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一章:前因

    既然项礼礼这么坚持,陆衍正也没有强求的道理,毕竟这种上赶着的事情,他陆衍正也从来不屑于做。

    周可儿等着许久没有见到陆衍正,着急的给他打了电话,可他正不耐烦,接起来不等周可儿撒娇,就没好气的说:“让韩三送你回去,我和项礼礼先回去了。”

    “衍正哥哥,你不是说今晚陪我吗?”

    陆衍正抿了下嘴角:“我说的话你没听清楚是不是。”

    周可儿撇了下嘴角小声回:“听到了。”

    陆衍正也没多说,当即挂断了电话。

    因为开车的缘故,他按了免提键,项礼礼也不可避免的听到周可儿委委屈屈的小声音,她嗤笑了一声,目光冷淡的看向窗外。

    回到榕园,项礼礼自行下了车,回到房间趁着陆衍正去停车,她翻出包包里的药,又吃了两粒,猛灌了自己一大碗蜂蜜水,这才作罢。

    她根本没有心思理会陆衍正,和陆衍正解释什么,她现在就想洗个澡,把身上的酒味冲散,然后躺在床上安稳的睡一觉。

    可身体越来越沉,眼睛也不受控制的闭上,人都说喝多了就特别容易睡觉,已经失眠多日的项礼礼勾了下唇角,看来今晚可以睡个好觉。

    陆衍正进了别墅,佣人就走过来拿他的衣服,陆衍正问了句:“她人呢?”

    “回房间了,看样子喝了不少酒,有些不舒服。”佣人低声答复,陆衍正便吩咐她:“叫李嫂做醒酒汤。”李嫂从陆宅过来,张琴淑吩咐她照顾陆衍正的一日三餐。

    “李嫂今天去了儿子家,要明天上午才能回来。”

    陆衍正不耐烦的扯了扯领带:“你下去啊!”随后大步上了楼。

    推开卧室的门,没有看到项礼礼,只看得见她的衣服脱下来扔在了床上,并且扔的哪里都是,陆衍正蹙了下眉头,走进去,就听浴室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陆衍正径直走到浴室门口,轻巧的推开了门,项礼礼正仰着头承接水的流下,窈窕的身材一览无余的呈现在陆衍正的面前。

    他立身站在门口,项礼礼没有注意,还用手擦了擦身子,这样魅惑,陆衍正感到下腹一阵紧绷,咳了一声。

    项礼礼轻呼一声,踉跄后退两步,撞到墙面,又被冰凉触感弹了回来。

    “陆衍正,你不懂非礼勿视么,你给我出去!”项礼礼拿着浴巾披在自己身上,但也不能挡住全部。

    “我对你这副身子没有兴趣。”背叛过他的身体,他不屑于……

    项礼礼匆匆洗了澡,却发现自己的头真的是更疼了,心口那里还跟方才一样跳动了很快,她换上睡衣,就出来躺在了床上。

    温暖的被窝让她有了片刻的宁静,但紧蹙的眉头还是显露出她的不舒服。

    陆衍正端着杯温水边喝着边进来,项礼礼已经躺下,他起初没理会,自顾到了衣帽间换了睡衣,准备进浴室时,却听到项礼礼轻微的呻吟的声音。

    他偏头一看,怎么比刚才那惨白的脸色还要难看了,只喝了一杯酒,就醉成这样,还洗什么澡,jian直是胡闹。

    他沉吟了下,走到她身边将室内温度调高了些,才又下了楼。

    李嫂不在,其他佣人也都已经休息,做醒酒汤这种事情必须他亲自来了,比起项礼礼的厨艺不精,陆衍正jian直什么都不会。

    堂堂陆家大少爷,SK的执行总裁,何时要洗手作羹汤。

    可他居然真的去做了,穿着白衬衫,领口松开两个扣子,袖子被挽到胳膊肘,露出一截精壮的小臂,颀长的身子站立在厨房,怎么看都觉得不和谐。

    按照手机菜谱上教的,他有模有样的真的做了一碗醒酒汤出来,至于味道如何,就不知道了。

    放到餐厅,他上楼叫醒项礼礼,项礼礼闷哼一声:“你又干什么啊?”

    陆衍正捏住她的下颚,狠狠的晃了两下:“下去喝醒酒汤。”

    哪有人这样邀请人下去喝汤的,项礼礼觉得哭笑不得,她被晃得脑袋更晕了,闭着眼睛坐起来,扒了扒头发,真的下了床,下了楼,走到了餐厅。

    眼神瞟了眼桌子上的醒酒汤,项礼礼的醉意消了几分,她斜眼睨着陆衍正,冷静的开口,“这,不会有毒吧?”

    陆衍正怒极反笑,“对,有毒,你敢不敢喝?”陆衍正眼下倒真恨不得有包毒药,让项礼礼能不再说话,只要她开口,自己一定会被气死。

    哪知项礼礼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哦?既然这样,那我还真的不能喝。”说罢她将醒酒汤倒掉,转身要回楼上。

    陆衍正没料到项礼礼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一下子气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好啊,敢公然跟他叫板了,是不知道他的厉害了吧。

    陆衍正一把扯过她,将她抵在桌子旁,手狠狠捏住她的腰身,另一只手则扣住她的脑袋,强迫她必须跟他对视。

    项礼礼挣扎不了,一脸愤慨看着他,嘴里也吐出冷漠的语言:“陆衍正,放开你的脏手。”

    “脏手?”陆衍正扬了扬头,冷傲的笑了:“你说我这是脏手,那你呢,你全身上下哪里不脏?”

    项礼礼抿着嘴角不说话,陆衍正一把推开桌子上的东西,将她抱到上面坐下,而后一把扯开她的睡衣,肩带顺着她的肌肤滑落,项礼礼欲抬手阻止,陆衍正却冷眼扫过来:“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肮脏,我今天就叫你看看,你有多么的不堪!”

    说话间,她的睡衣已经脱落,而她则被陆衍正这样抱起来,回到卧室的小客厅,前面就是偌大的一面镜子,而镜子里的自己,则光裸着身体。

    陆衍正看着镜子里的项礼礼,声音冷的像寒风一般刺骨:“你瞧,你的每一寸肌肤看上去很光洁诱人,但是它们也在提醒你,你有多么的脏,你还有脸说我?”

    竟然把他耐着性子做的醒酒汤倒掉,又讽刺他脏,她是真的忘记了自己是什么身份了!

    陆衍正这样的侮辱,让项礼礼觉得脑袋更加晕沉,她现在没有心情搭理陆衍正,但是面前的人似乎也没有那么轻易能放过她,她只得打起精神,但她不能睡,她看着镜子,镜子里除了自己的身体,还有陆衍正愤怒到有些扭曲的面容,她突然勾出一抹冷笑。

    “既然那么嫌弃我,就别碰我,既然那么厌恶,就不要跟我结婚,你要了我的身体,还嫌弃我脏。”项礼礼回头看着他:“陆衍正,我就是用这副身体换了项家的太平,就算脏,我也值了。”

    五年,她一直都不会忘记,那一晚,自己做了多大的决心,做了那个决定,她早就跟陆衍正说过,自己不想嫁给他,那个时候,陆衍正没有现在这样阴冷强势,但也霸道的很。

    她说不肯也不行,到底是嫁了。

    婚后,她体会到一个丈夫对妻子的好,也体会到他的霸道强势,还有安全感。

    可是,所谓的安稳日子,她只过了三个月就选择不过了,可陆衍正怎么可能放过她。

    所以,出轨成了她的选择,她不得以的选择。

    是,在新华苑他们曾经新婚的家里,她和温慎言光裸躺在床上,那张他们亲手挑选的大床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少的宝贝甜妻(百度最新章节)  名少的宝贝甜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