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30章

    不知睡了多久,甚至做了个美梦,皮皮一翻身,忘了自己还在树上,身子的重心移到另一条细小的树枝上,“啪”地一声,枝条折断,皮皮掉了下来。

    “噢!……噢!……噢噢!”

    “噢噢噢!”

    皮皮摔在一层厚厚的灌草上,痛得嗷嗷乱叫。仰天一看,昨晚所栖之树是一棵巨松,高不见顶,目测超过六十米。所幸她睡的地方不算高,松树枝杈众多,起了减速的作用,她与其说是“掉”下来,不如说是“溜”下来的。

    林间很暗,密密密麻麻地长着松柏之类的树种。阳光穿树而过,形成一道道探照灯般粗细的光柱。四处乱石林立、草木离披、枯枝腐叶横竖其中,头上鸟鸣、地上虫鸣、远处木叶簌簌乱响,是小兽穿梭的声音。

    天已经亮了。

    空气仍然寒冷,吸到肺中凉沁沁地,有股淡淡的甜味。皮皮这才意识到贺兰觿身上那股“深山木蕨”的气息并非个人独有,在花间、在草丛、在树中——它就是这座森林的气味。

    皮皮想起贺兰觿昨夜的叮嘱,不敢在树下久留,直起身抱着树杆正要往上爬,忽然想起贺兰的盲杖不见了。抬头看树,盲杖不在树上。昨晚她是抱着盲杖入睡的,或许在夜间翻身时失落到树下。于是绕树一周细细寻找,均不见踪迹。正纳闷中,身后忽然传来隐隐的歌声。

    有人!

    皮皮立即趴下,躲到树后,仔细聆听。

    歌声很低,忽隐忽现,大约是从鼻子里哼出来的,听不清歌词。

    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皮皮蹑手蹑脚地循声追去,走了大约两百米,前面出现了一块林间空地,一个小个子的女人背对着她,拿着锄头正在挖地。

    看样子她刚来不久,地上只有一个浅浅的小坑。

    女子梳着一条长长的麻花辫,身上穿着一件又灰又旧,说不清是什么材料做成的衣服。她一面挖坑一面哼歌,累了还用衣袖擦汗,完全没注意到皮皮已经悄悄地潜伏在了她的身后。

    在陌生的地方遇到陌生人一定要保持高度警惕,少惹事不招祸方能全而退。

    既然那人正在专心干活,她和自己又没有任何关系,皮皮决定不打扰她,悄悄退回原处。正要转身,眼一溜,发现那枚纯黑的盲杖安静地躺在她的脚边,被太阳一照,发出玳瑁般耀眼的光泽。

    皮皮的第一个念头是悄悄地从草中爬过去,趁她不注意拿走盲杖,再悄悄地溜掉。

    虽然不知是友是敌,她对这人倒不怎么害怕。因为女孩个头很小、胳膊很细、声音稚嫩、大约只有十五、六岁。论力气不是皮皮的对手。当然她有锄头,但皮皮的腰后别着一把猎刀。

    她向前爬了几步,已经离盲杖很近了,正要伸手去拿——

    歌声忽然停了。“啪!”女孩一脚踩在盲杖上,转过身来,看着皮皮。

    皮皮倒抽一口凉气,只得从草里站起身来。

    是个漂亮的女孩。白白的皮肤,尖尖的脸蛋,小巧的鼻子,樱桃般红润的嘴唇,线条简单得像个漫画中的小公主。

    但小公主却有一双大到不合比例的眼睛,比鸡蛋还大,一眼看去皮皮还以为她戴着墨镜。因为c城近年流行一种镜面很大的墨镜,看起来很酷,但半张脸没了。这女孩的双眼就有墨镜那么大,黑幽幽地没有眼白,也看不见眼珠。要不是还一头漆黑发亮的长发,看上去就像个外星人。

    “嗨!”女孩举起手很文静地打了个招呼。

    皮皮的心咚咚乱跳,脸上却不敢露怯,淡定地给了她一个微笑:“嗨。”

    女孩弯下腰拾起盲杖,皮皮以为她要还给自己,不料她一反手把盲杖别在了腰后。

    “嗯……”皮皮想了半天,与其兜圈子,不如直说,于是指了指盲杖,“这东西是我的。”

    “这是我捡的。”她耸了耸肩,噘起嘴,“谁捡的就是谁的。”

    也许她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只是觉得好玩,皮皮只得解释:“这是一支盲杖,我先生他……眼睛看不见,需要用它探路。”

    “这里满地都是树枝。”女孩不高兴地说,“你捡一根给他用就好啦。”

    皮皮觉得她很不讲理,而且霸道,但还是很客气地说:“你能还给我吗?”

    “不能。”她的声音斩钉截铁。

    皮皮哑然,低头想了想,问道:“请问——你是狐族吗?”

    “不是。”女孩的目光警惕了,“你是?”

    “算是吧。”

    “你是宫家的?”

    “不是。”

    “那你从哪里来?”

    “……南边。”

    “东门西河,南岳北关,——你是南岳的人?”

    “算是吧。”

    “不想死的话就赶紧走吧,敢来这里的只有沙澜宫家。”

    “把东西还给我,我马上就走。”

    “不还,你敢怎样?”女孩冷冷地道。

    皮皮的眼睛眯了起来:“那我就只好抢了。”

    女孩“呼啦”一下将锄头扛在肩上:“好啊,过来拿。”

    看她摆出一幅要拼命的架式,皮皮不禁窃笑。原本只想吓唬她——虽然不知是哪个物种——样子还是蛮可爱的,为一根盲杖拼命值当么?再说,就算皮皮一定想要,等贺兰回来再找也不难。想到这里她拍了拍手,拍掉一手的草根草叶道:“算了,一根手杖而已,我不要了。再见。”

    说罢转身向外走去。

    没走两步,脑后忽然传来风声,皮皮猛地向左一闪,“砰!”一锄头砸在身边的巨石上,砸出一道火花。

    “喂!你讲不讲理呀!”皮皮大吼一声,气坏了。

    锄头接二连三地抡过来,非旦力道凶猛,而且招招致命,皮皮抱头鼠窜,东躲西藏,女孩紧追其后,根本不放。仓皇间,皮皮躲到一棵小树之后,正要抽出腰刀,锄头一把砸过来,“哗”面前的小树断成两截!锄尖从皮皮的鼻头划过,幸亏闪得快,不然小命休矣。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那女孩手执长锄在面前挥舞,自己手上只有一把不到一尺的猎刀,几招过去,皮皮已处于明显的劣势。所幸她身法灵活,左右躲闪,那女孩似乎眼力不佳,力气虽然大,总没砸中。最后一锄力道过猛一下砸入树干半天拔不出来。

    趁她拔锄头的功夫,皮皮猛扑过去,将她扑倒在地,死死地摁在身下。

    “我都说了,手杖不要了,”皮皮吼道,“干嘛还要动手?”

    “因为你很香。”她眨着那双巨大的黑眼,幽幽地道。

    皮皮用力反拧着她手,将猎刀贴在她的脸上,咬牙威胁:“别闹了。人命不是这么玩的。你答应我乖乖地,我让你走,只当你年纪小,不懂事——”

    女孩忽然张开了樱桃小口,一只红红的,好像龙虾钳子一样的东西从口中缓缓伸出来。“喀喀”两声,“虾钳”在空中夹了两下。不知那东西是某种暗器还是她身上的器官,皮皮以为夹子会飞出来取她性命,一时间魂飞魄散,手一软,女孩一拧腰,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救命呀!”

    两人扭打起来,先是在地上翻滚,滚到一个斜坡上,又从斜坡一直滚下山谷。那女孩口中之物一直在她颈边张合着,毒蛇信子般嘶嘶作响,几次差点咬住她的颈动脉。两人疯狂地互相撕打,皮皮脸上中了几拳,脸破了,嘴角也破了。女孩个头不大,作战力顽强,两人滚到一个洼地她又占了上风,坐在皮皮身上操起一块足球大小的石头向她的脑门砸去。皮皮用力将头一歪,只听耳边“啪”地一响,火星四溅,当下拼命挣扎扭动,无奈女孩骑在她身上死死夹着她的腰,令她动弹不得。女孩拾起石块再次向她砸去,慌张中皮皮摸到一根树枝,往她的脸上一戳……

    “噗”!女孩身子抽搐了一下,倒在一边。

    一根树枝从她的左眼一直穿到后脑。

    皮皮看着自己的手,又看了看那女孩的头,不敢相信这根树枝是自己□□去了。她一把推开女孩的尸身,站起来,浑身发抖,大声喘气。

    “我杀了人!我杀了一个人!”皮皮惊慌地想到,而这人是谁她都不知道!

    她看上去还没有成年,家人一定就在附近吧?万一给他们找到一定会把自己活剥了吧?——皮皮越想越怕,只想快些回到树上。当下从女孩的身上抽回盲杖别在腰间。向前走了几步,拾起那把打斗中遗落的猎刀,正要爬上斜坡,忽然被一物绊倒。皮皮定睛一看,差点失声尖叫!

    灌草中有只苍白的手臂。

    拨开长草,地上趴着一个彪形大汉。一只长矛直贯后心,将他一动不动地钉在地上,看上去刚死不久。皮皮连忙蹲下身来,伏到草中,伸头张望。

    在大汉的身后是一片洼地,横七竖八地躺着另外六具尸体,五男一女,都是正常人模样,只是男子个个身高体壮、长发络腮,活像蒙古武士。女子则一头红发,腰挎箭囊,兽皮马甲兽皮护膝,模样十分干炼。地上散落着长弓、短弩、长矛、铁剑……每人身上都有多处伤痕,看样子也是死去不久。

    皮皮的第一反应是遇见到特种兵,但这些人的身上没有任何现代装备。没有对讲机、手表、防弹衣、头盔之类,衣履粗糙,一看就是全手工制作。

    皮皮惊呆了,以为自己穿越到了原始时代,一时不敢轻举妄动,手搭凉棚,瞪大眼睛四处张望。正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脚步声,皮皮抽出猎刀一个转身——

    “哎,哎,哎——别动手!”一个声音叫道,“我是个爱好和平的女孩子!”

    面前又出现了一个绿衣女孩,长得和要杀她的女孩一模一样,脑后也梳着一个油光水滑的麻花辫。若不是穿着不同颜色的衣服,皮皮差点以为刚才的女孩子还魂了。

    皮皮紧握猎刀,猫下腰来,做出随时准备攻击的姿势。女孩怔了怔,被她的样子吓到了,立即停步,很谨慎地站在三尺之外的地方。

    “你是谁?”皮皮喝道。

    “我叫嘤嘤,”她轻声道,“你刚刚杀死的那位叫丁丁。她出生的时候,我爸正在砍树。我出生的时候,我妈听见了鸟鸣。”

    “……”皮皮没有答话,高度警惕地看着她,怀疑她正在用计让自己分心。

    “后来我妈做了首诗,不知你听说过没有:‘伐木丁丁,鸟鸣嘤嘤,出自幽谷,迁于乔木?’”

    皮皮白了她一眼:“所以你和丁丁是亲戚?”

    “她是我姐。”

    皮皮下意识地退了一步,板起脸:“少废话!想报仇就过来!”

    “不不不,”嘤嘤连连摆手,“我有很多姐姐,我跟她不熟。上次她还抢过我的东西呢……”

    皮皮觉得她的话不能信,猎刀举得更高了:“那你想干嘛?”

    “我过来看看她的胃里还有些什么东西。”嘤嘤道,“你要是觉得恶心就别看了。”

    “她的……胃?”

    嘤嘤将丁丁的尸体拖了过来,掀开衣服,抽出一把小刀对准腹部用力一切,然后伸手进去摸索——皮皮呆呆地看着她,觉得她的手不是放进了丁丁的胃,而是放进了自己的胃。

    皮皮在树后吐了多久,嘤嘤就坐在她身边的草丛里吃了多久。

    她吃的是从丁丁腹中掏出来的食物,细嚼慢咽,仿佛在吃最后的晚餐。

    “我们有两个胃。一个胃是用来消化的,另一个胃是用来储藏食物的。一般来说,关系好的话,另一个胃里的东西我们是经常互相分享的。”嘤嘤喃喃自语,很友好地递给皮皮一个红色的果子,“这东西味道不错,你尝尝?”

    皮皮赶紧摇头,手中的刀握得更紧了:“我不饿。”

    “你叫什么名字?”

    “关皮皮。”

    嘤嘤的样子很茫然,显然没听说过这个名字。见皮皮仍然一副高度防范的样子,她轻轻一笑:“干嘛这么紧张?你刚杀了我姐,应当是我怕你才对。”

    “不要靠近我。”皮皮冷冷地道。

    “你要是不想遇到麻烦就赶紧走吧,这里是安平和修鱼两家的边界,经常会有打架发生,昨晚闹了一夜呢。”

    皮皮想起昨夜群兽互殴,不知跟这有没有关系。

    “人已经死光了。”皮皮看着满地的尸体。

    “宫家的人会来偷尸的。”嘤嘤道,“如果他们发现了你,顺手给你一刀,你不也完蛋了吗?”

    皮皮眼睛一亮:“安平?修鱼?宫家?你是说,这附近住着人家?”

    如果有人家就会有村落,如果有村落就会有饮烟,就会有宾馆、旅店、小卖部……

    “什么人家?这里是沙澜狼族的领地,这一大片都是。”

    “狼族?”这又是个新名词。皮皮觉得既然这个世界有人类、有狐族、有外星人,照此逻辑,有狼族也很正常,“那蓄龙圃在哪?”

    “过了沙澜就是蓄龙圃。蓄龙圃是狐族的地方。”

    “沙澜不是狐族的地方?”

    “以前是,现在沙澜狐族差不多死光了,这片地盘就被狼族占领了。狐族和狼族可是死对头哦!两家只要遇到,那是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的。”

    见她吃得香喷喷的样子,皮皮的肚子开始咕咕乱叫,嘤嘤硬将那块红果塞到她手中:“吃嘛,别客气!”

    皮皮想起那天在地铁上误吃了青阳魅珠的事,再也不敢上当,只得咽了咽口水:“谢谢,真的不饿。”

    嘤嘤很快吃完了从丁丁胃里掏出来的东西,擦了擦嘴,从地上拾起一张弓递给皮皮:“这是修鱼家的弓,好东西,可以留着防身。”

    皮皮看着她,想了想,觉得她是善意的,于是接过来背在身后:“冒昧地问一下,嘤嘤你也是……狼族的么?”

    嘤嘤脸上露出羞怯:“不是。”

    也许她像贺兰觿一样,是个注重*的人,皮皮没有追问。当下拾起地上几支乱箭塞入箭囊,道:“嘤嘤,关于你姐丁丁的事……很对不起。”

    “没关系!认识你很荣幸,皮皮。我觉得你很有领导气质。”嘤嘤认真地看着她,“你愿意做我的主人吗?”

    她的样子很调皮,很可爱,一张白嫩的小脸吹弹欲破。皮皮不禁微笑着摇头:“不要把命运交给别人,你应该当自己的主人。”

    道理说得不错,嘤嘤的脸却不知为何气得通红,她用力咬了咬嘴唇道:“看不起我就算了,别说得那么冠冕堂皇!”说罢一扭身,气乎乎地跑了。

    “嘤嘤!”皮皮连忙追了上去,“嘤嘤!——嘤嘤!”

    皮皮追得飞快,嘤嘤跑得更快,在草丛中几个跳跃,不见踪影。皮皮连忙止步,抬头看着四周,心又开始咚咚乱跳,她发现自己迷路了,已经找不到昨夜所栖的那棵大树了。

    这一着急非同小可。皮皮只知道是一棵高大的松树,但这里就是一片松林,每一棵树看上去都很相似。皮皮倒不担心自己走丢,身上有祭司的种香,只要贺兰回来一定能找到她。问题是贺兰也一去不复返了……

    皮皮看看天,看看地,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正不知如何是好,“嗖!”一枚羽箭射过来,钉在旁边的树干上。皮皮回头一看,就在嘤嘤离开的地方,传来刀剑相击之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结爱:犀燃烛照(百度最新章节)  结爱:犀燃烛照(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