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七章:吵架

    韩佑说着,忽然矛头对准项礼礼起来,“话说项礼礼,你有没有跟你的好姐妹,那炸药桶说你车祸受伤这件事?”

    项礼礼愣了下,“炸药桶?”她嘴角忍不住抽了下,要是让叶子知道,韩佑这家伙给她取了个这样的新外号,估计两人又要眼红的杠上了。

    韩佑明显为自己取的外号洋洋得意起来,“怎么样,这个称呼很适合她吧?人形炸药桶!”

    项礼礼默然,拒绝回答他。

    陆衍正似笑非笑地看向韩佑,对方在他的别有深意的目光注视下,忽然感到不自在起来,别扭道,“别看我!别看我!你这眼神让我真不舒服。”

    夜空中高挂着半圆的明月,游泳池中粼粼摇曳的水面上闪烁着盈盈碎光,宛若天上落下的繁星洒在池中般。

    项礼礼依着栏杆往下望,夜风轻轻吹来从她脸上扫过。

    一道人影从她身后靠近过来,听到脚步声的项礼礼回过头去,见是江希辰找着她来了。

    “身体还好吗?”在饭桌上他一直忍着没怎么跟她说话,只是目光总是不由自主地落到她身上去。

    韩佑说她撞到头部了,只是他没看出来项礼礼到底是撞在哪了?

    他想到自己在飞机上时,那无聊得猜想不禁笑了起来,项礼礼眨了眨眼被他笑得有些莫名,“你干嘛笑得这么奇怪?”

    江希辰有些不好意思地抬手摸了摸鼻子,如实地说道,“听韩佑说你撞伤头时,我还想过回来后会不会面对你一脸茫然的问我是谁的场景。”

    项礼礼略一思索便明白他说的是指失忆那类的事情,便也忍不住笑,即兴地演了起来,往后退了一小步轻侧了侧头,目光忽然变得疑惑而茫然,“你是谁?”

    江希辰被她逗得笑不可抑,连连摆手道,“我觉得要是这个结果我更受不了,对了,到底伤哪了,我怎么没看到伤口?”

    项礼礼用刘海将伤口遮盖起来了,所以江希辰当然看不到,她笑了笑抬起手来撩开刘海,将伤口露出来给他看,“喏,在这里呢。”

    露台的灯光不怎么明亮,江希辰便靠近了些,只见项礼礼靠近发迹线的地方,横着一条醒目的伤口,结痂还未褪去,伤口略肿,周围布着未散的淤青。

    项礼礼放下了下来,“就一点小伤而已,不要紧的。”

    江希辰也是松了口气,但同时又有些不放心地对她叮嘱道,“毕竟撞到的是头,还是多注意一下,会不会有后遗症之类的事。”

    陆衍正低沉的嗓音忽然在他们身后响了起来,“有我注意着,你放心好了。”

    两人齐回身看去,江希辰在他沉沉的目光注视下,顿时不自在起来,仿佛窥视别人的东西时,却被主人给发觉了。

    “阿正……”江希辰声音干涩,对方却是一副,全然不知他心思的样子走了过来,淡然一笑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不早了,我和项礼礼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陆衍正视线落到了项礼礼身上,那双子夜般的俊眸中寒芒一纵而过,她微启的唇在此刻默默地合上了,下意识的觉得,此刻陆衍正并不想听到她说话。

    韩佑从酒窖里头上来,手里还拎着两瓶珍藏的红酒,他想阿正不能喝,那他和江希辰两人凑凑热闹也是可以的。

    却没想到,转身拿个东西的功夫,陆衍正就说要走了,韩佑顿时怏怏地撇了下嘴角,抬抬手里的红酒对他道,“你又没什么事,就晚点回去不行吗?”

    陆衍正瞥了下那酒瓶子,“我这情况能喝酒?”

    韩佑讪笑起来,“你可以看我们喝啊!”

    江希辰从后面上来说道,“收了吧,今天我也不喝酒,一会儿还有事呢。”

    见此,韩佑便觉得十分无趣,项礼礼适时插话道,“衍正他现在这样不能碰酒的,你们要喝,就等他好了之后再约吧,他得多休息才行。”

    韩佑嘴角歪歪地挑了起来,聊侃她道,“呦,什么时候开始夫唱妇随了?”

    她秀眉微蹙了下,嘴角轻抿没有回答,没有注意到,陆衍正在她说话时眼底纵过一抹温柔,却又随着她下意识的面部微表情,那点柔光消散在如浩瀚深海的眼中。

    又不是外人,他们若真不愿意留下韩佑也不会去勉强,手上的两瓶酒搁置到了一旁,单手插在口袋中道,“行了,既然这样,这酒就留到你好之后啊!”

    直到离开别墅上了车,车子行驶了一小段路后,陆衍正都没开口跟她说过半句话。

    项礼礼这下能肯定这位少爷又在生气了,细细一想,她不难猜测出,陆衍正为什么又甩脸色给她看了。

    想了下,项礼礼认为自己有必要跟他解释一下,江希辰是他朋友,同时也是她的朋友。

    她不想陆衍正误会他们两人之间有什么,组织了下措辞,项礼礼小心翼翼地开口,“刚才……只是他关心我的伤,我给他看伤口而已。”

    陆衍正却是冷哼了声,“他江希辰怎么不来关心关心我的伤口?”话落又冷冷地笑起来,眸光幽深地锁着她,“你解释什么?因为心虚吗?”

    项礼礼陡然一怒,咬牙问道,“我心虚什么?”

    陆衍正笑得极凉,“如果不心虚,你又何必这样,多嘴来跟我解释刚才的情景?我不觉得你们方才站那样近有什么不妥,你这般多余的跟我解释是为了什么?”

    项礼礼没有回话,垂在身侧的手默默地收紧了。

    他的这番话却是无意中踩中了项礼礼心底深处的一角,有些她可以漠视的事情,也被陆衍正这般毫不客气非扒开扔在她眼前曝晒。

    她为什么要解释?如果当时的人换成韩佑或者其他人,项礼礼绝不会同陆衍正多嘴说句什么。

    因为彼此都清楚,如果是韩佑同她那般亲密些,两人也是绝不可能有什么的,这点两人心知肚明,而江希辰对待她这事也是两人秘而不宣的心事。

    项礼礼不是傻瓜,她又怎么看不出来,江希辰次次对她关心的背后那复杂的眼神?

    若陆衍正不知道江希辰的心思的话,又怎么会三番两次的提醒自己,不要和江希辰走太近?

    现在随着陆衍正的这番话,两人之间关于江希辰的这点窗户纸,也算是彻底捅破了。

    项礼礼缓了缓,略思索过后道,“他对我来说就像哥哥一样。”这个他没有指名道姓,但是陆衍正听懂了。

    他冷声道,“不要说得这么好听,你把人家当哥哥,人家未必有那心思把你当妹妹。”

    陆衍正侧过脸来,眸染冷霜,“你似乎很喜欢跟我作对?每次我提醒你离这几个男人远点,而你却偏偏要接近他们。”

    “陆衍正!”项礼礼也恼,“你能不能别这样胡乱臆测别人的关系!”

    陆衍正却是嗤笑了声,笑声极为嘲讽。

    她心间陡然升起无力感,无从辩解,只得扭过头去,沉默了起来。

    要怎么说?她和温慎言其实从来都不是那种关系,他们关系……是医生和病患,是朋友,同时也是项礼礼精神上的支柱。

    偏偏这些都是她无法对陆衍正解释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少的宝贝甜妻(百度最新章节)  名少的宝贝甜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