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六百五十章:嬉闹

    身上都已经脱光光还怎么遮挡,在面色涨红起来前,她默默地转过身趴在床上。

    陆衍正勾了勾唇角轻笑,“嗯,不错,很自觉。”

    这夸张似乎带了点异样的味道,待陆衍正略显凉意的手指覆到她背上时,项礼礼忍不住轻颤了颤,却不知她身后的人也好不到哪去。

    昨晚情况那么糟糕,他还能从中生出什么别样心思,才是真的有病,但今天的气氛却是全然不同了。

    似乎是刚才的深吻,使得气氛带起了二人的情绪,趴着的项礼礼虽然看不到脸,但是耳尖上的霞红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眼前玉,体,横陈,项礼礼虽然看着瘦,但是身材却是纤细合宜,尤其是背部的曲线极是漂亮。

    圆润的肩头长发披散半掩住了蝴蝶骨,陆衍正抬手将她一头秀发轻轻拨开,沿着蝴蝶骨下来是她纤细的腰肢和性,感的腰窝。

    陆衍正的手顿了顿,一路抚了下去。

    项礼礼怕痒,抓着床单侧过头来咬住下唇艰难地忍笑,眉心紧蹙着要求他,“你快点啊!”

    这句话太过畸意,陆衍正的手毫不客气地停留在她腰窝上,嘴角略略勾起笑容,怎么看都是不怀好意的。

    “怎么快?”

    说着指尖悬起,从她娇嫩的皮肤上面轻轻扫过,项礼礼控不住笑出声,身体反射性地卷缩了起来,身下的床单被抓得褶皱起来。

    她又气又笑地回头怒瞪他,“你故意的!”

    陆衍正眼角一弯,手下毫不客气地又挠了上去。

    项礼礼控制不住一边大笑着一边躲避,陆衍正也玩欢起来了,一边咬牙切齿地双手过去挠她,一边笑着威胁道,“还倔不倔?还倔不倔?”

    她一边在床上乱滚着,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一边又要护着胸前的春光不外泄。

    躲闪不了,她便想伸手去阻挡陆衍正不正经的手,但她的手一伸出去,胸前春光便外露了,一边又得手忙脚乱的去挡住。

    这样狼狈的样子取悦了他,陆衍正也玩得起劲,手上更加不客气地往她,敏,感的位置挠过去。

    项礼礼最后笑得眼泪都出来了,项礼礼只好跟他求饶着,“不敢不敢了,别挠……哈哈哈……我求你了!”

    陆衍正忍着笑松手放过了她,项礼礼被他这一通折腾到最后,鬓角都冒出了一层薄薄的汗,见陆衍正放过她了,赶紧被子一卷躲得远远的,到床的另外一边,警惕地看着他。

    项礼礼喘了会儿气才平息下来,抬手擦了擦眼角,抓着一角被子拉起来遮住了脸,只露出一双明亮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他。

    她闷闷的声音从被子底下传了出来,“药膏给我,我自己抹就可以了。”

    陆衍正鲜少有心情这么好的时候,想他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居然也会跟个毛头小子似的这么闹腾。

    忍不住弯起了唇角,跟着往床上一倒,故意地晃了晃手中的那管药膏道,“你自己来?能擦得到肩胛骨位置?”

    项礼礼咬了咬唇,犹豫了下,她确实没那么长的手,眼睛也转不到后面去。

    要擦肩胛骨那边的淤青,确实有难,不过比起继续让面前这人欺负,她还是宁愿自己来。

    “给我就是。”

    陆衍正摇摇头,那管小药膏在他手里翻转着,“你躺好,被子掀开我来。”

    项礼礼提了提被子,面上掩得更紧警惕地看着他,一副明显不相信的样子,“不要。”

    陆衍正失笑,故意地道,“你真打算自己擦?”

    她点点头,犹带着一丝水光的眼眸显得特别明亮。

    没想到陆衍正这么容易地便松口气,也没有多为难她,直接将药膏放到了她面前。

    接着双手抬起枕在了脑后,悠然地侧头道,“好,我看着你怎么自己擦。”

    项礼礼光,裸的手臂刚从被子里伸出来,听闻他这句话,捡起药膏的手顿了顿,放低了声音道,“你出去啊!”

    “我为什么要出去?”他反问道,翻了个身,变成了单手支着头对着她的方向,嘴角扬了起来。

    项礼礼被他这副赖皮的样子气笑起来,“你不出我怎么擦?”这不就一样了吗?

    更何况就算她不介意在陆衍正面裸,露,躯体,但是无论是背对着他,还是正面对着他,一边是尴尬,一边是提心吊胆,生怕他再挠上来。

    仿佛明白她心中所想一般,陆衍正轻笑了下,眼尾扫了过来毫不留情地道,“别矫情了,你我什么没看过?”

    项礼礼脸上又被他闹得红了起来,气呼呼地道,“你能不能别老提这话吗?”

    他嘴角隐忍着笑,坐起身来不闹她了,伸手过去道,“给我吧,赶紧把药涂上了,不然你要赶几点的飞机。”

    项礼礼眼睛微微一转,裹着被子坐起身来道,“我去浴室涂。”浴室里面也有镜子,她也能对着镜子照看着涂药。

    她动作笨拙地慢慢移到了床边,人还没下去,便被陆衍正给拽着被子拉了回来。

    项礼礼低呼了声,手忙脚乱地拉着身上的散开的被子,一边没好气地对他道,“你别闹了行不!”

    不字刚落下,便被陆衍正伸手直接按到下去,项礼礼,“喂!”了声,他充耳不闻。

    她如铁板上的鱿鱼板任由他翻弄着,裹着被子推翻了下身体,项礼礼便成了面朝下趴下去的样子。

    接着身上一凉,陆衍正已然掀开了她身上被子。

    她没力气,没不想闹了,干脆顺从着任由他去弄,忍不住还是强调道,“不许再挠我养了,不然我就……我就……”

    想了半天,不知道要说什么威胁的话比较好,看着怎么做好像对他都是没办法的。

    她斗不过陆衍正这狐狸,丧气地轻咬着下唇,项礼礼闷闷地将下巴抵着被单说不出话来。

    陆衍正颇有兴味地接着她的话道,“你就什么?”

    随着他的话,清凉的药膏也抹上到了她皮肤上,项礼礼想了想,敌我双方实力悬殊太大了,她没办法跟陆衍正抗衡,连体力上面都不是对手。

    项礼礼没有回答,出气般捶了捶床单。

    陆衍正看在眼中,眼底泛起了笑意,目光凝在她身上的那些淤青,眉间微微蹙了起来。

    昨晚她刚摔的,身上的瘀点看着也只是红肿而已,经过一个晚上,身上这些伤都变成了青紫的伤痕。

    整个身体青青紫紫的,偏她皮肤又属于比较白皙的,两者一对比,看上便愈显得触目惊心。

    陆衍正眉头深深拧起,手法老道,力道要比昨天重上一些。

    项礼礼忍不住轻哼了出声,今天伤处要比昨天痛上许多,定是留淤青了。

    陆衍正要将淤青揉开必得用力些,这时候项礼礼便觉得,还是泱泱大中华的药酒会比较起作用,这些西药在这方面,化瘀的功效真不如药酒。

    一管药用了两次就完了,重点在于她身上淤青处多,手肘上面的伤口纱布已经拿掉了,此刻结痂了,看上去却更加狰狞。

    涂好了药,项礼礼穿好了衣服,又自己给手肘上面的伤口涂药水。

    真是狼狈,她吐了口气,不过好在捡了一条命回来。

    右腿半月板轻微裂伤,还有韧带也有轻微的拉伤,项礼礼觉得这些都不过是小事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少的宝贝甜妻(百度最新章节)  名少的宝贝甜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