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六百五十九章:因为你在边上

    要查到他一点都不难,重点还在于他到底买了多少凶,要人来杀项礼礼。

    解决完了这些隐在暗处的臭虫,接下来便看警方,要怎么对那背后指使人了。

    若是警察那边的结果让他不满意,他大可有插手进去的法子,好好地收拾那人一顿。

    一通早餐用完,陆衍正的电话方才接结束了,一口气喝光了杯子里的水。

    面前的食物还没来得及动,外面便有人在按门铃了。

    陆衍正放下了刀叉,“可能是警察那边的人来了。”

    项礼礼站起身去开门,果不其然,他没有猜错,是警方那边的人过来了。

    来的人有点身份,将昨晚的调查结果,和证据细数告诉给他们,这人将面临着法律的制裁和惩罚。

    陆衍正面色不是很好,淡声道,“项礼礼,你回房一下。”

    有什么话不能当着她的面说的?这样想着,项礼礼还是站起身来,端起了面前的餐具往房间里走去。

    闲着无事,陆衍正摆明了你别来偷听,参与这事,项礼礼只好在房间里打开电视来看。

    然而这边温慎言联系不上她,但是得知了她没什么事后,一颗悬着的心才跟着放了下来,怕鲍尔那边着急,温慎言先打了个电话过去询问,开始先问了鲍尔有没有接到项礼礼的电话。

    鲍尔一听他这意思,是没和项礼礼联系上,心中一急,难不成是遇上什么事了?

    温慎言安抚道,“别着急,应该是没什么事,她丈夫跟在身边呢。”

    鲍尔依然不放心,“那简现在的电话打得通吗?”

    “打不通……”他早上又打了一通电话过去,还是关机的状态。

    鲍尔不放心道,“会不会两人都遇上什么事了?”

    温慎言想了想,面色微微地沉了下来,心中是想着有陆衍正在,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事,陆衍正这人虽然人品不行,但是本事还是有的。

    可是,万一他将项礼礼抛下了呢?

    这种事情他又不是没做过,想了下,温慎言下定决心道,“等一会儿我就飞柏林去,到她家看看是怎么回事。”

    不管有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他还是专程去跑一趟比较安心。

    外面那名警察大概坐了有十几分钟才离开,项礼礼在房间里坐得百无聊赖,电视不断地按着频道,却没有一个看得进去的。

    陆衍正推门进来道,“你需不需要换一下衣服?我们回家去。”

    项礼礼坐起身来疑惑地看他,“可以回家了?”

    他勾了勾唇角,走了进来一边挽袖子一边道,“有什么不能回去的,又不是遭遇了恐怖袭击。”

    项礼礼苦笑,“我觉得就是遭遇了恐怖袭击。”

    穿好了外套回家去,家里的没有什么变动,还保持着他们离开前的样子。

    走的时候是深夜,小吉娃娃的尸体不能带走,项礼礼便将它放在了它睡觉的那个收纳筐中,盖上了衣服放在客厅墙边上。

    他们回来时,吉娃娃还静静地躺在里面。

    项礼礼掀开了布,见它身体已经僵硬了,身上一个黑洞洞的窟窿,血迹已然干成暗色的,将毛一绰绰的粘在了一块。

    她鼻子有些酸,又重新将布给它盖上了,回身对陆衍正道,“我们先带着它回去,找它家人好不好?”

    陆衍正点点头,率先过来蹲下,将整个收纳筐抱了起来。

    这小吉娃娃也相当于他们的救命恩人,阳台那边地上和玻璃上的血迹都已经干了,变成了暗黑的一块块痕迹。

    项礼礼别开了眼,将窗帘拉上去,和陆衍正一起带着吉娃娃,去寻它的主人。

    吉娃娃的家住得离他们不远,就在将近六十开外而已,可以说是相当的近。

    走到他们家门口时,项礼礼看着觉得还有点印象,但是里面住的是谁,她却是不记得的,在这里她鲜少和周围的人来往,都是不认识。

    陆衍正走过去,将吉娃娃放到了地上,抬手按门铃。

    迟迟都没人出来开门,陆衍正不急不忙地继续按着门铃。

    项礼礼道,“是不是还没人回来?”

    “回来了。”陆衍正却是回答得很肯定。

    她好奇,“你怎么知道?”

    陆衍正示意她看门边的鞋架子,“昨晚我过来的时候,架子上这双暗红色高跟鞋,是穿在女主人身上的。”

    项礼礼张了张嘴……这人,真是细心。

    除了他在细节方面的观察比常人仔细之外,他超群的记忆力也是至关重要。

    陆衍正没说错,这家主人确实是回来了,在他们按铃按了将近十分钟后,这扇门从里面打开了,探出一个穿着睡袍的妇女,一头卷发披散在肩头,脸上犹带着宿醉的痕迹,睁着朦胧的睡眼疑惑地看着他们。

    “找谁啊?”一副明显还没睡醒的样子,说话都带了些火气。

    陆衍正颔了颔首礼貌道,“您好,我是来归还……您的小狗。”

    面前这女人愣了下,想了想似乎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项礼礼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开这口。

    昨晚还好好的小狗,今天却死了。

    面前的人往外站了站,她身上的酒气便愈加的明显,金发妇人的目光落在了他们脚边上的绿色收纳筐中,抬手指了指,“在这?”

    语气犹为疑惑的样子,项礼礼神情微微一黯,点点头,“对不起……昨晚……”

    “我认得你!”她话还没说完,便被面前的妇人给打断了,只见她抬手拍了拍额头,一副极力思考着的样子。

    面上十分纠结,抬手拍了拍额头又摇了摇脑袋,而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抬起头道,“你是住在里面的那个东方女人。”

    项礼礼点点头,妇人抬手拍了拍头,再抬起脸来时一脸的不好意思,“真是对不起,昨晚酒喝多了,我好像是把米诺交给了……”

    她指尖一转,“交给了你丈夫……”

    陆衍正颔首,“是的,只是……发生了一件很不好的事。”

    他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目光一转投向了地上的筐。

    这一顿,再加上陆衍正表情中带着一丝愧疚之意,这位太太大约也猜到了点不好的事情,她的米诺怎么会一直在这筐子里面动也不动?

    她弯腰下去掀开了筐中盖着的白布,在看到了那些血迹和动也不动的小狗时,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米诺!”

    项礼礼和陆衍正同这位太太解释了昨晚发生的事情,面前的人蹲下身去检查了吉娃娃的伤口,看到它胸口出一个黑洞洞的伤口,确实是枪伤,她抖着手来回地看了几遍,忍不住哭了起来。

    随后陆衍正和项礼礼便被她迎进家中坐了会儿,这位太太有个八个多月的孩子,家中到处都是儿童的玩具,学步车,奶瓶,沙发上还有许多叠在一块的儿童衣服。

    这位太太面上明显地尴尬了下,匆促地收拾了一番后才请他们坐下。

    项礼礼和陆衍正进来时,想跟她相谈一下,关于这只小狗的遗体会怎么被处理,还有的便是跟主人道歉,项礼礼希望这只小狗最后能被安葬,而不是被随意地丢弃或者埋掉。

    金发女主人jian略地收拾了下沙发后请他们入座,听完了他们说的事情后,面上也难掩惊讶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少的宝贝甜妻(百度最新章节)  名少的宝贝甜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