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五百八十五章:关怀

    “没事了。”陆衍正长舒了口气,“我过去接你吧,等一会儿。”

    “哦。”项礼礼有些木直地应了,挂了电话之后她还是觉得被惊吓得不轻。

    见她面有异色,项谦泽按捺不住地问道,“怎么了?他要你做什么?”

    项礼礼摇了摇头,没同父亲说陆衍正要过来接她,而是有些不好意思地抬手挽了挽头发道,“他要来接我。”

    项谦泽也在怀疑自己的耳朵有没有听错,“他现在要过来?”

    项礼礼点点头,得到确认之后项谦泽纳闷地低声道,“怎么现在变得这么殷勤?”

    就算是五年前,陆衍正都鲜少踏足到项家这边来,更别说像这两天一样,上次都亲自追到这里来了,说是来看望他的,但实际上是来找人还是探望他,出发的动机不言而明,要来看他早就能来,何必要等到女儿回来他才过来。

    项谦泽想了想又忍不住道,“陆衍正……他对你真的好吗?”

    好吗?之前不好,可现在算得上是真的还不错,项礼礼点了点头,“爸,别担心,我们现在没什么问题。”

    女儿虽然这么说,但项谦泽对她这话却不是全然相信的。

    关于女婿的事情,项谦泽多少也是知道的。

    在和女儿复婚之后,他曾公然的带着一个女人出入各种场合,举止相当亲密,新闻上都写那女的是陆衍正的养的小,情儿。

    项谦泽刚得知这事的时候是又怒又气,偏偏他没有立场去指责人家什么,更没有脸面去询问女儿婚姻生活怎么样。

    那时他在心中隐隐地认定了,陆衍正和女儿复婚是为了来报复她的,后来这些花边新闻都被SK给压下去。

    真假不得而知,想到这个项谦泽便忍不住试探起女儿来,“礼礼,听说前阵子陆衍正在外头……有个女人?现在还有来往吗?”

    项礼礼表情微微一顿,摇了摇头道,“不清楚。”

    周可儿?倒是越来越少人在她面前提起周可儿了,想到周可儿项礼礼便想起陆衍正那时和她出双入对的情景,想到他在周可儿面前百般的折辱自己,再对比现今的陆衍正,她真有种陆衍正是不是被什么附身了的感觉。

    见女儿表情微异,项谦泽脸色不禁变了变,思索良久,想跟她说,不如慢慢找法子同陆衍正离婚算了。

    却听项礼礼先开口说道,“陆衍正……他有跟我道过歉。”不管真实情况怎么样,项礼礼还是想隐瞒住父亲全部的真相,不想他为自己操心。

    项礼礼便半真半假地同他道,“他之前确实做了一些混账事,后来他也跟我道歉了,希望我原谅他,跟他好好的过。”

    她牵起唇角,脸上微微露出小女儿般的娇意,“你看他现在不是很殷勤吗?还特地跑过来接我。”

    项谦泽听到这话,便吞回了心中本想说的那些,想了想他还是相信女儿的话。

    但是仔细深思,又觉得其中好似有些不对劲,陆衍正心思和城府那般深沉的一个人,要是他较劲起来,礼礼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不过他想再多也没用,项谦泽长叹了口气,“爸爸一直希望你能找个对你好的,就像我对你妈这样。”

    项礼礼抿了抿唇淡淡地笑,“妈妈很幸福。”

    她生性清冷,对于男女之情这方面从没有特别向往过,和陆衍正的上一段婚姻中,她也是不愿下嫁而被强迫下嫁的。

    心中气愤和不甘较之为更多,后来因为查出了心脏这方面的问题,项礼礼那时只想到同陆衍正的感情也不深刻,与其不知法地过下去,还不如离婚算了。

    可当时他们结婚不过几个月而已,要提离婚于项家或陆家,都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项礼礼不想自己的病情曝光,让父亲伤心让陆家人可怜,便脑子一刺激就导演了那么一出,轨的戏。

    当时她的想法很jian单,不管是陆家和陆衍正都是忍受不了她带来的屈辱的,之后离婚也是在意料之中,事情进展得十分顺利。

    签下离婚协议书的时候,她当时对于陆衍正的心情更多的是愧疚而已,并没有什么舍不得。

    她从没爱上谁,包括陆衍正。

    在国外的那段时间,身边也是出现过不少的追求者,项礼礼从未动过心思,不仅如此,哪怕是在学生时代,她也鲜少如同身边的女生一般,对爱情产生了渴望的向往,又或者对某个男生特别上心。

    因家庭的影响,在她看来,爱情这种东西虚幻而渺茫,她如果愿意和一个人成家,那可能是因为对方能带给她温暖,亦可能对方是个让她钦佩的人,有才华,有知识,或者富含学养之类的。

    但是因为爱情,这她从来都没想过,年幼至年少到成年,她身边没有母亲这个角色,来帮她梳理过心中细腻而深沉的感情。

    于是项礼礼学会得最多的便是收敛起自己的情绪和情感,清冷的外表之下,她更多的是不善于去表达自己的感情。

    真实的自己掩埋得过多了,便找不到原本的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厚厚的防御盔甲挡在外头,一有事情发生她便缩回了自己的龟壳中。

    直到坐上车时,她还在神游。

    陆衍正打着方向盘,侧眸道,“被勾魂魄了?”

    项礼礼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想一些事情。”

    “工作上的事?”他远光灯一打,慢慢地离开了项氏的大宅,身后一道身影久久地驻足着目送他们远走。

    陆衍正从后视镜中收回了目光,调侃地问她道,“你今天跟你爸说什么了?怎么他看我的眼神那么奇怪。”

    “跟他谈了下,想让他找个老伴的事情。”项礼礼舔了舔略有些发干紧绷的唇,从包里翻出了润唇膏和镜子,转出了膏体在唇上擦过。

    陆衍正凝神地开着车,但思绪却被她这话给吸引过去了,唇角讶异一扬,“你跟你爸说这事?”

    两人从未这般谈论过‘家事’,项礼礼觉得这事没什么好隐瞒的,但跟陆衍正说起来时却还是觉得有些拘谨。

    毕竟在她心中,陆衍正还算不得和她是‘一家人’,这样在他面前讲父亲的事情,让她觉得有种像在出卖家人间的小秘密般。

    但心中的疑虑却使得她忍不住地同陆衍正坦白道,“我爸也孤身一人很久,从我妈过世起,他身边就没出现过其他女人。”

    项礼礼抿了抿唇,刚涂过润唇膏的唇娇美得像蔷薇花瓣,“今天我跟他说起这事,希望他找个伴,但是他拒绝了,他说他这辈子心里就只有我妈,不会再娶了。”

    陆衍正曜玉般的眼中掠过一抹讶异,不动声色地顺着项礼礼的话继续问道,“你爸既然不想娶,你满面怔神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不给你找后妈还不高兴了?”

    项礼礼沉默了片刻才道,“我是想到了隽隽他爸爸。”

    陆衍正眉心不着痕迹地蹙了蹙,“你爸的事情你想到他做什么。”

    “年子祈应该很爱他妻子。”项礼礼慢慢道。

    从阮墨瑾逝世之后,年子祈的精神就不大正常了,愧疚是一部分原因,但痛失所爱也是其中的因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少的宝贝甜妻(百度最新章节)  名少的宝贝甜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