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28章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一万个对不起!”

    “赐婚”结束,皮皮知道自己捅了大篓子,于是把家麟、小菊拉到咖啡馆后门的停车场上解释。她是这么想的:金鸐是沙澜族首领,无论狩猎还挨饿,在族人中肯定最强,轻易不会吃人,这在皮皮与他打交道的过程中已经证实了。相较而言,方氏兄弟劫持过自己,甚至想吃掉自己,嫁给他们肯定不靠谱。方梨花还是个小孩儿,胆小怕事、易哄易骗,以家麟的智商足以对付她。

    当然不是什么逃生妙计,婚姻岂能如此儿戏,但生死迫在眉睫,也只好这样了。

    “不怪你,”小菊轻轻拍了拍她,“这么做也是为了救我们的命。”

    “本以为贺兰觿会铁了心地甩掉我们,”家麟说,“现在跟你一起走就成了理所当然。”

    看着大家理解的目光,皮皮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凡事要积极,不要消极,”小菊道,“我们是同一战壕的战友!”

    “万一有难,金鸐、梨花或许会顾及夫妻情分保护我们呢,是吧?”家麟居然眨眨眼,笑了起来。

    “拜托!这只是权益之计,你们——”皮皮咳嗽了一声,示意他们看自己的手机。为了不让贺兰觿听见,她在上面飞快地打字:

    ——不能跟我走,明早上飞机之前找机会离开c城!

    两人对视一眼,双双摇头。

    ——贺兰说,鉴于你们新的身份,他取消了点香。我知道有个古墓埋着一些可以防身的东西……

    皮皮还在疯狂地打字,家麟忽然拍了她一下,她赶紧关掉手机,一转身,发现金鸐向他们走来。似乎知道三人正在密谈,他没有走得太近,在距离三尺的地方停下了。

    “嗨,金鸐!来得正好!我们打算去商场买点东西,准备下行李。”皮皮将手机塞进口袋,“咱们这是往北走,去北方,对吧?”

    “嗯。”

    “一直说是去赫尔辛基,不是赫尔辛基?”

    “不是。”

    “那么,在芬兰境内?”

    “不在。”

    “去的地方……有人烟吗?”

    “没有。”

    小菊看了家麟一眼,面色沉重。

    家麟反而很淡定:“这样的话,我们至少要买火柴、电筒、斧头、砍刀、帐篷、指南针、防湿塑料布、食物、纯净水以及一些药品。”

    “那是一片净土,一个月内无法回收的东西都不能带去。”

    众人面面相觑。

    “比如塑料布,两百年才会腐烂。”金鸐道,“不能带。”

    “尼龙绳?”

    “三十到四十年。”

    “罐头食品?”

    “两百五十年。”

    “电池?”

    “一百年。”

    小菊忽然道:“女性清洁用品总可以带吧?比如卫生巾?”

    “八百年。”

    皮皮掏出自己的手机:“?”

    “更不能,它永远也不腐烂。”

    “这么说来,我们能带的只有卫生纸了?”小菊两手一摊。

    “差不多。”

    “这也不能带那也不能带,到时候我们吃什么?”皮皮道。

    金鸐的嘴中蹦出两个字:“狩猎。”

    “不需要这么麻烦!”皮皮急了,“可以多带几箱方便面——”

    如果说去蓄龙圃曾经令皮皮感到兴奋,这种兴奋渐渐被越来越多的恐惧与不安代替。皮皮越来越觉得自己完全不了解狐族,一个又一个的陌生人冒出来,都声称跟自己有关系。那个原本和自己最亲近的人,却越来越像个陌生人。

    “狐族饿了才吃,饱了就睡。从不多吃多占。”金鸐道,“不像你们人类。——资源就是这么被浪费掉的。”

    “哎哎哎——,只是讨论一下荒野求生,不要动不动就上升到人与动物好么?”小菊瞪了金鸐一眼。

    金鸐看了她一眼,闭嘴。片刻之后,忽道:“你去哪?”

    大家愣了一下,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金鸐是在问小菊。猛然想起自己已被“赐婚”,她的脸顿时红了。

    “我……去……去……少波……嗯……前夫家……拿件东西。”她一下子结结巴巴。

    “我送你。”金鸐按了按手中钥匙,不远处停车场内,汽车响了两声。

    “我也去。”皮皮一面说一面摘下了手中的宝石戒指,“送给你,——新婚礼物。”

    小菊接过来戴到手上:“谢谢!”

    皮皮溜了金鸐一眼,发现他也在看自己,目光相接时他嘴角微微一挑,偏了偏头,神色幽然。

    空中忽然有股淡而宜人的香气,盖过了炭烧咖啡的味道。

    小菊深吸一口,叹道:“好香啊!春天快来了!”

    金鸐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喜欢吗?”

    小菊呆呆地点点头。

    “你也很香。”金鸐继续道。

    “我?”小菊不好意思地摆摆手,“怎么会……人家昨天又没洗澡……”

    “我是指你的肝脏。”似乎在有意配合自己的话,他舔了舔嘴唇。

    狐族爱惜容貌,拥有最佳整容技术,不论男女,个个天姿国色。所以夸人“好看”算不得恭维,夸人“好香”才是实打实的赞美。如果遇到人类,夸他们“好吃”就是最高的形容词。皮皮心想,是时候给家麟、小菊上一堂狐族的文化课了。不然以后在一起生活,这文化冲突可少不了。

    正嘀咕着,家麟忽然冲过去一把揪住金鸐,挥着拳头吼道:“收回你刚才的话!”

    一时间金鸐愣住,似乎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

    “收回你说的话!”家麟又吼了一声。

    “家麟——”皮皮正要拉住他的手,忽然一阵劲风袭来,一样东西重重地砸在家麟的脸上,令他整个人连退三步,向后倒去,就连企图扶住他的皮皮也被这股大力带倒在地。

    那是金鸐的拳头。

    “噗”——家麟一口血喷出来,推开皮皮,又玩命地向金鸐冲去,还没站直又被金鸐狠狠地踹了一脚。

    皮皮还记得那天夜晚金鸐在屋顶上会见关鹖时飘飘欲仙的样子。知道他动手时姿势优雅、出手飞快,谁也看不清楚。等皮皮看清楚他的人影,金鸐已在用一条纯白的丝绢擦着自己的手。

    “住手!金鸐!”皮皮站起来喝道,“陶家麟是我的朋友。你竟敢在王妃面前无礼!”

    “王妃?”金鸐一面擦手一面冷笑,“你以为有人叫你王妃你就是王妃?——狐族的王妃不是那么好当的。”

    “……”

    “你以王妃的名义赐婚,”金鸐看着她,“你可知狐族的婚姻是终生制?”

    “……”

    “一句话就左右别人一生,是件很好玩的事,对吗?”

    “……”

    “我给了你我的尊敬,你拿什么回赠我呢,王妃殿下?”

    “……”

    “以后不要再打这张牌了,剩下的东西需要你自己去赢得。”

    皮皮呆呆地看着他,又看了看一脸鲜血的家麟,急促地呼吸着,心跳声如此之大,耳膜都快爆裂了。

    车内一片安静。

    家麟坚决不要皮皮、小菊相伴,独自去了医院。贺兰、方尊嵋开车带走了皮皮,剩下小菊独自坐在金鸐的车内前往程家取东西。

    一路上小菊一言不发,金鸐亦保持沉默。

    汽车在街道上缓缓行驶,路过一家露天菜市,小菊忽然道:“请停一下。”

    金鸐瞬间刹车,还以为她要下去买菜,不料她纹丝不动地坐着,连安全带都没解开。

    菜市靠路边的一角有个卤味店,一位穿着鸡心领彩条拼色羊绒衫的女人正在熟练地切着一堆牛肉。与周边的小贩不同,她的围裙很干净,脖子上挂着一条亮得晃眼的足金项琏。头发认真地做过了,摩丝有点多,也只能这样才能堆出高高的流海。女人已年过五十,纹了眉、纹了唇、还纹了眼线。相貌不算差,可惜在妆容上用力过度,远远一看,发型、毛衣、眉头、嘴唇成了重点,其它地方都消失了,不认真看还以为她是位脸上涂了迷彩的野战军。旁边藤椅上坐着个大学生模样的青年,估计她儿子,右手玩着手机游戏,左手则不断地从肉堆里拿出一片片牛肉放进嘴中。女人也不介意,一边切肉,一边不时地瞟他几眼,目中露出关爱。

    透着车窗,小菊对那女子注视良久,金鸐顺着目光看过去,问道:“不过去打个招呼?”

    “不用,”小菊淡淡转过头来,“咱们走吧。”

    车开了。

    “是你妈妈?”金鸐道。

    “你怎么知道?”

    “你们长得很像。”

    “我爸有精神病,我妈就跟他离婚了,在我很小的时候。自从她走出家门,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我一直以为她远走高飞了,没想到她还住在这个城市。”

    “她都不来看你,干嘛还要看她?”

    “我也不知道。”

    “所以你没有一个愉快的童年?”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过着非人的生活。”

    “……”

    “我很愿意嫁给狐族,”小菊喃喃地道,“因为我本来就过着不是人的日子。”

    金鸐转头看了她一眼,没有接话。

    小菊指了指窗外:“到了,前面那栋房子就是。”

    街道对面有座老式的三层公寓楼,程少波的母亲杨玉英是局级干部,住房十分宽敞。小菊出嫁之后便一直跟他住在婆婆家。程家在一楼,有前院后院,还有一个可以独开的院门。小菊按了门铃,出来一位披着真丝大花披肩的妇人,手里还抱着一只泰迪犬,正是程少波的妈妈。

    “阿姨。”

    “你来干嘛?”杨玉英抚着怀中小狗,阴阳怪气地道。

    “少波卧室的壁橱里有个绿色纸盒,是我爸的遗物,我想拿回去。”辛小菊道。

    “都不是我家人了,家里的东西自然就不是你的了。”杨玉英冷笑,“你进去一趟,我要丢了东西怎么办?”

    小菊强忍着怒气:“也不是什么贵重东西。是我爸的一些手稿,上面都是算术公式……”

    不提辛志强倒罢了,一提辛志强,杨玉英一下子嗓音高了八度:“别跟我提那疯子!那神经病在墙角撒的尿我到现在还闻得到!手稿?好意思叫它手稿?没有玷污了这两个字!辛小菊你也老大不小了,接受现实吧,你爸就是一地道的脑残!”

    “阿姨你说话客气点,留点口德。……我爸刚刚去世。”小菊的脸通红了,双手紧握,努力地控制着自己。

    “谢天谢地,这世界终于少了个——”

    “砰”!玻璃窗上突然多了个碗口大的洞。杨玉英手里的泰迪已经不见了,屋里传来一声小狗的呜咽。

    杨玉英先是呆了一下,接着惨叫一声冲回屋内。金鸐也不理她,径直拉着小菊直奔卧室,打开壁橱,拿着纸盒走出门去,却与杨玉英撞了个正着,被她一把扯住:“你谁呀你?敢杀我家丁丁!有种别走!来人啦!抢劫啦!”

    金鸐厌恶地掰开她的手,又被杨玉英扯住袖子:“辛小菊你个破落货,才离婚几天就勾搭上别的男人,你们——”

    她的声音忽然戛然而止,因为一团血飚到她的脸上。杨玉英还以为是自己的血,仔细一看,怀中的小狗不知何时已到了金鸐的手中,已被他撕成两半,狗血喷了她一身。仿佛嫌这一切不够血腥,金鸐慢条斯理地掏出了小狗的肝脏塞进自己嘴中,优雅地咀嚼着。

    杨玉英双眼一翻,昏倒在地。

    金鸐转过身,恶作剧般地看着小菊,发现她居然很淡定。

    “你不害怕?”

    “你是人我会害怕,”小菊平静地回答,“但你不是人。——这世上狗咬狗的事情多了去了。”

    金鸐幽然地笑了:“爱吃冰淇淋吗?我知道有家不错的冰淇淋店。”

    他们在冰淇淋店的门口发现了皮皮与贺兰觿。看来金鸐与贺兰约好了办完事后在这里碰头。

    趁着男人们去柜台排除交钱,皮皮悄悄地塞给了她一瓶牛黄解毒丸:“从现在开始,每天一粒,吃了它,金鸐就不想跟你在一起了。”

    小菊点点头,将药瓶装进了手袋。一抬眼,贺兰、金鸐一人拿着一只大号的蛋筒冰淇淋走到桌前坐下来。

    尽管这些天发生了很多事,每件事都令人心烦,无论是皮皮还小菊对冰淇淋还是无任欢迎的。

    “姑娘们,关于吃冰激凌,请让我们以狐族的礼仪来招待你们。”贺兰笑道。

    皮皮、小菊对视了一眼。狐族礼仪众多,皮皮耳闻甚少,只知道他们对吃东西有各种古怪的规定。

    “你们的礼仪是什么?”小菊问道。

    “我们的礼仪是冰淇淋由男士拿着,女士们只负责吃就好了。”贺兰道。

    皮皮的脸一下子红了。这是c城最大的一家冰淇淋专卖店,顾客很多,全是年轻人。

    贺兰、金鸐本来就很抢眼,抢眼到如果不戴口罩、墨镜基本上会导致一屋子的女人不淡定。见面前的男人双双将蛋筒举到自己嘴边,吃吧,不好意思。不吃,这么贵的冰淇淋化掉可惜,皮皮一咬牙,舔了一口。小菊也舔了一口。

    身后发出一片嘘声,有人鼓掌、有人吹口哨、很多笑声。

    尽管笑声是善意的,皮皮还是觉得自己的样子很傻,为了尽快结束这尴尬的局面,她索性大口吃了起来。

    越是这样,看上去就越暧昧,越狼狈。而且贺兰、金鸐故意不配合,皮皮、小菊吃得满脸都是。

    终于,皮皮不干了:“哎!哪有什么礼仪,明明就是恶作剧!拿我们姐妹开涮是吧?”

    贺兰觿的表情很认真,仿佛真在履行某种仪式,一脸庄重,不带半点笑容:“皮皮,记住这个冰淇淋,记住它的味道。”

    “呃?”

    “接下来的日子你会很怀念它的。”

    皮皮觉得通往蓄龙圃的旅途一定充满了惊险,她没想到惊险从坐上飞机就开始了。

    狐族人除了方氏一家拿着各种大包小包之外,其他人都轻车简从。贺兰觿与金鸐什么行李也没拿。千蕊背着自己的行军包。皮皮、家麟和小菊因为事先被金鸐嘱咐过要去的地方是“一片净土”,几乎什么都没带,只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

    飞机在空中飞行了七、八个小时后进入了黑夜,又仿佛走进气流区,颠簸得厉害。大家安静地坐在餐桌前吃饭,吃到一半,空中一声巨雷,飞机剧烈地抖动了一下,灯光黑了黑又亮了。

    “我想请问一下,还有几个小时到达目的地?”家麟忽然道。

    “这个由关皮皮决定。”贺兰觿道。

    “什么?”皮皮差点跳起来,“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们已经到达沙澜的地界,正在上空盘旋。究竟在哪里降落,你说了算。”贺兰觿道。

    “我怎么会知道机场在哪?”皮皮叫道,“我都不知道沙澜在哪!”

    “这里没有机场。”

    “什么?!!!”

    “没有机场怎么降落?”小菊也急了。

    “跳下去。”贺兰觿说。

    “跳?跳伞?”家麟道。

    “没有伞。”

    只有皮皮、小菊和家麟的脸在发白,其它人的表情都好像这不是一件难事。

    “贺兰觿,搞搞清楚,我们不是狐族。”

    “知道。”

    “我们不了解你们的地理。”

    “明白。”

    “在这种时候请不要拿我们的生命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贺兰觿道,“现在飞机在低空盘旋,皮皮你要决定跳下去的时间。因为只有你知道什么时候应当跳,什么时候不能跳。”

    “我真不知道!”

    “仔细想想,我以前一定告诉过你。”

    “没有!我发誓你没有!”

    “那就继续盘旋,直到你想出来。”

    这一刻,周围所有的人都看着皮皮,都觉得真相就在她的嘴边,皮皮跺跺脚,都快急哭了。

    “慢慢想,”千蕊啃了啃自己的指甲,“实在不行,机油烧光了飞机也会掉下来。”

    一小时过去了。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

    飞机仍在天空打转。

    皮皮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口腔了,正在这时,她发现胸前的犀角忽然开始发热,整个人都躁动不安,心跳越来越快,浑身的血都好像涌到了头顶上。她觉得这个地方无论如何也呆不下去了,于是大叫一声:“跳吧!”

    “轰!”机舱门猛地打开了。一股劲风直贯进来。皮皮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整个人就被卷到了半空……

    ----上卷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结爱:犀燃烛照(百度最新章节)  结爱:犀燃烛照(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