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七百零一章:孩子

    可当后面,她查证了周可儿的孕期和病历记录,以及泪眼朦胧慌张的解释后。

    张淑琴心中已然有了六成的把握,周可儿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是她亲孙子。

    至于周可儿是不是企图拿这个孩子来陆家获得点什么,张淑琴下意识的觉得不可能。

    并不是周可儿的解释打动了她,而是周可儿的表情,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提过阿正。

    并且还让她对阿正保密这件事,也不提阿正他们夫妻俩,从头到尾求她的只有保住这个孩子。

    打动了张淑琴的心,是周可儿护犊之情,同作为一个母亲的心情,她看到的是周可儿对肚子里孩子的在乎。

    而不是因为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

    “你好好想想,要怎么去跟周可儿沟通。”想了想,张淑琴欲言又止,“如果她不同意打掉孩子……”

    “这不可能。”陆衍正冷着脸直接否定了这个可能性,他心中比谁都清楚。

    一旦周可儿这个孩子生了下来,他和项礼礼之间便是再无可能了。

    ……

    项礼礼在房间里面躲着和陆衍正说了十多分钟的电话,其实两人之间的对话内容没有什么特别的。

    既没有情意绵绵,也没有连话不断。

    两人间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期间更多的是不尴尬的沉默,听着彼此的呼吸声。

    不用多说什么,心中便觉得十分满足。

    原来谈起恋爱的人都这么傻,最后是在两人的静默中,项礼礼率先开口道,“那先这样吧……我挂了,要开饭了。”

    陆衍正在电话那头道,“你去啊!”

    项礼礼从房间里面出来,鲍尔太太也刚回来。

    她想到锅里熬好了的酱,但是意面还没煮熟,赶忙前去厨房里面将剩下的工作做完。

    温慎言同鲍尔太太说完话后,视线便转向了厨房方向。

    鲍尔太太明白他心在想什么,静默了下,她伸手理解地拍了拍温慎言的肩头。

    虽然知道他一直都是否认着他对简的感情,但是脸上却矛盾地明显写明了一切。

    先前鲍尔太太不懂他们这婉转是什么意思,在他们看来,喜欢一个女生就应该鼓起勇气去追。

    尤其是男孩子,更应该主动。

    现在鲍尔太太懂了,温一直藏着自己的心思,大概是因为简的心中从未有过他的存在。

    “温,她已经结婚了,我觉得你该保留你这份感情。”不能趁着人家丈夫不在……

    温慎言苦笑,“你想哪去了,我和简只是朋友。”

    鲍尔太太自觉多言,不好意思第笑笑,随即抬手拍了拍他肩头,“赶紧的,我们得吃晚饭了,还有鲍尔那个老头在搞什么鬼,我去打电话问问怎么还没回来。”

    说完鲍尔太太便主动走开了,明显是将空间留给他们。

    算起来,这还是他们许久之后的再次单独相处,温慎言慢慢走向厨房。

    站在门边看了会儿,厨房里的那人全然没有察觉到门边上来了个人。

    她显然心情很好,一边切培根,一边轻哼着歌。

    温慎言站在门边看着,不由得在心中猜想起来,她看起来这么开心的原因是不是因为刚才接的电话?

    项礼礼将培根肉切小块之后转身找盘子装起来,锅里的水已经沸腾了,就等着意面下锅。

    转过身来从后面的吧台取了圆盘,抬手便见门边站在一抹颀长的身影,她招呼道,“站在那边做什么,过来帮我啊!”

    温慎言唇角微微勾了起来,打断脑海中一切联想,抬步走了过去。

    他挽起袖子道,“还有什么没做需要我帮忙?”

    项礼礼指了指边上的几颗鸡蛋道,“你帮我把鸡蛋打散了,一会儿我想煎个蛋卷。”

    “好。”他二话不说地开始卷起袖子,取过了边上的鸡蛋,蛋壳在料理台的边缘轻磕了两下,随即修长的指一动。

    蛋壳便在他指间裂开,里面的蛋清坠落下来,落到了碗中。

    项礼礼将意面从袋子里拿了出来,撒入了水中。

    意面需要煮长一点时间,温慎言主动地拿起筷子开始打鸡蛋,他往边上退了退。

    将料理台前不大的空间留给了项礼礼,看着她有条不紊地用筷子将意面慢慢地打转着按进水中。

    随即在另一个灶上面架起了平底锅,点火,等锅烧热之后倒进了一点橄榄油。

    将培根玉米粒和豌豆等放下去炒香炒熟,其实晚上只有他们四个人在家吃饭。

    分量不必弄上许多,鲍尔太太想他们四人许久不曾聚了,以后也是各自有各自的生活,这次难得在一块。

    想做得丰盛一点,大家开开心心地吃上一顿丰盛美好的晚餐。

    温慎言将鸡蛋打好了,放到了身后的吧台上。

    鲍尔家的厨房设计得十分有趣,仿造了餐厅后厨的取食物窗口,在厨房靠着外面餐厅的墙上开了个窗口。

    窗口底下是吧台,有时候鲍尔在外面餐桌边上边看报纸边吃早餐,鲍尔太太在厨房里喊声,食物好了,他便主动地起身来窗口端走属于他的餐点。

    平底锅放了食物进去,开始发出嗞嗞的声音,项礼礼用木铲轻轻地翻动着,调小了火。

    一边慢慢地将这些佐料翻炒熟,一边思绪有些飘摇。

    冷不丁地,听到身后的人忽地出声问道,“你们这次的事情解决了吗?”

    项礼礼愣了下,回过头来,“哪件事?”

    “你来德国的这件事,那个埃斯克,杀人凶手那件。”

    项礼礼微抿了下唇角,自从她手机坏掉之后,从法兰克福来到柏林,便再没有接到victor的任何消息。

    她这边手机都坏掉了,就算victor想联系她也联系不上的。

    可能他那边有跟陆衍正联系过,只是陆衍正没有告诉她而已。

    无形之间,这本是她想自己承担的事情,最后却落到了他肩头上,几乎是他一手在打理的。

    找人帮忙,和victor那边商谈,几乎是将职责全部揽了过去。

    包括姚廷出事之后的医生联系,也是全由陆衍正出手的,这么一通细想下来。

    她才惊然发觉,不知何时自己已然这么依赖这个人了。

    “现在……犯人已经被警方抓到了,剩下的大概就是上庭审判那些了。”

    “对你们下手的人也找到了吗?”

    项礼礼将锅里的东西翻了翻,免得焦掉了。

    “主使人已经束手就擒了……”她抽空回头过来道,“就是他买凶的凶手不知道有没有全部抓到。”

    原来如此,温慎言刚才还在想,如果凶手已经束手就擒,那为什么陆衍正临走前还这么不放心地说把项礼礼交给他照顾?

    他还当这个男人是有多大度,还是多有不将他放在眼中。

    之前不可思议的劲过了,现在仔细一想,方才反应过来那个男人所慎重拜托的是什么事情。

    同样是心中都有着这女人,比起感情,当项礼礼遭遇了危险时,温慎言是不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在想什么儿女情长的事了。

    反应过来后温慎言不禁暗笑了下自己,心道,怪不得陆衍正那么嚣张。

    说托人,也没将情况讲清楚,只说了他不在这的段时间人拜托他多照顾。

    温慎言百思不得其解,这一点都不像陆衍正的做事的风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少的宝贝甜妻(百度最新章节)  名少的宝贝甜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