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八章:担心

    他将原话咽了回去,转而温声劝抚,这招果然有效,项礼礼很是吃这套。

    如他所想,如果他真用那般冷冷的口气跟她说话,项礼礼心中肯定是不好受的。

    你见过哪个成天冷声冷气的男人,追妹子能追成功的?

    没直接拉黑你就已经算脾气好了。

    周应若知道,此刻他boss的机智应变,定是要给他点上一个大大的赞。

    为了防止伤口接触水而产生感染,或者造成结痂软化愈合得慢,项礼礼这两天都是拿保鲜膜,先把伤口给裹起来再去洗澡的。

    费事诸多,今天不等她动手,陆衍正已是十分主动地上前来,手里拿着东西要替她包扎。

    项礼礼微抿了下唇角浅笑起来,只听他道,“坐着别乱动,我给你弄。”

    她顺言做了下来,失笑道,“我又不是小孩子。”

    陆衍正帮着她仔仔细细地将伤口裹好,裹密实了,她这才起身去洗澡。

    项谦泽担心女儿,拿到号码后便进了办公室,将门关了起来急哄哄地拨了出去。

    一边等电话接通,一边围绕着桌子略显急躁地走了两圈。

    只听得电话那边嘟-嘟-嘟的,就是没人过来接听,项谦泽暗自纳闷着,难不成是睡着了?

    看了下腕表,他在心中推断了下,现在这个时间应当是德国晚上十点多左右,有睡那么早吗?

    就在电话要挂掉的前一秒,那边终于不紧不慢地接了起来。

    男人略显低沉的声音,通过电波从大洋彼岸传了过来,“你好,我是陆衍正。”

    项谦泽憋着气,一时间没有马上接话,心中以为对方不知道他是谁。

    但是他想错的是,陆衍正手机中,怎么可能不存岳父大人的电话?即使是他已经把自己拉黑了。

    但是在他还没开口前,陆衍正不好直接道破来人的身份,只是耐着心地装作疑惑似的,再问了遍,“你好?”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才传来了他凉凉的声音,“是我。”

    陆衍正故作疑惑,“您是……?”

    “项谦泽。”冷冷淡淡的三个字。

    陆衍正唇角隐忍着笑意,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语气来,“岳父,是您。”

    “嗯。”又是这样惜字如金。

    陆衍正没有接他的话,项谦泽在手机那头等了一会儿,也不见他主动问自己,为什么打电话过来,沉默了一会儿,觉得脸面有些挂不住了。

    这才听陆衍正问道,“您这么晚打电话过来?”

    总算是问了,项谦泽绷着的嘴角微微一松,撇了撇唇角道,“不晚,临川这边夕阳都还没下山呢。”

    对方既然主动给了自己台阶下,项谦泽也不是特意要过来跟他吵架的,既然已经有台阶可下,他也不好太过冷。

    便开门见山地道,“我听说礼礼受伤了,怎么回事?”

    陆衍正之前就料算过,指不定项谦泽那边会问起项礼礼最近的情况。

    因为项礼礼的手机在那晚摔坏了,之后便一直没有拿着手机过,自从那个温慎言找上门来,陆衍正才意识到,如果有人要找项礼礼,电话是打不通的。

    稍想了一下,那天在给田秘书打电话时,这个念头也浮现了出来,要问在临川那边还会有谁挂心着项礼礼?

    随便一想便能知道了,这几天项礼礼的电话一直都是不通的,指不定项谦泽会给她打过来。

    看项礼礼的意思,是想受伤这件事情,瞒着项谦泽不敢给让他知道。

    但是经历过这种事的陆衍正,并不觉得隐瞒是什么好办法,顺道交代了下田秘书,要是项谦泽有问起项礼礼的情况,并且电话打不通的话,让他直接打到自己手机上面来。

    姚廷遭遇这般事,田秘书不免也得关心一下同在德国的项礼礼,陆衍正毫无隐瞒地,将这两天的事情jian略地说给他听了。

    田秘书听闻他们不止一次地遭人下手了,心中惊骇不已,心想着他们估计是惹到了什么凶残的人物了。

    竟是这么放肆嚣张地,三番两次对他们下手,田秘书听得心里发慌,不清楚项礼礼他们过去德国是为了什么事。

    但是现在忽然变成了这种情况……

    田秘书忍不住劝声道,“那边既然那么危险,你们还是赶紧回来啊!”

    陆衍正沉声道,“快了,现在嫌疑犯已经被警察抓了,再两天我们就回来了。”

    想了想,田秘书只好道,“你们注意安全。”

    过后,果然不出陆衍正所料的,项谦泽在听说了姚廷的事情后,便紧张起自己女儿了,想到了项礼礼除了初到德国的前两天给自己打过电话,之后便一直没有消息。

    这方才追着电话过来了,一边想知道事情,一边又放不下架子同陆衍正好好说话。

    陆衍正明明心知,为什么岳父大人会打电话过来,唇边隐隐有着笑,但语气还是装出一副迟疑着,不肯说的样子。

    “她还好……没什么事。”

    项谦泽一听他这犹犹豫豫的语气,便有点着急上火了,“什么叫还好?到底是什么情况!她人在不在?让她来跟我说!”

    陆衍正道,“项礼礼她刚进浴室去洗澡了,您别着急,先前出了点小意外,但人没受什么伤,一会儿等她洗完出来,我让她自己跟您通话。”

    项谦泽沉了沉气,洗澡?

    那就是人没事了。

    他忍不住道,“什么时候出的事?跟姚廷这样有没有关系?怎么她电话一直都打不通了?”

    又是一连串的疑问,陆衍正耐着心同他解释,“跟姚廷的事情没有什么关系,这次是个意外,不小心把手机给摔坏了,身上蹭伤了一点……”

    他这不解释还好,一解释项谦泽便坐不住了,“身上蹭伤了?有没有去医院看一下,严重不?”

    陆衍正绝不承认,他是抱有别的心思故意为之,吊着项谦泽的心思道,“爸,您别担心没事的,回头等她出来,我让项礼礼自己给您回个电话说。”

    项谦泽听他这语气,隐隐有些怀疑是不是项礼礼不让他讲,他沉声道,“现在人没事吧?”

    陆衍正肯定地回答他,“没事的,您放心,现在她好好的。”

    既然这样项谦泽心里便也放心些了,人没事就好,他心中攒着担忧散了下,想道,既然去洗澡了,现在他也没法和女儿讲话。

    项谦泽道,“等一会儿她洗好了,你让她给我回个电话。”

    陆衍正应了声,他那边便毫不拖延地直接挂了电话。

    项谦泽那边挂念着女儿,项礼礼受伤的事情没有跟他说,一会儿项谦泽要是问起来,项礼礼想必不敢隐瞒太多的。

    这样一来,项谦泽担心不下,便会催着她赶紧回国去,陆衍正的话项礼礼不全听,项父的话,项礼礼不可能不听的。

    陆衍正心想,自己为了拐媳妇回家,还真是费尽了心思。

    项礼礼这个澡没洗多长时间,出来之后扯开了身上的保鲜膜,伤口也是碰了点水,这是无法避免的,好在没长时间地泡在水中,项礼礼拭干了水后,裹着浴巾便出来了。

    刚才她从镜子中看了下,后面还是满满的淤青痕迹。

    随是有消散了些,但青黄青黄的一片,印在背上肩胛骨腰侧,看上去就如同被家,暴了般触目惊心。

    真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少的宝贝甜妻(百度最新章节)  名少的宝贝甜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