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五百二十四章:情深到深处已惘然

    如果他愿意离婚,那么即使他不来追自己,赵柚凝也会反回去追求他的。

    赵柚凝说她们谈了许多,最后临走时,那家店里有个巨大的许愿瓶,店长会邀请每个前来店里用餐的人写下一个愿望,然后投进瓶子中。

    赵柚凝侧眸看向她,唇边带起笑意问,“你要不要写?”

    阮墨瑾怔然了片刻,接过笔和纸。

    现如今,赵柚凝站在年子祈面前略有感慨道,“我觉得当初她写的内容应该和你有关系的,你可以去看看。”

    为了这句话,年子祈将孩子交给给家里的老帮佣带,乘坐了十八个小时的而飞机远渡大洋彼岸。

    花了两天时间找到了赵柚凝所说的那间店,又花了一天等待的时间见到老板,将事情同他说了,并且请求他,翻找阮墨瑾的许愿纸条。

    店里有两个巨大的玻璃瓶,瓶中皆是满满的许愿纸条,一瓶数万张。

    征求了老板的许可之后,年子祈带走了那两个瓶子,花了十来天的时间,终于在几万张许愿纸条里面找到了一年前阮墨瑾写下的那张。

    上面清秀的字迹就写了三个字,年子祈。

    没有其他,你就是我的愿望。

    他紧攥着这小小的纸条,坐在异国他乡的旅馆满目苍凉,张了张口,只能发出嘶哑的呼唤声,一遍遍的喊,破碎而沙哑,墨瑾,墨瑾……

    年子祈窝在这小旅馆中浑浑噩噩地躺了两天,直到又是一通电话过来,几乎要散掉他剩下的半条命。

    隽隽走丢了。

    事情发生在年子祈离开五天之后,成阿姨是年家的老人,年子祈敢把孩子交给她暂代,除了成阿姨是照顾着他们长大的之外,当初她同墨瑾也是有点亲戚关系的。

    只是怎么都没想到,成阿姨的女儿带着自个的孩子和隽隽出去时,回来却说走丢了隽隽。

    成阿姨吓得面色煞白的要报警,却被女儿给死死拦住了,女儿哭着求她先别报警,让她先动动人去找孩子,回头要是报警了,孩子没找到,年家人也不会放过她的。

    成阿姨老年得女,就这么一个女儿,对她十分的宝贝,她女儿说的不错,要是让年家人知道孩子丢了,她女儿也就完了。

    老人家抱着一丝侥幸想,兴许给他们几天时间,动动亲戚朋友什么的周围帮忙找找,兴许就能把孩子马上找回来了。

    成阿姨觉得自己错了,错得太离谱了。

    转眼十多天过去,孩子却依然找不着,连半点消息都没有,她们不敢报警,拖了这么长时间过去,人还是找不到。

    成阿姨一夜间像老了十岁,每晚都梦到那个走丢的孩子是不是已经遭遇什么不测了。

    她在年家做了二十几年了,年家人一向待她不薄,成阿姨觉得,自己做得最离谱的事情就是当初一时糊涂答应了女儿先不报警。

    结果越找不到人她越慌,越是不敢将这件事情告诉小少爷,告诉大夫人,告诉年家人。

    这段时间里年大夫人打来了好几通电话,都让她给瞒过去了,好在这孩子自从他妈妈出事去了之后,就变得不爱说话。

    成阿姨托词了两次借口,和两次孩子不讲电话,因此年大太太也没有怀疑什么,只是嘱咐她要好好照顾孩子,再过小半个月她就回来了。

    成阿姨苍白着脸点头,挂了电话后便捶着心肝悔恨大哭,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

    家里的人更是跟着不好过了,女婿知道了女儿将人家孩子弄丢之后没选择报警,反而拉着妈妈一起将事情给隐瞒起来了,女婿气得大发怒火,要跟女儿离婚。

    事情发展到这个份上,成阿姨终是撑不住了,给远在国外的年子祈打去了电话,将孩子不见事情告知给他听。

    ……

    陆衍正说的医生来时,项礼礼正盘腿坐在地上和隽隽一起叠积木。

    隽隽从她手中接过一块红色的长条形积木,一边往‘小楼’的旁边叠,一边说道,“妈妈不能再往上叠了,太高会摔倒的。”

    项礼礼挽起唇角点头道,“行,听你的。”

    听到了脚步声,项礼礼抬眸望去,陆衍正和那两个医生正一前一后地从楼上下来。

    这两医生,一男一女,两个都是四十出头的年纪。

    男的叫做林景,女的叫做夏枝虹,陆衍正对她说过,林景是脑科和精神疾病方面的佼佼者,夏枝虹则是儿科方面的专家,包括儿童心理疏导这方面的。

    项礼礼去沏了两杯茶过来,林景客气地对她致谢,而夏枝虹则是走到隽隽身边看着他叠积木。

    时不时跟他说两句话,伸手指点了下,隽隽居然愿意听从她的话,将那块积木拿了下来,放到别的地方。

    放好了还抬头问她,“奶奶这样对吗?”

    夏枝虹笑着对着他竖起大拇指夸赞道,“宝宝真棒,真聪明。”

    隽隽脸上露出羞涩的笑意,听到了夸奖连忙回过头来寻找项礼礼的身影,在看到她眼睛亮亮地喊了声,“妈妈。”满脸都是我好厉害,你快夸我的表情。

    项礼礼走过来毫不吝啬地在他小脸蛋上落下一个吻,隽隽很高兴,不顾一切的转过身来往她怀里扑,结果动作太大,‘哗’地弄倒了刚叠好的积木。

    隽隽回头看,小嘴一噘,眉头一皱,“倒了……”

    项礼礼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柔声道,“不要紧,我们再叠就是。”她向隽隽介绍着夏枝虹,“宝宝要叫阿姨,不是奶奶,知道吗?”

    “没关系,我这年纪确实可以当他奶奶了。”夏枝虹也跟着就地坐了下来,对隽隽拍了拍手问道,“奶奶抱抱好不好?”

    隽隽扭头藏在项礼礼怀中,一脸羞涩的模样,项礼礼忍俊不禁地刮了刮他的小鼻子,“害羞什么?”

    隽隽使劲往她怀里藏着头,娇娇地嘤咛了声,又偷偷侧过头看向夏枝虹,一副对她好奇却又不敢跟她说话的样子。

    这小萌态可爱极了,夏枝虹自有一套和小孩沟通交流的方式,虽然隽隽很害羞,不怎么愿意主动和她亲近,但是在夏枝虹有技巧性的沟通和引导之下,隽隽很快便放开来了,项礼礼和这位夏医生陪着隽隽玩了一早上的积木。

    中午的时候,这两位医生留在了这里吃饭,项礼礼亲自动手下厨,吃饭的时候隽隽独自舀饭吃菜倒是引得夏枝虹夸赞了两句。

    因此隽隽对这个‘阿姨’的好感度又上升了不少,饭后夏枝虹拿了两本童话故事过来,问隽隽要不要听她讲故事。

    隽隽歪头想了想,又看看项礼礼,项礼礼只是对隽隽鼓励地笑笑并未开口说话。

    隽隽考虑过后点了点头,从小椅子上下来迈着小短腿走到旁边的大沙发上,爬坐上去,一本正经地摆好了坐姿,然后对着身边的空位置拍了拍,歪头犹豫了下,对夏枝虹喊道,“阿姨,坐。”

    夏枝虹和项礼礼相视了眼,皆是忍俊不禁。

    年子祈连夜转了三地的飞机赶了回来,看到空荡荡的儿童房时几欲癫疯,成阿姨哭成了一滩泪人跪倒在他脚边上泣声致歉着。

    年子祈闭了闭眼,惶然而绝望,只想着要是连孩子都没了,要是连孩子都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少的宝贝甜妻(百度最新章节)  名少的宝贝甜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