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五百九十四章:遗憾

    嘴皮上她说不过项礼礼,剩下便之有尽情地嘲讽着她的资本了,“你以为陆衍正为什么娶你?还对你这么好?你看着吧!再过一段时间我看你是什么下场。”

    项礼礼面上依旧是无波无澜,勾了勾唇角置讽一笑,“你倒是比谁都了解,多谢关心了,你还是管好自己啊!”

    她目光略带遗憾地看着向涵,“二十几岁的人了,脑子跟没发育过似的。”

    向涵气结,差点没冲过来揪着她打。

    熟悉的轻笑声传来,陆衍正不知是何时走过来的,走到了项礼礼身边,保护意味十足地站到了她身前半步开外,打量了下向涵。

    后者脸上血色慢慢褪去,脸上不知是尴尬还是无措,躲闪着陆衍正的目光。

    直到他寻探地问了声,“向家的?”

    向涵略带不安地点点头,她同项礼礼较劲是小事,但是在背后说人家夫妻俩怎么,还被陆衍正给撞见了,作为当事人之一的他要是发难自己……

    越想向涵越觉得不安而难堪,只听得陆衍正凉声道,“我们夫妻俩间的事情,就不劳向小姐您操心了,代我向你父亲问声好。”

    向涵僵在原地木讷着脸,目送他们二人携手并肩地离开,张了张嘴,不知要说什么好,心中惶然着,陆衍正要她代替向父亲问好?这话是什么意思?

    向涵干干地咽了咽喉咙,心中揣测着陆衍正会不会因此小气地记恨在心,继而报复她家之类的。

    愣愣地往回走了几步,忽地一道粉色的陌生身影从旁边走了过来拦住了她,脸上扬起明媚地笑意冲她打着招呼,“你好。”

    向涵停住了脚步,看了看眼前这个突然拦住自己的女生,“你是……?”

    粉装女生站定挽了挽鬓发浅笑着道,“我想问问你一些事情。”

    问她事情?向涵略带疑惑道,“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吗?”她只能想到这个人,素不相识的人跑过来能问她什么事?

    只见粉装女子摇了摇头,目光微然深了起来,“我想问你……那个叫做项礼礼的女人。”

    向涵愣了下,微警惕起来,“你哪位?”

    项礼礼没想到陆衍正会出现得这么是时候,当下忽然有种遇到骑士救公主那般,幼稚而又充满了小女生式幻想的情节。

    忍不住暗暗地笑了笑,只听陆衍正道,“一转眼就找不到你了,怎么,刚才那人是谁?”

    “你不是问她了吗?向荣的女儿。”

    “看来你和她有过节?”

    “我和她过节深着呢。”

    陆衍正只是笑笑道,“原来你打嘴仗也是挺了不起的。”

    项礼礼装傻,随手卷了卷发稍,一脸若无其事地看着他,“有吗?我觉得还好,适当反击了而已。”

    然而心中发窘的却是,不知陆衍正是什么时候过来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全都听到了,纠结了小半会儿,又觉得其实他听到了也没什么,反正她也没些不该说的话。

    现在这个圈子中大部分人,都是像向涵这般看待自己的吧?等着自己早日被陆衍正甩掉?

    项礼礼轻笑了笑,她也想看,陆衍正什么时候会甩掉她。

    和陆衍正在一块来到这种场合,免不了的要和别人应酬一番,项礼礼本是要过去拿酒的,被向涵这么一扰倒是给忘了。

    上前来寒暄的人,看到陆衍正身边带着的人是项礼礼,眼神多少有些诧异。

    项礼礼只当做没看到,表情如常地配合着陆衍正,这些人都是生意场上的人精,见陆衍正和项礼礼都是面无异色,哪会傻呆呆的表现出什么诧异出来,面上功夫都是做得极好,寒暄过后又夸赞一番陆夫人温柔漂亮,大方得体之类的话。

    然而其中虚伪不深究也能明了,同在临川,陆家和项家的那点儿破事谁不知道呢?

    项礼礼按了按太阳穴,因为酒精的缘故两颊微微发红着,眼睛也要比平时晶亮上许多。

    她深吸了口气,低声同陆衍正道,“我去一下洗手间。”

    陆衍正点了点头,“我过去江老那边,回头来了这边找我就是。”

    江家老爷子正在前面不远处的吧台边上会客,九十岁的高龄了,看起来却仍是精神健烁,虽是一头头发花白,但保养还算得宜,没有满脸垂垂老矣的皱褶子,看起来最多也就八十出头。

    老爷子同这些晚辈说话的时候,嘴角总是挂着笑意,时不时附和地点头再给点适当的意见。

    再此别人也是清楚着呢,别看老爷子高龄,脑袋还是清楚着。

    望了望走到他身边过来的陆衍正,眉头微微抬了抬问道,“姓简的那小丫头没跟你一起?”

    “洗手去了。”陆衍正说着,一手扶着老爷子在边上的沙发椅上坐了下来。

    他们这一刚坐下,不远处大厅中灯光微微调暗了,悠扬的音乐响了起来。

    老爷子微眯起眼,双手置在膝上随着音乐轻轻地敲着拍子,陆衍正见了便笑道,“我爷爷最近常念叨您怎么不去找他坐坐。”

    老爷子微微侧头,听见他说的话之后,缓缓地舒了口气出来,摇摇头道,“老头子老了,这腿都快迈不动了。”

    陆衍正道,“迈不动只要你说一声,我可以背您过去。”

    江老爷子睁开眼睛便笑,一双布满皱褶的手,伸过去在他手背上轻拍了拍,叹道,“老头子有时候真希望你是我孙子。”

    江家这一辈小的,只有江希辰继承了他的衣钵,走了律师这个行业,其他人则各走了不同的道路,但出息的统共也没几个,除了老大家的儿子,老三家的希辰和希夜有点能耐之外,其他人都是资质平平。

    为此江老爷子没少叹息,他戎马半生皆是呼风唤雨,最后却是一代不如一代。

    总怕着江家会在哪一代给没落下去了,为此,当初在看到陆衍正时他很是喜欢。

    觉得这个孩子很合他脾性,长大之后的陆衍正更是没让江老爷子失望,他隐隐觉得这小子行事风格和脾气,是和自己年轻时候最像的。

    只可惜是别人家的孙子,江老爷子又不得不暗暗地咬牙叹息,眼看着最后这小子被项家给拐走,成了别人家的女婿。

    后面听到这小子离婚的消息时,他还偷偷地高兴了一把,想着老三家的女儿,再过两年也到了结婚的年纪了,到时他老头子撮合一把,又是一桩美好的姻缘,还是肥水不流外田人,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孙女来嫁他江老爷子也是着实放心。

    只是还没等到他有所行动,这项家的丫头又不知道从哪冒出来,将人给抢了回去。

    江老爷子着实觉得郁卒,长叹了声道,“我本来想让希夜嫁给你的……”

    “老爷子。”陆衍正摇摇头眼中微微带笑低声道,“我已经和项礼礼复婚了。“

    江老爷子忍不住嘟囔道,“有那么好吗?那丫头。”

    有人上前来找江老爷子说话,话题便也就此先告一段落了。

    项礼礼站在洗手台前,将手冲凉了后在用纸巾擦干,往脸上捂了捂,让手心的凉降温脸上的热度,若不是因为化了妆的原因,不能往脸上扑水,项礼礼就拘着水往脸上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少的宝贝甜妻(百度最新章节)  名少的宝贝甜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