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38章

    说罢对着金鸐颔首致意,扬长而去。昨走前还对皮皮也点了点头:“耽误你们了,晚安。”

    看着方雷奕的背影,四人面面相觑,安平蕙霸道强势令人心有余悸,不敢相信狼族中还真有人讲文明懂礼貌。

    再回头时,金鸐已涉溪而来,站在他们面前,满脸微笑,张开双臂做出欢迎的姿态:“wow,都平安回来了,真不容易啊。”

    他的笑容有点夸张,带着戏谑的味道。在平时皮皮会介意,但这次心中装了太多的心事,脑子有点累,不愿意作口舌之争。于是没有接招,淡淡地道:“有劳你挂心。”

    “咦,怎么多了一个大眼睛的小姑娘?”金鸐发现了嘤嘤。

    “她叫嘤嘤,刚认识的朋友,一路上帮了我们很多。”皮皮指着嘤嘤背上的包袱,“这是你们要的猎物。”

    她本想说“这是我们打来的猎物”,转念一想,胜利面前还是低调一点好。三个沾着血迹的包袱带着闷响落到地上,金鸐双眉一挑,将其中一个包袱拎起来掂了掂,赞道:“嗬,真能干,收获不小!”

    “够你们吃好几天了。”

    “哪里,”金鸐摇头,“有很多张口要喂,这些只够今晚一顿。”

    “什么?”三人眼睛瞪圆了,同时吼道,“只够一顿?”

    猎到一头熊已经拼老命了,另外三包算是关鹖帮忙从安平蕙手里抢过来的,算不上是她们的战绩。皮皮气得叉腰嚷道:“哎,金鸐,人类的生产力就这么大,你们狐族也要开源节流呀,如果天天敞开肚皮放量吃,我们就算不被野兽咬死,也会活活累死的!”

    皮皮说话好像机关枪,金鸐听了也不动气:“能者多劳嘛。再说我们也没闲着呀。搭了一天的帐篷,刚把营地弄起来,方雷奕就来了。他的话你也听见了,交不出五鹿原,立马就开仗。到时候谁去打架?还不是我们?我们既不是天神也不是金刚,我们也会活活累死,也会被野兽咬死呀。”

    “你们——”

    皮皮还要吵,金鸐连忙打断:“大伙儿都饿了,你们也累了。赶紧吃饭休息吧。别担心,明天又是新的一天。”说罢向林中吹了一声口哨,片刻间快步跑来一个女生,穿着围裙,手拿着一根擀面杖,风风火火的样子,定睛一看是钟沂。

    “大人?您有吩咐?”

    “皮皮她们回来了,晚饭做好了?”

    “马上就好,板栗烧野鸡,你们肯定爱吃!”

    金鸐指了指最大的两个包袱,“这两包给宫家,”又指了指剩下的那个包袱,“这一包是我们的晚餐。”

    “好呐!”钟沂将三个包袱扛到肩上,整个人被压矮了一截。皮皮看着心中纳闷,嘤嘤一路扛着三个包袱,好象随时会翻倒的样子。她和小菊因要扶着受伤的家麟一直没有帮她分担。几个小时走下来,没见她喊累,也没见她休息,脸不红气不喘的,大家还以为包袱只是个儿大,其实不重。没想到真的很沉,看来嘤嘤说自己个小力大,还真不是夸辞。

    不过,这宫家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凭什么要拿走一大半的猎物?

    “等等!”皮皮的气又上来了,“宫家是谁?申明一下,我们只负责给飞机上的这群人打猎,其他的管不了!难不成你们全狐族都指着我们吃饭哪?真是这样的话,至少得给我一个团的兵力呀!”

    “皮皮,皮皮,”金鸐低声道,“你是狐族的王妃,沙澜是狐族要地,虽然被狼族占去了几百年,遗臣旧部还是有一些的,在今后的日子里你会遇到他们——”

    “这事儿跟我有关系么?沙澜又不是我占领的,这些人我也不认识……”

    “当然有关系了。说白了您是国母,他们都是您的臣民,都要领受您的关照和眷顾,您不管他们,谁管啊?”

    “这不还有贺兰觿和你们么?”

    “我们有我们的工作。狩猎是殿下您不可推卸的职责,这是狐律。换句话说,打不打得到猎物是水平问题,去不去狩猎是原则问题。身为王妃不狩猎——”

    “就是违法犯罪?”

    “对。”

    皮皮的嗓子咯咯响了两声,被金鸐这番话噎得半天说不出一个字,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向营地走去。小菊、家麟、嘤嘤默默跟在她的身后。她听见金鸐低声问小菊:“你没事吧?”语气温暖。小菊轻轻答道:“我很好。”嗓音温柔。

    晚饭三菜一汤,味道好,份量足,荤素兼顾,清淡爽口,全是就地取材的绿色食品。钟沂的手艺堪比大厨。

    吃饭前皮皮提出看望五鹿原,被告知关在营地的另一头,让她先吃了饭再说。狐族的人将打来的猎物分配之后,各自回到自己的帐篷内食用。皮皮没看见贺兰觿,说是有事出去了。倒是见到了先前在谷中站在贺兰身后的那两位脸涂迷彩、手拿猎斧的陌生男子,金鸐介绍说是宫家的一对兄弟,按排行叫他们“宫二”和“宫四”。两兄弟均沉默腼腆,一副地面游击队员的打扮。寒暄过后,皮皮问他们要把那两大包食物带往何处,宫四双唇紧闭低下头,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宫二迟疑了一下道:“沉燃。”

    金鸐说,沉燃就是沙澜遗族生活的地方,住在里面的人需要食物,全靠宫家的人照料。

    皮皮没听明白,但也没有多问。狐族注重*,各部落之间联络松散,各有其历史。在与贺兰觿相处的那些日子里,她已习惯了不向狐族打听自己不应该知道的事情。

    肚子很饿,菜也很香,皮皮却吃得心不在焉。

    祭司大人居然不在。居然不像金鸐等待小菊那样等待着自己的归来。

    皮皮心中的失落就如同小时候在幼儿园表演得了一等奖爸爸妈妈却不在场。如果知道自己杀死了一头熊,贺兰觿会不会惊喜呢?退一万步说,就算这个贺兰是假的,面前的这一群狐族肯定是真的,真永之乱更不是一种传说。几百年来贺兰觿一直守候的那个女人,花开花落,生生灭灭,如一场命运赛跑中的接力棒,既然交到了她关皮皮的手中,她绝不能做个怂包。

    饭毕方尊嵋带着梨花过来接家麟回帐篷休息,皮皮有些不放心,想跟着一起去,被尊嵋婉拒。想到家麟现在算是尊嵋的妹夫了,方氏一家在吃饱饭的状态下还是蛮团结、蛮有人情味的,只得应允。末了又不忘叮嘱一句:“我会随时去看他的。”嘤嘤则主动去林中拾柴,以备篝火。

    一时间饭桌上只剩下了小菊和皮皮。

    钟沂调制的果汁非常美味,皮皮喝了一口,望着远山发呆。小菊一直凝视着她,忽然道:“贺兰不在你连饭都吃不香了,被降头了么?”

    “你才被降头了,”皮皮啐道,“瞧你看见金鸐那魂飞魄散的眼神儿!”

    “不算降头,我是真喜欢他。”

    “我也喜欢贺兰。”

    “喜欢之前先弄清真假好吧?”

    “那你说说这个贺兰是真是假?”皮皮太纠结,急需小菊的意见。

    “我怎么知道?”小菊耸耸肩,“我又没见过原版的贺兰,怎么比较?”

    皮皮这才意识贺兰在去北极之前,自己经常向小菊提起贺兰,小菊也帮着筹备过婚事,但小菊从没见过贺兰本人。

    “那就说说你的直觉。”

    小菊想了想,道:“我觉得这个贺兰是真的,只是失忆了。”

    “理由是?”

    “以前的贺兰知道你是人类,所以在用一种人类喜欢的方式爱着你。而这个贺兰却跟金鸐一样,在用狐族的方式与你打交道。言谈中处处感觉到他们在强调自己的身份、立场、甚至看问题的角度。”

    “有道理……”

    “假如他要以假冒真,为什么不装得更像一点呢?皮皮你是个特别容易讨好的人,骗你上当一点不难。以他几百年的智商,把你卖了都不会知道,哪会弄出这么多破绽让你起疑?”

    皮皮默默地看着小菊,皱眉:“可是……很多时候,他真是一点也不顾我的死活啊。”

    “第一,他失忆了,让他重新爱上你,还要像以前那么热烈,没那么容易。第二,也许你应当停止把自己想像成他在人间的恋人,像一个狐族女孩那样接受他、适应他。特别是在这里、在沙澜、在这狐族的世界。”

    “哎哎哎,有没有觉得你的口气跟金鸐一模一样?”

    “嫁狐随狐嘛。”小菊吐了吐舌头,“狐族的妻子要狩猎,我就去狩猎。努力多打猎物喂饱家人,就这么简单。反正在c城我也是个工薪族,挣的是血汗钱,靠劳动养活自己,本质是一样的……”

    小菊自顾自地往下说,皮皮哭笑不得地看着她,心中叹道:唉!有些人的世界观就这么容易改变。自己还在挣扎着适应狐族的文化,小菊已经跑步奔向新生活了。正胡思乱想中,金鸐举着一只火把出现在她面前:“皮皮我们走吧。”

    “去哪?”

    “你不是要见五鹿原吗?”金鸐淡淡道,“我带你去。”

    “我也去!”小菊站起来想跟皮皮一起走,金鸐拦住了她:“你回帐篷休息。”

    天黑得很快,林间飘着一层薄薄的白雾。

    燃烧的松油有股呛人的气味,松枝被烧得哔剥作响。

    金鸐带着皮皮走向不远处的一道山坡,那里有一团篝火,一个帐篷。与热闹的营地相比,显得有些孤零。

    “五鹿原还关着?”皮皮问道,“还没释放?”

    “有点话要问他。他拒绝交谈,除非你在场。”

    帐篷并不大,两个窗一个门。门是一道厚厚的布帘。

    掀帘而入,当中一个木桩,坐着五鹿原。双手双脚绑着绳索,巨大的翅膀折叠在背后,上面凸凹不齐、血迹累累。他看上去形容憔悴,双眸紧闭,没受折磨,但也无人给他治疗。

    皮皮快步上前,正要帮他解开绳索,金鸐忽然拉了她一下,这才发现窗边静悄悄地站着一个人,似乎正在思考,双手合什放在唇下,默默凝视着窗外的星光。

    皮皮微微一怔,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贺兰觿。

    金鸐也有些惊讶:“贺兰?你回来了?”

    “刚到。”贺兰觿缓缓转身,走到皮皮面前,偏着头打量她,“听说你杀了一只熊?”

    “是的。”

    “一定很惊险吧?”

    “还好。”

    没料到皮皮这样淡定,他怔了一怔,目光越过她的眼睛,落在额角遗漏的一道血迹上:“你受伤了。”

    “轻伤。”

    他们互相凝视着,片刻间,贺兰觿微微颔首:“你很勇敢,请接受我的敬意。”

    皮皮扬了扬眉,抱着胳膊:“敬意不敢当,我回来了,请你释放五鹿原。”

    他无声地审视了她十秒,缓缓地道:“会的。”说罢瞟了一眼沉默中的囚犯,“释放之前,我有些话要问他。”

    金鸐走过去,解开五鹿原身上的绳索,递给他一壶水:“修鱼家为什么要追杀你?”

    五鹿原站了起来,舒展了一下筋骨,将那壶水一饮而尽:“我是来求婚的。我喜欢修鱼家的三姑娘。”

    “修鱼亮不同意?”

    五鹿原点点头:“他让我一天之内离开修鱼家的地界。”

    “为什么不走?”

    “我从没见过三姑娘,想见她一面。”

    三个人同时愣住。

    贺兰觿似乎也听糊涂了:“你没见过三姑娘,就向她求婚?”

    “我们……书信来往。”

    “谁帮你们联络?”

    “伐木家的丁丁。”

    贺兰不解地看着金鸐,金鸐解释道:“这是蚁族建立的地面网络,给她们一些东西,可以拥有一个私人频道。”

    皮皮忽然想起了早上被自己杀死的那个女孩,名字也叫丁丁。会是同一个人吗?

    “勾引修鱼家的女人,”金鸐嗤笑,“任务很艰巨吧?难道你是卡萨?”

    “我不是卡萨,”五鹿原的嗓音中多了一丝怒气,“也知道沙澜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只是这两天联络忽然中断了,我很着急,就飞过来看看。”

    “据我所知,五鹿家的男人如果成年,需要离开部落建立自己的领地,你想在修鱼这边试试运气?”金鸐道。

    五鹿原迟疑了一下,点点头。

    “做修鱼亮的女婿,瓜分他的地盘,”贺兰觿点点头,“嗯,这主意不错。”

    五鹿原的喉结滚动了两下:“这世上只有永恒的战争,没有永恒的朋友,更没有永恒的地盘。这点你们狐族比我清楚。”

    “是你自己野心大,别扯上我们,我们只是过路的。”金鸐道。

    “如果你们愿意帮我杀掉修鱼亮,他的地盘我们对半分。”五鹿原道,“这样的话你们也不用流浪了。我猜你是金鸐,沙澜族的首领,对吗?”

    皮皮一时愕然。这什么情节呀?翻转得也太快了吧?看着看着偶像剧怎么变战争戏了……

    “如果修鱼清知道你想杀掉她的父亲,会跟你?”贺兰觿问道。

    “你究竟是喜欢修鱼清,还是喜欢她家的地盘?”皮皮问道。

    “这是一回事。”五鹿原道,“不杀修鱼亮,我娶不到修鱼清。没有自己的地盘,怎么好意思让我心爱的姑娘跟我过?——我至少要杀掉她家五个重要人物,修鱼亮才会出面。”

    “你已经杀了几个?”

    “两个。”

    “你有帮手?五鹿家还有谁陪你过来了?”

    五鹿原一翻白眼:“这是我自己的事,不用家里人帮忙。”

    “方雷奕已经找到我们了,要我们在明天黄昏之前交人,”金鸐淡淡地看着他,“你说我们是交呢,还是不交?”

    五鹿原沉默地看了皮皮一眼,道:“你们想要什么?请直说。”

    “修鱼亮身边有一枚蓝色的珠子。”贺兰觿道,“我们要那个珠子。”

    五鹿原目色凝重:“恐怕很难,我根本接近不了这个人。”

    “修鱼清可以,不是吗?”贺兰觿道。

    五鹿原的脸白了白:“我现在也见不到修鱼清……”

    “我们帮你见到。”贺兰觿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字地道,“我们帮你杀掉另外三个人。”

    “何不索性帮我杀了修鱼亮?”

    “如果什么都要我们帮,三姑娘会看不起你的。”金鸐微笑,“她是沙澜的明珠,你的情敌至少有几十个吧?”

    “你们只要那颗珠子?”

    “对你来说,是的。”

    “你们不要沙澜?”

    “那是以后的事。”贺兰觿道,“刚才你也说了,这世上没有永恒的朋友,没有永恒的地盘,只有永恒的战争。既然你想立足沙澜,就要随时准备战斗。”

    “成交。”五鹿原伸出手,摸了摸贺兰觿的额头。

    贺兰觿亦摸了摸他的额头:“成交。”

    金鸐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只木碗:“这是你的晚饭,你可以在这里休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结爱:犀燃烛照(百度最新章节)  结爱:犀燃烛照(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