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五百四十八章:争吵

    项礼礼冷了脸嘲讽地抬了抬嘴角道,“你有事先去忙吧,年家人那边决定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反正也不关我的事,你说得对,我能冒充他一时的妈妈,还能冒充他一辈子的妈妈不成?难道要我嫁给年子祈?”

    最后这句话话音落下时,陆衍正面色也沉了下来,气氛冷凝僵硬,陆衍正定定地站了片刻,只言片语也没留下转身便离开房间。

    项礼礼静站了会儿,脑中有些纷乱,不受控制地想着刚才他说的话,又想到了先前陆衍正说,两人一个月内互相约定做一对正常的夫妻。

    正常的夫妻?正常个鬼!

    真是……无理取闹,项礼礼自个憋气地在房间坐了会儿,直到接到了隽隽在医院里打来的电话,问她什么时候要过去医院看他。

    项礼礼在电话中哄了他好一会儿,答应现在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之后,项礼礼一腔怒火骤然熄灭了下来,坐在床上,肩膀也随之垮塌了下来。

    陆衍正说得是没错,她能做隽隽一时的妈妈,总不可能当他一辈子的妈妈,她迟早要离开湘壤的。

    如果隽隽不是年家的孩子,而是一个寻找不到家人的普通走失儿童,那么出于她自身的原因,项礼礼是有办法可以带隽隽回去生活,哪怕就此当他一辈子妈妈也可以,她这一生可能都不会有自己的孩子。

    不,也不对,前后矛盾,她能不能活一辈子还难说呢,就算带回去了,等有一天她不在了,或者人家父母找回来了……

    项礼礼茫然地往后一倒,睁着眼睛看向天花板,想七想八的,等到手机铃声第二次响起时,她才从乱七八糟的想象中跳脱身出来。

    不禁苦笑了下,她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这孩子人家是家人有爸爸的。

    挂了电话之后,项礼礼思绪又回到了陆衍正身上,咬牙切齿起来,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一会冷一会儿热的。

    现在正被项礼礼腹诽的男人正在通往机场的路上,从上车来之后他面色就有些阴郁,弄得同车的两个经理兢兢战战起来,不知道是哪做得不好惹这位大Boss不高兴了。

    然而现在陆衍正的脑中想的是刚才项礼礼的话,她说什么?要嫁给年子祈?

    这是什么疯话?就算年家人不嫌弃她,年子祈还嫌她老呢!

    又或者项礼礼其实很喜欢小孩子?陆衍正自个细细地琢磨了下,发现很有这个可能,先是这个隽隽,再是岛上的妞妞,她对待孩子的时候温柔细心得jian直像另外一个人。

    这么一想,陆衍正心里便有些不是滋味,喜欢孩子他们可以生啊,有必要因为别人家的孩子,别人家的事来同他闹别扭?

    这事年家人掺合不清,陆衍正可不是像他们那样脑袋里面灌浆糊的,儿子有病不去治就这么纵容着就是办法?

    陆衍正从来不认为不忍心能造就成什么好事,他向来杀伐果断惯了,他对项礼礼说的那番话确实也是实话,等他们离开这里了,到时候还有问题的话,难道还要再次千里迢迢的飞过来安慰这么个小孩?

    又或者说年家那对小父子,干脆搬到临川去方便项礼礼照顾他们?光是想陆衍正便在心底冷哼了。

    他对那小鬼头是有几分喜欢,但是事情该怎么做就怎么去做,年启安那家伙也是疯了,初恋都抛弃他几年了,到现在还郁郁在怀不能释然。

    陆衍正颇为头疼地揉了揉额头,生死之事,本就不是常人能把握的,既然事实已定,又何必沉迷在过往伤情中不可自拔?

    他现下置身事外,自然能想得这般轻松,只是陆衍正没想到,终有一天自己也会面临这般生死别,爱恨苦之事。

    到了那时他再回想起现下的不以为然,只余满腹涩然难尽一词。

    项礼礼过来了,隽隽的心情明显好转许多,肯配合吃药也肯好好的吃饭了。

    只是不时的还要她哄着,身上的热度在快中午的时候终于退了下去。

    年大太太看着这位陆太太,这样用心的照顾自己的孙子,非亲非故的,心里也十分过意不去。

    这个女孩子也是心地极善良的,年大太太不禁想起自己的养女,心中又悲伤的同时也想,大概是墨瑾在天上保佑着隽隽。

    使得这种时候,还有人可以来替她护着心疼着隽隽。

    等到了孙子睡过去的时候,年大太太终于有机会拉着项礼礼到旁边说话。

    这位五十多岁雍容端庄的妇人,不同以往项礼礼常接触的那些豪门贵妇,兴许是这边人土风情的缘故。

    年大太太不似临川的贵妇们,脸上总端着矜贵的表情,撇去打扮和外貌不说,端庄的年大太太是个和颜悦色的中老年人。

    年大太太点了杯梅子清茶,项礼礼喉咙有点不舒服,点了杯雪梨汁,在饮料端上来前,年大太太一双白皙的手保养得宜,轻轻交握着搁置在膝上。

    在侍者拿着菜单走出包厢之后,她酝酿了好一会儿,开始跟项礼礼详细地讲诉着年家小辈的这段故事。

    先前项礼礼只是听到些凤毛麟角,当年大太太将所有的经过一点点讲诉给她听后,项礼礼才知原来这段过往爱恨纠缠得这般曲折。

    中间侍者送了饮品进来,年大太太暂停了讲话,侧过头去擦拭着泛红的眼眶,侍者在送完东西走了出去后。

    年大太太才继续将事情全部讲给她听,旁观者的角度,当事人的角度,孩子的角度,外人的角度,诠释这场悲剧的前后因果。

    项礼礼那天在别墅里见到这对母子挨在一起痛哭时,看了都心酸得跟着垂泪,现下听完年大太太将往事全部复述过后,心中只余沉重的情绪。

    暗暗在心中浅叹了声,给年大太太递了纸巾过去,年大太太一边擦着泪,一边不好意思地对她笑了笑道,“我说这些……也不是想博取你可怜什么的。”

    项礼礼赶忙道,“您千万别这么想。”

    年大太太摇了摇头,嘴角微微往上带了带,露出了点笑意,伸过手来握住项礼礼搁在桌子上的手,眼中微微泛着泪光地对她道,“我也是心底压得太苦了,时常想找个人倾诉也不知道跟谁说好。”

    说罢她低头揩了揩,复而又艰难地弯了弯唇角道,“还希望陆太太你别见笑,我实在很谢谢你这段时间对隽隽的照顾,并且特地跑了这么一趟,我这个当奶奶当妈妈的人实在很不尽职。”

    年大太太长吁道,“子祈现在的情况不是很好,我小叔子也是住在外面从不回家来,隽隽……隽隽,或许我们不应该骗他说妈妈去了别的地方,导致现在……”

    现在隽隽钻着牛角尖的认为项礼礼就是他妈妈,项礼礼心知她后面没说出来的话要讲什么。

    项礼礼道,“隽隽奶奶,我这边有个认识的儿童心理医生,先前也和隽隽接触过,如果你同意的话我就将她的联系方式给你,让她给隽隽看看。”

    年大太太点点头,感激道,“陆太太,我真的真的很感谢你。”

    她微微一笑回应道,“喊我项礼礼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少的宝贝甜妻(百度最新章节)  名少的宝贝甜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