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55.第 55 章

    这是系.统随机防盗章节,当读者订阅比例不足时会显示

    “姑娘这么漂亮, 而且年纪小, 不用使那些。”锦绣说着, 拿了几样首饰仔细看看,轻声道:“内造物品,考究得很。七爷是真疼小姐。”

    顾妈妈和她说:“别光发愣。先试试衣裳。万一不合适的话,赶紧去国公府和七爷说声。”

    几人伺候着玲珑进卧房。

    包袱里共有四整套衣裳, 外加四双鞋子, 两件斗篷。择了一身从上到下穿了后,居然刚好合身。

    玲珑开心地对着镜子照来照去, 回头问她们, “好看么?”

    她五官本就十分出众,因为年龄小, 艳色隐现。身穿素色掐银丝折枝花百褶裙, 裙摆层层叠叠铺展开, 翩然若蝶。鲜亮的颜色映衬下,小姑娘如春日里的鲜花般明媚娇艳。

    “太漂亮了!”冬菱发自内心地赞叹。

    锦绣抿着嘴笑, “七爷眼光就是好,挑的东西很适合小姐。”

    “一瞧就是让霓裳坊做的。”顾妈妈上前顺手给玲珑绾了丫髻,“太后娘娘都赞霓裳坊的东西最好,时常选了样子让她们送进宫几件。”

    冬菱笑嘻嘻地说:“那小姐往后有福了。霓裳坊是七爷的铺子,还不是想给姑娘多少都行啊。”

    锦绣睇了她一眼, “七爷那边还没发话呢, 你倒是提前打算上了。”

    顾妈妈给玲珑理着衣裳, 讶然道:“倒是真合适。鞋子也正好。七爷没来问过小姐尺寸啊。难不成是夫人把小姐尺寸给他的。”

    “没吧。”冬菱说:“如果七爷那边问起什么,应该先让咱们几个知道,不是么。”

    玲珑听后,随口说道:“从川中往京城来的路上,七叔叔常带了我一起骑马,偶尔他不在房里的时候还会让我在他屋里歇息。许是因为这个,所以知道我的尺寸吧。”

    因为说的是事实,所以她并没在意,脱口而出。

    可是屋里其他三人听了后却大为震惊。

    郜七爷喜静,从不和人太过亲近。小姐这般算是极其难得的第一人了。不过这话放在心里就罢了,没人敢说出来。

    ·

    第二天一大早,傅氏就亲自来了晩香院来叫玲珑。

    昨天晚上收到七叔叔的礼物后玲珑太兴奋了些,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很久才睡着。今天起来后耷拉着脑袋没精神,稀里糊涂洗漱完吃过早餐,爬到马车上倒头就睡。

    正睡得迷迷糊糊呢,玲珑被人晃醒。耳边是锦绣焦急的声音。

    “小姐。小姐。”锦绣不住地说:“七爷来了,在街边等您呢。快醒醒。”

    刚开始玲珑还茫茫然没有反应过来,过了片刻后,她猛然坐直了身子,麻溜儿地就往马车边去。

    顾妈妈赶紧说:“头发乱了,理一理!”话没说完,玲珑已经自己跳下了车。

    顾妈妈忙让冬菱跟下去给她整理下。

    街角处,一人端坐马上,目光沉静地望着这边。

    玲珑开心地朝他挥手,“七叔叔!”顾不上让冬菱整理好了,拎着裙摆就往那边跑。

    郜世修的眸中染上暖意,说道:“慢着点。”翻身下马,紧走几步迎了过来。

    冬菱瞥了眼街角旁高头大马的八名侍卫,没敢跟过去,犹豫着回了车子上等着。

    玲珑跑到郜世修身边,高兴地仰头问他:“您怎么在这儿?”

    她欢快的笑颜粲若朝阳。

    郜世修看着玲珑,语气不自觉地柔和了下来,说道:“正要进宫,顺路经过这儿,看看衣裳合不合身。”

    从川中到京城,一路玲珑都是跟着他,小姑娘的身形如何他十分了解,就和霓裳坊的管事说了声,让绣娘们比照着当下最流行的款式给做了几身。

    如今看来,倒是不错。

    “非常合身,穿着正好。”玲珑说着,又略有迟疑,“可是,也太过合适了些。”

    郜世修牵了她的手往街角去,停在了无人的清净处,“此话怎讲?合身不好吗。”

    虽然旁边没有别人,可玲珑还是凑到他跟前,很小声地说:“我现在还在长个子。这样可体的衣裳,要不了几天就得紧了穿不下。七叔叔下次如果送衣裳给我,不妨宽松一点。还能多穿些日子。”

    这话是昨儿晚上红玉红霜小声议论时候她听到的。后来想想,真有道理,今天就特意和郜世修说声。

    看着玲珑认真仔细的模样,郜世修忍俊不禁,抬手在她发顶揉了一把。

    “这是在给我省银子呢?”他含笑道:“无需如此。平素我花销也不太多,正愁银子没地方用,给你使着正合适。若是小了,我让人重新做了给你。”

    玲珑低着头嘀嘀咕咕:“可是,那多浪费啊!”

    “没什么。”郜世修不甚在意说着,抬指在她紧皱的眉心处抚过,“只要你能合用,再多也不浪费。”

    ·

    到了傅府门前,玲珑车子停下的时候,傅氏已经在她车前等着了。

    走之前傅氏看玲珑困倦,就让她在车上多睡会儿,没有和她同乘一辆车,又让顾妈妈她们随身伺候着。

    至于穆少媛她们,傅氏离开之前遣了人去叫她们。不料去青兰院喊了几次,对方都说是在用早膳,马上就好。

    眼看着太阳高照了,想想玲珑困得那么厉害都一大早起来,而二房那几个年纪大的拖拖拉拉没个准时间,傅氏也火了。让人去木樨院说了声,不管二房的人是真懒到没有准备好,还是拿乔故意这样,她直接带了玲珑先行往傅家去。

    出门的时候,穆霖遣了门房的人和她说,稍晚一些袁老姨娘会带着侯府的几个管事妈妈送了二房的姑娘们过来,让她只管先走,不必担忧。

    待到玲珑下了马车,傅氏问道:“刚才七爷来看你了?”

    “是。”玲珑说:“七爷今日要进宫,刚好顺路,就等着见上一见。”

    傅氏神色复杂。

    顾妈妈几人面面相觑。

    但凡在京中久一点,就都知道从定国公府进宫的话,走那个街角是绕道的。

    只是这话没人在玲珑跟前挑明。

    傅氏和玲珑说话的空档,另有三辆马车在不远处停了下来。那车子十分特别,并非用的寻常黑漆,而是略带红色。马车上雕有繁复纹饰,华贵大方。

    玲珑只瞥了一眼就打算收回视线。谁知这个时候马车帘子晃动,从上面走下来一位姑娘。十一二岁的年纪,容貌清丽,自带三分傲气。

    “沈家二小姐?”傅氏毕竟两年没有和京中其他人家来往了,从对方的五官里依稀看出以前的影子,约莫猜出了对方的身份,疑惑着轻声说:“沈家人怎么也来了。没听嫂嫂说请过沈家人啊。她们来做什么。”

    听说这位是沈家的小姐,玲珑立刻心里警铃大作。

    刚才七叔叔离开之前,快速地在她耳边说过一句,防着沈家人,不要多接触。

    七叔叔没有说太多。玲珑不太清楚其中利害关系,但听傅氏这样说,又看顾妈妈面露警惕好似不太喜欢沈家人,便小声问顾妈妈:“沈家是做什么的?”

    她觉得,七叔叔为她寻了顾妈妈她们来,肯定是有他的用意。七叔叔衷心可靠的手下那么多,为什么偏偏要寻了这三位从宫里来的?

    所以,现在她有了不明白的事情,索性来问顾妈妈。

    顾妈妈寻了个借口把玲珑带到旁边无人的僻静处,做出给玲珑整理衣裳下摆的样子,压低声量道:“兵部尚书姓沈。”

    这事儿没人和玲珑提过。她家在晋中,原先无忧无虑长大,父母亲并不会和她说太多京中官员的事情。到了京中后也没听人提过,因此不知道。

    现下听了这话后,玲珑稍一细想就明白过来。

    她知道现在皇后的兄长是兵部尚书。原来,沈家是现在皇后的娘家,也是大皇子的外家。

    先慧淑皇后嫁给皇上后多年无子,太后无奈,为了皇家血脉,允了其他妃嫔先行生育。嫔妃陆续诞下两位皇子后,皇后娘娘方才有了身孕,生下一子,立为太子。

    因此,太子虽是嫡出,实则行三。

    先慧淑皇后故去后,大皇子的生母被立为皇后。就是如今的皇后娘娘。

    顾妈妈不时地抬眼望着玲珑,见她目光澄明,知道小姐这是清楚了沈家的地位和宫里的关系,笑道:“虽说沈家要防着点,姑娘却也不用怕了他们。”

    玲珑点点头。

    这倒是。

    皇上明显更喜欢太子和七叔叔。

    玲珑道:“我不搭理他们就是了。”七叔叔说的应该就是这个意思。

    顾妈妈笑着颔首,陪了玲珑往前行去。

    玲珑打算绕过沈家女眷,和傅氏一起直接往旁边道上去。

    谁曾想,还是没能完全避开。

    走了没几步,有人在旁边柔声唤道:“请问前面是傅家的四小姐吗?”

    傅茂山有一女,其弟傅茂泉有两女,都比玲珑大。因此,玲珑在傅家小姐中行四。

    这声音十分耳生。

    玲珑回头去看,就见那位沈家二小姐正笑盈盈地朝她走来。

    “已经交给侯爷身边的长随了,说是让侯爷来帮忙安排。看那侍卫的意思。”

    蒋氏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银票交给侯爷,分明是把孩子直接托付给了侯爷。旁人没有半分处置这孩子的权利。

    七爷这是信不过其他人,还是说,太看重这孩子,所以将她托付给侯爷?很有可能是后者。

    “怎么办啊太太。”春芽紧张地心都揪起来了,瞅瞅近处没有旁人,丫鬟婆子都在退在后头站着,她凑上前去问:“如果玲珑小姐在七爷跟前说上侯府的半点不是,那可就麻烦了。”

    蒋氏叹了口气,心里是赞同这几句话的,口中却道:“那小姐一看就是个知礼懂事的,怎可能会在外说侯府的是非?你也太小瞧她了。”春芽是二等丫鬟,并非近身心腹,有些话,还是不要明说的好。

    春芽讷讷地应了几声,退在了后面跟着。

    蒋氏往前行了一段路后忽地想起了什么,让人叫了孙妈妈来,吩咐道:“你和少宁说声,也不用费心力找那劳什子的院落了。就把白荷院腾出来给玲珑吧。”

    孙妈妈之前一直紧盯着穆少宁,刚被唤回这儿来,一时间还没搞清楚状况,奇道:“那白荷院您不是打算过了年后给三小姐单独住的吗?都已经修葺差不多了,新家具都打好了,晚些添进去就能住进去。怎么现在……”

    “让你去你就去。赶紧的。原先定好了要搬进去的家具,也都尽数搬过去。”蒋氏心烦意乱,口气愈发焦躁,“少宜的晚些再说。总能给她找到合适地方的。红荷院我看就不错。”

    其实刚开始蒋氏相中的是红荷院。那个院子地方大,敞阔。不过后来世子爷给改成了白荷院。

    白荷院虽然地方小了些,比红荷院少三间屋子,里头却有个小小的荷花池。到了夏天,莲花盛开院中飘香,十分雅致。

    孙妈妈瞧出了些苗头来,知道这个时候不好触了蒋氏霉头,半点不辩驳,顺势笑道:“红荷院好。当初三小姐不是还说,她最喜欢红荷院那敞阔劲儿吗?跑跑跳跳的半点都不碍事。旁边还有亭子和假山,比起白荷院的莲池来,那里更合三小姐的意。”

    蒋氏这样一思量,还真是这么个理儿。当初挑选的时候,少宜确实说过这样的话。要不是世子爷非说白荷院更好,依着少宜的脾气,一定会选红荷院。如今这样,倒是两全其美。

    心里瞬间舒坦起来,蒋氏面上便带了笑,与孙妈妈道:“就你记性好,什么都搁着记着。赶紧去吧。”

    见蒋氏语气好转,孙妈妈笑着应了一声,叫上后头的春芽,一起去安排这些事儿去了。

    ·

    木樨院前头热热闹闹的,转过月门往后头去,瞬间清净下来。顺着青石板路往里走,没多久,便是一排房屋。左厢房的门口有个小丫鬟守着。

    见玲珑来了,小丫鬟上前来迎,笑容恬静,“玲珑姑娘是么?侯爷正等着您呢。”引了玲珑往左厢房去,顺手打起了帘子。

    屋内内生了火盆,暖融融的,刚进去就驱散了身上的寒意。

    书桌前坐了一位老者。玲珑垂眸行到书桌前,行礼问安,“见过侯爷。”

    怀宁侯穆霖五十多岁的年纪,鬓发花白,身材高大。不若年轻时那般壮实,身体却也硬朗得很。

    “玲珑是吧?”他声音威严而又不失慈爱,拉过旁边一张椅子,示意玲珑坐,“七爷昨晚特意派人去傅家找我,把你的事情说了下。”

    玲珑刚刚落座,闻言诧异地抬头看过来。她怎么也没想到,七爷会专程让人去傅家寻侯爷。只为了她的事情。

    而且,算算时间,当时她都还不知道自己要来穆家的事情。七爷却已经提前在做安排了。

    穆家和郜家是世交,关系很近,两家来往十分频繁。穆霖和郜世修是同辈。虽然这位北镇抚使从小就性子清冷,平日里很少参加宴席或者茶会,与穆霖却关系不错。平素见了,郜世修也是称呼他的字唤一声“敬泽兄”。

    对于这位弟弟的相托,穆霖自然不敢大意。

    他拿出一叠银票,与玲珑道:“这是七爷刚让人拿到府上的。我想和你说说看,这些银子怎么用。”

    虽然是个小姑娘,但银子既是她的,他便不打算把这事儿遮掩住。直接坦然地与玲珑道:“我知你不擅长安排这些,就把我的打算讲与你听。你不要有太大压力。一来,这七爷与你的银两,自然归你所有,你应该知道它们的去处。二来,也好让你心里有个底,平时需要什么,不用束手束脚的。七爷想让你过的随意些,你就莫要拘着自己。”

    说完后,穆霖静看玲珑神色。

    小姑娘初时面露愕然,而后眼中泛起了泪花。最后,她揉了揉眼睛,硬生生把泪意压了回去,抿了抿唇,说:“您请说。我都听着,也都记着。”

    穆霖暗暗颔首。不卑不亢,知道感恩,不会在嘴上说好话听,却认真仔细。

    是个好孩子。

    穆霖道:“一共五千两。依我的意思,一部分用在厨里当做你的饭食费用。你年纪小,算上平日添菜加菜过年过节的,整年下来三百两也足够。另外,放五百两给针线上,裁剪衣裳和添置首饰用。再账房搁五百两,算到你平日和小姐们一起出行的花费去,平日里小姐们有的,你也有份,直接从账房走账。其余的我都给你存着。先给你一百两换成碎银子放屋里,每个月再给你十两月例。若七爷往后再有送来的,我都给你单独存起来。哪一部分需要添银子了,我就给你加上。你看如何?有问题没有?”

    玲珑低头看着脚尖,好半晌挤出来一句:“问题倒是没有。就是,就是好像……有点太多了。”

    “不多不多。”穆霖目光慈爱,哈哈大笑,“对咱们侯府来说,是多了点。”平时府里的小姐们月例才一两银子,夫人们是五两,“不过对于七爷来说。这还真不算多。他既是有心要娇养着你,你就使着。再说了,他过段时间还要给你再送一些。用不完,你放心就是。”

    玲珑也不知说什么好了,起来福了福身。

    她正打算离开,门帘晃动,两名少年次第而入。

    头先那人眉目飞扬,正是穆少宁。后面一人温文尔雅,身高与穆少宁差不多,年岁比穆少宁略小一些。

    见到玲珑,穆少宁喜出望外,“咦?你也在这儿?听说七爷让人来看你了。见着了么?”

    玲珑想了想,说:“银子送来了。七爷那边比较忙,人没见着。”

    两人去给怀宁侯行了礼。

    穆少宁嘿笑着拿了一把椅子搁到她旁边坐着,仰头看那温文少年,指了远处另外一把椅子让他坐。

    少年十三四岁左右的年纪,笑容和煦气度温润如玉,青竹般挺拔清秀。

    穆少宁与玲珑道:“这是傅家的小舅舅。”

    傅家老太爷乃是当朝大学士,致仕后回了冀州祖宅,每日里养花逗鸟,十分惬意。其长子傅茂山如今任国子监祭酒。侯夫人傅氏是傅茂山嫡亲的妹妹,傅大学士的幺女。

    而傅清言,则是傅茂山嫡子,才学甚好,虽年少,却已有“公子如玉”的美称。

    他比穆少宁年岁小一些,算起辈分来比穆少宁还长一辈。

    穆少宁是按照自己的叫法和玲珑说了声。穆霖闻言,轻叱道:“胡闹!没事儿别胡言乱语。”

    玲珑是七爷的人。他和七爷没有见面详谈过她的问题,辈分怎么的还不知晓。不能随意乱说。

    穆少宁嘀咕了句,摸摸鼻子不说话了。

    玲珑上前福身,“见过傅公子。”

    傅清言微笑着扶她起来,“无需这样客气。都是自家人。”见侯爷好似有事要与穆少宁讲,他顺势说道:“玲珑刚来府里,怕是还不认路。不若我带她去外面走走吧。”

    玲珑笑着应声。

    穆少宁不放心,起身说道:“我和你们一起去。”

    “胡闹。”穆霖还要问他有关玲珑的事情,免得到时候见了七爷后什么都不知晓,就道:“清言来家里多次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就让清言带玲珑到处走走,认认地方。你给我坐下,安稳着些。”

    到底是飞翎卫总旗。穆少宁先前一心想着玲珑的事情,没有察觉。现下从祖父的话里咂摸出了点味道,就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坐了下去。只是在玲珑出门的时候,他不忘回头叮嘱:“你小心着些。别乱跑。”

    他这话一出口,玲珑看到傅清言的神色明显僵硬了一瞬。

    关上门走到院子里的时候,傅清言轻声说:“玲珑,等会儿我把你送到前面会客处。你去找穆家小姐玩,我另去一个地方,好不好?”

    玲珑自然是答应下来。

    可是真到了前面,她又改了主意。

    那对双胞胎姐妹花正站在厅堂的门口,兴高采烈地说着话。如果要进厅里的话,少不得要从她们身边经过。而且,看她们说笑的那么开心,一时半会儿的恐怕不会离开那个地方。

    玲珑深吸了口气,仰头问傅清言:“傅公子要去哪里?我跟你一起过去可以么?”

    她不想麻烦傅清言。可在这儿人生地不熟的,她连个丫鬟婆子都不认识。穆少宜又在屋里,没法直接见到。只能看看能不能暂时跟着傅清言离开一会儿了。

    “不是我不想带你去。”傅清言想到之前穆少宁的叮嘱,低叹了口气,“只是那个地方……”现在许多人避如蛇蝎,“……不太适合小孩子过去。”

    自打侯夫人生病后,秋棠院就成了府里避讳的一处地方。甚至于傅家有些人也不肯到秋棠院来见侯夫人了。他和父亲母亲一直记得姑母的好,每每有空得闲,父亲就会遣了他过来探望姑母。

    即便姑母现在已经不认识他了。

    玲珑有些犹豫地看了眼那对双胞胎,细想还有什么办法能够避开她们。

    顺着玲珑的目光望过去,傅清言这才发现了她的顾虑。

    虽然不知玲珑和双胞胎有什么过节,不过,那两姐妹,他是没什么好印象的。笑容太虚,做事太功利。这么个刚来府里的小姑娘怕是应付不来。若是特意避开她们,一个不小心被她们发现了,怕是更要咄咄相逼。

    可是玲珑如果不跟着他的话,就得去厅里和穆家女眷在一起。必然要经过那边。

    傅清言斟酌了下,说道:“不若这样吧。你随我一起去秋棠院。我进去给姑母请安,你在外面等我,如何?”

    玲珑拼命点头,答应得很干脆,“好!”这位傅公子可比那两姐妹好相处多了。她不怕在院门口等着。

    她答应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些,傅清言忍不住笑了,觉得这小姑娘不只十分漂亮,还很可爱,就朝她点了点头,“那你跟我来。”

    即将分别,郜世修却让众人稍等一会儿。

    不多时,有人骑马匆匆而来,到了郜世修跟前,下马行礼。

    “七爷。您要的东西,小的已经准备好了。”

    听了这话玲珑方才知道,原来眼前这位是在国公府伺候的人。看他三十多岁的年纪,身穿靛青色团花束腰裰衣,唇边略有蓄须,乍一看像是寻常人家的老爷,说是乡绅也不为过。却只是在国公府里做事的仆从。

    郜世修从他手中接过一个一尺见方的黄花梨雕花木盒,与玲珑道:“你随我来。”当先去了最近的街角处。

    等到玲珑跟过去,郜世修又喊了她转过弯,同去了另一边无人的僻静处。

    木盒打开,芬芳四溢。

    玲珑好奇地睁大了眼看着里面的两个荷包。做工精细,分别绣了荷与兰的纹样。

    “你把它们戴上。”郜世修说着,俯身,亲手把荷包挂在了小姑娘的衣裳边上,“往后不要离身。”

    玲珑愣了愣后反应过来,“您这是——”

    “我知道你在戴茶叶包遮掩。”郜世修道:“那东西气味略轻,且香味不够持久。这个效果会更好。待我下次去寻你,会再给你拿新的。你放心就是。”

    听了这话,玲珑的关注点从七爷怎么知道了香气的事情,瞬间转移到了另一件事上,惊喜地问:“您会去看我?”

    她的喜悦外露地显而易见,郜世修被她的情绪感染,唇边也扬起了清浅笑意,“嗯。”

    玲珑笑得合不拢嘴。

    郜世修还有事要进宫一趟,不能亲送玲珑到门口,便让她先走,他在原处看着。

    玲珑依依不舍地上了马车,很快挪到车窗边上。

    明知道大家闺秀不应该东张西望的,她也只作不知道,掀开车窗帘子,探头往外看。

    瞧见了那挺拔身影后,她才有点后悔。这样会不会显得太不端庄稳重了?也不知道七爷会不会恼了她。

    正这样想着,不远处传来了沉稳男声,隐隐带笑,“当心凉着。”

    玲珑乐呵呵地看着郜世修。

    原来他并不生气。

    她开心地大声说:“我没事!”

    随即想到不知会有多久的分别,心里难过,那笑容就渐渐淡了下去。

    郜世修策马过来,温声说:“快进去,我得了空闲便去看你。”思量了下,又道:“我若是知道你不听话吹风着了凉,便不再去侯府找你了。”

    呲溜一下,那小身影瞬间消失在车窗边。留下车窗帘子在不住晃动。

    郜世修不禁摇头失笑。

    正打算驱使着马儿去一旁,他忽地想到了什么,抬指轻叩车壁,轻唤:“丫头。”

    玲珑的小脸立刻出现在窗边,“什么事儿?”

    话刚说完,她的手里就被塞进了个冷冰冰的东西。尚还带着初冬寒风的凉气,冻得她小手一抖。

    还没来得及看清是什么,东西就被郜世修又拿回去了。

    他用掌心温度把它暖热后又重新放到小姑娘手中。

    玲珑搭眼一看就知道是七爷腰间佩着的那块玉,忍不住“咦”了声,惊喜地拿着,翻来覆去地看,半晌后小心翼翼确认:“给我的?”

    “嗯。”郜世修还记得那一晚。小姑娘握着它才慢慢睡着。

    “谢谢七爷!”

    郜世修忍俊不禁,“不叫叔叔了?”

    玲珑想到之前的恶作剧,脸微红,低着头没吱声。

    郜世修揉了下她头顶的发,悄声说:“无妨。往后你就那么叫着。旁人自然不敢小瞧了你去。”

    这是在护着她呢。玲珑心里明白。想那样喊他一声,可是离别在即,心里难受,嗓子哽着有些说不出话来。

    郜世修了然,轻拍了下她的肩,“回去吧。”

    玲珑不舍地往车里钻。小脑袋刚刚消失了一瞬就又再次出现。

    “七叔叔!”她眼圈红红地挥着手。

    郜世修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这般依赖他,心里泛着说不出的滋味,轻颔首道:“往后你若想找我,拿着玉佩去定国公府,自有人带你见我。”

    玲珑瞬间高兴起来。

    看她一时悲一时喜的,郜世修不由莞尔。

    车子驶动。

    穆少宁在外头哼哼唧唧地不乐意,“平时我们一点点不守规矩都要被七爷训斥半天。你倒好。没点儿姑娘家的样子还要被他护着。啧。”

    见车里半天没反应,他绷着脸又说:“你知道那玉佩哪儿来的么?七爷接管北镇抚司后,头次办案旗开得胜,陛下赏的!”

    “这样啊。”车里的小姑娘总算有了点反应,软软糯糯的声音传出来,“原来七叔叔那么疼我呢。”

    一听那称呼穆少宁就头大,气得频频回头,故作恶狠狠的样子瞪着车子。

    玲珑在车子里吃吃地笑。

    穆少宁听着她的笑声,神色不由得和缓了下来,做不出那凶恶样子了,轻嗤了句“小鬼一个”,驱使着坐骑到马车旁,安心地守在她的车边。

    ·

    怀宁侯府和定国公府是世交。

    两家老太爷当年是随先太.祖皇帝一起征战沙场的同僚,后因战功而同授国公。

    不同的是,定国公府的老太爷救过太.祖性命,因此定国公府的爵位世袭罔替。怀宁公府便没这份殊荣。后因郜家老太爷的亲妹进宫做了皇后,郜家愈发兴盛。

    几十年过去。如今老定国公尚在,而老怀宁公已经过世,现下穆家当家的是其子怀宁侯。

    北镇抚使郜世修便是老定国公的幺子。

    而穆少宁,则是怀宁侯嫡孙。

    得知少爷回来了,怀宁侯府阖府上下尽皆欢喜。仆从们忙个不停,为了今日的宴席做准备。

    一名身穿素面杭绸褙子的妇人匆匆进了雪兰院,唤了个小丫鬟问:“大太太在不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动天下(百度最新章节)  名动天下(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