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6章

    每个城市都会有些暗势力,c城也不例外。

    通常这些暗势力只是出现在c城晚报的法制版上,人人皆知是“偶发性”恶事件,平头百姓只要老老实实上班,不嫖不赌不吸□□,深夜不往街头乱逛,一般不会成为暗势力的牺牲品。

    十年前的c城地图上还没有富春街这一条路,取而代之的是一大片轰隆作响的厂区。本市最大一家国营企业富春机床厂就座落在这里。因为设备陈旧、管理*、拖欠贷款、噪音严重等等原因倒闭了,产生了大量下岗青年。在这一群人当中,有些人依靠着自己的勤劳顺利地再就业;有些人却把怨气发在购买了这片地皮的房产商上。“虎头帮”老大钱三金就属于后者。当偌大的富春机床厂在地图上消失,热闹的工人村变成了一条街名时,钱三金觉得拿着这块地皮挣钱的人应当负责他及手下哥儿们的下岗工资。

    其实皮皮对虎头帮的了解也仅仅限于传闻,这个帮会有多大,平日都干些什么勾当,她完全不清楚。只知道富春街上的每一个店都得向他们交保护费,敢于拒交的店子肯定被砸。此外这个帮还经常因地界纠纷与其它帮派斗殴,死过人,查出过□□,上过电视新闻。可是虎头帮的兄弟们口风严谨,警方介入后抓走了好些人,怎么顺藤摸瓜也没摸到钱三金的头上。

    这个钱七就是钱三金的弟弟,虎头帮的主要打手之一。

    一路上无论皮皮如何解释得罪虎头帮的严重后果,贺兰觽都充耳不闻,只是专心地捧着那个宠物玻璃缸,绿色的小乌龟在里面不安地爬来爬去。

    “我从来没听说过你喜欢养小乌龟。”

    “关于我的事,你没听说的多着呢。”贺兰觽说,“这不是一般的乌龟,这是海龟。”

    “有时候我觉得,”皮皮皱起眉头,说了一句真心话,“你完全变成了一个陌生人。”

    “就因为突然发现我养乌龟?”

    “还有一些别的事……”她说,“不知道这是因为我本来就不了解你呢,还是因为你换了一种活法。”

    贺兰觽双眉一挑,双唇勾出一缕笑纹:“你这是在暗示我搬出闲庭街吗?”

    “乱想。”皮皮将头一歪,脸靠在他肩上,柔声道,“人家只是想多了解了解你嘛。”

    以前这种时候,贺兰觽都会立即转过身来用下巴蹭蹭她的脸颊以回应她的亲昵。这一次他的肩膀却是硬邦邦的。皮皮的脸红了红,有一点点受伤害。

    出租车向北打了个左转。

    “我们这是去哪儿?”贺兰觽问。

    “去小菊的家。”皮皮说,“她爸生病在床,她要跟她先生谈离婚的事儿。护工昨天辞职了,所以我们要去帮她照应一下。”

    “从什么时候起我要按照你的时间表生活?”

    “最多两小时,”见他神情不悦,皮皮又说,“病人我自己照顾就行了,你在她家客厅坐一会儿。”

    其实这话有点儿忽悠。小菊的家远离市中,光坐出租车就去掉了一个小时。祭司大人显然不耐烦这个差事,下了车就发牢骚:“你朋友的家怎么住得这么远?”

    “这是新华书店的老宿舍,他爸以前在书店工作。听人说这一带的风水特别不好:左边是烈士墓,隔壁是花圈店,后面是火葬场,以前是乱葬岗,也就是埋死刑犯人的地方。再走一站路就是肿瘤医院——当然书店的人天天跟知识打交道,倒是不信邪的。”

    宿舍楼是老式的预制板结构,单薄得就像一层套着一层的火柴盒,用手指轻轻一推就会垮。说来也奇,小菊一家在这里住了二十年也没事。这片地区是个缓缓的大下坡,一下雨各路的水都向这边涌,只要下水道一堵,一楼的地板准淹。即便在干燥的月份台阶里也长满了打滑的绿藓。

    上了二楼,打开门,一股刺鼻的臭气迎面扑来,直呛得贺兰觽咳嗽了几声。皮皮赶紧解开自己的丝巾递给他:“拿着,捂住鼻子。”

    见他的脸阴沉得跟要下暴雨似的,皮皮用力拍拍他的肩:“我保证,绝对不超过两个小时。”

    一室一厅的小宿舍里没什么像样的家具。老式的人造革沙发豁出了几个大口,露出黄澄澄的海绵。沙发上堆着被子和枕头,没有暖气,屋里冷得跟墙外没什么两样。所幸卧室还有点温度,因为点着个小号的电热油汀。可那气味被油汀一烘,反而更浓烈了。皮皮只得走过去将窗子开了半扇,想换一换新鲜的空气,不料一道冷风直直地灌进来,冻得她连打了两个喷嚏。回头见床上熟睡着的辛志强也被冻醒了,操着难听的话向她骂过来,吓得赶紧又关上了。

    床头柜上的花瓶里插着一大把梅花。这臭气竟连这么浓郁的花香也压不住。

    皮皮暗暗地想,辛志强是幸福的。若是摊上个不孝顺的女儿,这么不省心的一个疯老头,恨不得让他死在大街上才好。何况中风时他就是倒在街头,只因脖子上戴着个写着小菊手机号的牌子才被解救。为了这个父亲小菊受够了委屈,听她说辛志强神智清醒的时候对自己还是很慈爱的。每思及此,倔强的她都要掉眼泪:“我就念着我爸这点好,再说他是有病,也不能怪他。除了他,我也没有别的亲人了。”

    床上的老人瞪大眼珠,惊骇地看着她。

    “辛伯伯,是我啊,皮皮。”她轻声说,“小菊有点事要见少波,让我过来看看您。您饿吗?想吃什么东西吗?”

    辛志强的嘴里发出一阵含糊不清的咕哝。一只手佝偻着,身子僵直地躺在床上。他的脸瘦得变了形,牙齿掉光了,胡子长,头发更长,看上去像个白眉老道。若在往日,皮皮见到辛志强总有些害怕,因为他有时很正常,有时却会在说话间突然跳起来,对你又拉又扯。若不及时拦住还会张口咬人。皮皮倒没被咬,却见过小菊手臂上的咬痕。难怪小菊总是拿着一把伞作防身之用。

    现在他瘫痪在床,皮皮微微松口气,毕竟多了一份安全感。

    “出去!”他忽然叫道,“让他出去!求你让他出去!”

    说话间床上的人仿佛中了邪一般地闹腾了起来。床架被摇得咯吱作响,辛志强的双手在空中乱抓,黄褐色的眸中燃烧着奇异火焰。他拼命地爬向窗边,咕咚一声摔到床下,又忙不迭地扶着把椅子站了起来,伸手打开窗子就要往下跳。

    “辛伯伯!”

    一看架势不对,皮皮冲过去不顾一切地抱住他:“是我啊!关皮皮!您不认得了?小菊马上就回来了,您别乱动!”

    撕扯间,病人占了上风。辛志强伸出枯瘦的手紧紧扣住了皮皮的脖子。她一连挣了好几下也没有挣脱,脸立即憋得通红。

    手腕松了一下,让她喘一口气,又扣了回去。这次他没用全力,给她留了一点呼吸的余地。她听见辛志强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你让他出去,我就放了你。”

    “谁……让谁出去?”

    “客厅里的人。”

    “伯伯,我是关皮皮!”

    “我知道。你听我的话,我不会害你的。”

    “你……你……”皮皮刚想回答,脖子又被他死死地扼住了。

    奇怪,这疯子怎么不疯了?皮皮在心里纳闷。转念一想这也是辛志强的常态,在疯与不疯之间频繁转换,搞得他身边的人不知道他说的哪一句话是真的,全都被折磨成了神经质。

    正在这时,“吱”地一声,卧室的门开了。

    传来盲杖点地的声音。

    与此同时皮皮听见了强烈的心跳。辛志强的身子和她贴得很近,心跳是从他的身上传来的。

    贺兰觽慢慢地走到他们面前,冰雪般冷漠的眸子空洞地看着前方。

    “别过来,不然我掐死她!”辛志强道。

    “请便,”贺兰觽嘴角动了动,一丝讥讽的笑浮到脸边,“肝留给我,剩下的归你。”

    “她身上有你种的香,她是你的女人!”

    “那你还敢威胁我?不怕我让你身首异处,万劫不复?”贺兰觽不动声色地说,“再说,你什么时候见我缺过女人?”

    这话起了作用,辛志强的手松了松,皮皮拔腿就逃,躲到贺兰觽的身后。

    “我放了她,请你放了我。”

    贺兰觽摇头叹道:“没有获得许可而擅自修仙,我以为这样的人已经被赵松赶尽杀绝了……”

    辛志强的目光暗淡了,他忽然低下头颤声请求:“请大人慈悲。”说罢扶着椅子坐回床上,深吸一口气,躺了下来。

    贺兰觽缓缓开口:“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辛志强用力地咽了咽口水,面色苍白地看着皮皮,满眼是乞求之意。一滴泪从眼中滑落,他跳动不安的神经镇定了,身子却仍在颤抖,牙关紧咬,鼻孔翕合,仿佛在等待着某种命运的降临。

    “请大人赐福。”他忽然闭上眼,用手拂开额前乱发,“我一心向道,无奈未得女巫指点,元神缺失,以至入魔。”

    贺兰觽不为所动:“碰了我的女人,还敢索要赐福?”

    “我有罪孽,请保留元珠,我会自寻光明之处。”

    贺兰觽默默地看着他,沉默片刻,既不同意也不反对,只是说:“张开你的嘴。”

    辛志强慌张地看了一眼皮皮,目光中饱含着哀求。皮皮的心抽动了一下,觉得这目光似曾相识。

    几年前在峰林养殖场,那只即将接受电刑的白狐便是这样一种绝望的目光。

    她骇然拉住了贺兰觽:“哎,你想干什么?”

    “不干你的事,这是我们的内务。”他摆出一幅公事公办的样子,脸沉似铁、阴森莫测、全身上下散发着莫名的霸气。而这霸气皮皮一点也不喜欢,或者说以前与贺兰相处,从来也没有过,忽然间就觉得生分了。

    “不行,他是小菊的父亲!”她大声抗议。

    “他修炼不得法,走火入魔,以至于无法控制自己的意念身躯——”贺兰觽推开皮皮的手,“早晚有一天他会吃掉小菊,你愿意这种事情发生吗?”

    “不不,你饶了他吧,他已经不能动了!”

    “只要他的嘴能动,就可以杀人。”

    皮皮怒道:“这不过是你的编造,好让我不要拦着你!”

    “闭嘴,关皮皮!”

    “别碰他,贺兰觽!”

    他将她猛地一推,推到墙边,冷笑地说:“这就是你们人类,被软弱的感情牵制着,无法做理智的决定。站在这儿别动,别妨碍我办事,小心我一不高兴吃了你。”

    仿佛进入了某种仪式,床上的人伸出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双耳,然后,缓缓地,最大限度地,张开了嘴。

    祭司大人用盲杖在他的小腹上狠狠地抽了一记。

    ——皮皮清楚地记得祭司大人以前的盲杖是黑色的,有笛子那么粗,可以折成三截。这只盲杖的颜色、长度、样式虽和前者一样,却细了很多,只有小指头那么宽。不知是什么材料做成,看上去异常坚韧,发出玳瑁般的光泽。

    他并没有太用力,而辛志强的身子却触电般地猛然一弹,紧接着,整个人就在皮皮的面前消失了!

    床上只剩下一堆凌乱的衣物。

    皮皮惊讶地张大了嘴,她惊呆了。这场景和赵松消失的那次一模一样。她在心里问自己,辛志强也算认识十几年了吧?他居然是狐族?这可能吗?这可能吗?

    与身体同时消失的还有满层子的臭味,霎时间屋子里充满了腊梅的芬芳。

    空中飘着一颗淡黄色的元珠,在床边徘徊跳跃,仿佛对这一切充满了眷恋。

    皮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它,忽然问贺兰觽:“你打算把它怎么办?装进瓶子里?吞进肚子里?”

    没有回答,也不用回答。

    祭司大人的手掌向空中轻轻一展,那元珠仿佛受到了强大的引力,立即向他的手心飞去,在掌心上方一寸处停住,小宇宙般默无声息地旋转着。

    皮皮拿眼在屋中四下乱看。

    “你找什么?”他问。

    “水晶瓶。”皮皮将花瓶里的花倒出来,看瓶底的商标,确信那只是玻璃,沮丧地将花放了回去,“可以保存他的元珠。”

    “保存?”贺兰觽哼了一声,“为什么要保存?”

    “他有遗愿……要自寻光明之处……”

    “是吗?”贺兰觽轻轻一笑,手指一合,“啵”地一声,珠子破灭了,“我不认为他有资格见到光明。”

    她只觉脸上凉飕飕的,仿佛有股来自北极的强冷空气拂面而过。更令她害怕的是贺兰觽残忍的神态。一个更可怕的念头向她袭来:

    “等等,我问你,如果辛志强是狐族,那么他的女儿小菊——”

    “她不是。”

    “你是说——小菊不是她父亲亲生的?”

    “不是。”

    “那她的父亲是谁?”

    “我怎么知道?”贺兰觽掏出一条白色的手绢,擦了擦自己的盲杖,然后将手绢往地上一扔,“她不过是被辛志强选中的宿体。狐族中总有这么些好高骛远的家伙,盲目追求修炼进度。一旦宿体临近死亡,他会迅速寻找新的宿体。”

    皮皮恍然而悟:“难怪他要住在这种地方……靠近很多死人。”

    贺兰觽点点头:“他属于食尸一类,偶尔也会寻找活人的肝脏。我相信这一带的治安一定很不好。”

    这个世界这么大,皮皮完全不肯相信这种神奇的事情总是发生在她的周围。一个贺兰觽已够难招惹了,现在又多了一个辛志强:“为什么一定是小菊?”

    “元珠不能在空中□□太久,必须确保死的时候宿体就在周围,还有什么比有一个孝顺的女儿更保险的呢?”

    “我能纠正你一下吗,祭司大人?小菊是女的。”

    “元珠没有性别。寄生在男人身上就是男人,女人身上就是女人,小孩子身上就是小孩子。”

    皮皮忽然打断他:“刚才你说你不缺女人,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身边还有别的女人?”

    贺兰觿怔了一下,随即笑了:“怎么,紧张了?吃醋了?”

    “回答我!”

    “女人如牙刷,三月换一把。”

    皮皮的脸顿时气白了:“这么说你不是回来找我的,你是想要我身上的一样东西?”

    “灵与肉,何必分得那么清呢?”见她气急败坏,他居然乐了,似乎很愿意看见她生气。

    “贺兰觽,你这是在戏弄我吗?”

    “老实讲,你身上缺点娱乐元素——”

    皮皮不曾被亲近的人这样挖苦过。就是亲生母亲拿硬话说她,她都能立即反驳回去,叫她气得吃不下饭。

    “贺兰觽!请你立即搬出闲庭街!我关皮皮不是给狐狸精取乐的。”

    “遵命,我这就走。”他不在乎地笑了笑,用盲杖指了指门外,“建议你收拾一下床上的东西。我怕你朋友回来了不好交待。”

    接着,他居然向她摆摆手,说了声再见,便消失在了门外。

    她冲着他的背影叫道:“嗳——喂——贺兰觽——”

    一个大活人凭空消失,还要让她消声灭迹,这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完了完了!麻烦了!皮皮头大如斗地对自己说。刚才光顾着好奇,竟把这顶顶重要的一件事给忘了。辛志强不见了,这怎么跟小菊说啊?如果他有钱,可以说被劫持了。如果他的腿走得了远路,可以说跳江了。如果他是黑社会大哥,可以说被清洗门户了。可他是个又脏又臭一穷二白没人要的疯老头,青天白日地,怎么可能就失踪了呢?

    想来想去都没辙,三十六计走为上,皮皮冲到厨房翻出一个垃圾袋,将床上的衣物胡乱一叠,又将袋子里的空气一挤,卷成小小的一团塞进自己的双肩包里。扶好歪斜的椅子,理好凌乱的被子,将花瓶的花摆摆齐,一低头见地上的痰盂倒了,又找出一大卷卫生纸将流出来的痰液一吸,扔进马桶冲掉。在小屋里团团转地忙了十来分钟,正寻思还有什么需要掩盖的蛛丝马迹,客厅门锁“咔哒”一响,她听见小菊大声说:“皮皮我回来了!中午就在这里吃吧,我买了卤鸡翅——”

    正急得不知如何作答,眨眼间小菊已进了卧室,见床上空空如也,讶道:

    “咦?我爸呢?”

    皮皮深吸一口气,转过身,紧皱双眉:“是啊,我也是刚到。正要问你呢,你爸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结爱:犀燃烛照(百度最新章节)  结爱:犀燃烛照(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