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六百五十七章:我听到了它的吠声

    它身上还留有余温,可是身体却再也不会动弹了。

    项礼礼蹲了下来,抬手摸了摸吉娃娃的小脑袋,它圆溜溜的眼睛尚且还睁着。

    睡前亲自给它布置的睡窝,已经染上了鲜红的血液,她醒过来时,听到的狗吠声并不是幻觉。

    而是那名匪徒进来时,这条吉娃娃发现了,它吠了起来,却被匪徒一枪打死。

    陆衍正看到阳台这血腥的一幕时,心中都跟着震了震。

    项礼礼的泪水一颗颗地落在吉娃娃的头顶上,她抬起满是泪水的眼眸看向他,指着地上的吉娃娃,犹如一个丢失了玩具的孩子般无措道,“我醒过来了,它在叫的时候,我也为是做梦,我有听到的……”

    陆衍正眸光微微收紧,唇角紧抿着,跟着蹲下身来,抬手抚上了吉娃娃的眼睛。

    阴差阳错的,他带回来的这条小狗救了他们。

    如果没有项礼礼醒过来,那人进了卧室,而他们没有反应过来,不死也会受枪伤,更妄论他能先发制人地,将这名匪徒钳制住。

    项礼礼一想到晚上睡觉前,还在不停地给这家伙收拾着它捣乱过的现场,再看它现在这么了无生气地躺在脚边上,再也抑制不住心里的难过,她转过身扑到了陆衍正怀中,埋头在他胸前无声地流泪着。

    下半夜的时候,他们临时又转移到了酒店入住,项礼礼的房子被警方控制起来了。

    而为了他们的人身安全,这边的酒店是警方那边安排的,他们隔壁房间入住了两个警察,一有什么危急情况可以立刻通知他们,当然,这是防止最差最危险的情况出现。

    对项礼礼下手的人还没去强大到这种地步,可以闯进警方布置的酒店来暗杀他们。

    发生了这样的一件事,两个人又怎么可能还睡得着。

    陆衍正从来都不是靠着别人做事的人,特别是这种危急到生命的事情,对方连枪支都拿出来了,谁能保证不会有更严重的事情?入住了酒店之后,他便开始打电话,这件事情他有必要得插手了。

    那边给他回复,明天天亮给结果,陆衍正挂了电话回过身来,看见项礼礼坐在床边上发愣着。

    他走了过来在她身边坐下,抬手将人揽入了怀中,低头蹭了蹭她柔软的发。

    项礼礼没有反抗,顺从地依偎到了他怀中。

    陆衍正浅叹了声,“知不知道自己招惹了什么事了?”

    她闷声道,“现在知道了。”

    答应事情太过轻松了,这不仅仅是过来帮忙做什么人证,而是拿命在玩,如果事情真有这么好办,那警方那边又怎么迟迟两年多,还办理不下这个案子?

    陆衍正沉声道,“明天你回国去吧,这边事情我留两天帮你解决,可以么?”

    项礼礼停了片刻,抬起头来同他对视,“他说再给他们三天时间。”

    他略嘲讽地勾了勾嘴角,“之前说过来做人证就可以了,然后说又得留一个礼拜,现在发生这种事情,又是三天,你不觉得他们的信用已经挥霍光了吗?”

    项礼礼讪然,确实是这样的,他们没有什么信用度可以说了。

    想了下,项礼礼道,“再等三天吧,我也要过去鲍尔那边一趟,等三天,之后不管事情怎么样,我们都走。”

    陆衍正看着她,微微撇嘴。

    那表情明显不怎么想答应的样子,项礼礼想了下,轻轻地拉了拉他的袖子,眨巴眨巴眼,一副恳求的样子。

    他面色沉冷,眼神中的锐利慢慢地平缓下来,最后还是无奈地应了一下,并且下了通牒,“不管怎么样,三天后,我们就离开德国。”

    她重重地点头,项礼礼自认为还没圣母到这地步,拿自己的性命在这边玩。

    之所以三天,是因为在刚才leo说的时候,她没有立即反驳,还答应下来了,答应了别人的事情,又马上反悔,这种事情她做不出来。

    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便是,鲍尔那边的体检报告还没拿到,她还得过去跑一趟。

    想到这个,项礼礼方才想到自己的手机问题,她想着要去找个暂时用的手机,却没想到这一通忙碌,却是忘了这件事情,现在想起,才记起手机卡还放在家中。

    她从床上下来,站在原地怔愣了下,复而又返回了床上。

    这一通动作让陆衍正有些纳闷,“怎么了?”

    “我手机忘带了。”

    “不是早摔坏了吗?”

    “我说的是手机卡,忘在家里了。”

    陆衍正拿出自己的手机递到她面前,“先用我的吧,等天亮再去置办一支。”

    项礼礼本想给鲍尔致个电话过去,但看现在的时间,凌晨四点钟,人家正在睡觉呢,现在不适合打电话过去。

    “算了,也没什么事情。”她将手机递还给了陆衍正,有些疲惫道,“我困了。”

    “好,那先睡一下。”陆衍正句句都是顺从她的,将手机收了起来,也没问她是想给谁打电话,掀开了被子道,“先躺一下,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

    “好。”项礼礼点了点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关了灯,一室的黑暗。

    她眼睛闭上了,片刻之后又忍不住睁开,有些紧张地在被子下抓着陆衍正的手道,“陆衍正,我们把小灯开起来好不好?”

    未等他回答,项礼礼继续解释道,“灯全关了我有些怕。”

    只听得悉索的声响,他那边掀开被子起身,片刻之后床头的小灯亮了起来。

    项礼礼方才松了口气。

    室内的黑暗让她一闭眼,便想到了刚才的画面,她会总觉得门那般边有动静,灯亮着,她才觉得能安心点睡觉。

    开了灯后,他又躺了回去,低声地道,“别想太多,先睡一觉起来再说。”

    项礼礼将被子提到了下巴处,睁着眼睛看天花板,“嗯……”

    被子底下的手忽然一暖,她侧过头去,陆衍正已然将眼睛闭了起来,但被子底下握着她的手却没有松开。

    项礼礼心中忽地一暖,回握住了他的手。

    静默了一会儿,她闭上眼睛开始催眠自己睡觉。

    然而头脑却是安静不下来,满脑子乱糟糟的东西,使她没法安静地睡眠。

    闭上了眼又睁开,闭上了又睁开,她平躺了一会儿,想翻个身,但是又怕吵到了旁边的人。

    微微侧头看过去,陆衍正闭着眼,俊美的容貌此刻看起来,要比平时冷峻得多。

    项礼礼回想起看到他拿枪抵着那人的一幕,目光落滑到他坚毅的下颌,那里有着淡淡青色的胡渣子,想七想八,渐渐的她的目光有些失焦了。

    不知何时面前的人已然睁开了眼,正侧眸看过来,“还是睡不着?”

    项礼礼一怔,目光重新聚焦回来,视线停留在他脸上,默默地点了点头,“睡不着。”

    陆衍正侧过身来,“靠过来。”

    她不解地抬眸。

    “靠过来,我抱着。”

    项礼礼脸一红,默默地摇头退缩了下,“不用了。”

    他早预料到项礼礼的反应了,唇角一勾无奈道,“刚说的又犯病了,你这矫情劲就不能改改?”说着他自己移了身体过来,毫不客气地伸手过来将她揽进怀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少的宝贝甜妻(百度最新章节)  名少的宝贝甜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