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一章:温慎言来了

    他无声的这么个动作,却不亚于生生的打脸他,看,不用你提醒什么,这里我熟得很。

    陆衍正的脸色瞬间便黑了下来,温慎言在心底哼了声,瞟了眼地板,见地面上有着不少的脚印痕迹,看上去十分凌乱,似是有不少人进来过的样子。

    按着项礼礼的作风,这些脚印要不就是刚踩过不久的,要不就是进来的得突然,以至于她现在都没时间去擦拭。

    想了下,温慎言将套了一半的鞋套又撤了下来,既然这么脏,就没必要再多余的套上鞋套子了。

    项礼礼那边找手机卡没找到,从卧房里头探身出来喊了下陆衍正,“陆衍正,你有没有看到我的手机卡放哪呢?”

    他眉心微蹙了下,抬步走了过去,“昨天回来的时候,你不是放行李箱了吗?”

    项礼礼有些懊恼,“我找不到了。”

    他从容不迫地过去,“我来找。”

    项礼礼听到他要过来帮忙找,便一边走回房间里面,一边声音传了出来道,“你来吧,回来的时候,你收拾的行李,我忘了放哪了。”

    陆衍正脚下一顿,又回过身来淡淡地对温慎言道,“温医生,请先坐啊!”

    温慎言神色淡然,“没事。”

    待他们进去了房间,温慎言才走进来,他还记得他们即将回国时,项礼礼研磨了两杯咖啡,同他坐在窗前慢慢地喝着,毫不掩饰地将心里的担忧和疑惑同他倾诉。

    那时候所谓的陆衍正对他来说,不过是个五年前项礼礼急于摆脱的人。

    而现在,时隔不多短短的一段时间,他们重新再回到这间屋子时,陆衍正却是以男主人的身份,出现在这里的。

    当初他帮着项礼礼找的房子,这么多年他过来这里时,从不将自己当客人,现在却成了实实在在的外人,温慎言自嘲地扬了扬唇角。

    昨晚他们离开的匆忙,今天再回来时,这才算看清了床铺是什么样子的。

    陆衍正新买的这张大床没睡上三次,就这么被子弹给打崩了,被子一掀开便是到处飞舞的羽绒,床垫上面显目的子弹没进痕迹触目惊心。

    陆衍正放在被子底下的枕头都被子弹打穿了,项礼礼看着都不自觉地嘘了口气。

    万一这子弹是打在自己身上……

    顿时她脑海中只浮现了四个字,必死无疑。

    陆衍正同样也看到了这床,带着几分嘲弄之意道,“捡回了一条命,也算是走运。”

    然而这样的自嘲,听着多少有点渗人之意,项礼礼转移他的注意力道,“帮我找找手机卡吧,鲍尔应该是打了不少的电话给我,不然也不会打到慎言那里去。”

    陆衍正转过身去帮着她找手机卡,随口问道,“鲍尔?是那天我过去找你……”

    “对,就是他们。”

    项礼礼翻着行李箱,将里面的东西一一拿出来,边取出来边道,“鲍尔我好像跟你说过吧?亦师亦友,我在这里……他很照顾我。”

    项礼礼蹙眉,将取出来的衣服又叠了回去,“奇怪,到底放哪了?我都翻了一遍还是没找到啊……”

    陆衍正将另外一只行李箱也翻了个遍,确实没有见到项礼礼的手机卡,他细想了下,项礼礼的手机卡是被她亲自放进行李箱里面的。

    他记忆不会出错,想了下,他忽地抬起头来道,“你昨晚回来时候不是拿出来了?”

    项礼礼一愣,这么一回想倒是想起来了,昨天她要找另外一部闲置着的手机,好像将卡从箱子里面取出来了。

    她抬手拍了拍额头道,“是没错,我好像……好像拿哪去给忘了?”

    所以,现在谁打她电话都是打不通的。

    黑暗狭窄的房间中,姚廷浑浑噩噩地醒了过来,除了血腥味之外,还有这个房间潮湿闷怪味,因着失血过多,他现下头脑中眩晕一片,四肢僵冷麻木。

    姚廷脑中放空了许久。

    有种自己就要死在这的感觉,躺了好一会儿,眩晕感越来越重,眼皮也越来越沉。

    浑身冰凉而麻木,姚廷脑海中闪过许多,想着往事,想着上学时光,想着蔡婷婷,想着参加过的葬礼,他几乎以为自己是必死的,他以为漫长的时间,不过只是短短地过了五分钟。

    姚廷的眼皮越来越沉重,此刻脑海中忽然浮现了两年多前,在警局时看到的一幕。

    蔡婷婷年过半百的父亲匆匆地赶了过来,整个人都憔悴不堪,沉默着不言不语地,听完了警方的话,而后开口,声音微微有些嘶哑,他所说的话就一个jian单的要求,“我想看看我女儿。”

    随后便有人带着他去了殡仪馆,因为蔡婷婷是被人肢,解的,尸,体,残缺不全,血肉模糊。

    放在了殡仪馆,也只是勉强地凑成了个人样出来,蔡父在看到女儿的第一眼,就忍不住嚎啕地大哭了起来。

    这一幕在姚廷的印象中极为深刻,在此时,不知怎么地越来越清晰起来。

    如果……

    他死了,他的父亲和母亲,大概也是这样难过吧……

    眼皮越来越沉重,姚廷绝望地想,他真的要死在这了……

    温慎言脸色有些紧绷,抬手敲了敲他们的房门,项礼礼转过身来,只见他眉心紧蹙地问道,“阳台那边有一片血迹,你们知道吗?”

    她手上的动作略顿了下,点点头。

    陆衍正代她回答道,“是狗的血迹,等一会儿再跟你说。”

    温慎言点了点头,转身回到了客厅。

    在刚刚看到那边血迹时,他也是被惊到了,下意识地想是不是项礼礼受伤了,随后便否认了这个想法,刚才见面时他们二人都是好好的。

    想必不是他们身上的血迹,再看这些血,显然是不久前的,还未完全干透,温慎言按捺不住,这才去问了他们。

    项礼礼找不到自己的手机卡放哪了,只能等回国之后再补办了,现在只能先用陆衍正的手机,给鲍尔打了电话过去。

    项礼礼去打电话了,陆衍正便从房间里面先出来,目光扫过了那张大床,眸光微微一沉。

    正想着,外面便响起了门铃声。

    温慎言打开了门,见外面站着两个警察,他微怔。

    Leo再仔细地对了便门牌号,皱了皱眉道,“请问项小姐在么?”

    找项礼礼的?

    温慎言点了点头,“在,请进。”

    他让开身,leo和另外一名警察走了进来,陆衍正刚好出来,迎面过来同他们打了招呼。

    温慎言不知这是发生了什么事,警察都上门来了,下意识地,他往阳台的血迹看了眼,心中猜测着这是不是跟警察来有关系。

    这一想时,他们那边已然坐下身来,随后警察同陆衍正谈的话题,却是让温慎言吃了一惊。

    Leo他们只稍坐了片刻便问道,“能不能让我们看一下现场?”

    陆衍正站起身来,leo和另外一名警察随后,陆衍正道,“他进来的时候,是深夜将近四点。”

    温慎言眉头心中微一咯噔,察觉到可能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随着他们过去,在陆衍正掀开了他们的睡床,在上面凶狠的子弹孔,展现在众人面前时,温慎言掩饰不住面上的震惊,脱口而出道,“发生了什么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少的宝贝甜妻(百度最新章节)  名少的宝贝甜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