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一章:说者无心

    他面色慢慢地绷紧了,蹙着眉心道,“我让人过去……”

    项礼礼赶忙打断他,“别别别,拉倒吧,只是有点不舒服而已,还没检查呢,估计没什么大事,这几天有些累。”

    她后面的话没说,陆衍正这执行能力太恐怖了。

    犹如古代帝皇调兵遣将般,说让来人就来了,真是没有一点点防备……

    “再说了,这边的医疗水平可以的,你有什么不放心。”她半开玩笑道,“我自己是医生,鲍尔也是医生,他可比我厉害多了。”

    陆衍正想也不想道,“他是心脏方面的专家,要让他给你治心脏吗?”

    说者无心,听着有意。

    几乎是一瞬间项礼礼便禁声了,胸腔里面的心忽然怦怦地跳了起来,带了些紧张和不安道,“你……怎么知道他是治心脏方面的?”

    陆衍正揉额,“你是忘了,我去过他办公室的。”

    项礼礼抬手拍了拍额头,讪然,“我忘记了。”

    他去过鲍尔的办公室,知道鲍尔会属于什么疾病科的医生,便一点都不奇怪了。

    项礼礼微松了口气,接着道,“你别担心了,我觉得是没什么问题,等下午检查结果出来再跟你说。”

    然而她撒了谎,到现在都没说实话。

    陆衍正不知怎么心中有些惴惴不安,联想到了鲍尔那一面展示柜中,一封封来自孩子们的感谢信和反馈信。

    他忽然道,“鲍尔在心脏这方面成就不错?”

    项礼礼不知他为何在鲍尔这件事情上面打转着,便半调侃半认真地道,“当然了,我们鲍尔可是这方面的权威专家。”

    陆衍正搁下了手,淡淡道,“看来你很欣赏他。”

    “那是当然,我的恩师。”

    “不过我不希望你让他治病。”

    项礼礼微然一惊,定了定神道,“那是肯定的,我健康得很,没有心脏问题。”

    她心里的声音在大声地喊着,不!你在说谎。

    陆衍正隐隐的不放心,她说心口闷的事情。

    不知怎么,总觉得自己好似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事。

    到了德国,项礼礼真心没少折腾。

    又是这事又是那事的,全部都是身体上面的摧残。

    仔细地想想,光是自己碰到的便不少了。

    第一回的车祸,第二回的撞车,到现在的被车撞,再到……胸口闷?

    真是个倒霉孩子。

    陆衍正心想,是不是她今天犯冲了,怎么从没有过好运气……

    扯得有些远了,他将思维拉了回来,继续道,“你好好的检查一遍,没什么大问题的话,等回国来我再去安排一下,做个彻底的检查。”

    项礼礼心事重重地,‘唔’,了声。

    陆衍正安静了片刻,透过挡风玻璃屏望着排在面前的汽车尾部,忽地低低对电话那头她说了句,“注意安全。”

    仅四个字,其中的柔情婉转道不尽。

    项礼礼心有感受,脸上退下去的热度又缓缓地攀升起来,她小声地道,“好。”

    像个害羞的少女般,临挂电话前,她回礼地嘱咐他道,“临川降温了,你也多穿点注意别感冒了。”

    陆衍正听了这话,犹如灌下了一杯生姜茶般,从头暖到了脚。

    连面前的汽车尾部看着都变得可爱起来了,他回答得很jian略,“好。”

    互相道别之后,挂了电话。

    身处各地的两人心情却都是差不多的,舍不得。

    脸上心间满满地写足了,填满了,舍不得这三个字。

    项礼礼点开了天气预报,搜索中国临川市,虽然显示的温度和当地回有多少的相差。

    但是在看到了临川接近零度时,她忍不住开始联想许多。

    这样的温度……

    和德国这边真是相差多,柏林十三度,气候适宜,刚有降温的气象。

    鲍尔在花房上照顾那些花花草草,明天就是周六,会有放假的邻居孩子过来看看他们的小花苗长得怎么样了。

    在他们不能照顾的这段时间中,鲍尔下班之后无事,便常常蹲在这里照顾这些小花苗。

    项礼礼上来后,鲍尔一边放着热烈的民族小歌曲,一边随着曲子哼,一边侍弄这些花花草草。

    有时候项礼礼真觉得鲍尔跟国内那些老头子没什么两样,他性格更偏向东方人一些。

    尤其是中国人这种类型的,跟中国老人兴趣还好很相似。

    没事的话,就喜欢弄弄这些花花草草,和小孩子们在一起玩玩,或者没事喝点红酒,在客厅中拉着鲍尔太太跳着舞。

    在他们的影响之下,项礼礼也十分喜欢这种生活态度。

    有时,心里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鲍尔常常都能成为她人生的导航老师。

    鲍尔不会教着这件事情她该怎么去做,更不会跟她扯一堆道理。

    他更像是朋友,更多给她讲的是自己人生阅历中的各种有趣事情,或着遭受了和她同样的事情,鲍尔是怎样去理解,怎样去做的。

    项礼礼本来是抱着沉沉的心思上来的,站在了门边看了会儿。

    花房里面的音乐声有些大,鲍尔背对着她,不知道有人上来了,项礼礼静静地看着鲍尔一边听着歌,一边给花花草草浇水施肥松土。

    看样子忙得不亦乐乎,项礼礼静静听着歌曲,不知不觉间也随着曲调哼了起来。

    欢快的歌曲总能给人带来美好的心情,鲍尔听到了身后的声音才转过身来。

    冲着她挥了挥手中的花剪,招招手道,“嘿,小姑娘,帮我把垃圾桶拿过来。”项礼礼走进去几步,取过放在边角的垃圾桶走了过去。

    鲍尔将筐子里一些剪下来的枯枝和虫叶倒了进去,随即道,“我们应该将这些搬出去好好的晒晒太阳。”

    这个季节的阳光正好,虽然花草在玻璃房里面也能晒到太阳,但是终究还是不如去外面直接接触阳光的好。

    说行动便行动,项礼礼忘记了自己上来找鲍尔是有什么目的,在他的指挥下,慢慢地将这一盆盆花草搬了出去。

    这边她忙着,而远在中国的陆衍正,在挂了电话一个多少小时候,才迎来了车流缓缓的动了起来。

    崇明桥的对面出连环车祸,导致了车堵上了这么长长的一条不能通行。

    等事情解决,交警过来指挥了车辆正常通行时,天色已然完全黑了。

    最初稀稀落落的小雪也转变为了中雪,陆衍正驱车赶到了韩佑的会所时。

    韩佑专属的包厢中,服务员排列地正端着食材进来。

    陆衍正看得有些愣,“你是找了几个人过来?”

    韩佑道,“没啊,就你和我,嘶……冷到炸,这破天气比南方那边差远……”

    险些说漏嘴,韩佑赶忙闭上口,阻止接下来的话继续被倒出来。

    然而陆衍正已经听到了他先头的话了,一边将大衣外套脱下来,一边闲问道,“南方?你什么时候到南方那边过去了。”

    自觉失言的韩佑假糊涂地嘿嘿了两声,糊弄绕过这个话题,“前阵子不是去了吗。”

    陆衍正对此没有多大的好奇,将外套挂到旁边。

    服务员上来最后的青菜,对韩佑道,“二少,已经都齐了。”

    韩佑准备的是火锅,陆衍正在车上堵了的时候有跟他打过招呼。

    在陆衍正车通了后,他给韩佑拨了电话过来,原意是想通知一下他,自己快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少的宝贝甜妻(百度最新章节)  名少的宝贝甜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