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章

    昔黄帝除蚩尤及四方群凶,并诸妖魅,填川满谷,积血成渊,聚骨如岳。数年中,血凝如石,骨白如灰,膏流成泉……

    ——《拾遗记》

    “我做了一个梦。”关皮皮说。

    贺兰觽抬了抬眉:“就在这张椅子上?白天?”

    “嗯。”

    “那叫白日梦吧?”

    “不,我真的睡着了。”

    “梦见了什么?”

    “海。蔚蓝色的大海。”她笑了笑,朗朗日光照在她愉快的脸上,“和童话里说的一模一样。‘在海的深处水很蓝,就像最美丽的矢车菊,同时又很清,就像最明亮的玻璃……’”

    “第一次听说有谁把大海的颜色比成花朵,”贺兰觽说,“不过,矢车菊清心明目,有段时间我天天拿它泡茶。”

    “是吗?”皮皮反问。印象中贺兰觽是只喝水极少喝茶的。

    “嗯。既然你喜欢园艺,知道矢车菊的花语是什么吧?”

    “不知道。……你说,我听着呢。”

    男人对女人谈起花,多半是要*。而皮皮心中的情早已满得溢出来了。她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身边那人的脸上,贪婪地凝视着。是他,就是他,她的贺兰,痴心不改的贺兰,高贵冷艳的贺兰,神采焕发的贺兰,青春永驻的贺兰,幸亏这张脸终日戴着墨镜,不然该有多么引人注目。

    靠得太近,他捕捉到了她的呼吸,身形微微一滞。皮皮知趣地退开了。

    他神秘兮兮地说出了答案:“遇见幸福。”

    冬日的阳光夹着一丝凛冽的寒气。万里无云,天空如夏季般湛蓝。小城的周日并不繁忙,路上行人几许,匆忙而懒散。一旁的美食街上,每家小店的上方都蒸腾着一团水汽。皮皮不禁想起自己与贺兰觽初遇的日子,也是这样一个冬天。熙熙攘攘的行人中,一个陌生人牵住了自己的手。有人说,一个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而这个陌生人却能两度走入她的人生,是喜?是悲?皮皮不敢多想。不过这一次与贺兰相遇,没有了前尘往事,没有了旧欢宿怨,那将是个干干净净的开始吧?

    一缕熟悉的香气若有若无地盘旋在她的鼻尖,基调是幽冷的木蕨,又带着点柠檬的清爽。不知不觉,皮皮的眼睛湿润了。

    “咱们走吧。”她站起来,“我睡了很久吗?”

    ——下了火车,存了行李,皮皮说下午空闲,可以陪他参观著名的c城博物馆。贺兰觽表示自己也希望能有个向导。两人一拍即合,便一路步行过来。走到街心公园,皮皮说有点累,找了条长椅坐下来,闲聊几句,竟倚着贺兰睡着了。醒来时发现身上披着他的风衣——其实也没什么不好意思——脸还是红了。

    “不到一小时,”贺兰觽问,“睡够了吗?”

    “够了。”

    “等等,你的鞋带松了。”

    他弯下腰去,几乎是半跪着,认真将她的鞋带重新系了一系,打了个漂亮的花结。

    “谢谢。”皮皮有些诧异,“你看得见我的鞋带?”

    “我踩过一次,不记得了?过马路的时候,差点跘倒你?”

    “对的。”

    好几年过去了,博物馆没什么变化。外观有点发暗,楼梯有点发黑,一楼的屋檐上洒满了白色的鸽子粪。单独看去它还是个丰韵尤存充满现代感的银色建筑,只是与身边崛起的两幢玻璃大厦相比显得有些落伍。

    大楼北端闪着银光,有工人拿着面罩正在焊接,空气中飘着一股金属的酸味。

    电梯墙边放着一尊古老的佛像,真人大小,海螺式的头发,看人的样子似笑非笑。贺兰觽随手摸了摸。

    “你对这个还感兴趣?”皮皮问道。

    “我一直喜欢北魏的东西。”

    “你怎么知道是北魏的?”

    “衣裳是紧身,技法上讲叫‘曹衣出水’。”

    皮皮眉头打起了结:“你还记得你以前的职业?”

    “什么意思?”他歪着头透过墨镜看着她,“我一直都干这一行。”

    “在芬兰?”

    他点点头。

    皮皮急促地喘了一口气,一把抓住他:“那你还记得我吗?”

    “我们认识?”

    还是徒劳无益,倒显得自己很心急的样子。她沮丧地垂下头:“好吧,不说我。这个博物馆你认得吗?以前来过吗?”

    他被她问得不厌其烦,又觉得她在等待答案,便说:“不认得,没来过。”声音很是敷衍。

    “你曾经在这里工作过。”

    “不可能。”回得比闪电还快。

    皮皮从一旁的架子上抽出一本精致的宣传册,翻到其中一页,说:“瞧,介绍里有你的名字:‘贺兰静霆:资深顾问。著名收藏家、古玉专家、鉴定家,国家文物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

    一看印刷时间,是最近半年的,如此念旧,果然是博物馆。

    “我看不见。”贺兰觽两手一摊。

    她合上宣传册,一笑,将它塞入小包:“没关系,晚上再看。”

    电梯门开了,迎面一个长长的走廊,彩虹般地悬在大厅的中央。贺兰觽抽出盲杖:“向左,还是向右?”

    “左。”

    她带着他向后厅走去。

    博物馆周日开放,后厅里人来人往,夹着许多新面孔,偶尔也有几缕怀疑的目光,可谁也没停下来问候这位曾在此处工作近十年的资深顾问。皮皮想了想,觉得这现象倒也不奇怪。博物馆的固定职位不多,在前厅服务的大多是实习生和临时工,贺兰觽昼伏夜出,又消失了这些年,没被认出也属正常。

    可是,也不至于连一个熟人也没有吧?祭司大人虽然孤僻,怎么说也曾是这馆里的红人啊。夜晚上班,桌上也是电话不断……

    正感叹着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迎面有人叫了声“小贺”。是个发了福的中年汉子,五十来岁,秃顶、暴牙、面圆、耳方,穿着件混纺面料的咖啡色西装,腆着肚子,远远看去像只田鼠。那人的神态充满了惊喜。皮皮眉头微皱,贺兰是双名,她还是头一回听见有人叫他“小贺”。

    “哎呀!好久不见!找你找得好辛苦啊!小贺,这些年你到哪里高就去了?”那人抢步上前,握住贺兰觽的手,十分兴奋十分用力地摇着,“走得这么急,连个招呼也不打。我们差点以为你失踪了呢!”

    贺兰觽笑了笑,有点尴尬。

    皮皮连忙说:“对不起,贺兰先生在国外出了一次严重的车祸,记忆全部丧失了。我正努力帮他寻找失去的世界。请问您是——”

    “赵国涛,馆长。”他掏出一张名片,双手递给皮皮。

    “赵馆长,幸会幸会。”

    “贺兰先生是我上任第一年请来的国家级专家,负责藏品的鉴定与选购,我们曾共同参加过多项考古项目。他虽名为顾问,在学问上一直是我的老师。这些他——”

    “全都不记得了。”皮皮遗憾地说。

    “那么小姐您是——”

    “我叫关皮皮。”

    “关皮皮?记得记得。您是贺兰先生的太太,对不对?你们结婚那阵儿我还给你们开过证明呢,我问小贺什么时候办喜事,他说看你的时间。由于我经常出差,他让我开张空白的,填好名字盖好章,把时间空出来。您的名字很特别,我还开过小贺的玩笑,他还说会请我喝酒呢。后来你先生突然离职,当时我在四川,还给您打过电话,又派我的助手找您问情况……您说他有事出国了,想起来了吗?”

    猛然间提起旧事,而且是从陌生人的嘴里说出,皮皮只觉头皮发炸,脑门手心全是汗。一路上她都在心中策划如何向贺兰觽点明身份,左想右想都觉得不能操之过急。相关步骤至少得有这么几步:一、积极互动;二、交流感情;三、回忆往事;四、推波助澜,待一切水到渠成再来个醍醐灌顶,效果应当是非常戏剧性的。急于求成只会适得其反。她看了一眼贺兰觽,果然无动于衷,只得说:“关于这件事……他恐怕也不记得了。”

    “那怎么行!”赵国涛拍了拍贺兰觽的肩,又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什么都可以忘,自己的太太怎么能忘呢!我作证!小贺,这位关皮皮女士是你的妻子,手续齐全、名正言顺。”

    “是吗?”贺兰觽似笑非笑地说,“你有证据?”

    “这不难找,”赵国涛说,“你们肯定有结婚证对吧?这玩意儿假不了,上面有你们的合影和日期,就算丢了,民政局里也有备份。我这里还有你签了字的存根呢,你若不信我叫人翻档案给你。”

    “不着急。”贺兰觽说。

    关皮皮悄悄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大脑,对赵国涛使了一个眼色:“赵馆长,慢慢来,不能一下子给他太多的刺激。我只是想带他旧地重游,看能不能引起一些回忆,希望您能给点方便。”

    “配合,绝对配合。”赵国涛大步向前,做了个带路的姿势,“来来来,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小贺绝对熟悉。”

    他带着他们穿过库房和资料馆,唤人用钥匙打开一间房。皮皮微微一怔,立即想起这就是贺兰觽的办公室。还记得第一次采访他时,自己便在这里吐了一回,那青铜“痰盂”仍在原处。

    “这是你以前的办公室,我一直保留着。东西全都是你临走时的样子,没人动过。我让人隔天打扫一回。当时我想,以你我的交情,你绝不会不辞而别,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所以我一直相信你会回来,早晚会回来,而你,终于回来了!”

    说着说着,他就激动了,嗓音哽咽了一下,紧接着,他掏出一张纸巾胡乱地擦了擦眼睛。

    想不到馆长如此念旧!触景生情,皮皮亦暗自唏嘘。

    就在这时,贺兰觽忽然伸出修长的手,按在赵国涛的肩上,用戴着墨镜的双眼注视着他,一字一字地说:“别担心,她会好起来的。”

    他的脸上有种奇怪而深邃的表情。

    皮皮没听懂,问道:“谁?谁会好起来?”

    赵国涛的脸一下子变了,仿佛中了邪,又仿佛大白天看见了鬼:“你……你怎么知道她会好起来?”

    贺兰觽的声音充满了魔力:“她会的。”

    “可是医生说……最多只有两个月了。”这话说完,他的眼泪又掉了下来,几乎是失声哭泣起来。

    皮皮越听越糊涂,正不知该如何安慰,忽听身后远远地有个人叫道:“爸爸!”

    回头往走廊上一看,一位工作人员推着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七八岁的女孩子,面色苍白,满脸病容,头发剃光了,戴着一顶柔软的布帽。

    “玲玲。”赵国涛擦干眼泪快步走过去,将女孩子推进屋来,顺手整理了一下她腿上的毛毯,亲切地摸摸她的脸,道,“不是说让李阿姨带你看恐龙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还以为有很多恐龙呢,原来只有一只。那些玉啊石头啊棺材啊都看过很多遍了,真不过瘾!”女孩子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她的眉毛很浅,眼睛很大,模样十分可爱。

    “这是贺兰叔叔和关阿姨。”

    女孩子冲着皮皮机灵地一笑,做了个hi的手式。

    “多大了还这么不懂事儿,也不知道叫人。”赵国涛叹了一声。

    “叔叔你眼睛看不见吗?”看着贺兰觽手中的盲杖,玲玲大大咧咧地问道。

    “是的。”贺兰觽微弯下腰,单膝跪在她面前。

    女孩子咯咯地笑起来:“叔叔你这是在向我求婚吗?”

    “小丫头胡说。”赵国涛无可奈何地低喝。

    贺兰觽不介意地笑了笑:“玲玲,你喜欢魔术吗?”

    “喜欢喜欢!”

    “我给你变个魔术怎么样?”

    “好哇好哇!”

    “你在心中默默地想一个的名字。请注意,这名字我绝对不知道,我身边的这位关阿姨也不可能知道,你也绝对不要说出来。”

    小女孩闭上眼想了几秒,说:“想好了!”

    “把名字写在一张纸片上,折好,交给你爸爸。”

    女孩子顺手从书桌上抽出一张纸,写了一个名字,交给了赵国涛。

    “你肯定这名字我们绝对不知道吗?”

    “绝对不知道,连我爸都不知道。”

    “那好,我让阿姨也写一个名字,交给你父亲。”

    说罢递给皮皮一张纸。

    皮皮瞪上他一眼:“写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现在你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你就写什么。”

    她愣了一下,随手写了三个字,折起来交给了赵国涛。

    两张纸片打开,字迹不同,答案完全一样。

    “大黄蜂。”

    皮皮将信将疑地看了贺兰觽一眼,他的唇边挂着一抹自得的微笑。据她所知,祭司大人法力无边,自然有诸多神奇之处,可从没有听说他会通灵术啊。

    “玲玲,大黄蜂是一个人的名字吗?”

    “是啊。他是《变形金钢》里的人物,我特别喜欢他。阿姨你是怎么猜到的?”

    皮皮哭笑不得:“我也不知道。鬼使神差?”

    女孩子一下子拉着贺兰觽的手,兴奋地说:“叔叔,你真厉害,再变一个吧!”

    “好啊。”贺兰觽的笑更加神秘,“你的胸前是不是挂着一颗蓝色的珠子?”

    “是啊,我爸送给我的。”

    “你看我的手上有什么东西?”他摊开手掌,掌心中忽然多了一颗鲜红的珊瑚珠。

    “嘘——”他向手心吹了一口气,握住,再打开,珊瑚珠消失了。

    “这个容易!我都看出来了,珠子滚进你的袖子里了。”玲玲跺跺脚,“叔叔你站起来,把手放下,珠子肯定会滚出来。”

    贺兰觽站了起来,放下双臂,甚至当着她的面,甩了甩袖子,什么也没有掉出来。

    皮皮被他那副煞有介事的样子唬住了,不禁在心中偷笑。她不记得祭司大人有变魔术的爱好,至少没主动在她的面前表演过。唯一一次变出狐狸的尾巴还是她央求的。

    “咦——那会在哪里去?难不成你的袖子上还有个口袋?”玲玲瞪大眼睛,抓住他的一只袖子,仔细地搜了搜。

    贺兰觽索性把外套脱下来交给她检查。

    玲玲翻了半天,摇摇头。

    “看看你的脖子上,那颗蓝色的珠子还在吗?”贺兰觽说。

    玲玲赶紧伸手往怀里一掏,掏出一根碧绿的绳子,上面的蓝珠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刚才还在他手心的珊瑚珠。

    一屋子人的眼睛都直了。皮皮看了赵国涛一眼,觉得难以置信。就算他手法再快,当着六只眼睛,也不可能解开玲玲胸前的绳子,换掉珠子再系回去。何况他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见。

    实际上,他的手指根本没有碰过玲玲。

    “哇塞!叔叔,您真是神人!”

    “这颗红珠是我的宝贝,就送给你了。”

    接着,他在空中打了一个响指,摊开手掌,上面有一颗碧蓝的珠子:“一物换一物,你的这一颗送给我,好吗?”

    “当然可以!”

    “你爸不会不舍得吧?”贺兰觽笑问。

    “哪里。这珠子不值钱,是一位搞古玩的朋友二十年前送给我的。其实他送给我的是一把扇子,珠子是扇坠。这扇子呢被玲玲撕破了,她喜欢这珠子,一直戴在身上。”赵国涛拍了拍女儿的脸,见她如此高兴,不禁大为欣慰,“玲玲,东边的展区里有一批青铜器,刚刚送到的,你让李阿姨带你去看一圈我们就回医院吧。”

    “……好吧。”玲玲不情愿地离开了。

    赵国涛掩上门,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对不起刚才我有点失态。她得的是白血病……晚期。”

    “哦。”

    “早就确诊了,一直没敢告诉她。她妈妈终日以泪洗面,只有我……还能面对着她假装淡定地笑几声。”

    皮皮不由得捏了捏贺兰觽的手心。

    “我妻子有不孕症,治了很久。我们直到四十岁才有这么个孩子。”赵国涛用力地抿了抿嘴,将悲痛压到心底,“我们一直期待奇迹。”

    “相信吗?”贺兰觽拍了拍他的肩,“这世界真的有奇迹。”

    皮皮觉得,在这种时候不应当向病人的家长提供不切实际的希望。她看了贺兰觽一眼,忽然明白了什么,神色古怪地对赵国涛说:“……也许馆长您今天遇到了祥瑞。”

    不知为何,这句话就触犯了祭司大人。出了博物馆,贺兰觽在大门口就开始发难:“刚才你说我是祥瑞?什么意思?”

    “你是不是替那个女孩子治了病?”

    “算是吧。”

    “那我说得没错啊,对她来说,你就是祥瑞嘛。”

    “祥瑞是一种表达天意的自然现象,天现彩云、地涌甘泉、禾生双穗、珍禽异兽——这些是祥瑞。”

    “你就是珍禽异兽,凤凰麒麟白狼赤兔之属。”

    贺兰觽闭嘴。

    “既然你功力不减,不如顺便把我的手也治好吧。”皮皮抓住他的手,让他摸了摸自己受伤的右手,“我这手比白血病肯定好治多啦。”

    “嗯——这个——”贺兰觽低头沉吟,片刻间,幽幽地笑了,“请恕区区不能效劳。”

    “为什么?”

    “原因很多,长话短说,我不给骗子治病。”

    皮皮又好气又好笑:“我怎么成了骗子?”

    “你不是我的妻子。”他一脸受骗的表情。

    皮皮恼得踢了一脚地上的石子儿,“我有我们的结婚证,要看吗?”

    “不用看,假的。”贺兰觽道,“听说这个国家什么证件都可以造假。”

    “别上纲上线,结婚证上有我们共同的合影。”

    “ps的。”

    “有你的亲笔签名。”

    “模仿的。”

    “模仿?”皮皮笑了,“我太有能耐了,胆敢擅闯狐族总部偷走机密文件。”

    “不错,”贺兰觽看着她,双手闲闲地插入口袋,“顺便问一下,除了文件你还偷了别的吗?”

    皮皮生气了:“开什么玩笑?”

    “小丫头,想骗我,修行还差得远呢。”

    “你——”见贺兰觽的脸色越来越冷,皮皮缓和了语气:“如果……我们真是夫妻你给我治吗?”

    “那就更不能治了。”

    “这又是为什么?”

    “我们是一对相互扶持的残疾人。你的手不好,我的眼睛不好,多般配啊。这种微妙的平衡不能打破了,一旦打破,一方就会趁机欺负另一方,和平就会消失,战争就会开始。”

    皮皮看着他,忽然间觉得无话可说,只得叹了一口气。

    任务远比她想象得要艰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结爱:犀燃烛照(百度最新章节)  结爱:犀燃烛照(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