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五百三十章:崩溃

    项礼礼饶是见多了病患却从未见过这种的,未待她有动作,身后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紧接着一声崩溃的尖叫响了起来。

    项礼礼回身看去,见一个端庄雍容的妇人面色惊恐扭曲地向她这边大步奔来,她眼睛死死地盯着倒向沙发上的年子祈,大步过来后,不管不顾地大力推了下旁边的项礼礼。

    她速度太快,项礼礼反应不及踉跄地向后倒去,一声惊呼还没出来身后便有人扶住了她。

    项礼礼惊魂未定地回头,见陆衍正抿紧着唇揽过她的身,漆眉一蹙看向她身前那对母子。

    年大太太慌得嚎啕大哭,一边去抱儿子一边哽咽地呼唤着,“子祈啊!子祈!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了!你别吓妈妈啊!”

    年子祈听到这声音慢慢地松开手,回过头来,一双眼猩红得可怕,胸口用力地起伏着,面色通红额头青筋涨起,嘴唇抖颤,唇色惨白惨白,似有千言万语哽在喉咙无从开口。

    他目光一会失焦,一会聚拢在年大太太脸上,在年大太太不断的高呼声中,年子祈突然伸出双手紧攥着年大太太的两只手臂,一双漂亮的眼睛圆圆地睁大,泪水从猩红的眼眶中大滴大滴地滚落出来。

    接着,在场人便听到年子祈发出了悲戚到撕心裂肺的嚎哭声,他语无秩序,颠三倒四地同年大太太哀求着,宛如一个丢失了宝贝的孩子。

    “妈!妈!我后悔了,我是不是快死了?你救救我好不好!救救我!帮我把墨瑾找回来!我家没了啊!都没了!她哪去了?你快帮我把墨瑾找回来好不好,我求你了,我想她啊!”

    门关的年启安和年启荣骤然止步,年大太太抖着手,将儿子的头慢慢按向自己的肩膀,压抑而崩溃地呜咽起来,她看起来并不比儿子好受多少,甚至更为痛苦。

    年子祈伏在母亲的肩膀上,此刻这个年轻的男人情绪彻底的崩溃了,项礼礼看着这一幕,眼睛是酸胀得难受,干脆转过脸埋在陆衍正胸口。

    陆衍正微怔了下,抬手将她压向自己的怀中,不一会儿便感受到了衬衣胸口处漫开来的湿热之意。

    年子祈癫乱而痛不欲生的声音还在诉说哀求着,一声声哀泣的叫着墨瑾,在房间里回响着。

    门关边的年启安面色同样极为难看,他往后退了一步,仓皇地对身边的年启荣说了句,“我出去一下。”转身脚步踉跄地离开。

    年启荣干哑地张了张口,目光转回看向沙发上的那对母子,迈着沉重的脚步走了过去,展开双臂一同抱住了他的妻儿。

    陆衍正眸光微然一紧,默不作声地揽着项礼礼往楼上走去,将楼下的空间留给这一家人。

    项礼礼见着这一幕实为感伤,世上最不能挽回的两个爱人,一个是变心的人,还有便是逝去的人。

    陆衍正抽了张纸巾过来,细细地擦着她脸上的泪痕,项礼礼吸了吸气,轻然哽咽着,抬起红红的眼眶看向面前的陆衍正。

    “别哭了。”他浅叹了声,忽地倾身过来吻上她的眼帘。

    项礼礼怔了怔,任由他的吻一路往下,从眼帘到鼻尖,再到她柔软的唇瓣上,辗转深入,百般温柔。

    陆衍正吻得极为缱绻缠绵,一双曜玉般的眼并未闭上,静静地注视着项礼礼,不着痕迹的蛊惑着她,大手揽过她的细腰,往他怀里拢了拢。

    项礼礼慢慢地阖上了眼帘,首次回应起他的吻,身体顺从地依向了陆衍正怀中,紧闭的眼角却在此刻滑落下泪珠。

    陆衍正眼神暗了暗,大掌从她的腰际往上移来到项礼礼后脑处轻捧住,而后骤然深吻下去。

    他不明白,项礼礼为什么会哭,虽然那年子祈看着是有些可怜,不过现在在他眼中,项礼礼显得更为脆弱。

    一吻结束,项礼礼有些无力地靠向了他的肩膀,眼眶还是微红的,心间依然装满了沉沉的情绪。

    陆衍正侧头在她脸颊上轻吻着,调侃道,“你怎么也跟着感性起来了?”

    项礼礼转而头抵着他的肩膀,面朝下闷声道,“她死了……”

    “那个墨瑾?”

    她点点头。

    那年家养女跟项礼礼没有任何关系,她怎会从中徒生哀伤?陆衍正淡声道,“她去了一年了,年子祈还走不出来。”

    项礼礼闭了闭眼,“深情不寿。”

    陆衍正不可置否地扬了扬唇角,“你与他们又不同。”

    项礼礼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暂时靠在他肩头,让自己的内心翻腾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

    见到年子祈母子靠在一起痛哭的场景,项礼礼犹如看到了自己的父亲,看到了自己死去后亲友痛苦的画面。

    可能等她走后,身边是有这样一个深情的男子的,只是这一瞬间,项礼礼想到了父亲自母亲死后,直至现在都是孤身一人,这样漫长的岁月,如果走到最后还要亲手送走自己的女儿……

    项礼礼心中窒痛,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项礼礼虽是见惯了生死,较之常人要对这些看淡得多,但在这几天心绪却尤其敏,感。

    隽隽对外面发生的一切毫不知情,项礼礼推开房门时,他自娱自乐地玩着一架小飞机正玩得起劲。

    他很少有这么乖一个人独处,倒是今天犹为听话,项礼礼走了进来,听到脚步声的隽隽回过头来,搁下飞机站起身嘟嘴向她撒娇着,“妈妈,你刚才怎么把门给锁了?”

    项礼礼回头看了他一眼,撒个谎哄他,“妈妈不小心锁了,对不起。”

    隽隽拉着她的手往外走,边走边问道,“阿姨来了吗?我已经画好礼物了。”

    走了两步他才想起自己忘记拿礼物了,于是又松开项礼礼的手跑回身去,踮起脚尖从桌子上拿过昨晚他画的一张画过来,兴冲冲地交到项礼礼面前邀功道,“妈妈快看!”

    项礼礼接了过来,见上面抽象而童稚地画了三个人物,可以辨别得出来是一男一女,和一个小孩子,不用解释项礼礼也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隽隽还踮起脚尖来,指着上头的人对项礼礼说道,“这是爸爸,这是妈妈,这是宝宝。”

    项礼礼蹲下身来,靠过头去,轻轻蹭了蹭他柔嫩的脸颊低声问道,“宝宝画这幅画是什么意思?”

    隽隽一脸正经地解释道,“就是我们一家,都谢谢老师送给我的糖果。”

    项礼礼心头那点伤悲伤被他的话骤然冲散了,微窘起来,这意思是我全家都感谢你吗……

    年启荣和年太太都是今天刚得知消息的,昨天从别墅回去之后,年启安先将事情告知给大哥听。

    随后年启荣便打了电话让妻子趁夜回来,当时年大太太已经从国外回来了,只是在上海姐姐家并未直接回到家里来。

    接到丈夫的电话时,是夜间九点多了,年大太太有些莫名,不知他为什么要自己赶回去。

    年启荣没有在电话里将事情说给她听,只是说家中发生了点事情,让她回来帮忙处理一下。

    年大太太还以为是公司上的事,或者家族中其他的事情,没想到凌晨时分到达后,丈夫却告诉了她孙子走丢了的大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少的宝贝甜妻(百度最新章节)  名少的宝贝甜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