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三章:年家往事(下)

    将近半个月的时间年子祈都不曾回家过,也没给她打过电话,他就想知道墨瑾会不会主动来找他。

    只是半个月过去,墨瑾那边依然悄声无息,他气得直接发了简讯过去,要她明天到民政局去协商离婚。

    第二天一早,犹带醉意从睡梦中醒来的年子祈,看到了手机上数通来自墨瑾的未接电话,他带着醺然的醉意回拨过去。

    阮墨瑾在电话那头说什么了,他听得不是很清楚,但年子祈记得,他带着醉意冲她嚷嚷,“阮墨瑾,你是不是还爱着我小叔?”

    她在电话那头沉默了,没有回答。

    年子祈连问了三遍,最后得到了却是她微带着哭腔的声音求他,“子祈,不要离婚。”

    他怔然,酒意去了大半从地上坐起身来,看了下时间,年子祈一辈子都记得这个时间。

    早上七点十五分三十二秒。

    然后他对电话那头的阮墨瑾冷声说,“八点之前,你要是能出现在我面前的话,我们就不离婚,如果你没按约定时间过来,我们直接离了啊!”

    他报了地址,然后挂掉电话。

    心中默默地算着,从家里出发到这里,开车大概需要半个小时左右,阮墨瑾完全有足够的时间赶得过来。

    他很自信,只是忘了,七点到八点是上班上学的高峰时期,这时候的马路是极其拥堵的。

    八点过了,阮墨瑾还没出现,年子祈握着手机给她拨过去,一遍,两遍,三遍,始终是无人接听。

    他忐忑不安地想,阮墨瑾会不会是后悔了?

    八点十三分,她还是没出现,年子祈安慰自己,可能是她路上堵车了。

    八点二十二分,电话依然打不通。

    八点三十六分,年子祈接到了一通死亡电话。

    阮墨瑾在高架上发生了车祸,原因是开车的司机疲劳驾驶,撞上了防护栏又导致了连环车祸。

    墨瑾怀中紧紧护着三岁的幼儿,她怀里的孩子只受了点轻伤晕死过去,而阮墨瑾却是当场死亡。

    她走时只有二十二岁,年子祈二十三岁,年启安刚过而立,三十一岁。

    岁月骤然终止,阮墨瑾的一生从此定格。

    陆衍正对这事说得很jian略,就讲了年启安喜欢一个女孩子,后来那女孩嫁给了他侄子。

    这幢房子是为那女孩所建造,年启安挺阴险的,他还想等着女孩离婚,带她过来看看这别墅,因为这曾是她梦想中的家。

    只是别墅还没建完,他也没能等到女子离婚,那女的便因为意外走了。

    陆衍正说故事的时,语气并没有多动人,项礼礼听完却深深的觉得唏嘘不已。

    一颗心忽然间就充满了感伤,入口的酒全变成了苦涩的味道。

    抬眸再看看这别墅,怪不得装修全是偏向女性所喜的温馨,透着暖意的家庭田园风格。

    项礼礼忽然想落泪,房子都建好了,人却死了。

    死亡,这个话题触到了她心底深处最惧怕的地方。

    项礼礼下意识地问道,“嫁给他侄子?那女孩子多大?……走的时候。”

    陆衍正微抿了下唇角,“好像是……二十三还是二十二。”

    项礼礼鼻腔一阵酸涩。

    年子祈觉得墨瑾一直都是在的,他呆在他们以前的家,总能感觉到她的气息在还他周围。

    她用过梳妆台,她忙碌过的厨房,有着她身上香味的衣柜,她睡过的枕头,她走过客厅时轻巧的脚步声。

    半梦半醒时,年子祈总似能听到外头有她的脚步声,然后便惊坐起身来,兴冲冲地跑去打开房门。

    然而看到的却是一室的寂静,窗户没关好,外面的狂风扬起了白色窗纱,不一会儿雷声阵阵响过,倾盆大雨就这么下来了。

    室内一片昏暗,他赤着脚站在冰凉的地方上惶然无措地环顾着这个家。

    大风携雨丝泼湿了窗纱,那白色的纱幔仿佛濒临死亡般紧贴在窗框上不再扬起。

    外面雷鸣电闪,室内一片冰冷而昏暗。

    房间一角还散落着儿童玩具,年子祈怔呆地迈动着脚步来到婴儿房,里面一地的玩具和一张没人睡的小床。

    阮墨瑾蹲在地上收拾宝宝乱扔的玩具,他睁着眼睛不敢动,怕一动她就会走开。

    阮墨瑾将一样样小东西收回了小木桶中,忽地回头过来,埋怨地冲他娇嗔道,“傻站着干嘛,过来帮忙啊!”

    他干涩的咽了咽,一声沙哑的好还没出口,她的身影便从眼前渐渐淡化了。

    年子祈喉咙滚动了一番,缓缓地伸出双手捂住了脸,慢慢蹲下,单膝跪倒在地,背脊弯曲,身体渐渐往地上倾倒,直至头抵着地毯,哀恸至极地嚎啕起来。

    阮墨瑾走了大半年,年子祈却越发清晰地看清,当初阮墨瑾心底装的到底是谁。

    友人无意间的一句话,却是如利剑般戳入了他的心扉,他说墨瑾这个人一向理智自持,她若是喝醉,只有醉到不醒人事的地步,酒后乱,性这种事,不是阮墨瑾的风格,她若不愿,就是拿把刀架她脖子上,也只有得来她自刎的结果。

    应该说,只有借酒装疯的人,没有酒后乱,性的人,年子祈心中颤然,一些他常年忽视的事情清晰而明显地浮上了心头。

    阮墨瑾去医院打算堕,胎时,已经将近四个月的身孕了,将近四个月,在这之前她若不想要为什么不趁早解决掉?

    在他昏迷不醒那段时间里,她为什么要留下孩子,或者说只为成全年大太太?

    年子祈想,根本不是那样一回事,以墨瑾的性格,她不会拿孩子来报答别的恩情,或许当初留下孩子,也只是想同年大太太一样,若孩子父亲没了,她还能有个念想……

    再后来,结婚……

    如果她不愿意,又怎么会答应结婚……答应瞒着年启正,若她心在别人那里。

    何必费着心思同他一起生活?

    越是想,越是哀极。

    他终是明了阮墨瑾待他究竟是怎样的一颗心,可却他却永远的失去了她。

    在阮墨瑾逝去的一年里,年子祈一直都是恍惚的,做什么事都不上心,更多时间一直都是独自一人待在他和阮墨瑾的家中。

    这可把年大太太吓坏了,她生怕儿子想不开,想方设法,最后将孙子送到了他面前。

    小小的儿子让年子祈神情有了一瞬的鲜活,这让年大太太精神一震,便主动提议让他来照顾孙子,自己在一旁协助着。

    年子祈吻了吻孩子的脸,答应下来。

    有了小孩子的陪伴年子祈的精神日渐好了起来,年大太太看着心中总算是好受许多,就想着儿子能走出阴影,她便放心许多。

    这段时间年大太太的老母亲忽然生了病,她想了想便把照顾孙子的事交给了儿子,自己则是飞往了国外照看老母亲一段时间。

    年子祈是在这段时间里重遇赵柚凝的,当初这个让他觉得生命沸腾而温暖的人,此刻再见到却是没了当初的任何感觉。

    赵柚凝依然是一团火热的烈焰,得知了他的事情后万分惊讶,犹豫了许久,终是坦白,当初阮墨瑾曾约她见过面。

    阮墨瑾是特地飞到国外见她的,两人长谈了一场,赵柚凝承认自己确实对年子祈动心,只是却不想同他以婚,外,情的方式发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少的宝贝甜妻(百度最新章节)  名少的宝贝甜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