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20章

    大门虚掩着,皮皮快步跑回来正要进去,身后有人忽道:“劳驾——”驻足转身一看,是个俏丽女子,二十出头,细挑身材,面白如玉,凤眼斜飞,像个工笔画上跑出来的美人儿。奇怪的是,她明明长得很古典,却是一副十足的军人打扮,军装马甲军装裤、下穿一双马丁靴,背着一个重重的军工包外加一个军用大水壶,好像马上要去前线的样子。

    “hello!请问贺兰觿住这里吗?”

    女子扬起脸,冲皮皮俏皮地一笑,凤眼眯成一条柳叶,鼻子也跟着皱起来,好惹人疼爱的样子。皮皮不禁也笑了,觉得似曾相识,仔细一想又无头绪,于是点点头:“对。”

    “谢谢!”女孩子推开门蹦蹦跳跳地往里走,被皮皮一把拉住:“等等,你怎么知道贺兰觿住这?”

    女子回头打量了她一眼,似乎觉得多话,但还是耐心地解释了一下:“他给我发了短信啊!闲庭街56号,对吧?”

    皮皮不记得贺兰什么时候有主动给女生发短信的习惯,越听越糊涂:“你们……是亲戚?”

    女子正要回答,恰好贺兰觿、金鸐等数人赶完鸟陆续走过来,不禁欢快地向他跑去,一路叫道:“姐夫!姐夫!”

    皮皮一肚子疑惑地看着她冲进贺兰觿的怀中,来了个夸张的熊抱,贺兰觿微微尴尬地抱了她一下,立即推开:“千蕊?”

    “姐夫怎么住在大山里?叫我一顿好找!”千蕊嗔道。

    皮皮的心“格噔”一沉,顿时想起她为何眼熟,因为长得像千花。只是千花有一头红发且高傲冷淡,不似这女孩子大方活泼,一时没把两人联系起来。金鸐、尊嵋和辛崃的目光在贺兰与皮皮之间游走,狐族听力敏锐,他们当然知道正房的火是两人吵架烧起来的。以皮皮的脾气,两人之间只怕会有一场好戏——

    意识到皮皮就在不远处,且一直沉默着,贺兰觿走到她身边:“皮皮,这是千蕊,千花的妹妹,过来跟着咱们住几天。”

    那口气似乎在征求她的意见,而且提到“咱们”,显见皮皮在贺兰心中地位不低。千蕊一双凤眼顿时明亮地射过来,一脸揣测地看着他们。一旁看热闹的众人也在猜想贺兰将如何向千蕊介绍皮皮,不料贺兰什么也没说,岔开话题:“大家都饿了,开饭吧。”

    众人一起向饭厅走去,千蕊抢上前挤在皮皮与贺兰觿的中间,拉着他唧唧呱呱地说个不停,将皮皮冷落在一边。皮皮越想越气:千蕊赶着贺兰叫“姐夫”,那千花就是贺兰的妻子啰。贺兰也不说皮皮是谁,显然怕千蕊介意啰。想到这里肺都快炸了,贺兰觿你愿意娶了千花我没意见,你们在芬兰、在北极过你们的好日子,不要来c城招惹我!又不是二女共事一夫的年代,我可不想在闲庭街演什么宫斗戏码!她气乎乎地走了几步,忽然停住,冷冷地道:“贺兰,过来一下,有点话要问你。”

    贺兰觿向众人挥手:“你们先去,我马上就来。”说罢跟着皮皮一路走进耳房。

    耳房就是贺兰觿的书房,也是正屋中唯一没被烧毁的房间。皮皮走进去关上门,从柜子里拖出贺兰觿的行李箱,拉开拉琏,“哗”地一声,将所有的衣物倒在地毯上。

    贺兰觿不动声色地看着她:“你想干嘛?”

    皮皮拿起一把大剪刀,拎起贺兰觿的衬衣、裤子就一通乱剪,剪得布片乱飞一气。

    “生气了?”

    “贺兰觿,你在狐族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管,就算你在那边娶了千花也不关我的事。”她大声道,“但c城是我的地盘,咱俩是领了证的合法夫妻——”

    “你要我怎样?”

    “等下去饭厅,请你向千蕊正确地介绍我。”

    “嗯哼。”

    “嗯哼是什么意思?”

    贺兰觿两眼看天,不理她。皮皮拿着大剪刀走到他面前,“咔嚓”一声,向空中虚剪一刀:“如果介绍错了,下回剪的就不是你的衣服!”

    皮皮气昏了。在火车遇见贺兰的美好时刻一溜烟地没影了,以前的甜蜜也被如今的猜疑搅黄了。如果贺兰到c城就是为了那个密码,明明可以骗她,以他的智慧皮皮绝对能上当,可他就是不骗。一定要不阴不阳、把一切弄得扑朔迷离。几度把皮皮逼到死路又把她拽回来,这人肚子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皮皮觉得,与其遇到现在的贺兰,不如根本没遇见,她宁愿每天坐在院子里回忆、空想也好过如今的折腾。心中越这么想,情绪越发焦燥,不觉心跳加速,喘起了粗气,一副一点就燃的样子。

    “先别提我该怎么介绍你,”贺兰觿说,“先告诉我你都跟关鹖说了些什么?”

    “他问我要密码,我告诉他了。”

    贺兰觿怔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再说一遍?”

    “他说他就是下一任祭司,一字不错地报了前十位密码,根据你以前的吩咐,我就把后面的密码告诉他了。”

    贺兰觿一时气结,平静了几秒才道:“关皮皮,在没征得我同意之前,怎能擅自把狐族最重要的机密如此轻易地交出去?”

    “按程序办事。”

    贺兰觿无语了半天,双眼一闭:“那我也不怪你。现在,请你将功补过,把密码告诉我。”

    “现在?此时此刻?”

    “对。”

    “no。”

    “也就是说,”贺兰觿尽量显得有耐心,“你宁肯相信一个不认识的人,也不愿相信几度救你性命的老公?”

    皮皮一想,也对。话不能说得太绝对,贺兰觿是帮她解过几次围,于是说:“也……也不是这意思。”

    “你觉得我不是你的老公?”

    “有点怀疑。”

    “是,还是不是?”

    “我也不知道……”

    “既然不知道,你要我怎么‘正确’地介绍你呢?”

    “就跟千蕊说我是你妻子。”

    “也就是说刚才你吃醋了?”

    “没吃醋!”

    “那剪我衣服干嘛?”

    “我……生气……”

    “那你究竟是想我当你的丈夫呢?还是当她的姐夫?”

    “你是不是我丈夫不清楚,但你绝对不能是她的姐夫!”皮皮双手叉腰,大声吼道。

    “皮皮,做人要讲道理。”

    “怎么不讲道理啦!”皮皮一向口笨,这次感觉更深,她觉得自己快被贺兰觿绕晕了。

    “要么你承认我是你老公,老老实实把密码告诉我;要么我去当千蕊的姐夫,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不着急,慢慢想,想明白了告诉我。我饿了,先吃饭去了。”

    “别走,话还没说完呢!”

    “饭厅里坐着一屋子的沙澜族,我再不走,他们可要吃人了。”

    祭司大人说完话,潇洒走了,把皮皮一人留在屋内。皮皮想了想,跺跺脚也去饭厅了。

    饭厅在厨房北面,气派的红木长桌铺着金色的桌布,青铜烛台上烛光闪耀。皮皮走进来时贺兰觿刚刚落坐。狐族规矩,祭司不起筷,谁也别想开吃。一桌子人都安静地坐着、等着。皮皮一溜手上的戒指,早已鲜红欲滴,贺兰说得没错,再晚一步,这群人都得大开杀戒。果然,方尊嵋不安地啃着指甲,钟沂捧着菜盘站在贺兰觿左边准备布菜,紧张得手都抖了。

    听见皮皮走进来,贺兰觿忽然站起来,将自己的椅子移开半尺,让皮皮坐下。自己则坐在她的身边,还很关照着给她夹了一块豆腐。众人见他举筷,都默默吃了起来。唯有千蕊的脸越来越黑,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姐夫——”

    “忘了向你介绍,这位是关皮皮,我的妻子。”

    千蕊的惊讶不异于皮皮,她双眼圆瞪,呆呆地看了他,半晌说道:“那我姐呢?”

    “你姐……是……”贺兰觿斟酌了一下,“陪伴我的人。”

    千蕊的样子委屈得快哭了:“我姐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她有你送给她的魅珠,姐夫——”

    “别叫我姐夫了,让人误会不好。”

    “可是——”

    “吃饭吧。”

    祭司大人想息事宁人,可千蕊根本不配合,将筷子一放,厉声问道:“那我姐去哪儿了?怎么不见了?难不成你是为了她把我姐杀了吧!”

    贺兰觿的脸硬了硬,他没有回答,继续吃饭。

    “放肆。”金鸐喝道,“你姐没教你规矩?怎么跟祭司大人说话的?”

    “沙澜贱族,有什么资格教训我?”千蕊气得脸都白了,一跺脚站了起来,“我是昆凌族护法,不怕我灭了你!”

    “啪!”钟沂将菜盘子放了下来,将千蕊面前的筷子、碟子、碗全部收到一边。恶狠狠地看着她:“祭司大人正在用膳,请不要败坏他的胃口。”

    千蕊冷笑:“这是你们沙澜族的地盘吗?还不让我吃饭了?”

    “请停止侮辱我们的酋长。”钟沂丝毫不让,岂料话音未落,脸上已经挨了千蕊一巴掌。

    “冰奴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

    钟沂毫不客气地推了千蕊一下,千蕊猛地把她往墙边一推,钟沂一下没站稳差点摔倒,被皮皮一把扶住。

    “千蕊,”皮皮站了起来,“先吃饭,有什么事吃完饭再说,好吗?”

    “怎么,”千蕊走到皮皮面前,挑衅地盯着她,“祭司大人一句话,你就以为扶正了?想挤走我姐,没那么容易!”说罢气乎乎地砸门而去。

    饭桌上一下子安静下来,好象什么事也没发生。贺兰觿安静地吃着,皮皮时不时地看他一眼,发现除了食物变化之外,祭司大人吃饭的姿势没有半分变化,还是那么细嚼慢咽、从容不迫,就算天塌了也不能影响他进食的心情。在座的每位,面前菜品各不相同,但他们也全都规规矩矩、有板有眼地吃着,好像面前放了一台摄像机,正在现场直播。贺兰觿没说话,谁也不说话,皮皮觉得憋闷,想开个玩笑活跃气氛,见一旁的贺兰觿面无表情,自己觉得没趣,只好做罢。

    吃了大约十分钟,见钟沂仍然站着不停地替桌上的几个男生布菜,皮皮将一张空椅拉到身边,轻轻唤道:“钟沂,过来坐,你也吃嘛。”

    “你们先吃,吃完了我再吃。”钟沂连连摆手。

    “那怎么行,这顿饭是你做的,你这么辛苦,怎么可以最后吃呢?”皮皮心想,这群男人虽然吃饭慢吞吞,但狐族爱惜食物,绝对不会剩下什么。如果钟沂再不吃就连一片菜叶子都没了。

    “嗯……没关系的。我不饿。”

    明明是一大早四点钟就爬起来做饭,中间火灾抢救古董、扛家具也是“巾帼不让须眉”,皮皮相信钟沂一定比自己更饿。

    “祭司大人,”皮皮碰了碰贺兰觿的胳膊,“现在世界男女平等。咱们狐族与时俱进,规矩可以改一改了。没有说让一个女生伺候一群男人吃饭的道理。从今天开始,大家轮流做饭,一人轮一天,明天我做,后天金鸐,大后天尊嵋……”

    “是什么规矩就是什么规矩,不要多管闲事。”贺兰觿一句话呛过去,按以往脾气她是要据理力争的,这次声音却低了:“只是一个建议……”好不易夺得正妻“名份”,蹬鼻子上脸不太好。这顿饭就在无比局促的氛围下结束了。皮皮觉得,这辈子都不想走进这种饭厅了。

    饭后自然要散食,贺兰觿突然提出去后院的山顶,让皮皮陪他。两人进了院门拾级而上,贺兰觿道:“皮皮,这顿饭吃得好吗?”

    “挺好的。”

    “我是不是按照你的心愿解决了你的烦恼?”

    “谢谢你。”

    “为此我得罪了千蕊。我倒不怕得罪她,但这丫头脾气烈,真要添乱,麻烦不少。”

    “这事儿怪不到我头上吧?”

    走着走着就到了井边。皮皮转身看见屋顶上用黄漆刷的六个大字,如今被山雨冲刷着只剩下了模模糊糊的轮廓,与之俱来的记忆却越发清晰越发沉重了,一时间千头万绪涌到胸前。

    “还记得这个井吗?”她轻轻地问道。

    贺兰觿摇摇头。

    “你以前经常在下面月光浴。”

    “是吗?”

    “第一次到你家,你就把我推了下去,当时吓我一跳。”

    “真的?”

    “后来你受伤了,也是躺在这里,我照顾过你。”

    “哦。”

    “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他摇摇头,将话题绕了回去:“皮皮,现在可以告诉我那个密码了吧?”

    密码,又是密码。皮皮烦躁地想,难道你回来就是为了密码?

    于是果断摇头:“不能!”

    “关鹖已经知道密码,就差一把钥匙,一定还会再来,这里已经不安全了。如果你现在不告诉我,让我快些把东西取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没法告诉你,我必须要按原则办事。——我没有办法证明你就是贺兰觿本人。”

    “说来说去你还是不肯相信我?”

    “是的。”

    “要我怎样证明我才是我自己呢?”

    “我也不知道。”皮皮看着他,“你有很多地方还是以前的贺兰觿,但也有很多地方变了,直觉告诉我——”

    “嗤,直觉?”他冷哼了一声打断她。

    “直觉告诉我你不是贺兰觿。”皮皮坦荡地说,“我宁愿把密码交给关鹖,也不能交给你。”

    “你要再不肯告诉我,我就把你推到井里去。”

    “那岂不是更加证明了你不是贺兰觿?”

    皮皮以为他在开玩笑,岂知贺兰觿真的将她一推,皮皮一步没站稳,伸手一抓,抓了个空,整个人掉入井中,正好掉在躺椅上。

    “贺兰觿!你卑鄙!”她在井下大叫,“拉我上去!”

    叫了几声无人应,半晌功夫,空中飘飘荡荡地掉下来一张便笺纸,紧接着又掉下一只原子笔。贺兰觿的头探了出来:“把密码写好了扔出来,不然你就呆在那儿吧。叫也没用。”

    “无耻!!!贺兰觿,你究竟是谁?”

    “记住,井下可没有水喔。快点写,不然的话,就算饿不死也会渴死的。”他淡淡地说,“这世界可以没有爱,但不能没有水。——你懂的。”

    说完这话他的人影就不见了,皮皮听得见他远去的脚步声,心一下子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结爱:犀燃烛照(百度最新章节)  结爱:犀燃烛照(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