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一章:心计?

    周可儿又一次险险地从鬼门关捡回一条性命,情况稳定下来了,陆衍正的面色也是十分的苍白难看。

    蒋医生从icu病房出来一眼便看到了在外面等候的陆衍正,他走了过来,陆衍正低头摆弄着手机,眉头紧蹙着几乎要拧成了一个疙瘩。

    蒋医生看着他面色不太好,陆衍正见人出来了,赶忙将手机放回了口袋中,他问道,“怎样?”

    蒋医生回答道,“人暂时没事了,但是还得继续观察,危险期还没完全过去得注意些。”

    说完之后他看了看陆衍正的面色,忍不住道,“陆先生,你脸色很不好,还是先休息一下啊!”

    陆衍正正想回话,手机响了起来,他对蒋医生做了个抱歉的手势,转过身去接起了电话。

    蒋医生只见他眉心微微一拧,眼神骤然变深,随即转身大步走开,到别的地方讲电话去了。

    打电话过来的人是周应,他被鲍尔太太带了上去,此刻项礼礼还在手术中没出来。

    他向鲍尔太太jian单地了解了下情况之后,便给他打了电话过来。

    陆衍正大步地走到了相对安静的角落,听着电话那头的周应讲话。

    周应将自己从鲍尔太太那边打听过来的消息,一字不落地全部告诉给他听。

    项礼礼进手术室前的状态不错,这次手术有将近四个小时的时间,所以他现在过来的时候,项礼礼还没从手术室出来。

    陆衍正在听到项礼礼进手术室前的状态不错时,心中紧绷着的那个弦终于是松懈了些,但是后面周应说,现在还没从手术室出来。

    他紧蹙的眉头又渐渐地拢了起来,大概是受了周可儿这边紧张气氛的影响,没在现场不知道实情的他,现在只能听周应的转话,心中未免有些紧张和难受。

    他开口时,声音有些沙哑,“等她出来的时候,你帮我拍段小视屏看看。”

    周应回了声好,他是站在医院楼下讲电话的,现在这边是晚上,此刻外面没有什么人,安静得很。

    所以现在陆衍正说话的语气,他这边是听得一清二楚,可以从电话中听出来,他很疲惫的样子。

    周应忍不住问道,“哥,现在你那边怎么样?”

    “周可儿还没渡过危险期,刚刚出现了情况抢救过来了,还得继续熬。”

    也就是说,现在还是有生命危险的。

    周应没法做什么,现在他只能在这暂时先代替他照看一下嫂子的情况,同时在心中默默地祈祷一下,周可儿可千万别死。

    怀孕这个梗,还能说是以前犯下的错误。

    但是死亡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说难听点就是把人给弄怀孕了,不负责就算了,还逼着她堕胎,如果周可儿死了。

    那么这件事情就会演变成怀孕这个梗,还能说是以前犯下的错误。

    那么这件事情就会演变成他逼死了周可儿,传出去影响不是一般的大,周应这时候是真为他们这关系和情况捏了把汗,他想,如果设身处地的去思考的话。

    如果他是项礼礼,这件事情过后对boss绝对会产生心理阴影,总之……周可儿如果死了就是各种麻烦,而且那是一条人命。

    想着周应都觉得头疼,他猜想着昨晚boss应该是一夜没睡,周应忍不住道,“哥,你听着人好像不怎么精神,去睡一觉吧,等项礼礼她出来我就拍个视频发过去给你。”

    陆衍正其实还想和项礼礼视频,亲口跟她解释一下,只是这个念头一出来便被自己给抹杀了,解释?

    他做不到像父亲一样对着项礼礼撒谎,他想,这件事情上面他的表情或眼神绝对会泄露了端倪。

    陆衍正抬手撑了撑额头,听到他这话,最后只是道,“等她出来了,你给我拍个视频过来,出来的手她应该是还没清醒。”

    所以,如果想视频的话,估计是没办法的。

    周应答了声好,随后挂了电话,他几乎是坐了一天一夜的飞机,现在也是疲乏得很。

    又累又饿,项礼礼还没从手术室出来,周应便寻着这空,下来外面吃点东西再上去。

    不然真的要崩溃倒下来。

    这差事并不比他上班的时候好多少,时间短得像在战斗般,周应快速地解决了一份牛肉汉堡和一大杯饮料。

    然而就返回医院去,他刚才来的时候没碰上温慎言在,现在再过来,还是在鲍尔的办公室。

    他对这里的一切全都不熟,刚来的时候跟鲍尔太太自我介绍了,他是陆衍正的弟弟,项礼礼的小叔子。

    外国人不了解中国的这些关系称呼,但知道同家人的话,至少应该姓氏是一样的。

    听到周应说他自己姓周,鲍尔太太便有些纳闷了,幸好周应还算机灵过人。

    看出了她面上的那份疑惑,极早的拿出自己的手机,在相册里面找到了以前之前他和项礼礼的一张合影。

    有了合影作证,鲍尔太太总算是相信他是项礼礼的……朋友?还是亲戚?

    这点鲍尔太太不怎么确定,总之是认识项礼礼的人,并且关系还不浅,不然也不会千里迢迢越洋从中国过来探望项礼礼。

    鲍尔太太理解不了,周应说他是陆衍正让过来看望项礼礼的,她问,“简的丈夫为什么不自己过来?”

    周应面上的表情有片刻的停顿,他到底不是像一般刚出茅庐的二十岁小伙子。

    反应和处事能力要比一般人精明一些,这点微不自然的表情被他自己掩饰得很好,周应表情几乎是瞬间便转换下来,微微的显得有些黯然道,“家里发生了一点事,我哥得在家中坐镇守着。”

    鲍尔太太一脸的茫然,周应说得过于隐晦些了,她听不懂是情理之类。

    因为周应说的话中,完全没有提及发生了什么事这种重点,同说来去,就是陆衍正不能自己过来。

    于是只好他来了,站在门口的温慎言听到了这句话,冷冷地掀了掀嘴角。

    抬步走了进来,他之前没听到周应的自我介绍,周应刚过来的时候他也是不在。

    所以温慎言并不知道他是谁,同样的,周应也是。

    当从外面进来一个同样黑发黄肤的亚洲人时,周应目光立即就停留了在他身上。

    不着痕迹地打量着,温慎言上前来,开始周应还以为他是华侨或者这医院里的什么人。

    但是见他冲自己点了点头之后,便同鲍尔太太说话起来。

    鲍尔太太指着周应介绍道,“这是周,简丈夫的弟弟。”

    周?温慎言的眉心不着痕迹一蹙,随后便听周应自我介绍起来道,“你好,我是周应,陆衍正的表弟。”

    周?他对这个姓氏还真是没好感啊,不过周可儿?周应?这两人的名字……

    温慎言目光略带深意,不动声色地伸出手过去同他交握,“你好,我是温慎言,项礼礼的朋友。”

    两人彼此客气地握了一番后,皆是收回了手。

    周应咧了咧嘴角,他在陆衍正面前疯疯癫癫的闹是一回事,在公司里面同秘书姐姐耍性子是一回事,正如果在那些老狐狸面前,他就是一个行事腹黑城府和手段都颇深的人。

    周应这个人很多面,在不同的人面前是不同的样子。

    例如现在,在温慎言面前他看起来便是阳光爽朗的少年,看上去仿佛像个刚走出社会的大学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少的宝贝甜妻(百度最新章节)  名少的宝贝甜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