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五百四十章:醉酒

    越来越上头的酒意,让陆衍正动作都变得迟钝起来,在项礼礼屈尊给他脱鞋袜时,陆衍正靠在床头,目光迷离而失焦着,片刻之后,焦点慢慢聚拢过来,定在项礼礼身上。

    似是不认得一般看了好一会儿才试探地问道,“项礼礼?”

    “嗯?”项礼礼没抬头,直接将他鞋袜脱掉,然后将他腿移进了被子里,哪只刚放进去,陆衍正便踢开被子将腿移了出来。

    “陆衍正……”

    “换睡衣啊,你让我这样睡觉?”陆boss开始本性毕露了,长腿一曲,指挥道,“给我换睡衣,项礼礼。”

    如果不是他那醉意甚浓的声音,陆衍正这说着话的语气是特别的高冷有气势。

    项礼礼回头从行李箱中翻出了陆少爷的睡衣,走过来看了下,将睡衣放在床头好心道,“你自己换,我下去给你拧毛巾上来擦擦脸。”

    她转身要走,陆衍正忽然直起腰来,不由分说地倾身过去拉住了她,“别走。”项礼礼没有防备,被他这么大力一拽,人直接往后跌倒在床上。

    陆衍正带着酒气醉意醺醺地揽着她,“你要去哪?”

    项礼礼无奈,对她来说有两大麻烦,不肯配合的病患,以及像这样无厘头的醉鬼。

    她伸手推着压在她身上的这人,轻声斥责道,“起来,你压得我喘不过气了。”

    然而陆衍正不为所动,醉得迷糊地赖在她身上,带着酒香的气息一下一下喷在她的耳廓上,项礼礼白玉般的耳朵上慢慢染上桃红的色泽。

    “陆衍正。”她不死心地伸手又推了推,陆衍正调整了下身体,将她半拖抱过来,项礼礼惊呼了声,“你做什么!我鞋子还没脱呢。”

    然而陆衍正却是听不到似的,侧过头来轻蹭了下她的脸颊,高挺的鼻梁从她脸蛋上滑过,眼眸半眯着,唇角泛起笑意,“你身上真舒服,凉凉的。”

    项礼礼俏脸微红,佯怒道,“那是你喝酒了,快点放开我,快放开,臭死了!”她又推了下,陆衍正这次却是十分配合地松开了手。

    项礼礼如蒙大赫从他身下翻了个身出来,双脚落地,抬手平整着身上的衣服,浅叹了声道,“你酒量不是很好吗?”

    无人响应,她抬眸看去,却见陆衍正靠着床头,看着她,眸光幽暗,这眼神让她倏然微惊,瞬间回想起此前陆衍正醉醺醺回到家时,眼色便是这般幽暗不明,寒里带着冷芒,项礼礼最怕看到他这副模样。

    好似又变回了刚复婚的那会儿,成日冰冷暴躁的陆衍正。

    项礼礼微咬着下唇,转身前落下句话道,“我去给你拧条毛巾。”

    身后却传来陆衍正微带嘲意的声音,“你推开了我三次。”

    “什么?”她没听清楚,停下了脚步回过身来。

    回应她的却是陆衍正长睫闭紧,靠着床头摇首,含糊不清地说了什么,项礼礼见此只当他是醉酒说话不清不楚的,便也不再深究,下楼去给拧了两块湿毛巾上来,给陆衍正擦了擦脸和手。

    陆衍正酒意涌了上来,在勉强配合她将脸手擦净之后,便沉沉地睡了过去,陆衍正有一点值得表扬的便是他酒品不错,喝醉之后不会大吵大闹的发疯。

    唯有,专门喜欢和她过不去。

    项礼礼将他移好位置盖上被子,将两条毛巾拿下楼去,揉洗干净了挂到架子上,自己又收拾了一番才回到卧室去。

    换好睡衣,关了灯爬上床铺,一束月光从屋顶那块透明玻璃投了进来,投在地板上。

    月光盈盈,身边人沉着的呼吸声就在耳畔。

    项礼礼一时间有些睡不着,怔然地看着那月光发呆着,不知怎么,眼前总是出现白天下午,在海边是陆衍正卷起裤腿拉着自己去捡螃蟹的场景。

    一会又是陆衍正刚才看着自己的那眼神,暗明不清,不知眼中深意到底是什么意思。

    项礼礼翻了个身,心里乱糟糟的,不受控制地猜想着陆衍正心中到底在想什么。

    先是带着她过来湘壤,然后又是来到小岛上居住,这段时间里他仿佛换了个人一般,温柔耐心百般的好。

    好到让她时常不知所措,就是五年前他们都没这样亲密过,她一直是个冷淡性子的,陆衍正比自己有过而无之不及。

    他更是少言寡语,以前两人在一块时,说话的常是她,偶尔陆衍正会回应两声。

    然而现在他却能对自己长篇大论地讲着故事,讲着这座小岛。

    项礼礼越想心中越是纷乱,一会儿想着刚复婚那会儿,陆衍正对待自己的态度,一会儿想着被他远远打发出去的周可儿。

    一会儿又想,现在这样平易近人,温柔的陆衍正只是一时幻象,还是他真的改变了?

    女人就是这样,尤其是在夜里还吃饱了撑着,睡不着时思绪便开始乱飞起来,东想西想,怎么都不安心。

    项礼礼暗叹了下,强制命令自己闭上眼睛睡觉。

    眼睛刚闭上,身后的人忽然翻了个身,热乎的身体便从后面偎了上来,长臂从她腰间一揽,项礼礼整个人便落进了他怀中。

    她愣下,轻声唤道,“陆衍正?”

    回应她的是陆衍正绵长的呼吸声,原来没醒啊,项礼礼睡在里面,他这么压了过来她根本无处再避了,项礼礼却也发现,自己在陆衍正贴身过来时候,没有避开的念头,便任由他这般将自己拢在怀中,微闭上眼睡了过去。

    这一夜梦境纷杂混乱,在梦中,她梦见自己同陆衍正携手走过一条条弯曲深巷的小道。

    路是青石板的,缝隙中生长出一株株绿色的小草,抬眼头上便是瓦片顶的屋檐,雨水从屋檐滴落,如珠玉落盘,清脆有声。

    项礼礼从梦中醒过来时,屋内还是昏暗的,一时间耳边还有那雨珠砸落的在瓦片上面的噼啪声,生物钟使然,她发呆了一会儿,便彻底地清醒过来了。

    这一醒,项礼礼才意识到,自己居然整个人都滚到了陆衍正怀里来了,两人面对面的睡姿,项礼礼整个人靠在他怀里,头抵在他胸口间,初醒时她没意识到,现在整个人都醒了过来,抬头一看发现如此窘境。

    这样的睡姿,估计只能是她自己滚过去的,陆衍正还在睡梦中没有醒过来,脸颊贴着她的秀发,呼吸绵长。

    项礼礼想动,却发现自己翻不过身去,陆衍正一手圈着她的腰,限制住了她的活动,长腿也是毫不客气地压了上来,几乎是整人都将她熊抱在怀中的。

    滴答滴答的声音传入了耳中,项礼礼凝声一听,发现这声音不是因为梦里在下雨她记到了现实,而是现实真的下雨了,却被她给梦到梦中去了。

    屋顶那块正方形的透明玻璃上,不住地有水滴从上头滑过,卧室里头光线这么暗,除了没有开窗的原因之外,便是因为外面下雨了。

    这场雨从早上六点多开始下的,大雨来势汹汹,噼里啪啦地往下砸,老吴电话过来的时候,项礼礼和陆衍正刚起床不久。

    两人在刷牙,漫天的雨水在从屋檐下滑落下来,连成一条线,噼里啪啦地砸在檐下的石阶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少的宝贝甜妻(百度最新章节)  名少的宝贝甜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