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22章

    他们在山顶的八角小亭里坐了下来。

    皮皮低下头,看着汉白玉石桌上铺着的水绿色桌布。此时的她对贺兰觿的恨意已经严重到不想看见他的脸,不想让这张令人分心的面孔提醒自己那个曾经深爱过的人的地步。而皮皮愿意坐下来听他解释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历经生死之后,仇恨已经不重要了,好奇心占了上风。她忽然特别想知道这个贺兰觿究竟是谁?密码箱里究竟有什么?为什么两个祭司都要不顾一切地得到它?

    既然贺兰静霆把这么重要的秘密交给她,那么,把它交给正确的人就成了皮皮不可推卸的责任。她认为自己有权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那东西的最后去向。否则就无法判断到底做对了没有。想到这里,她觉得报仇事小,查明真相事大,而且手中有照妖镜,真狠下心来她谁也不怕。

    石桌上摆着三只青花龙纹高脚盅,盖着盖子。皮皮记得那是永乐年间的瓷器,贺兰很喜欢,以前吃饭时经常拿来盛菜。贺兰觿揭开其中一只盖子,里面是三个热腾腾的大白面酱肉蒸包,弥漫着肉的鲜香。他以为皮皮一定饿极了,会不顾一切地抢过来吃掉,可是皮皮只是冷笑了一声。

    “不饿吗?吃吧。”他说,语气里有股子罕见的殷勤,“请。”

    皮皮冷冷地看着他,手指头动都没动。贺兰觿的眼中闪过一道阴影,自嘲地笑了:“皮皮,我知道你能爬上来。……就算爬不上来,我也不会让你掉下去。”

    “哦?这么关心我?”

    “倒也不是关心。你的使命没完成,怎能随便地死掉呢?”祭司大人又恢复了那种不阴不阳的口气。一番话说得皮皮怒眼圆瞪,想把他活撕了的心都有。

    “大家都是成年人,心平气和地谈一谈不好吗?”

    “我是成年人,可你根本不是人。”

    “人兽之间也是可以沟通的嘛。以前不是沟通得挺好的吗,你都肯嫁给我了……”

    “我嫁给的那个人不是你。”

    “不要这么说,皮皮。你我之间,与其相互猜疑,不如好好合作,各取所需。”他缓缓地道,“在你这边,我需要那个密码;在我这边,你不也需要点什么吗?我们可以交换的。”

    “我什么都不需要。”

    “你需要记忆中的那个贺兰觿回到你身边,对吗?”

    他抬起脸,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皮皮的脸苍白了,这话就像一只手伸进了她的胸膛,捏住了她的心脏,忽然间她沉默了。

    “不如咱们做个交易,”他淡淡地道,“你告诉我密码,然后陪我去做一件事,做完这件事,我就还给你那个——用你的话说是“失忆前的”——贺兰觿。此外还附送一件珍贵的礼物。——说实话皮皮你一点没吃亏,还挣了。”

    “你说把贺兰觿还给我,也就是说你不是贺兰觿?”

    “我不是失忆前的那个贺兰觿。”

    “如果我答应了你的条件办完了那件事,你就可以变回去?”

    “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的。”

    “既然你能变回去,那就说明你知道以前是什么样子,只是故意装作不知道?”

    “我的确不知道。”

    “不知道你怎么变?要不你现在先变一下给我看看?”

    “我变不了,但我是贺兰觿。”

    “你不是!少跟我在这玩文字游戏。”皮皮冷笑,“跟你合作?三番五次让我死,你有诚意吗?我怎么知道你来找我干嘛?你就是个改头换面的伪装者!可能你已经囚禁了贺兰,杀了千花,正在联合沙澜族夺取他的权力。又或者贺兰已经躲了起来,你是青桑派来抓我引他出来的。——别做美梦了!第一,我不信你,第二,我不怕死。想要密码?门都没有!贺兰觿,你再要来惹我,我就再去一趟燕昭王墓,那里有很多你害怕的东西,信不信我一把火烧死你!”

    谈判陷入僵局。

    “既然合作,当然要彼此信任。”贺兰觿想了想道,“说吧,你要我怎么证明我是贺兰觿?我的脸还不算最直接的证据?dna可以吗?”他指着自己的头发,“拿我头发去化验行吗?”

    “你宁死都不愿意与人类的医院打交道。”

    “可以去千美医院。”

    ——苏湄走后,皮皮去过好几次千美医院,想与狐族接上头。但医院已经易主,里面倒有不少医生,皮皮一个也不认得,更无从判定他们是否来自狐族。皮皮以为自己身上有贺兰的种香会引人注意,虚构了一堆病情把专家门诊挨个儿地看了一圈,也没人过来找她联系。

    “我怎么知道里面的医生不是你的人?”

    “那你说还有什么办法?”

    “我们曾经在一起说过很多很多的话,只要你说出哪怕一句——只有你我才知道的话——我就相信你。”

    “可我真的什么也不记得了。”

    “努力想——哪怕只有一星半点……哪怕只是破碎的……只要你能想到……”

    祭司大人沉默了,他低下头用力地思索着,努力回忆着。

    皮皮很有耐心地看着他,居然拿起一个包子吃了起来。

    不知为何,皮皮忽然对他产生了一丝同情:毕竟曾经深爱过,如果他真是一个迷失的灵魂,应当给他机会证明自己、找回过去。

    几乎过了大半个小时,贺兰觿迟疑地抬起头:“我只记得一件事……不知道发生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跟你有没有关系……甚至不知道这是否真的发生过,抑或只是我的一个梦……”

    “请说。”

    他茫然地看着皮皮:“我躺在一个很黑很黑的地方,完全没有光……然后……有只手电突然照了进来。很强烈的光,非常刺眼,亮到无法忍受……我只好请求那个人关掉手电。”

    皮皮怔住,呆呆地看着他。

    ——那一年贺兰受伤独自躺在井底,她就是拿着一只手电走过甬道找到他的。还记得他当时说的第一句话是:“关掉手电,皮皮。”

    “然后呢?”她急切地问道,“那人是谁?”

    “不知道。就记得有个人拿着手电进来了。男的女的都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就更不知道了。”他看着皮皮,样子很无辜,“跟你……有关系?”

    皮皮点点头:“你受伤了……就躺在井底。我拿着手电去找你,你很怕光,所以让我关掉手电。”

    贺兰觿的样子也有些吃惊,似乎没料皮皮就是那个拿着手电的人。而皮皮知道贺兰觿受伤后自己一直紧随左右,之后他再也没去过银行地库,没过多久就被打回原形。他本来就是个极端注重*的人,不可能向人透露这些两人之间的小细节。

    但这证据就好似高山上的氧气……那样稀薄。皮皮仔细一想,这种情况可以发生在任何人的身上,也许只是巧合呢?“关掉手电”这四个字虽然不常说,但也不特别。如果他能说出两人之间的一些私密对白,而不是什么诸如“早上好”“吃饭了吗”之类的日常用语或许可信度更高。

    就凭“关掉手电”四个字,就相信这个人是贺兰觿,可以吗?

    “因此你知道井底有暗门直通卧室?”皮皮问。

    “不知道,不过我已经把这个宅子从里到外仔仔细细检查过一遍了,所以就发现了。看它的位置,再看那个井的位置,很容易猜到两者的关系。”

    “你知道暗门的密码?”

    “不知道,我只是把门堵上了。”

    皮皮将另一个包子塞进嘴里,心中忽然有了主意:“好吧,虽然你提供的细节很少,但这个细节是真实的。如果你再向我证明一件事,我就愿意相信你是贺兰觿。”

    “我真的什么也想不起来呀。”

    “不是指这个。”皮皮看着他,“我要看见狐狸的尾巴。”

    ——并不是所有的狐人能够像贺兰静霆那样控制自己的身体。狐族可以在人与狐之间变化,但所有的变化都会在瞬间内全部发生,基本上不存在半人半狐的状态。只有天星族王室这一级别的狐才能自由的变出或隐藏自己的尾巴。而这尾巴的功能……其实是用来求爱的。

    “皮皮,你知道这样做需要我在你面前脱光所有的衣服吧?”

    “那就脱呗。”

    “祭司大人很害羞好么。”

    “是害羞,还是根本没有?”

    他开始脱衣服。

    皮皮瞪大眼睛,吃着包子,睫毛都没动一下地看着他。

    “过来。”他已经脱光了上衣,露出漂亮的胸肌,身体在冰凉的空气中散发出白色的雾气。

    皮皮咬了一口包子走到他身边,贺兰觿一把搂住她,将她抱在怀里,忽然间银光一闪,一道雪白的毛茸茸的大尾巴从她身后绕过来,轻轻的摩挲着她的脸颊。皮皮惊呆了,差间被包子咽住。她顺着尾巴摸下去,一直摸到底部,确信不是假的,然后讶然地抬起头看着他的脸。那尾巴仿佛有生命似地顽皮地在她身边闪来闪去……似乎在跟她摸迷藏。

    皮皮的目光柔和了,贺兰以前很喜欢用尾巴这样逗她,撩弄她……

    “这个证明……就可以过关?”他脸上的笑意很明显,却是嘲讽的,“早说啊。”

    “是的。我愿意告诉你密码。”

    尾巴不见了,他开始穿衣服:“太好了。”

    “不过我要和你一起去地库把那个东西取出来。”

    他怔了一下,立即说:“我不反对。”

    “那东西——无论它是什么——必须要一直跟着我。我要知道它的最后去向。也就是说,你想用它干什么或者把它交给谁。我要亲眼看见。”

    “说到底你还是不相信我。”

    “我相信你,但万一判断有错,我更相信这东西一定能把我带到贺兰觿的面前。”

    “行。”

    “不要企图偷走它,——给我你的承诺!”

    “我向你承诺。”他将皮皮的眼睛拧到自己的头下,四目相对。

    “睁开你的双眼,不要动。”他说。皮皮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忽然间,祭司大人的眼睛里滴出了一滴眼泪,滴到皮皮的眼睛里。皮皮眼睛眨了眨,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我从来不流眼泪,所以用珍贵的眼泪来承诺你。”他伸出了自己的手,“现在,请你按人类的习俗与我握手。”

    皮皮把满是伤痕和鲜血的手交给他,两只手掌紧紧地合在一起,用力地握了一下。

    仪式结束了,贺兰觿指着石墩道:“请坐。”

    皮皮道:“祭司大人,你需要我怎样的效劳?”

    “我要你陪我去蓄龙圃救一个人。他叫东灵,是金鸐的朋友。”

    “这件事金鸐一个人干不行吗?”

    “干不了,我需要帮他救出这个人以换取沙澜族的支持。”

    “为什么一定要我去?”

    “我不一定需要你,只是有你在,胜算更大。——你负责引开青桑。”

    皮皮呆住,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我有何德能可以引开青桑?我根本不认识她。”

    “你身上有我种的香。你要以王妃的身份去见她,她会同意的。”

    “那你去见她不更好吗?”

    “见不了。狐律,祭司不能面见青桑,只要与青桑面对面相遇,双方都会立即*。”

    “可你已经不是祭司了啊!”

    “祭司是终身制,只要我当过祭司就不能见她。”

    ——皮皮觉得,狐族里有好些风俗好些规定都不可理喻,在他们看来却是天经地义,作为人类的她真要理论会显得鸡同鸭讲。于是叹了一声:“既然你已经全都想好了,这个任务又这么需要我,为什么还要折磨我?”

    “因为我们走的是一条险路——假如这点折磨你都受不了,就算跟我去了也是白搭。很可能还没走到一半你就完蛋了,或者我们为了救你全部牺牲了。”

    “哎哎哎,别整得这么道貌岸然的,”皮皮叫道,“折磨我是为了考验我,虐待我是为了我的安全——贺兰觿,道理全在你这边呀?”

    “假如我真有恶意,会治好你的手?假如只有一只手,你掉到井底还爬得上来?”

    “可是……”

    “没什么可是不可是,与你将要面临的风险相比,那些灵鸦啊、豢灵师啊、无明之火啊、都不算什么。”

    “求你别再说了,我快要后悔啦!”

    “我保证从现在开始,会像对待我的妻子那样对待你。”

    “那倒用不着。”皮皮果断地说。

    “你不愿意?”贺兰觿有些惊讶。

    “万一你不是贺兰呢?那我岂不是出轨了?”皮皮说,“我们是不是夫妻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成功地救出你的朋友,然后活着回来。”

    “很对。非常同意你的看法。”贺兰觿道,“真有主见。”

    “再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

    “你问。”

    “你能看见我,是吗?”皮皮凝视着他的眼睛,“你的眼神和以前很不一样。”

    贺兰觿沉默了一下,淡淡地说:“我能看见,但不是你理解的那种‘看’法,我看见的东西也和你不一样。”

    “我不明白。”

    “如果我想行动,我知道如何避开阻碍。”

    “……红外线感光?声波探测?”

    “没法跟你解释,就当我能看见吧。”他说,随即站了起来,“走吧。你需要吃点东西,手也需要上点药,还需要洗个澡……不要用那个椰子油的香波,里面有股酸奶的味道,我不喜欢。”

    “你不喜欢我就不能用啊,真的吗?”

    皮皮站起来,跟着贺兰觿向山下走去,转过一个弯,忽然愣住。

    山下一片废墟,屋顶上的瓦掉光了,几个房顶都豁出了大洞,地上一片狼藉……

    “昨天晚上……”

    “是的。我们被袭击了。这里不能再待了。”

    “哎哎哎,合约上还得加上一条:必须要赔偿损害的财物!”皮皮叫道。

    “已经跟保险公司打过电话了。”

    皮皮有点想哭,倒不是可惜那些房顶,而是房顶上有以前贺兰写给她的几个大字也跟着消失了。

    “知道吗,这些瓦上有你以前写的字……”

    “没注意。……上面都写了些什么?”

    “六个大字:关皮皮,我爱你。”

    祭司大人看了她一眼,想忍住笑,却还是“嗤”地笑出声来:“不要这么自恋好吗?——我不可能这么肉麻。”

    皮皮脸红了,不想继续理论。她的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兴奋,甚至是激动。一来是一向不与她联络的狐族居然大规模地出现在c城,令她或多或少地有了一种亲切感;二来是她居然要去蓄龙圃——狐族最神秘的圣地、贺兰觿的隐修之处——她有种小媳妇回婆家的感觉。皮皮的心中涌起了各种好奇:蓄龙圃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在地球的哪一块?那里有多少狐族?他们一般都在干些什么?是一个精灵的王国?还是神话的家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结爱:犀燃烛照(百度最新章节)  结爱:犀燃烛照(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