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57.第 57 章

    这是系.统随机防盗章节, 当读者订阅比例不足时会显示

    郜世修抬眸望过来, 目光清冷凛冽如深秋的寒潭。

    穆少宁浑身一个机灵赶紧低下头,快速地把玲珑的事情告诉了他。

    “玲珑?”郜世修略想了想才反应过来是谁的名字, 不甚在意地说:“无需担忧。或许是她太顽皮了些,所以堂中人对她略作惩戒。”

    穆少宁忙道:“可是她很乖,不会……”

    郜世修抬指轻叩桌案, “你待如何?”

    “我想,”在他的凝视下, 穆少宁慢慢低下了头,“我想带她回京。”

    郜世修没有理会这个提议, 继续看信。

    那女孩儿不过是刚好路过顺手救下,没必要花费太多心思在她身上。更何况抚育堂是先帝命人设立,专门收留无依无靠的孩子们。在那里, 那个小女孩应该可以得到妥善安置。

    郜世修的沉默无声地表明了态度。

    穆少宁不敢多言, 只能把所有的话都咽回去,恹恹地出了屋。

    等到屋子里重新安静下来再无旁人之后,郜世修放下手中密信,眉目间是浓得化不开的忧虑。

    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循着各种线索去找,依然没能寻到方家后人。方博林的手下把人藏得太好, 以至于一路追踪而来, 竟是没有找着。

    线索中断。

    只希望方家下人行事得力,护好孩子让其安然成长。莫要让大皇子的人发现有人移花接木了才好。

    ·

    第二天一早, 按理来说收拾完行装就该启程离开。可是飞翎卫们发现, 穆总旗不见了。

    看看天色, 郜世修道:“时间已到,不必再等他。即刻启程。”

    飞翎卫们面面相觑,谁都不敢反驳。

    不料一行人正打算离开,穆少宁却回来了。而且,还带回了一个小小的新打的络子。寻常样子,寓意平安顺和,随处可见。

    络子的纹理不算平整,略有凌乱。放在看惯了贡品的北镇抚使眼中,着实不算什么。

    不过郜世修这次反倒没有等闲对待,修长的指勾住络子,问:“从何而来。”

    “玲珑送您的。”临近分别,穆少宁心里发堵,即便对着七爷语气依然不太好,瓮声瓮气地说,“说是感谢您的救命之恩。”

    轻抚着上面不规整的边缘,郜世修眉心轻蹙,“怎么做的。”

    他虽不懂女子这些手工活计,却因见得多而能知晓一二。看这打络子的手法颇为熟练,应当不是新近学会的。按理说,这样简单的纹样,熟了之后不该处理不好边缘才是。

    “抚育堂的妈妈管得严,除了干活儿,什么都不准他们做。她用我送她玩的线团半夜摸黑偷偷弄的,所以不够工整。她还想和您道歉,说是太难看了。只不过咱们马上要离开,她也来不及慢慢地做好点。”

    说到这儿,穆少宁再也忍不住了,声音略微拔高道:“七爷,那些人真不是东西。玲珑那么小,又那么乖,能做错什么?至于把她手打成那样儿?跟您实话实说吧。这东西做得那么难看,不仅仅是因为摸黑做的。还因为小丫头的手肿得快不行了!”

    郜世修不欲多说。

    他虽对那孩子有点印象,却也仅限于此。最近在忙着方家后人的事情,根本顾不上其他。更何况,不过是顺手救下的孩童罢了,不值得他多费心思。

    正打算把东西丢给手下拿着,郜世修最后一次捏了下那络子,发觉有些怪异。指尖微动,把繁复的结扣从外面一点点扯开,才发现里面居然还有一层。

    这一层更是歪扭。很薄,单线编织。隐隐约约的可以辨别出是个“白”字。

    编织之人显然心灵手巧。用绳线做出了字样后,又小心仔细地用花纹繁复厚重的络子包裹住它。一看便知是真心实意地想要将祝福送出。甚至于,不在意对方不知道她用了那么多的心思。

    沉吟片刻,郜世修问穆少宁:“她可曾与你提过我?或者,你可曾和她提过我?”

    “她?没有啊。一句都没有说过您。”穆少宁怔了下,斟酌着说,忽地一拍脑壳,“啊!有这么回事,不知是不是七爷问的那样。”

    穆少宁就把在抚育堂门口,两人有关白翎和蓝翎的对话讲了。

    郜世修闻言,难得地露出愉悦微笑,唇角微勾,“真是个别扭孩子。”

    果然如他所料,那“白”字是在暗指他。只不过小姑娘不知他姓名,不知他官职,就用这个来代替。

    其实,如果她想知道他的情况,大可以正大光明地问。甚至于,可以趁他在的时候直截了当问他。谁不知她是他救的?偏要这样转弯抹角的来。

    转念一想,才发觉不对。她没醒来时,他就已经离开。依着命令,手下要在他回来之前将人尽快送走,她是没机会再次见到他的。

    任谁看到这样的状况都能知道他是打算撂下她不管了。也难怪她不敢问,只能小心谨慎地用这种方式来表达祝福的心意。

    北镇抚使经手了许多案子,诛杀过许多逆臣宵小。

    救人,倒是头一遭。

    偏这被救之人也不安生,在极度悲痛之下,还能想起来把美好的祝愿送给他。

    ……

    将络子紧紧握在掌心,郜世修凤眸微眯,遥遥地看着天边浮动的云。

    穆少宁还欲再言,被身边的同僚给制止。

    同僚朝他摇头,示意他不要惹怒七爷。

    穆少宁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双手紧握成拳,骨节都泛了白。

    正当他考虑着要不要写信给家中,让怀宁侯府派人来接小姑娘时,却听一阵马蹄声响,北镇抚使已然策马而去。

    穆少宁愣了愣。

    所有人都愣了愣。

    有反应快的,当先喊道:“七爷!您干什么去啊?”

    一人一马疾驰而走,远远抛来的只有简短两字。

    “抢人。”

    ·

    马蹄声终止于抚育堂门口。

    郜世修骑在马上,扬鞭而出。黑色长鞭宛若游龙,气势万钧袭向大门。咚的重重一声挟着雷霆之势扩散到四周,震得门内人心慌。

    门房里走出个人来,打着哈欠嚷嚷:“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睡了。”

    他打开一条门缝,先看见的是追上来刚刚勒马的穆少宁,忍不住大喊:“走了就别回来。把人送到这儿就行,三番两次过来算什……”

    话没说完,骏马嘶鸣声起。马蹄扬起瞬间用力,直接把微敞的大门踹开。

    郜世修策马驰骋而入。气势如虹。

    跨过那道槛后,长鞭甩出直击那至为无礼之人。

    门房连退两步没能避开,裤带被长鞭带出的罡风撩到,应声而断。他吓得跌坐在地,抖了半天,拽着裤子屁滚尿流地爬回屋中。

    骏马长驱直入,进到院内。

    为了给孩子们好的生活环境,这里粉墙黑瓦修葺得干净整洁。

    此刻,里面并没有孩子们欢快的笑声传出。取而代之的,是妇人恶狠狠的叫嚣声。

    “小小年纪不学好,学人偷东西!”杨妈妈挥着手里两尺长的铁戒尺,耀武扬威地大声呵斥:“我抚育堂里没有人敢偷东西。偏偏你,刚到就把这坏风气带进来。成何体统!”

    小姑娘软糯的声音响起,带着不服软的硬气:“我没有!我没偷!那玉坠是穆少爷临分别前给我的,不是偷的!”

    院子里,仅有八岁多的玲珑和气急败坏的杨妈妈。其他孩子都在屋内,趴在窗户边,静静地往外看。

    “还嘴硬。不是偷的?你一个克爹克娘的短命鬼,能有什么好东西!那分明就是我的玉坠。是你从我屋子里偷去的!”

    “我没偷!”玲珑咬着牙不让自己哭,“我就是没偷!穆少爷可以作证!”

    左右那姓穆的少爷即刻就走,不可能再回来了,杨妈妈的底气又足了些,嘿笑着说:“你有本事就让他回来啊。”说罢就是一阵笑。

    笑声未止,马蹄声近。

    杨妈妈侧头看过去。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就见面前有黑色游龙飞驰而来。

    长鞭在空中打了个响,横扫杨妈妈面庞。

    撕裂声起,血花飞溅。

    杨妈妈捂着烂了的半边脸,惊恐地尖着嗓子大叫。

    穆少宁驱马而至。

    “把她拿下。”郜世修道:“送去官府。细查她这些年在抚育堂的一切行动。若是查不出,押入京中,交由大理寺查处。责令官府另择良善之人接管这里。”

    寻常案件大理寺哪肯接?一旦送过去,便成了重案要案。不死也要刮层皮下来。

    杨妈妈尖着嗓子嘶喊:“你敢!我可是县太爷的亲侄女!”

    “是么。”郜世修慢条斯理地整着手中长鞭,“那,就把杨县令一起捉了吧。如有反抗——”

    他勾唇淡笑,“格杀勿论。”

    杨妈妈这才忘记了疼痛面露惊恐。

    能够这般出口张狂随意处置朝廷命官的,天底下能有几个?!

    她突然记起来,叔父说过,知府大人前些天告诫他,钦差曾经在蜀地出现过,让他小心着点。这些年做父母官,叔父贪了不少银子,若是钦差大人认真查起来,莫说能不能保住头顶乌纱了,就连这命,怕是都要交待进去。

    杨妈妈浑身抖若筛糠。

    穆少宁下马,两三下把她扣住,顺手从地上捞了一块破木头塞进她口中。

    “还县太爷的侄女。”穆少宁呲着牙冷哼,“咱们在京城里办事儿的时候,都没人敢反抗质疑。小小县令又算得了什么!”

    飞翎卫由皇上任命,直接向皇上负责,地位非同一般。北镇抚司专理诏狱,以钦差之名巡审各处,各地官员无不恭敬相迎。哪里还把一个心黑的恶妇放在眼中?

    杨妈妈瘫倒在地。

    穆少宁押了杨妈妈而去。

    郜世修视线掠过二人,转向那个墙角处的孤单小身影,驱使着马儿缓缓过去。

    她的手红肿得不成样子,已经破了皮,若是得不到妥善治疗,怕是以后都不能用了。当务之急是要尽快诊治。且不能随意碰触。

    垂眸看一眼她那孱弱的小身板,郜世修俯下.身去,修长的手指勾住她衣裳的后领,稍微用力,直接把人拎了上来,放到马背上。

    侯夫人身子不好,后院上下的事情都由蒋氏来处理。

    “已经交给侯爷身边的长随了,说是让侯爷来帮忙安排。看那侍卫的意思。”

    蒋氏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银票交给侯爷,分明是把孩子直接托付给了侯爷。旁人没有半分处置这孩子的权利。

    七爷这是信不过其他人,还是说,太看重这孩子,所以将她托付给侯爷?很有可能是后者。

    “怎么办啊太太。”春芽紧张地心都揪起来了,瞅瞅近处没有旁人,丫鬟婆子都在退在后头站着,她凑上前去问:“如果玲珑小姐在七爷跟前说上侯府的半点不是,那可就麻烦了。”

    蒋氏叹了口气,心里是赞同这几句话的,口中却道:“那小姐一看就是个知礼懂事的,怎可能会在外说侯府的是非?你也太小瞧她了。”春芽是二等丫鬟,并非近身心腹,有些话,还是不要明说的好。

    春芽讷讷地应了几声,退在了后面跟着。

    蒋氏往前行了一段路后忽地想起了什么,让人叫了孙妈妈来,吩咐道:“你和少宁说声,也不用费心力找那劳什子的院落了。就把白荷院腾出来给玲珑吧。”

    孙妈妈之前一直紧盯着穆少宁,刚被唤回这儿来,一时间还没搞清楚状况,奇道:“那白荷院您不是打算过了年后给三小姐单独住的吗?都已经修葺差不多了,新家具都打好了,晚些添进去就能住进去。怎么现在……”

    “让你去你就去。赶紧的。原先定好了要搬进去的家具,也都尽数搬过去。”蒋氏心烦意乱,口气愈发焦躁,“少宜的晚些再说。总能给她找到合适地方的。红荷院我看就不错。”

    其实刚开始蒋氏相中的是红荷院。那个院子地方大,敞阔。不过后来世子爷给改成了白荷院。

    白荷院虽然地方小了些,比红荷院少三间屋子,里头却有个小小的荷花池。到了夏天,莲花盛开院中飘香,十分雅致。

    孙妈妈瞧出了些苗头来,知道这个时候不好触了蒋氏霉头,半点不辩驳,顺势笑道:“红荷院好。当初三小姐不是还说,她最喜欢红荷院那敞阔劲儿吗?跑跑跳跳的半点都不碍事。旁边还有亭子和假山,比起白荷院的莲池来,那里更合三小姐的意。”

    蒋氏这样一思量,还真是这么个理儿。当初挑选的时候,少宜确实说过这样的话。要不是世子爷非说白荷院更好,依着少宜的脾气,一定会选红荷院。如今这样,倒是两全其美。

    心里瞬间舒坦起来,蒋氏面上便带了笑,与孙妈妈道:“就你记性好,什么都搁着记着。赶紧去吧。”

    见蒋氏语气好转,孙妈妈笑着应了一声,叫上后头的春芽,一起去安排这些事儿去了。

    ·

    木樨院前头热热闹闹的,转过月门往后头去,瞬间清净下来。顺着青石板路往里走,没多久,便是一排房屋。左厢房的门口有个小丫鬟守着。

    见玲珑来了,小丫鬟上前来迎,笑容恬静,“玲珑姑娘是么?侯爷正等着您呢。”引了玲珑往左厢房去,顺手打起了帘子。

    屋内内生了火盆,暖融融的,刚进去就驱散了身上的寒意。

    书桌前坐了一位老者。玲珑垂眸行到书桌前,行礼问安,“见过侯爷。”

    怀宁侯穆霖五十多岁的年纪,鬓发花白,身材高大。不若年轻时那般壮实,身体却也硬朗得很。

    “玲珑是吧?”他声音威严而又不失慈爱,拉过旁边一张椅子,示意玲珑坐,“七爷昨晚特意派人去傅家找我,把你的事情说了下。”

    玲珑刚刚落座,闻言诧异地抬头看过来。她怎么也没想到,七爷会专程让人去傅家寻侯爷。只为了她的事情。

    而且,算算时间,当时她都还不知道自己要来穆家的事情。七爷却已经提前在做安排了。

    穆家和郜家是世交,关系很近,两家来往十分频繁。穆霖和郜世修是同辈。虽然这位北镇抚使从小就性子清冷,平日里很少参加宴席或者茶会,与穆霖却关系不错。平素见了,郜世修也是称呼他的字唤一声“敬泽兄”。

    对于这位弟弟的相托,穆霖自然不敢大意。

    他拿出一叠银票,与玲珑道:“这是七爷刚让人拿到府上的。我想和你说说看,这些银子怎么用。”

    虽然是个小姑娘,但银子既是她的,他便不打算把这事儿遮掩住。直接坦然地与玲珑道:“我知你不擅长安排这些,就把我的打算讲与你听。你不要有太大压力。一来,这七爷与你的银两,自然归你所有,你应该知道它们的去处。二来,也好让你心里有个底,平时需要什么,不用束手束脚的。七爷想让你过的随意些,你就莫要拘着自己。”

    说完后,穆霖静看玲珑神色。

    小姑娘初时面露愕然,而后眼中泛起了泪花。最后,她揉了揉眼睛,硬生生把泪意压了回去,抿了抿唇,说:“您请说。我都听着,也都记着。”

    穆霖暗暗颔首。不卑不亢,知道感恩,不会在嘴上说好话听,却认真仔细。

    是个好孩子。

    穆霖道:“一共五千两。依我的意思,一部分用在厨里当做你的饭食费用。你年纪小,算上平日添菜加菜过年过节的,整年下来三百两也足够。另外,放五百两给针线上,裁剪衣裳和添置首饰用。再账房搁五百两,算到你平日和小姐们一起出行的花费去,平日里小姐们有的,你也有份,直接从账房走账。其余的我都给你存着。先给你一百两换成碎银子放屋里,每个月再给你十两月例。若七爷往后再有送来的,我都给你单独存起来。哪一部分需要添银子了,我就给你加上。你看如何?有问题没有?”

    玲珑低头看着脚尖,好半晌挤出来一句:“问题倒是没有。就是,就是好像……有点太多了。”

    “不多不多。”穆霖目光慈爱,哈哈大笑,“对咱们侯府来说,是多了点。”平时府里的小姐们月例才一两银子,夫人们是五两,“不过对于七爷来说。这还真不算多。他既是有心要娇养着你,你就使着。再说了,他过段时间还要给你再送一些。用不完,你放心就是。”

    玲珑也不知说什么好了,起来福了福身。

    她正打算离开,门帘晃动,两名少年次第而入。

    头先那人眉目飞扬,正是穆少宁。后面一人温文尔雅,身高与穆少宁差不多,年岁比穆少宁略小一些。

    见到玲珑,穆少宁喜出望外,“咦?你也在这儿?听说七爷让人来看你了。见着了么?”

    玲珑想了想,说:“银子送来了。七爷那边比较忙,人没见着。”

    两人去给怀宁侯行了礼。

    穆少宁嘿笑着拿了一把椅子搁到她旁边坐着,仰头看那温文少年,指了远处另外一把椅子让他坐。

    少年十三四岁左右的年纪,笑容和煦气度温润如玉,青竹般挺拔清秀。

    穆少宁与玲珑道:“这是傅家的小舅舅。”

    傅家老太爷乃是当朝大学士,致仕后回了冀州祖宅,每日里养花逗鸟,十分惬意。其长子傅茂山如今任国子监祭酒。侯夫人傅氏是傅茂山嫡亲的妹妹,傅大学士的幺女。

    而傅清言,则是傅茂山嫡子,才学甚好,虽年少,却已有“公子如玉”的美称。

    他比穆少宁年岁小一些,算起辈分来比穆少宁还长一辈。

    穆少宁是按照自己的叫法和玲珑说了声。穆霖闻言,轻叱道:“胡闹!没事儿别胡言乱语。”

    玲珑是七爷的人。他和七爷没有见面详谈过她的问题,辈分怎么的还不知晓。不能随意乱说。

    穆少宁嘀咕了句,摸摸鼻子不说话了。

    玲珑上前福身,“见过傅公子。”

    傅清言微笑着扶她起来,“无需这样客气。都是自家人。”见侯爷好似有事要与穆少宁讲,他顺势说道:“玲珑刚来府里,怕是还不认路。不若我带她去外面走走吧。”

    玲珑笑着应声。

    穆少宁不放心,起身说道:“我和你们一起去。”

    “胡闹。”穆霖还要问他有关玲珑的事情,免得到时候见了七爷后什么都不知晓,就道:“清言来家里多次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就让清言带玲珑到处走走,认认地方。你给我坐下,安稳着些。”

    到底是飞翎卫总旗。穆少宁先前一心想着玲珑的事情,没有察觉。现下从祖父的话里咂摸出了点味道,就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坐了下去。只是在玲珑出门的时候,他不忘回头叮嘱:“你小心着些。别乱跑。”

    他这话一出口,玲珑看到傅清言的神色明显僵硬了一瞬。

    关上门走到院子里的时候,傅清言轻声说:“玲珑,等会儿我把你送到前面会客处。你去找穆家小姐玩,我另去一个地方,好不好?”

    玲珑自然是答应下来。

    可是真到了前面,她又改了主意。

    那对双胞胎姐妹花正站在厅堂的门口,兴高采烈地说着话。如果要进厅里的话,少不得要从她们身边经过。而且,看她们说笑的那么开心,一时半会儿的恐怕不会离开那个地方。

    玲珑深吸了口气,仰头问傅清言:“傅公子要去哪里?我跟你一起过去可以么?”

    她不想麻烦傅清言。可在这儿人生地不熟的,她连个丫鬟婆子都不认识。穆少宜又在屋里,没法直接见到。只能看看能不能暂时跟着傅清言离开一会儿了。

    “不是我不想带你去。”傅清言想到之前穆少宁的叮嘱,低叹了口气,“只是那个地方……”现在许多人避如蛇蝎,“……不太适合小孩子过去。”

    自打侯夫人生病后,秋棠院就成了府里避讳的一处地方。甚至于傅家有些人也不肯到秋棠院来见侯夫人了。他和父亲母亲一直记得姑母的好,每每有空得闲,父亲就会遣了他过来探望姑母。

    即便姑母现在已经不认识他了。

    玲珑有些犹豫地看了眼那对双胞胎,细想还有什么办法能够避开她们。

    顺着玲珑的目光望过去,傅清言这才发现了她的顾虑。

    虽然不知玲珑和双胞胎有什么过节,不过,那两姐妹,他是没什么好印象的。笑容太虚,做事太功利。这么个刚来府里的小姑娘怕是应付不来。若是特意避开她们,一个不小心被她们发现了,怕是更要咄咄相逼。

    可是玲珑如果不跟着他的话,就得去厅里和穆家女眷在一起。必然要经过那边。

    傅清言斟酌了下,说道:“不若这样吧。你随我一起去秋棠院。我进去给姑母请安,你在外面等我,如何?”

    玲珑拼命点头,答应得很干脆,“好!”这位傅公子可比那两姐妹好相处多了。她不怕在院门口等着。

    她答应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些,傅清言忍不住笑了,觉得这小姑娘不只十分漂亮,还很可爱,就朝她点了点头,“那你跟我来。”

    “是。”玲珑前后多瞄了几眼,“就是种的稀疏了些。倘若多栽种几棵,中间缝隙少点,能够更加好看。”

    傅清言半晌没说话。许久后,才慢慢说道:“其实这些灌木中间原本还载有栀子花。还是姑母命人栽种的。姑母心善,喜好花草,喜好琴棋,待人十分和善。只是自打琳表姐过世后,姑母这两年有些认不出人了,栀子花被尽数拔去,这里也不怎么有人过来了。”

    玲珑轻声说:“抱歉。我不该提起这个。”

    “道歉做什么?”傅清言眉目柔和地看着她,“本就不是你的错。我只是想到了,所以提几句。”抬眼望向不远处的粉墙青瓦,“马上要到了。你在外头稍微等我片刻,我去去就来。”

    玲珑笑着说好。

    傅清言见她喜欢这石子小径,就道:“这里离秋棠院不远了。不如你在这儿等我。若有事的话,在这里叫我一声就是。”

    这提议正合了玲珑的意。两人就在石子路口道别。一人朝旁边的秋棠院去,一人折回去往小路走。

    不同于木樨院的热闹和欢乐,这儿太过幽静,以至于进到院门后,还感受不到一丝的人气儿。

    走到院中央了,方才有人看到傅清言,惊喜地唤道:“傅少爷!您来了!”

    说话的是名身穿绿色偏襟长褙子的妇人。

    傅清言问她:“郑妈妈,姑母可在屋里?”

    郑妈妈把手里捧着的梅瓶放到一旁院中的石桌上,“没在屋里。刚刚夫人想要到附近走走,红霜陪着去了。少爷进屋等等吧,很快就会回来。”

    傅清言回头朝着石子小路的方向望了眼,有些犹豫。郑妈妈一再说很快就回,他这才迟疑地进了屋。

    ·

    石子小路的尽头有个小石凳,不大,仅容一人坐下。到底是赶了许久的路有些疲乏,玲珑在灌木丛旁走了半晌后,回到这石凳上坐下。

    这时有脚步声从旁边传来。并非是来自她们之前走的那条小路,而是旁边的一条青石板路。那青石板路从石子路的半途开始,横着通往远处的一个小院子。之前玲珑走石子路的时候发现了这青石板路,还顺着远远看了眼,见那小院子里长了些杂草毫无生气,就没再多看。

    没曾想,竟是有人从那小院子出来,顺着青石板路往这边走。而且她们转了个弯儿后,居然正巧往这边走。

    当先的女子身穿紫檀色折枝辛夷花刺绣交领长袄,插赤金填碧玉寿字簪,戴牡丹纹翡翠耳坠,容颜清丽,气度雍容华贵,有种看不出年龄的美。身边丫鬟约莫十五六岁年纪,着靓蓝色湖杭素面综裙,小心地扶着前面女子,脚步沉稳。

    离得那么近,玲珑不好避开。等人靠近了后,想着华衣之人是盘了发的,便起身福礼,“见过太太。”

    那位太太没开口,倒是丫鬟说:“不用多礼。起身吧。”

    玲珑站直之后,打算等两人走远就重新坐回去。谁知那位太太却停住了脚步,站在她的左侧边,回头看过来。

    被人这样盯着看,玲珑有些不自在。正打算离开,却听对方讷讷地了句:“琳姐儿……”

    玲珑莫名地开始紧张,加快步子想要走,不料手腕一紧被人拉住。回头一看,正是那位身着华衣的太太。

    对方紧紧地从左侧方盯着她,目光有些茫然,有些凄然。

    “您还有事吗?”玲珑边问,边抽着手下意识地想要挣脱桎梏。

    哪知道她一动,对方倒是把手放开了。

    “不对。不是琳姐儿。”那位太太怔愣了好半晌后,眼角泛起了泪花。这样哀戚之下,之前一直淡漠没有表情的面上倒是显现了些生动的表情。

    她的声音很好听。

    玲珑突然就想到了之前的歌声。和这个声音很像。

    正这样思量着,玲珑就见这位太太朝她望了过来,“我夫家姓穆,”她温和的笑着,“你叫我穆夫人好了。”

    玲珑抿了抿唇,“穆夫人好。”

    穆夫人挽上了她的手臂,柔声问:“你叫什么?来府里做什么?可是来玩的?我以前没见过你。”

    玲珑一一答了后,穆夫人面露欣喜,“往后你就住在这儿?这可真是好事。”说着就把玲珑按到了那石凳上,让她坐好,“这里的栀子花不错。我给你采几朵来。”

    玲珑如坐针毡。

    且不说那栀子花早就没了。即便是有,这个时候也不可能开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动天下(百度最新章节)  名动天下(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