,傅清言的语气不禁柔和了下来,道:“母亲的那一杯,她加了甜杏仁和蜂蜜到绿茶中。说是看到母亲刚才咳声不止,这样泡茶止咳润肺,对身体好。还特意告诉我做法,让我回去后给您也这样泡着喝。至于姑母的,她是用白术和甘草煮了水,再用这水泡绿茶。姑母最近脸色不太好,这茶能够益气生血。”

    邓氏赞道:“这孩子真懂事。”

    “是懂事。”傅氏把声音放轻,“她家人是做茶生意的,想来知道这些比较多。”

    推己及人。想到自己失去女儿的痛苦,再提到玲珑的遭遇,傅氏的心里也不好过。

    半晌后,傅氏叹道:“这孩子也是有心了。”

    邓氏有心想要打趣她让她心情好些,刚才看她是头回喝这茶,就道,“你可是沾了我的光了。我不来,玲珑也没这么折腾着给你弄。”

    “话可不是这么说。”傅氏袒护玲珑,“平日里我不让她去厨房和茶水间。如今你来了我少看了几眼,她才跟着钻了过去。”

    她这话是实话。

    高门大户的女儿们,有哪一个会往那些地方去?

    不过,邓氏也有此看出傅氏是真喜欢那小姑娘,就笑着没多说什么。

    傅清言知道母亲和姑母有话要说。他本也是想把玲珑花费的心思告诉给长辈们听,既然说完了,他也不再停留,出屋去习武场寻穆承辂去。

    傅氏之子穆承辂走武路,打算考武举上战场,功夫很不错,每日都在习武场苦练。这个时候去那里,一准能寻得到人。

    等到傅清言的身影消失后,邓氏方才重新提起刚才的话题,“其实,我是不太赞同你把她养在你名下的。侯爷已经有好几个孩子了,再多一个姑娘,怕是不太好。”

    她这话说得含蓄,不过傅氏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

    侯府不光她自己的孩子。还有先侯夫人的几个孩子。

    其实这也是傅氏自己担忧的。

    “可我是真想养着这个孩子。”傅氏平素性子温和,倔劲儿上来后也是十头牛也拉不回的,“他们若是容不得她,大不了我买个宅子,带着她另过。总之不会让她受委屈。”

    邓氏被小姑子这赌气的话逗笑了。

    即便是已经出嫁为人母了,可在邓氏的眼里,眼前这个还是那脾气倔强,说不肯嫁就不肯嫁的少女一般。

    “我就是说在记在你名下不合适而已。”邓氏握了傅氏的手道:“又没说没办法养着她。”

    傅氏一听急了,“不养在我名下,难不成就让她做个无依无靠的孤女?我既是要养着她,总得保她往后的日子顺顺和和的。断然不能让人随意欺负了她!”

    “看你这急的。”邓氏拿起傅氏跟前的茶盏,塞到她手里,“你可多喝喝茶吧。改天让玲珑给你泡个凝神静气的。”

    傅氏听后,忍俊不禁,笑着抿了口茶。

    自从嫂嫂入了门后,多年来一直和她关系非常好。

    如今母亲过世多年。也就在这个嫂嫂跟前,她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做。

    把茶盏搁下后,傅氏道:“你若是不同意,总得帮我想个章程出来。如果说一点辙都没有,我可不依。”

    “办法有是有。不过,总得看看父亲和茂山的意思,再问问侯爷,最后还等请示七爷。”

    傅氏没料到邓氏居然有法子解决,忍不住问:“什么办法?”又道:“只要这法子好,我自然去劝父亲和兄长。也……尽力说服七爷。”

    邓氏说道:“这法子倒也不难。”

    她略顿了顿,才慢慢开口:“我想着,不如把玲珑的名字记在傅家。”

    “傅家!”傅氏讶然。

    “对。记在我和茂山名下,由你养着。这孩子乖巧懂事,我喜欢得紧。”邓氏说道:“家里的情况你是知道的,最简单不过。往后就说玲珑是傅家远亲的孩子,来投靠我们,把玲珑记在我名下。你既是她的姑母,再由你来养着她,旁人半点都不能多说什么。”

    生怕傅氏多想,邓氏又道:“这事儿和父亲说一声,一准能成。你又不是不知道,父亲最疼你。老爷子大老远赶过来,一直和我们说,玲珑是傅家的大恩人,千万要善待这个小姑娘。还说往后玲珑一切的花用都由他来出,以后她出嫁,老爷子也要给她准备一份体面嫁妆。这些可都是刚才来的路上,一遍遍唠叨给我们听的。”

    傅氏听后,泪盈于睫。

    这些日子她在病中神志不清,害得老父亲为她担忧,短短两年就苍老了许多。

    傅氏握着邓氏的手,说不出话。

    邓氏笑道:“就这么说好了。走,咱们去找他们去。跟你说,我刚才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也吓了一跳。现在想想,却是怎么都比养在你名下合适。”

    侯府里,侯爷子女好几人,且不都是傅氏所生,还有先侯夫人留下的子嗣。

    如果傅氏做主收下玲珑,侯府嫡出的孩子多了一个。万一先侯夫人留下的孩子们闹起来,岂不是伤了和气。

    毕竟玲珑对于傅家人来说是大恩人,对他们那些人来说却不是。

    而傅家就不同了。

    傅家满门清贵,家风甚好,除非四十无子,不然绝不纳妾。

    傅茂山无通房无妾室,和邓氏只有嫡出的二子一女,家庭简单。只要决定下来,基本上没什么阻力。

    其实邓氏愿意把玲珑记在自己名下,也有自己的考量。

    天底下想和郜七爷攀上关系的人多了去了。可有哪一个能成功的?即便定国公府和怀宁侯府关系好,对于穆家的人,七爷也不是各个都搭理。

    可是有玲珑在,傅家就和七爷有了关系。

    傅家书香传家,桃李满天下,曾有二十余人入翰林,出过三位阁老。在士林中极有名望。

    只是这等名望在七爷面前怕是不够看的。七爷肯不肯给傅家这个机会还难说。

    ·

    她们遣了人去寻穆家老太爷和大老爷的时候,傅老太爷和穆霖也正谈论玲珑的事情。

    傅老太爷原本想着,女儿那般病症原本是治不好了,一天天的失望堆积下来,让人渐渐地没了希望。

    谁知玲珑一来却有了转机。

    这样的情形说是救命之恩也不为过。

    为此,老人家考虑着,往后玲珑的一切开支都由傅家提供。直到她出嫁,再给她一份体体面面的嫁妆。

    谁知侯爷却说,七爷已经把这事儿给揽下来了。

    这可愁坏了傅老太爷。原本随身带来的银票都没了用处。

    可巧这个时候有小厮来禀,说是夫人和傅大太太有事寻傅家老太爷和大老爷商量。

    傅老太爷和傅茂山就去了秋棠院寻傅氏和邓氏。

    邓氏的提议刚刚说出来,傅老太爷一改郁色当即拍板。

    “就记在老大家的名下!”老人家高兴得哈哈大笑,“往后我可就多了个小孙女!以后她出嫁,你们不用管,嫁妆全都我来处!”

    傅茂山从邓氏的话语里多少猜出了点她的私心,忍不住瞪了她一眼,却也觉得这个法子好,“这样处理最为妥当。”又怕妻子的私心被北镇抚使大人看出来,犹豫着道:“这事儿得七爷准了才可以。不若我遣了人去寻七爷,问问他的意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动天下(百度最新章节)  名动天下(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