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三章:住院

    过了一会儿陆衍正还没回来,项礼礼一人躺在空荡荡的病房中看着天花板,心想,难道他扔下自己走了?想想也是有这个可能,毕竟这种事情他不是做不出来。

    项礼礼抬手轻轻拂过撞伤的地方,已经高肿起来了,不知道有没有毁容。

    关系到容貌的事情,项礼礼作为一个女人不免也有些紧张起来,她刚想动一下换个躺的姿势时,却发现她一动头便晕得厉害,一股恶心感从心头泛起。

    病房外头传来车轮子碾过地面的声音,项礼礼十分清楚这是推床的声音,那声音慢慢地接近病房这边,然后进来了。

    项礼礼疑惑地侧头看去,难道是又有人住进来了?

    没想到入眼的却是几个护士和两个医生,只见其中一个是刚才从这里离开的那个护士,她笑着走上来解释道,“陆先生给您换到楼上VIP区病房了。”

    项礼礼任由他们折腾,被小心翼翼地抱上了推床,然后在一群人的护送下搭电梯往楼上去。

    果然有钱人的待遇就是不一样,项礼礼躺在推床上微微摇晃着,头隐隐有更晕的感觉。

    脑震荡患者是不能随便搬动的啊!项礼礼后知后觉地想到这点,默默在心中流泪,难道这医院的医生都不知道这点吗?

    到了VIP病房之后,一群人又小心翼翼地将她移回床上,陆衍正见项礼礼似乎没有刚才有精神,眉头一皱,关心的话便脱口而出了,“你是不是很难受?”

    项礼礼一睁开眼便觉得天旋地转的,一股恶心感从心头泛了起来,见她不答话,陆衍正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项礼礼?”

    “我没事,休息一会儿就好。”项礼礼如此说着,但是那一脸难受的表情,落在陆衍正眼中分明就是她在强撑着。

    陆衍正不由得恼怒地起来,“你现在跟我较什么脾气?”

    项礼礼忍不住掀开眼皮对着他翻了个白眼,十分无奈道,“我哪跟你较脾气了,我自己也是医生,没听到刚才护士对你说什么了?如果有头晕或者恶心的症状,都属于脑震荡后遗症,是正常的。”

    陆衍正哑然,脸上闪过一丝尴尬,默默地收回本欲往她脸上探去的手。

    旁边医护们默默相互对视了一眼,皆忍不住会心地笑了,所谓担心则乱,这种事情他们在医院见多了。

    这间VIP病房隔成了例外两间,外头相当于会客用的小客厅,里面配置了洗手间和一个小阳台,重点是,病房里头放了两张病床,其中一张项礼礼自己躺了。

    那么另外一张……

    她面色古怪地往那张病床上看了眼,再瞅向陆衍正,“你的床位也在这?”

    陆衍正一脸你猜的表情看着她,一会儿不见,他身上已经换上了医院的病服,他高大挺拔的身材套着病服,看不来不像个病患,更像个负伤的战士。

    项礼礼又陷入了昏昏欲睡中,眼皮搭了下来思维开始涣散,睡过去前最后想的是,果然颜值高的人穿什么都好看啊!

    隐隐的有一声无奈的叹息落在她耳边,那人似是自言自语地道,真是个麻烦精,虽是埋怨,但听起来更多的无奈的意味。

    项礼礼想自己肯定是听错了,这声音怎么听起来那么像陆衍正?

    这一觉项礼礼睡得特别沉,梦境也是各种光怪陆离,项礼礼觉得自己总是在不停的奔跑,但是前方无止无尽的路途上怎么也看不到终点。

    耳边似是有人在对她说话,但无论项礼礼怎么集中注意去听,最后听到的都是嗡嗡一片……

    慢慢的她跑累了,原地停了下来,没等她喘息上来,场景忽地变成了五年前,她在事务所前离婚协议书的场景。

    接着是从民政局出来,她和陆衍正手里的结婚证变成了离婚证,陆衍正在上车之前忽然回身,走回她身边,低下头附耳。

    他冰冷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你会后悔的……”

    那声音仿佛魔咒般,不停地在她耳边环绕着,场景一晃,变成了父亲颓然而布满沧桑的面孔,仿佛一夜间老了十岁,他对自己说,礼礼,你要帮帮爸爸。

    然后她就和陆衍正复婚了,两人再次站在民政局里头,手里各执一份鲜红的结婚证。

    周可儿站在陆衍正身边对着她说祝福,眼中却是满满的轻讽和鄙视。

    和周可儿站在一起的陆衍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转身之时忽地抛来一句意味深长的话,项礼礼,我说过你会后悔的。

    她眼角忽然一湿,泪水滑落湿了鬓边碎发,她确实后悔了,即使是知道心脏出问题时她也没这么难受过,但是梦境中不断回现她和陆衍正争锋相对的场景时,却让项礼礼莫名的难过,就好比情况已经很凄惨了,却还要遭受人欺负一样。

    项礼礼觉得很委屈,陆衍正,你个混蛋……

    陆衍正觉得很糟心,下半夜的时候,项礼礼那边传来了哼哼唧唧的声音,半梦半醒间,陆衍正以为谁在窗外扔了只猫进来。

    但旋即一想,他们现在可是在医院里头,还是五楼,谁会从窗口扔只猫进来给他们?

    这么一想陆衍正便醒过来了,那轻轻呜咽的声音也从梦中来到了现实。

    他怔顿了片刻才反应过来,那不是猫叫,而是隔壁项礼礼的声音。

    下半夜的时候项礼礼忽然发烧了,整个人如同陷入了噩梦中般嘤咛声不停,一会儿低泣,一会儿含糊不清地喊着什么。

    陆衍正试了试她额头的温度,眉心染上几许担忧。

    项礼礼突然发烧可能是身体过于疲惫引起,再加上外伤和受惊,到下半夜的时候才会这样突然发起烧来。

    听医生说项礼礼身体过于疲惫时,陆衍正面上不由自主地闪过一丝尴尬,抬手摸了摸鼻子,这么听起来时,似乎也有自己的一分责任。

    项礼礼是在护士往她手背上擦酒精消毒时醒来的,见她拿着针头要往她手背上扎,项礼礼心中一惊,费力地将护士的手推开。

    小护士抬头她看她惊讶地道,“你醒了?”

    项礼礼呼出的气都是热的,不过她很庆幸自己在这个时候醒过来了,她身体不容许随便乱用药物,不然一会儿醒不醒得过来都不知道了。

    项礼礼有气无力地对她道,“我对退烧药类过敏,只能物理退烧。”

    小护士吃了一惊,她还没给项礼礼做皮试,不过也因此松了口气,幸好项礼礼醒得及时,护士将项礼礼的手放回被子下,轻声道,“那只能物理降温了。”

    项礼礼点点头,实际上她没有药物过敏史,不过她这情况用药不谨慎也会要了她的名。

    护士带着东西出去后,进来的人就换成了陆衍正,他走到病床前伸出没有受伤的左手探了下项礼礼的额头,“药物过敏?”

    项礼礼呼出的热气扫在他腕上,额头温度不高,气息却是滚烫滚烫的,陆衍正忍不住皱眉,“那要怎么办?”

    项礼礼有气无力地给出答案,“物理降温。”

    不多时,护士取来了退热贴和冰袋,项礼礼已经昏昏沉沉的又睡过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少的宝贝甜妻(百度最新章节)  名少的宝贝甜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