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七百七十九章:天荒地老

    钻戒?

    他目光一落,忽地落在了项礼礼光洁的手指上,说起钻戒……

    项礼礼将手机拿凑到了他面前,继续说,“给你看后续……现在说不找了,但是叶子也没答应他……”

    陆衍正一边看着手机,一边在脑海中琢磨着,直到睡前,终于在脑海中理出一条清晰的思绪。

    从想给她准备一些浪漫惊喜开始,到她无意间提起的钻戒,到刚才。

    陆衍正终于在脑海中理出一条清晰的思路,自己究竟时想做什么。

    心中暂时有了计划,不过这个计划还不能对她讲,陆衍正想了下,决定等回国之后好好地计划一下怎么去实施这个惊喜。

    项礼礼回陆家看望二老是他们回国的第二天,张淑琴整个人都消瘦了很多。

    两人也算是许久不见了,仔细一算,还是上次陆母特地跑了榕园,前去说了生孩子的事情。

    这次只有项礼礼一个人回来,陆衍正一回来就扑到了公司里面去了,今天她回来陆宅时,陆父不在,项礼礼上前喊了声妈后,边上的佣人过来接走了她手中的礼品。

    而张淑琴的目光从她所带来的礼品上收回之后,淡淡地说了句,“回家里来还带什么东西。”

    项礼礼正在同佣人交接手上的礼品,听到这句话,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

    随即掩去眸中的惊讶,转过身来脸上已然带上了乖巧的笑容,“每次去看我爸我也带的,平常没有常常能来看你们,过来的时候总是要带些东西心里才觉得踏实点。”

    张淑琴看了她眼,似乎是第一次发现项礼礼挺有礼貌且会说话。

    当然,好印象都是留在了五年前。

    现下还是张淑琴第一次对项礼礼生出了些好感,不是是受周可儿刺激影响的原因,还是因为终于是死心,不觉得儿子会同她离婚了。

    总之这回婆媳二人再见面时,气氛远比以前来得和谐得多。

    张淑琴经过差点在鬼门关走了一趟的事后,整个人消瘦了不少,有一段时间没出门了。

    其中最大的原因还是在等脖子上的淤青消散掉,不过周可儿的这一手真把她给吓住了。

    张淑琴在家静养的这几天,心里也想了很多,后面还发生了周可儿流产,人在鬼门关转了几天,再后来事情解决了。

    那个孩子接入了陆家墓园入葬,下葬的那天张淑琴也去了。

    那个只有五个多月大的孩子,没有照片,陆衍正给他取名叫做陆希。

    据说周可儿本来是想让陆衍正取的,后来不知怎么又改主意了。

    陆希这个名字是她自己取的,不知这个希对她来说到底是代表着什么意思。

    对于这段感情纠葛的怀念?还是纪念这个曾经给她带来希望的孩子?

    又或是,对于未来的希望?

    无从得知,张淑琴也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做无聊深入的瞎想,墓碑上面就刻着陆希两个子。

    还有他的出生年月日,坟就小小小一个,墓碑却是同成人一样大。

    上面寥寥几笔,清冷又孤寂,同陆家长辈也是离得挺远的。

    张淑琴和陆誊腾准备离开时,却见身形消瘦的周可儿远远地走过来。

    张淑琴微愣了下,随即不满地转头看向身边的丈夫,陆誊腾明白她不高兴的原因,只是低声解释道,“她总得过来看看孩子葬在哪……”

    只是没想到她是今天过来,所以他们才会撞上的。

    一看到周可儿,张淑琴便想到那天在医院里面噩梦一样的记忆,整个人心里都不舒服了。

    周可儿显然也看见他们了,脚步一顿,张淑琴扭头看过去,正好和她看了个对眼。

    对上周可儿那苍白的脸和乌漆漆的眼睛,张淑琴心中便是一阵发毛。

    扭过头去,她对陆誊腾道,“看到她我心里就不舒服,先下去了,车上等你。”

    陆誊腾明白她心中的膈应,便点了点头同意下来。

    于是张淑琴便绕从另外一边下去了,直接回了车上。

    后来不知陆誊腾在那边和周可儿谈了什么,最后他回来时,对她说道,“周可儿说,想跟你道歉,又怕惹你反感,所以托我跟你转达一句对不起。”

    张淑琴沉默半响,没回声。

    她那事也不能全然只怪她周可儿一人,只是她心中也过不去那个坎,她差点死在周可儿手上。

    张淑琴这辈子一直都是顺顺当当的,没遇到过什么挫折。

    随心所欲的日子过惯了,当事情出现她不可掌握的情况时。

    张淑琴便想尽办法的想把局势扭转到自己能掌控的程度,只是终究道行不够,在这上面狠狠地栽了一跟头。

    说到底还是有些天真了,她从没想过周可儿居然会对她动手,并且是真真正正的下了狠心的想要自己死。

    再回想,当初自己竟然一直想凑合她和自己儿子。

    张淑琴目光从回忆中收了回来,再转看向面前的项礼礼。

    无意间在心中比较起她和周可儿来,张淑琴在脑海中做了个假想。

    例如当时那个人是项礼礼,她会不会对自己做出那样狠毒的举动?

    张淑琴想了一会儿,得出来的答案居然是不会。

    是的,她心中认为项礼礼绝对不会丧失理智到那种程度,并且,项礼礼不会对自己报以狠下杀手之心。

    得出这个结果,张淑琴心中也很是诧异。

    诧异自己为什么能这么肯定,她呆愣的时间有些长,项礼礼不得不打破她这份沉默,主动开口道,“妈,您身体好些了吗?”

    张淑琴从自个的思绪中回过神来,听她问候到自己的身体情况,下意识地抬手想去触碰脖颈。

    手抬到一半的时候又放了下来,她清清了喉咙,难得面色柔和地道,“不要紧,小问题而已,倒是你。”

    她审量的目光落到了项礼礼身上,眉心微微地蹙了起来,“怎么脸色差这么多?”

    项礼礼匆促地抬手摸了摸脸,面上显露一丝受宠若惊,“之前动手术了……还没恢复过来。”

    张淑琴倒是不知这件事情,表情很是惊讶,“动手术?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回事?”

    项礼礼安抚道,“已经是两三个礼拜前的事情了,小手术而已,就是现在脸色还没养回来。”

    平常她自己天天照镜子,从开始的觉得有点不一样,到后面慢慢都觉得自己的脸色没什么不同。

    而陆衍正明白她是因为什么才面无血色的,那段时间她也在养身体。

    所谓虚不受补,这件事情也得慢慢来才行。

    陆衍正几乎不曾在她面前再说起脸色怎么这么苍白这种话了。

    再加上在柏林的时候,他们除了在家里最多的便是到外面走走看看。

    在那边都是不认识的人,即使是项礼礼面色真的很差,谁会无缘无故的突然走上来跟你会说,嘿,姑娘,你的脸色好苍白,真难看?

    这段时间项礼礼几乎要习以为然了,张淑琴这话倒是让她想起来,之前韩佑见到她时,也是问了一句,你的脸色怎么这么苍白?

    两人聊了一会儿,最后项礼礼离开前,张淑琴突然嘱咐了句,“这两天我让张妈过去榕园那边给你做饭啊!”

    项礼礼着实的一愣,张淑琴见她样子,以为她在犹豫和考虑,心中便有些别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少的宝贝甜妻(百度最新章节)  名少的宝贝甜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