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42章

    顷刻间皮皮只觉一个火球滚入体内,五脏六腑都燥热起来。一道神秘的大门打开了,潮汐般涌来一堆芜杂的情绪。她下意识地退了两步,一个念头一闪而过:如果面前的贺兰觿是假的,她的身体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记得苏湄曾经说过,吞下魅珠,催情的效果将达到最大化,会陷入一种自我陶醉的情爱境地。这就是为什么每次千花拿到贺兰的魅珠都会迫不及待地吞下它。

    她越是这么想,心中越是有了一种暗示,就越感到上半身如赴冰窟,下半身却如坠热泉,似有数不清的鱼追着她噬咬……

    他观察着她的变化,似在意料之中,手在她脸上摸来摸去,好像在做一件陶器:“想要我了,是吧?”

    她一脚踹过去,被他信手一叼,轻轻一拉,整个人都倒在他身上。皮皮一把扯开他的风衣,在他坚硬的胸肌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一定很痛,流了血,但他没动。

    她又咬了一口,更狠更深,看得见清晰的牙印,他都没动,一言不发地看着她,眸中尽是捉狭的笑。

    “贺兰觿你无耻!”她骂道。

    “一颗魅珠而已,气成这样值当么。”他摸了摸伤口,痛得直吸气,“这里是沙澜,不用遮遮掩掩,喜欢我就说出来。想要我,就给你——”话音未落,“啪”,脸上着了皮皮一记耳光。

    “流氓!”

    “更正一下,是流狐。”

    “啪!”又是一巴掌。

    “尽情地打,谁让我是你的男人。”祭司大人一面说一面笑,觉得自己逗极了。

    皮皮却开始冷笑:“祭司大人居然会把自己的魅珠硬塞给别人——我觉得你不该笑,该哭才对。要知道送上门的东西不值钱,上杆子的也不是买卖。”

    那只死狼就倒在脚边,不知为何,血腥散发出引人食欲的香味,伴随着贺兰觿雄性的汗水,皮皮努力地克制着自己,却有种强烈地想吻他的*。

    忽然,他一把将她抱起来,走到一棵大树边,让她背靠着树干。

    “小姑娘,你夜半三更,跟着个修行了九百年的雄性老妖,在漆黑的山上走了几个小时,还说自己没送上门?嗯?”

    她想挣扎,被他死死地搂住,她双腿绞着他的腰,拼命地扯着他的头发。

    “以为你是小红帽吗?以为你是来采草莓的吗?别告诉我你很天真不认识狼外婆喔。”

    “……”

    “或许刚才我不该救你,就让你被那只狼咬死……”

    “……”

    “关皮皮你才是采花大盗好吗?如果我想采花,你都不够我一顿的。祭司大人喜欢你,才会让你采,才会给你魅珠。人家给你一盒饼干,打开盖子吃就好,别说那么多废话行不?”

    她轻呼了一声,他将头埋进她的胸口,轻轻地,用舌尖舔了一下,然后慢慢地从颈窝一直吻到她的唇,动作竟然出奇地轻柔。

    祭司大人的呼吸是滚烫的,滚烫到融化了一切真相,四周冰凉的空气都被他烤热了,头顶树枝轻微地摇晃,露水滴在她的额上、脸上、颈上——和汗水混在一起,又被祭司大人的热度蒸发。皮皮只觉呼吸急促、面色潮红、暖气袭人——不知不觉想要更多,却在诱惑和恐惧之间彷徨。

    哦,他不可能不是贺兰。

    她确信自己在和一个熟悉的男人亲吻,所有的感觉、动作、气味都和以前一模一样。他们像一对老夫老妻那样如鱼得水、配合娴熟。

    可是那个贺兰不可能来自东海。

    他甚至很少提到海洋。

    那颗迷药不可能有电脑芯片的效果,不可能让他说出预设的答案。

    皮皮觉得自己快疯了,脑袋快炸了:如果这人真不是贺兰,自己的节操不是也没了吗……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你在想什么?”

    祭司大人很动情,但皮皮的脑子却在跑马,他很快意识到她心不在焉。

    “千花……”皮皮忽然换了个话题,“会不会也在沙澜?”

    他的身子僵硬了一下。

    “千花要是知道我们在一起,会杀了我的。”皮皮看着他的眼睛,捕捉着他的目光。

    他的睫毛动了一下:“你怕?”

    皮皮点点头:“怕。”

    她的身子抖了一下,感到自己的腰被他宽大的手紧紧握住。

    “不用担心千花。”他缓缓地说,“她不会杀你。”

    “肯定会。”

    “肯定不会。”

    “为什么?”

    他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斟酌,过了片刻方抬起头:“因为她已经被我杀了。”

    月光幽幽地洒向他的额头,在他脸上形成丰富的阴影。皮皮觉得这阴影带着一团寒气一直照进了自己的心底,一时间全身冰凉,不知是喜是悲。难怪他要自己吞下魅珠。这东西不藏进肚子,戴到手上给千蕊看见,后果不堪设想。她怔怔地看着他,祭司大人的目光如风暴中的大海波澜四起。

    “真的?”她觉得难以置信。

    “你一直认为我没有告诉过你真话,皮皮,”他凝视着她的脸,“现在,我把这个无人知道的秘密告诉你,你可以安心了?作为合作方,我算是有诚意吗?”

    皮皮半天没有说话,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企图从目光看到一丝谎言,但至少那一刻,他的目光是纯净的。

    印象中的贺兰静霆虽然从不接受千花的表白,内心也明白她的心意。对她一直保持距离与礼貌,甚至很多时候,会多加关照。他们是友好的同事,曾多次同行去各大农场购买狐狸。可以说千花是除了皮皮之外,贺兰静霆接近得最多的女人。从关鶡、青阳的口中也知道闭关期间千花负责照料贺兰,对他无微不致,她失踪了贺兰却不闻不问只想撇清关系,以至于昆凌族人对此大感不平。

    甚至千蕊那么欢快地叫他姐夫也能窥出两人在蓄龙圃的关系非比寻常。

    祭司大人不可能杀掉千花,更不可能逼皮皮吞下魅珠。对于心爱的女人,从不会强迫她做不愿意的事。当初他亲手将这颗魅珠系到她的腕上,也只是说如果哪天不想要了,不要扔掉,仍旧还给他。

    假如千花是被冒充者杀掉的,那么青阳说得很对,这个冒充者多半也囚禁甚至谋杀了贺兰。

    这么一想,皮皮猛然出了一身冷汗。

    见她低下头去,贺兰觿又道:“你说得很对,这里是沙澜。让你狩猎,你满载而归,说明你能干;可以趁机逃走,你回来了,说明你守信。皮皮你有契约精神,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盟友。不要调查我,我也不想调查你,我们都不必知道彼此的往事。你我之间唯一的纽带就是我们的协议。”

    “协议?”

    “你帮我救出东灵,我还你想要的贺兰,成功了,皆大欢喜。记住这个目标,一切都会变得简单。”

    “简单?祭司大人,你太高估我的能力了。”皮皮淡淡地道,“赤手空拳、身无长物,说白了我来这里就是送死的不是吗?”

    他摘掉了落在她头发上的一小片树叶,顺手摸了摸她的脸:“所以我要你吞下这颗魅珠,让它唤醒你身上的另一个人。”

    冰凉的指尖划过脸庞,她的心猛地一颤:“谁?”

    “慧颜。”

    皮皮更迷惑了:“这颗魅珠——能把我变成慧颜?”

    “那倒不至于,”见她很紧张,他笑了,伸手安慰地摸了摸她的肩,“身体是有记忆的,几百年前的沈慧颜是将门之后,精于骑射,是不折不扣的武林高手。你体内的魅珠会调动身体的记忆,让你反应更快,跳得更高,射得更准……”

    见皮皮仍在发呆,他又换了一个角度解释:“就像打游戏通关,我替你更新了装备,无非是为了让你武功更高、战斗力更强——”

    “——以便更好地完成任务?”她替他完成了这个句子,强笑了一声:“明白。”

    “不要生气,皮皮。”他察觉出了她的不快,“劳动带给你快乐,战斗带给你胜利,完成任务就是成功,成功了就能抱得美人归。问问你的心,难道这不是你最想要的吗?”

    她被他气笑了。

    “不要做个婴儿,等着人家喂;你是狮子,要向沙澜怒吼,说出你的心愿——”他伸出手掌,做出喇叭的形状,“我要!我要我的祭司大人!”

    皮皮两眼看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结爱:犀燃烛照(百度最新章节)  结爱:犀燃烛照(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