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七章:哄孩子

    病中的孩子特别脆弱,又十分依赖人,到了这时候,隽隽谁都不要就死巴着项礼礼不肯放开。

    陆衍正真有种捡了个便宜儿子的感觉,他老婆跑去给别人当妈了,他还得忍着。

    这份气度也没几个人有了,连他自己都快忘了,当初过来的目的是想过二人世界的。

    两道修长的身影立在窗边,窗外五光十色的灯光,在风雨凄迷的夜中闪烁着,年启安这一年来都快忘记了从前过的是怎样的日子。

    陆衍正吐了口烟雾出来,单手插在口袋语带调侃道,“怎么弄得这样一副狼狈相?”

    后者涩然地勾了勾唇角,指间夹着香烟依着墙而立,衣冠楚楚俊朗非凡,他颓然的眼神落在天花板上喃喃道,“陆衍正我劝告你,别像我这样,别爱得太深,现在的我活得太累了,太累了,他好歹有个儿子,但我什么都没有……到最后才发现其实她心都不在我这。”

    那个他牵挂半生,想了半生的女人,最后离开时还带走了他的整颗心,最后却发现如此深情,她却从未将心放在自己这里过。

    多嘲讽,多可笑。

    凭白让他牵挂一生,阮墨瑾却就这样干净利落的甩手走人,让他连恨都找不到人来发泄。

    陆衍正眉心微微蹙起,意气风发的年启安就为了一个女人颓废到这种地步?人死不能复生,他这样又是为了什么?

    他现下理解不了年启安的这种感情,这是勾了勾唇角不甚在意地道,“还是多担心你自己吧,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很上心的女人。”

    话落便见年启安斜睨过来,唇角嘲讽一掀,“希望真像你说的这样。”

    他平淡地应,“本就如此。”

    那为什么和他那个出,轨的前妻又复婚了?年启安嘲讽地勾了勾唇角不同他争辩。

    年家人请过来项礼礼的决定是对的,有项礼礼来哄隽隽之后,隽隽便十分听话配合地吃药,喝粥。

    之前他闹脾气连打吊瓶都不肯,现下见孙子终于肯乖乖吃药了,年大太太一颗心也放下不少,对项礼礼更是千恩万谢一言道不尽感恩之心。

    到了夜深的时候,陆衍正夫妻两人才在年启荣亲自陪送下离开医院,在市中心的酒店入住了。

    洗完澡躺到床上的时候,项礼礼才觉得两条胳膊十分酸痛,隽隽几乎是让她抱了一晚上,到了十点多的时候才沉沉睡了过去,身上的热度也退了些。

    到了酒店洗漱完后夜已深了,两人随意地收拾了下,上了床铺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外面天色依然是灰暗的,打开窗雾雾的小雨还在下,温度比昨天又降了些。

    陆衍正今天有事要办,同酒店一起送过来的早餐中,还有一套正式的西装。

    用完了早餐陆衍正便回到卧室里面换衣服了,项礼礼这才发现,这两天跟着他们跑来跑去的,就这么只不大的行李箱。

    当初去小岛上的时候为了图方便,项礼礼将两人的衣服都放在了一个行李箱中,现下气温忽然降了这么多,她带的衣服可能有点不够御寒了。

    项礼礼想着得去再购置两套厚点的衣服,正想着陆衍正在里面喊了她一声,项礼礼搁下手上的东西推门走了进去。

    陆衍正站在镜子前整理着衣服,西装和领带都还搁置在床上,他侧眸看过来道,“帮我打一下领带。”

    她脚下微顿了顿,继而抬步上前弯腰取过床上的领带,陆衍正头一低,项礼礼微踮起脚尖将领带从他脖颈环了过来。

    她垂眸认真地打着领结,手上动作有些慢,许久没做过这样的事了,她想了了会儿,才回想起来领带结怎么打。

    五前时她倒经常做这种事,自从复婚之后,她还是第一次帮陆衍正打领带。

    陆衍正看着镜子中倒影的两人身影,眸色微深,项礼礼领带很快便打好了,顺手拿过床上的西装。

    两人配合极有默契,项礼礼将衣服展开,陆衍正便伸手穿进袖子中,另外一边项礼礼交换给他,让他自己穿。

    “我要离开同安,可能要到明天才会回来。”

    项礼礼忍不住问,“你是有公事上的事?”

    陆衍正点了点头,穿好了衣服扣上扣子,一身正式的西装,又衬出了他身上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与倨傲的气质。

    项礼礼见他没有多做解释便也就不再问了,整理好衣服之后,陆衍正忽地又侧过头来跟她说道,“辛苦这两天就好了,我已经和年家夫妻谈过了,他们自己的家事自己去解决。”

    乍听他这么说项礼礼愣了愣,下意识地道,“我没觉得这是负累。”

    “我知道。”陆衍正不改冷淡的面色,转过身来看她,目光如炬,“你能当他一时的妈妈,还能当他一辈子的妈妈?”

    项礼礼哑然,陆衍正清冷道,“你我都很清楚,孩子能哄骗一时,但不可能哄骗一世的,等再过几天我们回到临川后,年隽隽要是再这么哭闹,你是不是也要从临川再千里迢迢的飞过来哄他?”

    虽然他说的没错,但言辞……未免也太尖锐了些,陆衍正是有什么不满意?

    她脱口而出,“你是不是觉得烦了?”

    “烦什么?”

    “烦……隽隽的事情,介意他们这样三番四次的来打扰。”

    陆衍正眉头蹙了起来,这女人在想什么?他耐心地解释道,“我不是嫌弃什么,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该解决的事不尽早解决,这样拖着只会越来越麻烦。”

    项礼礼无张了张嘴,无从反驳他的话,最后只道,“我知道……我只是觉得他们可怜。”

    可怜?陆衍正嘴角嘲讽地扬了扬,“项礼礼,什么时候你也有这圣,母,心了?”

    兴许是这段时间陆衍正太过温柔好相处了,乍被他这么一刺,项礼礼整个人犹如被针扎般跳了起来,怒视他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圣,母,心?”

    他本意是项礼礼在医院工作不少时间了,像这种可怜的事情难道见过得还少?她也是每个都这么可怜他们吗?

    只是他随意的一句话,却似扎到了项礼礼的痛脚般,令她像只刺猬似的浑身竖起了防御的尖刺。

    陆衍正觉得她反应有些过了,他说这话没有其他意思,她何必这么激动?

    理智尚在,陆衍正还没蠢到将这段心里话说出来,见项礼礼这般反应他眸光微微一闪,默了片刻主动道歉起来,“对不起我的话说重了,我的意思是……”他顿了顿,想解释又不知道怎么说。

    然而女人的心思能和男人一样的话,那就不叫女人了。

    不管陆衍正说的话什么意思,项礼礼现下只觉得心中一阵阵难堪和凉意,难道在他眼中,自己照顾隽隽这事一直都是圣,母,心在作祟?

    那他又何必配合着自己?一回想他们这十几天来似是一家三口的温馨生活,再看现在陆衍正的态度,项礼礼便觉得陆衍正那段时间都是在忍耐着而已,忍耐配合着她无聊的圣,母,心。

    女人一旦猜忌起来,脑子便像开启了编剧模式,各种的剧情蜂拥着堵了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少的宝贝甜妻(百度最新章节)  名少的宝贝甜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