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七百零四章:韩佑失恋

    忙活的时候,不知何时身边多了道颀长的声音,项礼礼拿着小铲子正将盆栽里面的小草慢慢挖出来。

    她动作轻柔小心,一点一点地将小草给除了出去,温慎言从边上递过陶瓷盆。

    项礼礼便将小草扔进了盆中,接着检查下一个花盆。

    两人合作十分默契,一个除草一个接。

    温慎言默默地跟在她身边慢慢移动着,盆中的杂草也一点点的多了起来。

    直到一排全部除完了,项礼礼放才将工具放回了原位,温慎言走过去将盆中的杂草倒进了垃圾桶中。

    项礼礼在水池边上洗手,洗完了退到边上,温慎言才跟着过来。

    这间玻璃花房,只要灯关上了,便能通过透明的玻璃看到天幕上的星星。

    温慎言洗完了手,在边上的手巾上面擦干了。

    指了指花房中央的两张藤椅道,“坐坐,聊一聊。”

    花房的灯没关上,两人各坐一只藤椅,他们也很久不曾这样在一起安静的说话了。

    自从她和陆衍正复婚之后便便诸多事情所扰,很少有这么能够静下来心来的时刻。

    温慎言同样,一颗心都挂在了项礼礼身上。

    她不安,自己也没好受多少,见她伤心见她委屈见她难过心里便跟着难受。

    可他却什么都做不了,连做个合格的备胎都做不到,有伤心难过的时候她想到的第一个人是叶秋宁。

    更多时候他只能在她身边充当着朋友的角色,兄长的角色,医生的角色。

    两人之间,谁也没先开口。

    夜色难得静谧,兴许是今天那点酒精起了作用,他目光放空地望着玻璃顶棚。

    通过透明的玻璃面,看到了外面如墨染般的夜空,隐隐的透着蓝色。

    灯光太亮,看不见外面天空上的月亮和启明星。

    项礼礼似乎在旁边说什么,他一句话都没听进去,满脑子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中。

    项礼礼问了两遍都不见他回答,侧头看过去,却见他怔怔地发呆着。

    原来是在发呆……

    “慎言?”

    他忽然转过头来,出声道,“你选定他了?”

    项礼礼乍听之下一头雾水,没有反应过来他指的什么,愣愣地反问了句,“选定谁?”

    温慎言收回了目光,视线垂向了地板,“陆衍正。”

    项礼礼瞬时便明白过来他讲的什么事,实际上在面对温慎言时,她心中总是有着一种背叛了小伙伴的怯然感。

    当初复婚时陆衍正是怎么对待自己的,温慎言也是全都看在眼中,不时的还帮着自己加油打气。

    帮她对付陆衍正,一起去周可儿的生日宴上气人。

    回头她还跟温慎言说了,父亲和陆衍正之间那份合同的事情,末了慎言还替她感觉特别不平。

    想半她的忙给她出头,却万万没想到最后她头脑一热,在没有通知温慎言半句话的前提下,一头栽进了陆衍正这个坑。

    本来他们是联手对抗boss的好队友,结果她一甩头直接投向了boss的阵营。

    某方面来说,这相当于她背叛了温慎言这里,背叛了小伙伴。

    想来,她也是有些逃避心理的,总觉得有些无颜对面他,开始还同仇敌忾的。

    末了自己转身投了敌方阵营,还害得他是不是的总被boss冷嘲蔑视着。

    “我……选定……也不好说啊!”项礼礼支吾着,没能答出来。

    选定了,没错,她心中隐隐就是这么认为的。

    选定了这个叫做陆衍正的人,这次不会有错了,心都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她唯独还在嘴上说不出来。

    这便是所谓的口是心非。

    面对她的支支吾吾,温慎言只是轻笑了下,了然于心,若是没有犹豫的话。

    以她的性格又怎么会这样迟疑着,说不出来答案?

    温慎言微有些无奈地长叹了声,想不明白,“你看中他什么地方了?”他隐去了后面的话。

    他之前那般待你,怎么还有值得你看上的地方。

    然而这问题却是问倒了项礼礼,她先是想了下,随即谨慎侧头问道,“你生气吗?”

    炽白的灯光下,她一脸认真地问道,然而不如面上的镇定,实际上心中十分的忐忑,一边期待着他的回答,一边又偷偷在想。

    没关系,就算他回答的是生气也没事,她可以努力地争取温慎言的谅解。

    爱入心扉的人很多时候都是这么盲目,只看到了想看的,明明就在眼前却见不到另一番的景象。

    她自以为很好的掩饰住了面上的紧张和忐忑,然而实际上温慎言却是将她的小心思都尽收眼底。

    看得出来她在紧张,至于是在紧张什么?

    难道是在怕他生气,温慎言有点想不通,她怎么会这样想。

    自己有什么好生气的,不过是她的选择而已,更多方面的来说,他是心中酸涩而不是生气。

    是失恋,而不是愤怒。

    温慎言抬起眼帘,眼底黯然一纵而逝他清淡地笑了笑道,“我生气什么。”

    项礼礼微咬着下唇道,“生气我这么快投到了地方阵营。”

    “你们是夫妻不是吗?”话一出口,其中的酸意连自己都察觉到了。

    项礼礼有些讶然,张了张嘴,觉得他这句话有些奇怪,但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

    好在温慎言反应快地察觉到了自己语气,转而脸上扬起了一抹调侃的笑容道,“你们这最后能走在一起也算是孽缘了。”

    他很好地掩饰着自己的情绪,同她谈笑风生着,“从你们湘壤的那件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之间的关系早有所变化。”

    温慎言用满满无奈又调侃的语气化解她心里的尴尬,仿佛在说,我早就看透你了。

    然而只有他自己清楚,心中是怎样的酸涩难当波涛暗涌,难不成这就是传说的作死?

    向来敏锐机智的项礼礼却在此刻全然看不透他的心思,微有些不好意思解释道,“其实不是在那的……”

    末了,她想解释一下她和陆衍正是什么时候准备重新开始的,什么情况下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项礼礼想和温慎言解释,犹如一个犯了错的孩子,正在想方设法地找借口推脱本身的罪。

    试图拿这样的借口来表明,看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

    然而有些人并不需要听她的这些解释,只会是越听越揪心,并不会越听越宽心。

    “算了。”温慎言打断她的话,防止自己无形中再遭虐,他从椅子中直起背来,正了正身体道,“怎么样的不必多说了。”

    项礼礼缄默下来,心中还是背负着,小伙伴是不是生气了,我这么没节操的就投身了敌方的阵营……

    温慎言接着道,“不过你们最后是怎么和解的,反正现在已经好了是事实。”

    项礼礼面上掠过一抹尴尬,点点头,“嗯……”

    温慎言看着她,忍不住笑了,“别这样一副表情,我又没有骂你的意思。”

    她略无力地扬了扬唇角,“或许你真该骂我一顿,我心里才会舒服些。”

    他气笑,“找虐。”

    项礼礼莞尔,“是皮痒了。”

    两人笑过之后,又是一阵沉默。

    半刻后,温慎言眸光略散地注视便边上的一株文竹,忽地说道,“不管怎么样,我祝福你,开心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少的宝贝甜妻(百度最新章节)  名少的宝贝甜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