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七百八十九章:狐疑

    陆衍正软趴趴地答,“睡……”

    项礼礼真想将他这样拍下来,看看陆衍正明天自己看到会不会被自己惊掉了下巴。

    刚才还迷迷蒙蒙醉得走路都不行的陆衍正,现下倒是很配合地在她的帮扶下踉跄地回到了床上。

    项礼礼一松开手他便站得东倒西歪的,于是只能一手扶着他,一手将被子掀开,然后将人推倒回床上。

    陆衍正一倒下,眨巴着眼睛看了她一会儿,而后眼皮越来越沉,越来越沉,最后竟然没一会儿就将眼睛合上了。

    项礼礼长吐了口气,感觉刚洗完不久,身上就被他蹭得都是酒气了。

    将房间空调打开,项礼礼将外面的那杯水取了回来,而后将房门关上。

    准备去拧条毛巾帮陆衍正擦擦。

    拧了条毛巾刚出来,床上刚刚给他杯子盖得好好的人,此刻又将被子给掀开,人坐了起来,睁着迷糊的眼耸搭着肩头坐在床边。

    项礼礼的脚步一顿,无力地想抬手扶额,“你怎么又起来了?”

    她这一问,陆衍正慢慢地抬眸看过来,目光幽幽控诉地看着她,“我一躺下你就不见了。”

    项礼礼差点笑出来,努力抿着唇角憋着笑,迈步走了过去,揪起眉头佯怒道,“陆衍正,你再像个小孩一样我就不理你了。”

    没想到醉得迷糊他听到这话愣了下,随即清楚地应道,“你不理我想理谁去?”

    项礼礼眯起眼,狐疑地看着他,“清醒过来了?”

    话落,却依然见他还是醉蒙蒙的眼神,见她站着不动,张手便又要熊扑过来。

    项礼礼离他还有一臂远,他就这么愣直直地坐在床上张手要扑,眼见着人就要面朝下直接往地上扑过去了。

    她一个快步上前,赶紧的将人撑起来,陆衍正满满实实地将人抱了个满怀,项礼礼语气中带了点无奈的怒意,“不许动!”

    她手一拉,将陆衍正环着她腰身的胳膊扯了下来,这男人是怎么回事?喝醉会变成这样?

    前几次喝醉就没这么幼稚……当然,前几次喝醉的时候也不是什么好印象。

    项礼礼选择跳过回忆,蹲下身来拿着手中的毛巾帮陆衍正擦了擦脸。

    陆衍正就像个大孩子般,一动不动地坐着任由她擦拭。

    “闭眼。”

    他听话地将眼睛闭上。

    项礼礼语带些微怒气道,“你身边是没人还是怎么回事?下属都没醉你醉成这个样子?”

    “昨晚才胃痛痛到下半夜不记得了吗?”她擦完脸之后,拿着毛巾准备起身去揉洗一下。

    陆衍正见她有起身的动作,眼疾手快地伸手往她肩头一按,不满道,“你要去哪?”

    项礼礼刚想起来就又被他压了回去,目光一落,恰好就停留在他脖颈处,那几枚刺目的吻痕着实惹眼。

    她刚下去的火气顿时又蹿了上来,这痕迹到底是哪来的?她冷冷拨开陆衍正多事的手,半威胁道,“你再不躺好我不理你了。”

    陆衍正歪头想了一会儿,似是才反应过来她所发出的命令是什么。

    当下,竟然真的乖乖地躺了下去,只是一只手还紧攥着她不放,子夜般的眼眸中宁静如孩童,盛着一份小心翼翼的不安,“别走。”

    项礼礼心中一半别扭,一半心疼,想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无奈地在床边坐了下来,陪伴着他,直到他睡着过去。

    看这样子醉得神智都不清楚了,就算她现在问,陆衍正也未必回答得出来脖颈上的那吻痕到底是在哪弄得。

    一想,她便觉得心中像是在被虫蚁噬咬般难受,莫名地想到了这段时间陆衍正禁欲。

    会不会……一时按捺不住……

    一想到这个可能,项礼礼便觉有点坐不住了,犹豫了下伸手掀开了被子,将陆衍正衬衫纽扣全部解开,接着卧室中的光线仔仔细细地查看了一番他的身体。

    在看清出来脖子上的那几枚暧昧吻痕外,身上干干净净的,没有半点痕迹。

    项礼礼暗暗地松了口气,心里却又不敢完全相信,心想道,陆衍正要是真的那么混蛋……

    她眼眸一暗,伸手直接将他这件衬衫脱了下来,回头便扔进了房间的垃圾桶中。

    臭死了,一股刺鼻的香水和酒味混杂在一起,项礼礼进去将毛巾重新拧了一遍,再出来时,想想又觉得不对,于是把便走过来将衬衫重新从垃圾桶里面拎了出来。

    保留罪证,等明天他醒过来,好让他自己看看这东西,醉着的时候不能解释,她就不信清醒之后还是不会说。

    项礼礼将陆衍正的胸膛又擦了遍,经过脖子处时,不甘地对着那几枚痕迹用力的擦了几遍。

    睡梦中的陆衍正眉头都皱了起来,项礼礼方才放过了他,看着他脖颈与锁骨处鲜红一片,她忽然生起了些心虚。

    那些温热的蜂蜜水在桌上渐渐地凉去,室内光线忽然消失,黑暗降临,一室的静谧,只有浅浅的呼吸声起伏着。

    项礼礼脑海中乱七八糟地想着许多问题,侧头一看,身边轮廓模糊的身影正静静地躺在边上。

    她忍不住伸手,在黑暗中戳了戳他的脸颊,同她脸上柔软的肉不同,陆衍正轮廓分明的脸上没有多少肉,一戳下去便摸到了有点扎手的细微胡渣。

    她从戳改为摸的,从坚毅的下颌骨,来到削薄的唇角,再往上,高挺的比梁,往下,一双漂亮深邃的眼睛,此刻眼帘紧闭,盖住了那双总是漫不经心的寒眸。

    生气起来,总是尤为的吓人,再上去,便是他修长的眉。

    项礼礼以为自己脑海中塞了那么多事会睡不着,没想摸着摸着,不知不觉间,竟然就这么混混沌沌地睡了过去。

    陆衍正是在接近凌晨时分醒过来的,醒来时只感觉口舌干燥,脑袋发晕。

    在黑暗中怔愣地睁眼好一会儿,一时间有点不知自己身在何方的感受,第一个去想的问题,竟然是为什么房间中没有小夜灯。

    他眉心猛地一蹙,惊乍而起,动作不小心间似乎压到了一条柔软的手臂。

    惹得旁边的人不满地嘤咛了声,陆衍正松了口气,伸手过去摸索了,在攥到她纤细的手腕时,心中的不安才散了去。

    项礼礼被他吵醒了,迷迷糊糊睁开眼,以为他还在醉酒胡闹,“干嘛呢你……快睡觉。”

    陆衍正歉意地松开手,低声道,“我去喝点水,你继续睡。”

    “噢……房间……桌上有蜂蜜水……”她睡意朦胧地说着,转头的功夫眼皮合上又睡了过去。

    陆衍正摸索着打开了床头的小夜灯,目光一巡便看到项礼礼所说的那杯水。

    他起身来,脚踩在地上时才觉得有些头重脚轻感。

    想了下,先去漱口后再出来喝水,这杯蜂蜜水已然凉了。

    房间里空调开着,陆衍正光着上身也不觉得冷,站着一点一点慢慢地将水喝光。

    醉酒回来的一些印象还在脑海中,陆衍正现在还未完全清醒,一杯水下喉后,还有些怔愣地站了会儿。

    困意又涌了上来,他转身回到床上,掀开了被窝躺进去,将床上的小女人揽进怀中,将她翻过来的动作惹得熟睡中的项礼礼不满地嘤咛了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名少的宝贝甜妻(百度最新章节)  名少的宝贝甜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