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六百七十七章:姚廷伤势

    顾虑到身份,victor想了太多,不敢放开手脚去做,因为一直畏手畏脚的,直到现在连续地出了这样的事情。

    他心里也是不好受的,但在这同时又听到了组里的人说,听说姚廷已经醒了,想过来录一下对证口供,Victor觉得,他们这样做有些太过火了,毕竟人才刚醒过来,代表警局去问候关心的人不多。

    可是人才刚醒过来,他们便要过来跟人问话,这点来说,未免也太过不近人情了。

    Victor便主动地请下这份工作,这事情由他来。

    但是到了这里后,姚廷又再次昏睡过去,他的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等到现在他再醒过来。

    Victor也没法这么急哄哄的问人家什么了,毕竟嫌疑犯都已经抓到,关于姚廷这边,他只需养好伤就好。

    项礼礼这几天时间和陆衍正jian直是在当空中飞人,这边的事情解决了,姚廷的伤势,陆衍正连专家都帮着他请过来了。

    等到姚廷身体情况好一些,便直接做手术了,期间田秘书还打电话过来关心了几次,因为姚廷那边电话是打不通的,所以便打到了陆衍正这边过来。

    同时,项礼礼忘了一点,她的电话也是打不通的。

    因为手机卡丢了的原因,这么多天手机都是没有开通过,项谦泽大概是从田秘书那边听说了姚廷的事。

    想到了女儿也是在德国,于是便给她打过去电话,想关心关心两句,随后却发现她的电话怎么打都是不通的。

    他心中担忧,听到田秘书说,项礼礼是和姚廷在一个地方的,于是他便让田秘书给姚廷打电话,同时联系一下项礼礼。

    田秘书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解释道,“姚廷的手机也坏了,现在我们都是通过陆总在联系,小姐也和陆总在一块。”

    项谦泽沉默了下,心中纳闷着,什么时候陆衍正那小子,也跟着礼礼一起过去德国了?两人还在一块?

    他问道,“礼礼没事吧?”

    “没事。”

    项谦泽不愿意和陆衍正说话,见此便摆摆手道,“没事就好,你那边帮我给礼礼带个话,让她注意身体……”

    “简总,大小姐前些几天差点让车撞了。”田秘书眉眼压低了道,“我昨天刚听到陆总提起的。”

    项谦泽这下坐不住了,着急道,“怎么会让车给撞了?不是说没事吗?现在怎么样了!?把陆衍正的手机号码给我,赶快!”

    项谦泽几乎是要跳起来了,不是说没事吗?怎么这下又说让车给撞了?到底是什么情况!

    田秘书不忍心看着项谦泽这么着急上火的模样,心中一边叹服陆衍正的预料能力,一边调出陆衍正的码号,然后劝慰项谦泽道,“简总您别急,是差点撞到了。”

    “不管什么撞到了!赶紧的!电话号码给我!我要亲自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项谦泽这边火急火燎的,却不知他女儿这边和他最讨厌的男人,正是情意浓浓,暧昧正盛的时刻。

    德国和临川时差七个多小时,在项谦泽那边是下午时光,然而在项礼礼这边却已经是天黑了。

    项礼礼身上这些擦伤已经结痂了,伤口正在复原期间,身上的淤青已经好了些,但还没有全化散掉。

    另外膝盖上的结痂变成了一个麻烦,先前刚在愈合的时候,动作有点大,常常屈膝下去,致使伤口结痂反复地裂开。

    到现在,膝盖上还在隐隐作痛着,是因为半月板上的裂伤,没有得过到好的休养缘故。

    这几天本该静养的她却跑上跑下的,一会儿坐车一会搭飞机,现下才静了下来。

    项礼礼倒真觉得,如果自己再不好好地休养的话,真的要崩了,从内到外。

    作为一个医生,她最该最清楚自己得注意着自己的身体,自己都不爱护别人又怎么会关注?

    然而,几年现在,她身边还真就多出这么个关心她身体的人。

    似乎从昨晚开始,法兰克福这边就明显的降温了,到了晚上,项礼礼已经裹了长外套。

    今天的冬天十分奇怪,在国内还没到冷的时候居然下起了雪。

    而来到了德国,反常的居然一点都不冷,但季节应候是正常的秋天温度,身上穿件打底和薄衫已是足够,但自从降温开始便要加衣了。

    项礼礼看了下日期,竟然都已经十一月了,也怪不得法兰克福这边会降温。

    还算这边的气候比较正常,到了什么季节应是什么样子。

    也正是温度骤降,才让项礼礼意识到,膝盖还在隐隐的作痛,陆衍正准备的那张轮椅是半点都没用上。

    之前从法兰克福离开的时候,像个残疾人一样带着它上了飞机,那时项礼礼觉得丢脸极了,但陆衍正非要倔着她坐轮椅。

    项礼礼身上也是疼得厉害,便不跟他倔,顺从了他的椅子上了轮椅,后面回到了柏林,她便将轮椅收了起来放在家中角落。

    实在是觉得自己没有必须要用到它的地步,陆衍正将这一幕收入眼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做没看到了。

    他本想项礼礼在家中静养几天,就算是不用那张轮椅也是没关系的,但万万是没有料到,会出了这么多的事端。

    转眼他们从柏林飞过来法兰克福,折腾两天,明早又要飞回去柏林。

    纵使是他这么个大男人,都觉得有些累了,更别说她。

    晚上回到酒店的第一时间,项礼礼便打开中央空调,取出了衣服准备去洗澡,走了两步想了想,又返回来坐到了床上。

    拎起裙角将小腿露了出来,现在降温得明显,她已经不能再继续穿裙子了,就算再穿也得在里头穿上丝袜。

    丝袜更容易挂到结痂,项礼礼低头查看着自己伤口的情况,只见伤口现下青紫青紫的,由于还有破皮和结痂的原因,化瘀的药并不适合用在她腿上面。

    因此这边的淤青就一直在这,从未散开过,乍一看上去还有些触目惊心。

    陆衍正无意间回身过来,就见她小心翼翼地正在翻看伤口,而膝盖上的伤,乌青乌青一片,触目惊心。

    这倒使他记了起来,这两天项礼礼背上都不曾上药过。

    陆衍正走了过来,项礼礼正低头看得认真,冷不丁头上罩下了一抹阴影,她疑惑地抬起头来,见陆衍正不知是何时走过来的。

    在她面前蹲下身来,仔仔细细地看着她的膝盖伤,伸手过来,碰了碰她硬硬的结痂。

    项礼礼微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地往边上避了避,陆衍正长长的羽睫下,深黑如子夜般的眼瞳中掠过一抹疼惜之色。

    只见他微抿了下唇角问道,“还疼么?”

    项礼礼这回没有跟他再矫情了,默默地点了点头,“刚发现,还是有点疼的。”

    陆衍正眉心渐渐地拧紧了,倾身过来在她眉心落下一吻,有些无奈道,“尽快解决别管这些事了,回去就好好休息。”

    “先去洗澡啊!”

    按着他的本性,下意识的就想冷酸她两句,没事非要来管这些破事,但话到了嘴边潜意识地想到了,这样讲的话,项礼礼会难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少的宝贝甜妻(百度最新章节)  名少的宝贝甜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